加拿大母女談「四.二五」經歷

標籤: ,

【大紀元4月26日訊】今天是1999年北京逾万名法輪功學員「四•二五」上訪8週年,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在舉行各種活動紀念。目前居住在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張秀蓮母女都在8年親身經歷過「四•二五」,她們表示,提起「四•二五」,就像說起昨天的事一樣歷歷在目。

據明慧網報導,1999年4月25日,張秀蓮和她的小女兒莎莉,一起騎自行車到了府右街國務院信訪辦,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希望向國務院領導反映情況,要求儘快釋放天津被抓去的法輪功學員,要求出版法輪功書籍,希望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

她們說,大家都很平和的站在那裏,秩序非常好。警車不斷的在面前緩慢開過,警車上的攝像機,鏡頭伸到窗外,無所顧忌的掃過每個學員的臉。但沒有一個學員害怕或躲閃,大家心裏都很坦然,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是在做最正的事情。

隨後的6月14日,中共在官方媒體上公開發表意見,稱要鎮壓法輪功的說法「完全是無中生有、蠱惑人心的謠言……」並「再次重申:對各種正常的煉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人們既有相信並練習某一種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種功法的自由……」。

然不過就在發表這個意見的前三天,6月10日,中共剛剛成立了一個權力高於政府職能部門的六一零辦公室,專門策劃、組織、指揮鎮壓法輪功。隨後在7月20日,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曠日持久的迫害。

* 年輕女孩兩次被關

莎莉在九九年的時候,還是個在校大學生,由於她參加了「四•二五」上訪,並且給親戚寫信,給朋友看真相傳單,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法輪功真相,從此不斷的麻煩就找到她頭上。

莎莉說,「二零零零年底,派出所的公安找我去,他們手上拿著我寫給叔叔的信,問了我一些問題。那是他們第一次找我。」

「二零零一年初,農曆新年前,警察和居委會的人把我帶到了派出所,在一個地下室裡關了三天。三天後就把我送到了一個拘留所,關在一個號子裡,那裏關的都是法輪功學員,都是單獨關的,大部份都是在天安門打橫幅的。

「那裏非常恐怖,經常聽到法輪大法弟子被打,臘月裡給大法弟子從頭到腳潑冷水,還有的學員被戴著腳鐐,吃的飯也很差。

「有一天,警察說今天晚上有重要新聞播出,一定要看。那天晚上就是播出的所謂天安門自焚。還沒播出,警察就都知道了。

「那一次,我被關了一個月。」

四月中旬,莎莉第二次被關了進去,這一次關了近二十天。

莎莉回憶說,「那天系裡老師騙我早晨七點到學校,到學校後,就被推進一個車裡,車裡還有學校的其他法輪大法弟子,車子直接拉到了團河勞教所。」

她說,那裏是專門給法輪功學員洗腦的黑窩。每個學員周圍都有好幾個猶大,不停的指責、罵,那些人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像個魔鬼一樣。在那個罪惡的環境裡,法輪功學員無法睡覺,無法吃飯,頭昏眼花,幾乎無法正常思維。還有經常體罰,面壁站著。

「勞教所非常邪惡,那些專門轉化學員的猶大,待遇很好,吃的是外面送來的好飯。只要誰一進入猶大隊伍,幫惡人去『轉化』學員,勞教所就給他們吃好的,否則就吃的很差。

「錢是送學員來的單位提供的,哪個單位來的學員,那個單位就要按每人每天二百元給勞教所。這些錢供做轉化的人吃喝,還用來美化勞教所環境,粉飾太平,做假。

「勞教所還把大法弟子家裏的老人找來,跪著求法輪功學員轉化,我經常聽到旁邊的房間有老人的哭求聲傳來。

「有學員被逼轉化了,就被強迫和它們一起唱『同一首歌』。」

莎莉沉痛的說,「在那樣的環境裡,天天五、六個人對著你,夜裡他們輪班睡覺,我就不能睡,一合眼皮就掐你。漸漸的我感到頂不住了,最後違心的屈從了惡人,於五月上旬放了出來。」

*流離失所兩年半

莎莉從團河勞教所回家後,仍然不斷受到公安的「關照」。不僅要到派出所報到,還經常半夜三更到家裏騷擾。

後來莎莉從學校畢業了,找到了一個教師的工作。二零零二年三月,江密令「殺無赦」,在全國再一次大抓捕,莎莉不願再遭受精神、肉體的殘酷摧殘,不得已離家出走。

莎莉說,「說起來,那段時間真的是很苦,物質生活苦,心裏更苦。」一個地方住三個月,過三個月又換一個地方,最後換到了一個遠郊城鄉結合部,才算安定了一些。為防警察騷擾,也不能和家裏聯繫,家裏人也不知道她在哪裏。

「有兩個農曆新年,都是我一個人過的。打零工掙的錢,都無法維持最低生活。」莎莉說,她二零零四年下半年才又回到家裏。

* 母親加入海外反迫害

因為在海外的大女兒勞拉生孩子,母親張秀蓮二零零一年到了加拿大。從此,她參加了溫哥華法輪功學員的各種反迫害活動。

無論是炎炎夏日,還是白雪飄飄,中領館前二十四小時和平抗議,總有張秀蓮。張秀蓮特別記得,「二零零一年的冬天,那天雪很大,身體周圍的雪慢慢化成雪水,人就泡在雪水裡。從早上坐到傍晚,冰水浸透全身,我在冰水中整整泡了十幾個小時。」

問她苦不苦?她說,「我們只是皮肉受點苦,與中國的學員根本沒法比,他們面對的是來自整部國家機器的高壓,除了肉體遭受折磨,精神上更承受無與倫比的痛苦。我們只能用這種方式向全世界講述在中國發生的真實情況,從道義上聲援國內的學員。」

前幾年,張秀蓮最難過的就是不知道大陸的小女兒在哪裏,是否安全。二零零七年年初,她的女兒莎莉也來到了溫哥華,母親的心願了了。雖然還有一個年近七旬身體不好的丈夫被中共「扣」在那裏,但張秀蓮認為,見面的日子不會太遠了。

* 回看「四•二五」充滿自豪

張秀蓮表示,八年過去了,在這八年中,中共用盡邪惡、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但法輪功學員沒有倒下,反而越來越堅定;世界上也越來越多的各個國家、各個民族的人們開始修煉法輪功;中共卻在這場迫害中在全世界面前輸光了自己,暴露了自己的邪惡本質,面臨必然毀滅的下場。

今天回看「四•二五」,張秀蓮自豪地說,「四•二五」使世界上眾多的人知道了法輪功,使全世界的人第一次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風貌。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遺產1425萬以下 課不到稅
行騙中國 1天425萬入袋
聽楊建生天安門廣場 淚眼婆娑憶425
旅英博士憶425:寫給清華人和中國人
最熱視頻
【微視頻】川普記者會正名 拜登社會主義改造?
【新聞大家談】川普4線捷報 密談遭惡意洩露
【財商天下】傳馬雲被邊控 旗下蛋殼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間】一場大重構和大覺醒的戰爭
【欺世大觀】為中共立功的特務 個個難逃厄運
【直播預告】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