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澳洲民衆的投書

堅持「真善忍」 善惡終有報

標籤:

【大紀元4月30日訊】1999年春,第一次讀《轉法輪》的時候,我才只有14歲,雖然當時不能深刻理解它的真正含義,但是我知道《轉法輪》是教人學好的,做好人的書。那個時候, 「真、善、忍」在我心中已經烙下了深深的印記,我真想像眾多的大法弟子一樣,成為一名虔誠的修煉者。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中國政府竟然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肆鎮壓,動用所有可以動用的國家機器來誣蔑法輪大法,《轉法輪》也被列為禁書的行列,我驚呆了,為什麼教人學好的法輪大法在中國卻被鎮壓?為什麼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卻被列為鎮壓和打擊的對象?為什麼所謂的「為人民服務」的警察,會用武力,用非常殘忍的手段鎮壓自己的人民?這一切的一切,使小小年紀的我,逐漸認清了共產惡黨的真實嘴臉。

我的父親也在他們迫害的範圍之內,共產惡黨利用輿論壓力,使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在生活和工作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在學校裡,老師和同學們由於受到中共惡黨的矇騙,都對我冷嘲熱諷,說我是法輪功的女兒。許多惡警為了撈到一些「政治資本」,經常到我家裏來進行騷擾,軟硬兼施的讓我母親勸說我父親背離「真、善、忍」的信仰,並且威脅我母親說:「高宗震煉過法輪功,你們一家人以後都很難找到工作,孩子上學和今後工作的問題都要受到牽連。如果你們能讓高宗震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以後高宗震的工作我們來負責,家人也不會受到牽連。」由於我的母親曾經讀過《轉法輪》,深信正義必將戰勝邪惡,把這些惡警趕出了家門,同時也激怒了這些惡警,父親和母親都被單位開除了。惡警們見撈不到什麼「油水」,又去威逼、利誘我年邁的爺爺,在他們的恐嚇下,我的爺爺由於經不住這些壓力,於二00一年三月六日離開了人世。

作為一個修煉者,在中國政府的鎮壓下,我們這些大法弟子沒有一個可以修煉的場所,只能在家裏偷偷的修煉,每次父親出去發傳單,向受矇騙的人民群眾講真相的時候,我都在一旁觀察有沒有被惡警發現,在如此惡劣的社會環境下,一旦被惡警抓到後,迎來的將是心靈和肉體的折磨,就連家人也會受到牽連。在中國,學生如果被發現修煉法輪功,將會被學校除名,萬般無奈之下,我只能在家裏偷偷的修煉。

父親被抓起來後,惡警強迫我家裏交兩萬元罰款,母親向他們索要收據時,遭到那些惡警的無理拒絕,同時也暴露出了他們的強盜本性。哪有收了錢不給開收據的?因為擔心惡警會不給父親飯吃,我和妹妹買了許多方便麵和香腸,帶上父親換洗的衣服,送到了天竺派出所,遭到拒絕,而且受到了那些惡警們的唾罵。記得那天北京刮著很大的風,彷彿在訴說著共產惡黨的罪行。從天竺派出所出來後,我看著這些人面獸心地惡警,下定決心一定要向所有人講清真相,揭露他們的罪行,正義必將戰勝邪惡。

二00六年底,惡警懷疑我家裏藏有法輪功的宣傳資料,把我父親抓走了,當我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迅速將家裏的宣傳資料轉移到了一個同修家,果然,幾個兇狠的惡警像強盜一樣來抄家了,家裏的東西被他們扔得亂七八糟,花瓶、水杯被他們砸了粉碎,當母親上前阻止時,惡警們惡狠狠地將弱小的母親推了一個跟頭,指著母親吼道:「小心點兒你!」我對他們喊道:「你們這些壞人,早晚會有報應的。」結果卻遭到惡警們的一頓毒打,就連年幼的妹妹也被他們狠狠地扇了幾個耳光。由於我將資料轉移得及時,惡警們沒有搜到任何資料,卻搬走了家裏的電腦和電視。

我相信我能夠在澳洲這片自由的國土上,向全世界的人講清真相,為眾多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洗清冤情。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新加坡法官不諱言誣告案背後的政治背景
和風現麗日 慈悲喚良知
法輪功學員中共駐法使館前紀念「四‧二五」
每日退黨團隊聲明精選(2007/04/27)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護理中心拉客 女老闆被起訴
【重播】川普簽署美國第一醫保計劃 3大要點
【珍言真語】郭卓堅:中共越界綁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語】楊健興:港警改例 扼殺網媒阻真相
【新聞看點】遭美重擊北京狂擾台海 美軍重返台?
【時事縱橫】中共「腦殘及懲罰」外交 美歐抵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