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義(90)子牙捉神荼鬱壘

陳仲琳
font print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第九十回 子牙捉神荼鬱壘

眼有明兮耳有聰,

能於千里決雌雄;

神機纔動情先泄,

密計方行事已空。

軒廟借靈憑鬼使,

棋山毓秀仗桃叢;

安知名載封神榜,

難免降魔杵下紅。

話說高明、高覺同欽差官往孟津來,行至轅門,旗牌官報入中軍。袁洪與眾將官接旨,進中軍帳,開讀詔曰:「嘗聞將者乃三軍之司令,係社稷之安危,將得其人,國有攸賴,苟非其才,禍遂莫測,則國家又何望焉?茲爾元帥袁洪,才兼文武,學冠天人;屢建奇功,真國家之柱石,當代之人龍也。今特遣大夫陳友,解湯羊御酒金帛錦袍,用酬戌外之勞,慰朕當宇之望。爾當克勤忠藎,撲滅巨逆,早安邊疆,以靖海宁;朕不惜茅土重爵,以待有功,爾其欽哉!」

袁洪謝恩畢,款待天使、又令高明、高覺進見。高明、高覺上帳參謁,袁洪行禮畢,袁洪認得他是棋盤山桃精柳鬼,高明、高覺也認得袁洪是梅山白猿,彼此大笑,各相溫慰,深喜是一氣同枝。正是:不是武王洪福天,焉能七聖死梅山。

高明、高覺在營申,與眾將相見,各各致意。次日,袁洪修謝恩本,打發天使回朝歌不表。次日,袁洪命高明、高覺二將往周營搦戰。二人慨然出營,至周營大呼曰:「著姜尚來兄我!」哨馬報入中軍,子牙問左右:「誰去走一遭?」旁有哪吒曰:「弟子願往。」子牙許之。哪吒領令出營,忽見二人步行而來,好兇惡。怎見得?一個面如藍靛,眼如燈;一個臉似青松,口血盆。一面獠牙凸暴如鋼劍,一個海下鬍鬚似赤繩;一個方天戟上懸豹尾,一個純鋼板斧似車輪。一個棋盤山上稱柳鬼,一個得手人間叫高明。正是:神荼鬱壘誠如此,要阻周兵鬧孟津。

話說哪吒大呼曰:「來者何人?」高明答曰:「吾乃高明、高覺是也。今奉袁大將軍命令,特來擒拿反叛姜尚。你是何人敢來見我?」哪吒大喝曰:「好孽畜敢出大言!」提手中火尖鎗直取二將,二將舉戟斧劈面迎來。三將交兵,大戰在龍潭虎穴,哪吒早現出三頭八臂,祭起乾坤圈,正中高覺頂門下,打得個一派金光散漫於地。哪吒復祭起九龍神火罩,把高明等二人罩住,高明、高覺早已化清風逃進營,來見袁洪曰:「姜尚所仗無他,俱倚的是三山五嶽門人,故此所在,僥倖成功。不曾遇著我等奧妙之人,莫說是姜尚幾個門人何怕,你有通天徹地手段,豈能脫得吾輩之手也?」眾人俱各歡喜。次日高明、高覺,又往周營搦戰。哨馬報入中軍:「啟元帥!高明、高覺請元帥答話。」子牙問哪吒曰:「你昨日回我,滅了二將,今日又來何也?」哪吒曰:「想必高明二人有潛身小術,請師叔親臨,吾等便知真實。」子牙傳令,六百諸侯齊出,看子牙用兵。高明對弟高覺曰:「哪吒言吾等有潛身小術,俱出來看我等真實。」言未了,只聽炮響,見周營大隊排開,似盔山甲海,射目光華。子牙乘四不象,來至軍前,看見二將,相貌兇惡醜陋不堪,大喝曰:「高明、高覺不順天時,敢勉強而阻逆王師,自取殺身之禍也。」高明大笑曰:「子牙!我知你是崑崙之客,你也不曾會我等這樣高人,今日成敗,定在此舉也。」說罷二將使戰斧沖殺過來,這邊李靖、楊任二騎沖出,也不答話,四般兵器交加。正是四將賭門,怎見得?有詩為證:「四將交鋒在孟津,人神仙鬼孰虛真:從來劫運皆天定,縱有奇謀盡墮塵。」

話說楊戩在旁,見高明、高覺一派妖氣,不是正人。仔細觀看,以備不慮。只見楊任取出五火扇來搧高明,一搧只聽得呼的一聲,化道黑光而去。李靖也祭起黃金塔來,把高覺罩在裏面,一時也不見了。袁洪同眾將正在轅門看高明兄弟二人大戰周兵,見楊任用五火扇子搧高明,又見李靖用塔罩高覺,忙命吳龍、常昊接戰。二將大叫曰:「周將不必逞強,吾來!」哪吒登風火輪來戰吳龍,楊戩使三尖刀戰住常昊,四將大戰。袁洪心下自思曰:「今日定要成功,不可錯過。」把白馬催開,使一條邠鐵棍來戰,子牙旁有雷震子、韋護二人截住衰洪相殺。怎見得?有讚為證:凜凜寒風起,森森殺氣生;白猿施鈐樁,雷震棍更精。韋護降魔杵,來往勢猶兇;捨命安天下,拚生定太平。

話說雷震子展風雷翅,飛在空中,那棍從頂上打來;韋護祭起降魔杵,此杵豈同小可,如須彌山一般,打將下來。袁洪雖是得道白猿,也經不起這一杵,袁洪化白光而去,止將匹馬打得如泥。楊戩祭哮天犬咬常昊,常昊乃是蛇精,狗也不能傷他。常昊知是仙犬,先借黑氣走了。哪吒祭起神火罩罩住吳龍,吳龍也化青氣走了。總是一場虛語。子牙鳴金回營,楊戩上帳曰:「今日會此一陣,俱為無用。當時弟子別尊時,師父曾有一言,吩附弟子說:『若到孟津,謹防梅山七聖阻隘。』教弟子留心,今日觀之,奈實不能成功,俱化青黑之氣而走。元帥宜當設計處治,方可成功,若是死戰,終是無用。」子牙曰:「吾自有道理。」當日至晚,子牙帳中鼓響,眾將官上帳聽令。子牙曰:「李靖領柬帖。你在八卦陣正東上,按震方,畫有符印,用桃樁上用犬血,如此而行。」又命:「雷震子領柬帖。你在正南上,按離方,亦有符印,也用桃樁上用犬血,如此而行。」命:「哪吒領柬帖。在正西上,按兌方,也用桃樁上用犬血,如此而行。」又命:「楊任往正北上,按坎方,也用桃樁上用犬血,如此而行。」「楊戩你可引戰,用五雷法,望桃樁上打下來。」「韋護你用瓶盛烏雞黑狗血,女人屎尿和勻,裝在瓶內,如見高明、高覺趕入我陣中,你可將瓶打下:此污穢濁物壓住他妖氣,自然不能逃走,此一陣可以擒二子也。」各門人聽命而去。子牙先出營布開八卦,暗合九宮,將桃樁釘下。正是:設計要擒桃柳鬼,這場心苦枉勞神。

卻說姜子牙安置停當了。且說高明聽著子牙命令,安八卦方位,用烏雞黑狗血,釘桃樁拿他兄弟,二人大笑不止:「空費心機,看你怎樣捉我二人。」次日,子牙親臨轅門搦戰,袁洪命高明、高覺出營大呼曰:「姜子牙!你自稱掃蕩成湯大元帥。據吾看你,不過一匹天耳。你既是崑崙之士,理當遣將調兵,共決雌雄,為何釘桃樁?安排符印,週圍布八卦,按九宮,用門人將烏雞黑狗穢濁之物,壓我二人?吾非鬼魅精邪,豈懼你左道之術也?」二人道罷,放步搖斧舉戟,直取子牙。子牙左右,有武吉、南宮适二馬齊出,急架忙迎,四將交兵,鎗刀並舉。高明逞精神,如同猛虎;南宮适使氣力,一似蛟龍。高覺戟剌擺長旛,武吉鎗來生殺氣。四將酣戰,子牙催四不象仗劍,也來助戰。未及數合,便往陣中敗走。高明笑曰:「不要走!吾豈懼你安排?吾來也!」兄弟二人,隨後趕入陣來。剛入得八卦方位,東有李靖,南有雷震子,西有哪吒,北有楊任,四面發起符印,處處雷鳴。韋護在空中,將一瓶穢污之物,往下打來。那些雞犬穢血,濺著滿地,高明、高覺化陣青光,早去不見了。眾門人親自觀見莫知去向。

子牙收兵回營,陞帳坐下大怒曰:「豈知今日本營,先有奸細,私透營內之情,如此何日成功也?將吾機密之事,盡被高明知道,此是何說?」楊戩在旁曰:「師叔在上,料左右將官自在西岐,共起義兵,經過三十六路伐征。今進五關,經過數百場大戰,苦死多少忠良。今日至此,克成湯只在目下,有這樣之理?據弟子觀之,此二人非是正人,定有些妖氣,那光景大小相同,望師叔詳察。今弟子往一所在去來,自知虛實。」子牙曰:「你往那裏去?」楊戩曰:「機不可洩,洩則不能成功也。」子牙許之。楊戩當晚別子牙去訖。且說高明、高覺來見袁洪,言子牙用八卦陣,將釘桃樁的事,說了一遍。袁洪具表往朝歌報捷。高覺聽得周營,子牙與楊戩共議,楊戩要往一所在去,又聽見楊戩不肯說。兄弟二人曰:「憑你怎樣尋吾跟腳,料你也不能知道。」二人大笑一回不表。

且說楊戩離了周營,借土遁往玉泉山金霞洞來。正是:遁中道術真玄妙,咫尺清風萬里程。話說楊戩來至金霞洞,見洞門緊閉;楊戩洞外敲門多時,一童子出來,見是師兄,忙問曰:「師兄何來。」楊戩曰:「煩賢弟通報。」童子進洞內,見玉鼎真人啟曰:「師兄楊戩在洞府外求見。」真人起身吩咐曰:「著他進來。」楊戩來至碧游床前下拜,真人曰:「你今到此為何?」楊戩把孟津事說了一遍,真人曰:「此孽障是棋盤山桃精柳鬼,桃柳根盤三十里,採天地之靈氣,受日月之精華,成氣有年。今棋盤山有軒轅廟,廟內有泥塑鬼使,名曰:『千里眼,順風耳』二怪,託其靈氣,目能觀看千里,耳能詳聽千里,千里之外,不能視聽也。你可與姜子牙,著人往棋盤山去,將桃柳根盤掘挖,用火焚盡,將軒轅廟二鬼泥身打碎,以絕其靈氣之根。再用一重霧,常鎖營寨,如此如此,則二鬼自然絕也。」楊戩受命,離了玉泉山,復往周營而來。軍政官報與子牙,子牙令入中軍,問楊戩曰:「你去如何?」楊戩搖頭不語,由恐洩機。子牙曰:「你今日為何如此?」楊戩曰:「弟子今日不敢言,且隨弟子行之。」子牙並依楊戩,不去阻擋。

楊戩執定令旗下帳,把後隊大紅旗令二千枰,令三軍麾旗,又令一千名軍士擂鼓鳴金,恍然有驚天動地之勢,子牙見楊戩加此,不知其故,楊戩力來對子牙曰:「高明、高覺二人,乃是棋盤山桃精柳鬼,他將把軒轅廟二鬼之靈,名曰千里眼,順風耳,如今須用旗招展不住,使千里眼,不能觀看,鑼鼓齊鳴,使順風耳不能聽察。請元帥命將往棋盤山,掘挖此根,用火焚之;再令將把軒轅廟裏二鬼打碎,然後出大霧一重,常鎖行營,此怪方能除也。」子牙聽說:「既然如此,吾自有治度。」子牙令李靖領三千人馬,速往棋盤山去,挖絕其根。又令雷震子去打碎、泥塑鬼使。後人有詩嘆之。詩曰:「虎鬥深山淵鬥龍,高明高覺逞邪蹤;當時不遇仙師指,難滅軒轅二鬼蹤。」

話說子牙安排已定,只等二門人來回令。且說高明、高覺只聽得周營中鼓響鳴不住,高覺曰:「長兄你看看怎樣?」高明曰:「一派盡是紅旗招展,連眼都滉花了。兄弟你可聽聽看。」高覺曰:「鑼鼓齊鳴,把耳朵都震襲了,如何聽得見一些兒?」二人急燥不表。

只見李靖人馬,去掘桃柳的根盤,雷震子去打泥塑的鬼使。子牙在帳內,望二人回來,方可用計破之。次日,子牙在中軍,忽報雷震子回來,子牙令至中軍,問其打泥鬼如何。雷震子曰:「奉令去打碎了二鬼,放火燒了廟宇,以絕其根,恐再為祟。待周王伐紂成功,再重修殿宇未遲。」子牙大悅,隨在帳前,令哪吒、武吉在營,布起一壇,設下五行方位,當中放一罈,四面八方俱鎮壓符印。安治停當,只見李靖掘桃柳鬼根盤已畢:來至中軍回話。子牙大喜。正是:李靖掘根方至此,袁洪舉意劫周營。話說子牙在中軍,共議東伯侯還不見來,忽報:「三運督糧官鄭倫來至。」子牙令至帳前。鄭倫回令畢,交納糧印,鄭倫聽得土行孫已死,著實傷悼不表。

且說袁洪在營中自思:今與周兵大戰,未見勝負,枉費精神,虛費日月,令左右:「暗傳與常昊、吳龍,令高明、高覺沖頭陣,今夜劫姜尚的營。又令參軍殷破敗、雷開為左右救應,殷成秀、魯仁傑為斷後,務要此夜成功。」眾將聽令,只等黃昏行事。話說子牙在中軍,忽見一陣風從地而起,捲至帳前,子牙見風色異怪,搯指一算,早知其意。子牙大喜,傳令中軍帳,釘下桃樁,上壓符印,下布地網,上蓋天羅,黑霧迷漫。中軍令各營,俱不可輕動。李靖拒住東方,楊任拒住西方,哪吒拒住南方,雷震子拒住北方,楊戩、韋護在將臺左右保護子牙,令南宮适、武吉、鄭倫、龍鬚虎等各防守武王營寨,眾將得令而去。子牙沐浴上臺,等候袁洪來劫營寨。詩曰:「子牙妙算世無雙,動天驚地勢莫當;二鬼有心施密計,三妖無計展疆場。遭殃楊任歸神去,逃死袁洪免喪亡;莫說孟津多惡陣,連逢劫殺損忠良。」話說袁洪當晚,打點人馬劫營,大破子牙,以成全功。纔至二更時分,高明、高覺為頭一隊,袁洪為二隊。魯仁傑對殷成秀曰;「賢弟!依我愚見,今夜劫營,不但不能取勝,定有敗亡之禍。況姜子牙善於用兵,知玄機變化,且目下俱多道德之士,此行豈無準備?我和你且在後隊,見機而作。」殷成秀曰:「長兄之言甚善。」

不說他二人各自準備。且說高明、高覺來至周營,吶一聲喊,殺進營來。袁洪同常昊、吳龍從後接應。子牙在將臺上,披髮仗劍,踏罡步斗,霎時四下裏風雲齊起。這回子牙正是借崑崙之妙術,取神荼鬱壘。不知吉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話說哪吒上了風火輪,前來關下搦戰,大呼曰:「左右的傳與你主將,叫龍安吉出來見我。」徐芳聞報令:「龍安吉出陣。」龍安吉領命,出得關來,見哪吒在風火輪上,心下暗思:此人乃是道術之士,不如先祭此寶,易於成功。
  • 話說呂岳走進陣去,楊任趕來,呂岳上了八卦臺,將瘟司傘撐起,往下一罩。楊任把五火扇一搧,那傘化作灰燼,揚飄而去。又連搧了數扇,只見那二十把傘盡飛灰。當有瘟部神祇李平,進來將言勸解呂岳,不要與周兵作難,也是天數該然,恰逢其會,常被楊任一扇子搧來,李平怎能脫逃。
  • 話說余化龍與余達等,俱聽了余德之言,不以周兵為意,逐日飲酒,只等周營兵將自己病死;那一日不覺就是第八日。余化龍對諸子言曰:「今日已是八日,不見探事官來報,我們可上城一看。」五子齊曰:「上城看看纔是。」
  • 話說準提道人命水火童子,將六根清淨竹來釣金鰲;童子向空中將竹枝垂下,那竹枝就有無限光華異彩,裹住了烏雲仙,烏雲仙此時難逃現身之厄。準提叫曰:「烏雲仙!你此時不現原形,更待何時?」
  • 話說通天教主率領眾仙至陣前,老子曰:「今日與你定決雌雄。可憐萬仙遭難,乃你反覆不定之罪。」通天教主怒曰:「你四人看我今番怎生作用!」遂催開奎牛,執劍砍來,老子笑曰:「料你今日作用也只如此,只你難免此厄也。」
  • 話說歐陽淳被一干周將,圍在垓心,只殺得盔甲歪斜。汗流浹背;自料抵當不住,把馬跳出圈子:敗進關中去了,緊閉不出。子牙在轅門,又見折了雷震子,心下十分不樂。
  • 話說子牙將所用之符畫完,吩咐軍政官擂鼓,眾將上帳參見,子牙曰:「你眾將俱各領符一道,藏在盔內,或在髮中亦可,明日會戰,候他敗走,眾將先趕去,搶了他的白骨旛,然後攻他關隘。」眾將聽畢,領了符命,無不歡喜。
  • 張奎大怒,催開馬,使手中刀來取;哪吒使手中鎗劈面迎來,未及三五合,哪吒將九龍神火罩祭起,去把張奎連人帶馬罩住,用手一拍,只見九條火龍,一滾吐出煙火,遍地燒來。不知張奎會地行之術,如土行孫一般;彼時張奎見罩落將下來,知道不好,他先滾下馬,就地行去了。
  • 且說子牙見澠池一個小縣,攻打不下,反陣亡了許多軍將;納悶在中軍,暗暗點首嗟歎。可憐這些扶王定國英雄,瀝膽披肝,止落得遺言在此,身皆化為烏有。子牙正在那裏傷悼,忽轅門官來報:「有一道童來見。」子牙傳令請來。
  • 話說姚庶良隨後趕來,常昊乃是蛇精,縱馬腳下起一陣旋風,捲起一團黑霧,連人帶馬罩住,方現出他原形。乃是一條大蟒蛇,把口張開,吐出一陣毒氣,姚庶良禁不起,隨昏於馬下,常昊便下馬取了首級,大呼曰:「今拿姜尚,如姚庶良為例。」眾諸侯之內,不知他是妖精,有袞州伯彭祖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