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二月美國神韻藝術團在可容納5,000名觀眾的紐約無線電音樂城(Radio City Music Hall)演出時爆滿的場面。(大紀元)

神韻席捲全球震撼廿萬觀眾 顯生命光采及自信

2007年05月18日 | 17:29 PM

【大紀元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一靜新聞綜述)美國神韻藝術團在短短五個月時間內巡迴全球,覆蓋世界二十多萬現場觀眾,創下藝術界的奇觀,引發國際藝術界和世界各國的高度關注。神韻藝術盡顯生命光采及自信。

美國神韻藝術團從今年年初開始巡迴演出,五個月來足跡遍佈美洲、歐洲、澳洲、亞洲共計三十多個城市;在五月十六日加拿大經濟大省亞省省府愛民頓市銀禧劇院,完成今年上半年最後一場公演。神韻在全球的演出總計將近八十場。

歐洲觀眾對於藝術表演的要求是出了名的嚴苛,神韻在巴黎及柏林的演出卻獲得響亮的掌聲,法國馬恩河谷省參議員讓雅克.傑古(Jean-Jacques JEGOU)便盛讚:「這真是一場壯麗輝煌的晚會。」

台灣也是中國大陸以外中華文化保存最完整的地區,但一生遊歷足跡踏遍有飛機到達之處的台灣知名書畫家李奇茂,在看完神韻之後驚呼,這是六十年來最好的表演。

藝術是人類精神及物質文明的共同反應,神韻藝術團所面對的時代背景,有著兩大困境。其一是人類道德的下滑,藝術領域多展現人們對精神貧乏及心靈苦悶的發洩;其二是代表東方文化之核心的中華文化,在中國遭到共產黨的破壞。

神韻五個月的全球巡迴引發世界性的震撼。


劇院座無虛席(大紀元)

神傳文化啟人「我從何處來」

發揚人類正統文化及神傳文化,是神韻藝術團的中心宗旨。節目一開場就是一段開天闢地到大唐盛世的《創世》舞蹈,後續接著是《造像》、《回歸》等。

此外,女高音歌唱家姜敏在《為何拒絕》中唱道:「朋友啊,你可記得,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輪迴中在把誰等待,冥蒙間尋覓的又是甚麼?」

「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這乍聽之下是很美的文學語句,但卻能夠深深的觸動東西方觀眾。

德國柏林女商人葛布耶爾為就為此淚流滿面的說:「我知道我為甚麼會這樣,我意識到了我曾立下的誓願,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會來到地球上」。

在韓國已經生活三代的華人王先生說,從沒有看過這麼純正的傳統文化,太震撼了!不知為甚麼一直落淚,感覺心靈被淨化。這讓他想要好好想一想:「我是誰?我來世間幹甚麼?我從小就相信有神的存在。」

人類的起源是「創生論」或是「進化論」,長久以來一直是個爭論的話題,神韻「燦爛文明自天來」的中心精神告訴世界,中國五千年燦爛的文明是自天而來,中國文化是「神傳文化」。

大紀元專欄作家李大衛就認為,這將是一個人類的文化學、人類學、歷史學、考古學、哲學等學術領域的嚴肅課題。從這個角度去發展,勢必也將在各學術領域,開展出許許多多嶄新的研究。

神韻洗滌人倫的污垢及迷思

約莫從二十世紀後半葉開始,特別是九十年代,全球興起了一片「世紀末」的文化頹廢,強調享樂主義及「性解放」,將維繫社會道德的倫理綱常視為「禮教吃人」,同時倒置男性、女性先天的性別角色,「中性風」成為時尚。

在神韻的節目中,神韻的男演員呈現出的男性形象雖是陽剛,但卻沒有令女性感到壓迫感的「暴戾血氣」,而女演員所呈現的女性形象多屬嬌柔、婀娜多姿,絲毫沒有「頹廢妖氣」。更重要的是,無論男、女演員臉上盡顯生命的光采以及自信。

此外,《精忠報國》及《花木蘭》這個舞蹈,前者講的是國家發生危難時,岳飛捨已挺身而出的故事,後者也與岳飛有共同之處,但另外表現的是「孝道」。這兩者都道盡了中華文化「忠」、「孝」的核心價值,令東西方觀眾印象深刻、感動不已。

美國芝加哥一名產品開發商Maie就感嘆:「現在的不少舞蹈或是電影,很少有表現讓人心向善的內涵,放縱人性負面的因素。但這台晚會讓我覺得心靈的淨化,藝術家就應該多多的表現讓人心道德回升的節目。」

神韻所到之處盡催人淚下

知名的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這一生在中國大江南北及全球各地受邀演出,目前是神韻藝術團演員之一。他在全球公演七十多場之後發現,每一場演出時觀眾都會流淚,「以前的觀眾只是感到興奮或高興,而這種感動心靈的流淚是沒有過的。」


拘謹的韓國男士拭淚(大紀元)


韓國婦女拭淚(大紀元)

這種拭淚的現象,在最拘謹的東方社會特別明顯。神韻在韓國首爾場的公演,就讓許多平日壓抑的韓國男性及女性,頻頻掏出手帕擦乾眼淚。台灣一位銀行經理表示,全場看下來他的眼淚幾乎都沒有擦乾過。

「神韻所到之處,必催人淚下」,似乎創下了人類藝術表演史上一個相當罕見的現象。

神韻藝術團樂隊指揮陳汝堂對此的解釋是,人都有向善之心,神韻的演員通過多年的修煉,內心及演出純正。而神傳文化的藝術內涵,在修煉人純淨內心的詮釋下,使得晚會變的獨樹一幟。

神韻在西方,改寫「中國」印象

神韻在全球巡迴演出、走過東方及西方兩大體系,在西方社會又留下「發現新中國」的驚呼。

美國波士頓的晚會鋼琴贊助商托尼,賣了幾十年鋼琴給中國顧客,他在看了晚會之後發現,現在才瞭解到甚麼是中國傳統文化,特別驚訝這文化是神傳文化,他感覺被邀請遊歷了一趟真正的中國。

在法國巴黎會議宮大劇場觀看公演的比利時議員讓.洛內斯(Jean Loones)表示,節目使他感受到,他是中國人民的支持者,而不是中共政權的支持者。此外,法輪功的節目體現了中國文化的輝煌,令人陶醉。

許多西方觀眾都表示,神韻讓他們想要進一步瞭解中華文化,甚至有人想開始學中文。神韻成為西方社會瞭解中華文化的最新入口。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退休教授傑瑞.赫斯(Jerry Hess),是一位標準的紐約客,他品嚐過許多中國美食,見識不少中國人,儘管如此,當他走出紐約無線城的劇場之後還是說道:「我對中華文化更加嚮往。」

創校已經一百多年的波士頓私立學校Brimmer and May School,學校的多元文化主任Donna Williams,帶了十多個少數裔孩子來看演出,她激動的對主辦單位表示,學校將馬上開設中文課,讓孩子們學習中國語言文化。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德國柏林,當晚會結束之後、觀眾漸漸散去,但卻還有兩位女性觀眾坐在座位上久久不願離開,在晚會的餘味中意猶未盡,其中一人便說到:「我要好好學中文,多瞭解中國。」

目前全球興起一股中文熱,從西方社會觀看神韻之後的反應看來,神韻的成功以及在西方社會所引起的震撼,將使目前這股中文熱「熱上加熱」,全球正掀起學習中華文化熱潮,有人預言中文將成為世界的主流語言。

神韻在東方啟發尋根熱潮

神韻藝術團在結束西方社會的巡迴之後,從今年三月十日開始進入以東方文化為主的亞澳地區,首站是日本,經過新西蘭及台灣,最後一站是韓國首爾。

相較於對中華文化還在認識、入門階段的西方社會來說,中華文化早已深植於東方社會諸國。若說神韻是西方社會探尋神傳文化的一個入口,那對東方社會來說,欣賞神韻或許是一趟「尋根」之旅。

韓國素有「小中華」之稱,前些年風靡亞洲的電視劇《大長今》,讓人感受到韓國與中華文化的臍帶關係,韓國至今還有許多人長期研究中華文化。

薛勇洙是韓國「南北韓青少年交流和平聯隊」的理事長,他看完神韻之後的感想是:「五千年中華文明源遠流長,並成為了東方的文化核心,但卻因為受到中共黨文化的影響而變異及中斷。此次神韻的演出,是重新延續了斷脈了的真正的中國文化。」

日本眾議院議員關芳弘,以及東京都議員土屋敬之,兩位政要在觀看了演出之後也都認為,日本文化的根來自中國。


高雄觀眾起身鼓掌(大紀元)

此外,神韻在東方社會所啟發的尋根熱潮,也在藝術創作上強烈的發酵。林世雯、簡淑茵兩位母女檔舞蹈家,是台灣舞蹈界最高獎項「飛鳳獎」的得主,在台中看過神韻的公演之後,林世雯表示:「舞台上最難同時表達的就是『天地人』,看了表演後,知道怎麼做了,三十幾年來心中難以實現的理念終於找到方向了。」

神韻德音雅樂有助健康


觀眾看完神韻愉快出場(大紀元)

在澳洲墨爾本的神韻公演當中還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墨爾本大學學生小珊,在入場前一直感到喉嚨刺痛,連口水都吞不下去,可是半場演出看下來,她驚異地發現,喉嚨的不適竟消失得無影無蹤。


悉尼劇院全景(大紀元)

還有一位公演前一天才做完胸背部切除癌細胞手術的米樂,在看完演出後,一直也沒有需要吃止痛藥的感覺,當晚整夜睡眠很好,好像不曾做過手術。他說:「我深感自己幸運,還相信能觀看到演出的人一定都是幸運兒。」

根據台灣大穹文化工作室的《悠遊字在》對音樂的「樂」字解析,音樂是古人用來治病的方法之一,生病的人聽了優美的音樂之後可以改善病情,後來古人在「樂」字上頭加上「艹」,就演變成「藥」字。

日本IHM研究所江本勝博士在一九九四年進行「水結晶試驗」,就是以蒸餾水為對照樣本,然後對它播放不同的音樂。最後,聽過優美音樂的水都形成了以六角形結構的燦爛結晶,而聽過重金屬音樂的水便產生解體的結晶。

回顧人類歷史,能夠永世傳頌的藝術經典,幾乎都是讚美神的作品。人性中有善有惡,唯有在讚美神的過程中,人們的善念不斷的啟發、昇華,逐漸遠離人性中的惡念。

當人類的藝術美學及道德標準,來到了一個文明的歷史盡頭時,神韻的出現,將帶領人類及藝術展開全面的回歸,回到了人類起源奧秘的開端。

視頻:神韻席捲台中


視頻:神韻藝術團坎培拉演出大獲成功


視頻:神韻首爾演出震撼大韓民族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