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神話演義(58)

鍾毓龍;圖:志清
font print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五十八章 帝堯比神農 華封人三祝

且說帝堯所定的制度,是臨民以十二。這年正是應該巡守的年分。正月中旬,帝堯就商議預備,到了二月上旬,就啟身前行。這次目的地是在華山。但是帝堯的意思,還要乘便考察雍、冀二州水患的情形,兼到橋山祭黃帝的陵墓。所以預算旅行的期間是半年。朝內的政治仍歸大司農等處理,其餘和仲、和叔、赤將子輿、籛鏗四人隨行。一路沿著汾水,向西南而來。

到了稷山,是大司農教民耕種之地,哪知汪洋一片,大半變成澤國。原來稷山之地,正當孟門山東南,山上冒下來的洪水,此地首當其衝,將大司農多年所辛苦經營的農田與一切建築物,毀壞不少,現在已將這試驗場移到稷山之南去了。帝堯看了,不禁歎息一會。逾過稷山,到了新設的那個試驗場,只見規模狹隘了許多,而且又分作兩處,大概因限於經費及地畝之故。那時適值遇見姜嫄,原來姜嫄雖則貴為國母,但是她那歡喜稼穡的性情,至老不衰。原有的那個試驗場,大司農經營的時候姜嫄曾隨時幫忙。後來移到稷山之南,姜嫄依舊隨同料理。而且大司農教稼之外,更須與聞各種政事,在此地的時候少,反而姜嫄住在試驗場的時候多。

這時帝堯遇見姜嫄,便上前問安,並說道:“母親如此操作,太辛苦了。”姜嫄歎口氣道:“辛苦倒沒有什麼,我是歡喜的,只有這洪水如此氾濫,如何是好?從前那個試驗場成績頗好,已給水根本破壞了,現在又經營這兩處起來。假使洪水再氾濫過來,我已和棄兒說過,只好以生命殉之。”帝堯見姜嫄如此說,忙勸慰道:“母親快不要如此。天心仁愛,洪水之患大約至多不過如此,不會再大了,請母親放心。”說罷,就隨著姜嫄各處參觀了一會。姜嫄道:“這兩處我用的心力已不少,而且地方的風景又好,我已和棄兒說過,我死之後必須葬在此地,這句話請帝代我記牢。”帝堯聽了,唯唯答應。又談了一時,帝堯便辭了姜嫄,率領群臣徑向南方。

到了山海的東岸,因為洪水的原故,範圍擴大了不少,低窪之地無不侵及,損失的人民財產不可數計。帝堯看了,惟有憂歎。那時百姓都聚集在丘陵高阜,跼跼蹐蹐,度他們的生涯。帝堯更加憐憫,一路的撫慰過去。那些百姓看見帝堯來,卻都是竭誠歡迎,異常熱烈。帝堯向他們說道:“朕之不德,至有這等洪水大災,使汝等流離失所,現在已多年了,還沒有平治的方法。朕對於汝等抱疚抱愧到萬分,汝等還要如此的歡迎,朕更不安之至了。”那些百姓道:“洪水為災是天地之變,並不是聖天子之過。但是洪水雖則多年,而我們百姓的衣食仍舊一點沒有缺乏,這個就是聖天子給我們的恩惠。換一個尋常的君主,哪裏能夠如此呢?所以我們平常在這裏說,從前神農氏教百姓稼穡,使大家都有飯吃,現在聖天子亦教我們種田積儲,使我們雖則遇到這種大災,仍舊有所吃。聖天子的恩德,真個和神農一樣呢。”

帝堯慌忙謙讓道:“朕哪裏可以比神農。從前神農帝夫負婦藏,以治天下,現在朕一無功德,而汰侈已極,哪里可比神農!朕的比神農,譬如一個是昏,一個是旦呢。”那些百姓聽了,齊聲道:“帝真太謙了,何嘗有一點汰侈呢!做了一個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之人,戴的是黃冠,穿的是純衣,乘的是彤車,駕的是白馬,不舒不驕,恭儉到如此,還說是自己汰侈,帝真太謙了。”帝堯聽了,又謙遜一會,方才雇了船隻,率領群臣對渡過來。已到雷首山北麓,沿著山麓向西走就是華山。那時西方諸侯都已齊集。帝堯到了華山,分班朝見,考校政績,分別慶讓,這些都是循例之事,不必細說。

巡守禮畢,帝堯便要起程而西,哪知赤將子輿和篯鏗兩人都說要上華山去走走,請一個假。赤將子輿為的是要去搜集百草花做糧食,是極緊要之事。籛鏗呢,是年少好遊,跟了去玩玩,以擴眼界。帝堯都答應了,遂暫時不動身,以待他們,自己卻與和仲兄弟查訪閭閻風俗,順便來到華山下,望望嶽色。 早有那華山的封人前來迎接,看見了帝堯,行過禮之後,便笑迷迷的說道:“嘻!你是個聖人。小人請恭祝聖人。第一項,願聖人壽比南山。”帝堯聽了,慌忙推辭道:“多謝,多謝,不要,不要。”封人又祝道:“第二項,願聖人富如東海。”帝堯又連忙推辭道:“多謝,多謝,不要,不要。”封人又祝道:“第三項,願聖人多生幾個男子。”帝堯又慌忙推辭道:“多謝,多謝,不要,
不要。”封人聽了非常懷疑,便問道:“小人的意思,壽、富、多男這三件事,是人人所歡喜而求不到的,所以拿來祝你。哪知你件件不要,究竟是什麼原故呢?”

帝堯道:“汝有所未知。多男子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要有好男子才算是好。若是不肖的男子,徒然給父親遺羞,有一個尚且不得了,何況多呢!既然多了之後,雖未見得個個不肖,亦未見得個個都肖。假使其中有一二個不肖,那麼做父母的將如之何?教誨他嗎,教他不好;聽他去嗎,於心不忍。豈不是倒反可怕!還有一層,現在世界不能算太平,生計很是艱難,兒子一個一個的生出來,養呀,教呀,做父母的如何負擔得起?但是既然生了他出來,做牛做馬,總只有做父母的去負擔,豈不更是可怕嗎!

至於富這個字,固然是人人之所歡喜的,但是富不能夠突然而來。未富之前,要費多少的經營;既富之後,還要嘔多少的心血。田要去求,舍要去問,財帛要去會計,工人要去督率,一個不小心,富就不可保。這種事情豈不是麻煩之至嗎!人生在世,不過百年,何苦來為了衣食耳目之欲,把可寶貴的光陰,可愛惜的精力,都用到這個上去,真覺犯不著呢!廣廈萬間,所居不過容膝;食前方丈,所吃不過充腸,真正富了,有什麼用處呢?況且天地間之財物,只有這點點數目,我既然富了,必定有人憂貧,容易受人之怨恨、嫉妒。萬一他想設計劫奪我,我更防不勝防,終日兢兢,如坐囹圄,何苦來呢!所以朕的意思,亦不要它。並非以此鳴高,實在是怕受它的累呀!

至於壽這個字,在表面上看來,固然是極好的。但是朕亦以為有幾種可怕:第一種是生理上的變化,人到老來,康強壯健固然有的,但是頭童齒豁,目昏耳聾,行坐艱難,甚而至於智慧減,神明衰,亦是常事。到那時候,遇著孝子順孫,能夠服侍奉養,還可以享福。假使遇著不孝的子孫,那麼反要受辱了。他們不體諒你是個老者,倒反憎嫌你為什麼老而不死,要增重他們的累。甚至偶然弄錯一點事情,就罵你是個昏瞶糊塗。這種話語,聽了豈不傷心!第二種可怕的,是家門中之不幸。人到老來,筋力漸衰,無他希望,只望家庭中怡怡之樂。假使不幸,妻子先亡,剩了孫輩,隔了一層,已經不甚親熱了。假使壽長得很,不幸連孫輩都亡故了,剩了曾孫、玄孫輩,隔得疏遠了,猶如路人一般,那麼孤家寡人,獨來獨往,有什麼趣味呢?第三種可怕的,是時勢的改變。享高壽的人最好是處常,萬不可以處變。萬一變故發生起來,照理不能不死,而又不能死。如若死了,大家都要說他命裏應該橫死,所以有這樣大年。如果不死,到後來自己固然懊悔,人家亦要嘲笑。朕記得從前有兩個人,都享上壽,遇變應死而不死。一個人到後來臨死,有‘艾灸眉頭瓜噴鼻’的詩句。一個是死後人家嘲笑他,說道:‘可憐某某人,享壽八十三,何不七十九?‘照此看起來,人的長壽豈不是亦是取辱之一道嗎!第四種可怕的,是民情的淡保遇到老年的人,總說他是思想頑固,頭腦陳舊,非盡量的排斥他不可。卻不知道年老的人,在他年輕的時候,亦大用氣力,有功效於社會過的。然而一班少年淡薄的人,總以為他是過時之人,用不著了。你想,壽長了,要受這種恥辱,長壽有什麼好處呢?所以朕的意思,這三項都非所以養德,因此推辭不要。”

那封人聽了帝堯這番話,不覺大發他的議論,並且大掉他的文言道:始吾以汝為聖人耶,今然,君子也。天生萬民,必授之職。多男子而授之職,則何懼之有?富而使人分之,則何事之有?夫聖人鶉居而鷇食,烏行而無彰。天下有道,則與物皆昌。天下無道,則修德就閑。千歲厭世,去而上仙,乘彼白雲,至於帝鄉。三患莫至,身常無殃,則何辱之有?

這幾句文言說完之後,封人竟掉轉頭去了。帝堯知道他是個有道君子,慌忙隨在他後面,叫道:“慢點,慢點,朕還要請問,朕還要請問。”哪知封人頭也不回,說道:“去了,去了。”竟飄然而去。帝堯不勝悵悵,立了一會,只能與和氏兄弟回轉。過了幾日,赤將子輿等回來了,卻同了一個道者同來。帝堯便問:“他是何人?”赤將子輿道:“這是野人的舊同僚,姓伯名成,字子高,大家亦叫他作柏成子高。他在黃帝的時候曾有官職。”帝堯猛然想到道:“是否就是為先高祖皇考製造貨幣的那位元柏高先生嗎?”赤將子輿道:“是呀,是呀,‘上有丹矸,下有黃銀;上有慈石,下有銅金;上有陵石,下有赤銅青金;上有黛赭,下有鑒鐵;上有蔥,下有銀沙’,這幾句歌訣,此刻婦人、豎子都能知道,其實就是這位柏先生創出來的。所以這位柏先生,算得是發明礦學的祖師呢。後來黃帝乘龍上天,他也在龍背上跟了上去。我們足足有幾百年不見了,不料此次在華山上遇到,所以特地邀他來,和帝相見。”

帝堯忙向柏成子高施禮,口中說道:“原來是柏先生,失敬,失敬。”當下就請他坐了,大家亦各就坐。帝堯便問柏成子高天上一切的情形。最後又問道:“先生既已上仙,此刻何以又到人世間來遊戲?”柏成子高道:“不瞞帝說,某已被謫,不能再在天上了。”帝堯忙問:“何故?”柏成子高道:“神仙是有劫數的,逢到劫數,不能不墮落人間。某適逢劫數,所以如此。”帝堯道:“怎樣叫劫數?”柏成子高道:“凡項事件,一成一敗,叫做一劫。不過劫數有大有小,時間有遲有速;有的幾百年一劫,有的幾年一劫,有的幾萬年、幾十萬年、幾百萬年,乃至幾千萬年、萬萬年一劫,都是有的。最大的就是天地之劫。天地之外,四上下更有天地,亦無終極,但是都有成敗。那個一成一敗,就最大最大的劫數了。最小的就是蜉蝣,朝生暮死,亦是一劫。電光石火,忽明忽滅,亦是一劫。神仙之劫,亦有遲速,遲的幾萬年,速的幾百年、幾十年就要曆劫了。某根基淺薄,幸叨黃帝的庇蔭,從而上升,但一無修養,所以已遭劫而墮落。”

帝堯道:“將來還能上升嗎?”柏成子高道:“只要道心不汙塵心不染,仍舊可以上升,凡人皆可以上升,何況已經列過仙班之人呢。”帝堯道:“現在先生做什麼事?”柏成子高道:“某空閒之極,無所事事。”帝堯道:“不揣冒昧,敢請先生如赤將先生一樣的出來輔佐藐躬,不知肯屈尊否?”柏成子高道:“有道之君在上,拒絕不肯,某卻不敢。但是跑到朝堂之上去,如入樊籠,某亦不耐。最好得百里之地,叫某去治理治理,或者尚有成績,某亦願意。”帝堯大喜,就立柏成子高做了一個諸侯,他的封地就在華山東部一個肇山地方。柏成子高受命,就做他的諸侯去了。

這裏帝堯君臣仍舊一同起身到山海邊,雇了船舶,竟向西渡。四面一望,茫茫無際,那舟子一面搖櫓,一面向帝堯等說道:“這個山海,比從前大到三分之一了。從前哪裏有這樣大!自從孟門山上洪水暴發以來,滔滔不絕,統統匯到這個海裏來田廬財產,不知淹沒了多少,如今還是有增無減,不知道要幾日才能平定呢。這個真是天降奇災呀!”

正說到此,赤將子輿忽然望前面指道:“那邊彷彿是一個洲渚。”舟人道:“前面是一個小洲,在這個海鵠的中心,無論東西南北對渡的,都要在那裏停泊地方雖小,倒很熱鬧。”於是大家眼睜睜都向那個小洲望著。過了一會,愈行愈近,果見有無數船隻都停泊在那裏。帝堯等一共六隻船,亦齊向那裏停泊,以便過夜。舟人系了纜,便站道:“難得今朝順風,一日就到此地,不然,走兩三日亦難說呢。”

帝堯等看那洲渚,商店甚多,但面積並不廣大,且天色已晚,不便登臨,便在舟中與諸臣雜談。忽聞鄰船中有人作歌,其聲清越,其詞旨恬淡高遠。帝堯料他是個不凡之人,即忙遣從人過去探聽。過了一時,回來報導:“這唱歌的在一隻小船上,姓狐,名不諧。”帝堯聽了,求賢心切,再叫從人前去通知,說:“朕就去拜訪。”那從人去了,回來說道:“狐不諧說今日天色已昏,且小船不便,明日再見吧。”帝堯聽了,只得甘休。到了次日,天還未大亮,帝堯尚在睡夢之中,忽聽得從人叫喊之聲,不覺驚醒,忙起身問有何事。另一個從者對道:“昨日帝要去訪他的那個狐不諧,此刻搖船去了,所以小人們想叫他回轉來。”帝堯一想,這個人一定是有道德的隱君子,不然,決不會如此有意遁避,不肯相見的,遂吩咐從人道:“汝等叫喊亦無益,不如解了纜,追過去吧。”

這時天色大明,和仲等均聞聲起來了,遙望那只小船,是向北面搖去,恰好是向橋山去的路。帝堯等的船亦緊緊在後跟隨。可是小船輕快,大船沉重,無論如何總趕不上。到得日色停午,那小船已消沒於煙靄之中望不見了。及至下午,到了山海北岸,停船之後,天色漸昏,無從探聽。次日早晨起來一望,只見泊船之地是個漁村,人家三兩,比鄰而居,許多漁網都晾在外面。有幾個婦女蓬著頭,出來洗米。帝堯的從人就去訪問狐不諧消息,那些婦女都回說不知。

從人道:“昨日明明看見他的船是向這裏來的。”那些婦女道:“這裏的港汊紛歧得很,有好幾條呢,或者是走別一條去了。”正說時,帝堯和眾臣亦都上岸來走走。那邊的漁夫亦走出來了,看見帝堯等這一大批衣冠濟楚、氣概不凡的人,不覺詫異,仔細打聽,才知道是天子,慌忙都來接見。那些婦女例反避了進去。帝堯問那些漁夫:“狐不諧這個人,汝等知道嗎?”漁夫等聽了,都說:“不知道。小人等只知道一個張仙人,是很有道行的。”帝堯忙問:“張仙人叫什麼名字?有怎樣的道行?”漁夫道:“他的名字叫果,能知過去未來之事,我們極相信他。”帝堯道:“他住在何處?”漁夫道:“他的行蹤不定,有時在冀州,有時在雍州,有時在梁州。在雍州的時候,總住在此地北面一座山上,從前小人們常見到他的。”帝堯道:“現在為什麼不見?”漁夫道:“小人等從前就是住在那座山的附近,以耕種為業。後來洪水暴發,一夜工夫將所有房屋財產一齊沖去。小人等四家十二口,自分必死,大家用繩索繫在腰間,但求死在一處。哪知半路遇著幾株大樹,用手攀住,才得救命。但是水退之後,回到舊家望望,只見所有田地都不知去向,已變成一個大湖。當時鄰舍幾十家,大半無從尋覓,現在只剩了我們幾家,真真是運氣呀!我們舊業既然消失,所以只好來此捕魚了。但是洪水暴發之前,那張仙人就和我們說:‘此地將有大災,不可再居。’當時小人等不甚相信,有幾個相信他的,亦因為安土重遷,不能搬動,以致遭劫。如今想來,這張仙人豈非真是個神仙嗎?“帝堯道:”原來如此。那座山在北方,朕到橋山去,可要走過嗎?“漁夫道:”小人們未曾到過橋山,走不走過不能知道。“帝堯聽了不語,便率眾臣回到船中。

(故事情節摘選自 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且說帝嚳暗想今夜雖然勉強過去了,明日怎樣呢?前日到亳都調兵的文書,不知何日可到,司衡羿的救兵不知何日能來。那蠻兵果然精銳攻過來,這邊的臣民衛士究竟抵不抵得住?假使抵不住,那麼怎樣?就使抵得住,但是衝不出去,糧食沒有一日可以支持,仍是危險,那麼又將如何?
  • 且說那唐堯怎樣降生的呢?原來慶都自從歸寧之後,到了伊耆國,伊耆侯夫婦格外優待,自不消說。隔了多日,伊耆侯夫婦和慶都說道:「這幾日天氣很好,我們陪你出去遊玩遊玩吧。」慶都聽了非常歡喜,就問道:「到哪裡去呢?」伊耆侯道:「我們這裏可遊玩的地方很多,你還是喜歡水呢?陸呢?」
  • 且說帝嚳四個妃子,姜嫄生棄之後,又生了一個,名叫台璽。簡狄只生了一個契。慶都亦只生了一個堯。常儀生了一個帝女和一個摯。後來帝嚳又納了兩個宮人做側室,一個生了兩子,大的名叫閼伯,小的名叫實沈。一個生了三子,長的名叫叔戲,次的叫晏龍,小的叫巫人。除出慶都母子久住在外邊不曾回來外,其餘三妃、兩側室、九個兒子聚在一處,雍雍熙熙,倒也極家室天倫之樂。
  • 一日,帝嚳正在視朝之際,忽報有一道人自稱赤松子,前來求見。原來這赤松子是個神仙,他在炎帝神農氏的時候曾經任過雨師之職,要天雨,天就雨;要天晴,天就晴;五日一雨叫行雨,十日一雨叫穀雨,十五日一雨叫時雨。當時百姓因為他有這樣大本領,給他所下的雨叫作神雨。他善於吐納導引之術,辟穀不食,常常吃些火芝,以當餐飯。
  • 且說鳳凰飛來之後,那些百姓是從沒有見過的,真看得稀奇極了,有些竟長日的守著它看,只見它起來時候的鳴聲,總是「上翔」兩個字;停落時候的鳴聲,總是「歸昌」兩個字;早晨的鳴聲是「發明」兩個字;昏暮的鳴聲是「固常」兩個字;日間的鳴聲,是「保長」兩個字。
  • 自此之後,帝堯於勤政之暇,常往來於藐姑射山、王屋山兩處。到藐姑射山,希冀遇到被衣等四子,但是始終遇不到。有一次遇到許由,因為不認識他,當面被他騙過,帝堯不勝悵悵。一日正從藐姑射山回來,路上忽見無數百姓紛紛向東而去,帝堯忙問:“何事?”那些百姓道:“今日聽說東郊來了兩隻異獸,所以我們跑去看。”帝堯忙問道:“不會害人嗎?”百姓道:“聽見說不會害人。”正說著,只見大司徒已率領向個虞人從平陽而來,迎著帝堯奏道:“昨日東郊虞人來報說,那邊來了兩隻異獸,狀似麒麟,但不知究竟是不是。
  • 治兵之後,帝堯就商議南巡。大司農、大司徒等留守,老將羿及羲叔隨行。赤將子輿道:“野人放蕩慣了,這幾年拘束在這裏,實在悶得很,請隨帝同行。”帝堯允許。逢蒙亦請同去,羿道:“外面之事,有老夫足以了之,都城重要,這個責任非汝不可,汝宜在此。”逢蒙聽了,很是不快,但亦不敢違拗。到了動身的那一天,正妃散宜氏和帝子考監明一同送帝出宮。
  • 晚餐之後,帝堯君臣閒談,又談起日間所見文身的島民。老將羿道:“一個人歡喜美觀,亦是常情,但是刻畫肌膚,受盡痛苦,以求美觀,殊出情理之外。”羲叔道:“世間這種不合情理之事,多得很呢!某聽見有一處地方的人,將女子的兩足從小就用布帛纏起來,使它尖而且小,不過三寸光景,走起路來嫋嫋婷婷,以為美觀。但是這些女子,從此都是弱不禁風成為廢物。
  • 晚餐畢後,大家又聚攏來閒談。赤將子輿道:“講到容成子這個人,很是敦厚而睿智。他起先在東海邊一個島上服食三黃,就是雌黃、雄黃、黃金三種,專心修煉。後來黃帝知道了,請他出山。他就做了兩件大事:一件是蓋天,象周天之形,可以考察天文,利用不少。一件是調曆,歲紀甲寅,日紀甲子,所有時節因之而定,利用亦不少。這兩件之外,他又發明一種測定東西南北方向之術。辨別方向,本來有指南針可用。但是指南針所向,不必一定是正南正北,往往略有所偏。
  • 且說帝堯與群臣等避玩黟山,流連多日。其時正在四五月之間,山下已有炎夏景象,但是山上仍不甚暖,早晚尤寒。山上開的花卉,以木蓮花為第一奇品,大的有十幾圍,高到二丈左右,花分九瓣,形如芙蕖,而顏色純白,香氣之遠,可聞數里。它的葉子頗像枇杷,但光而不糙,秋冬不凋,亦是個常綠樹,在四五月之交,正是盛開的時候。帝堯非常愛賞它。赤將子輿道:“此花到八九月間結實,如菱而無角,色紅且豔。”帝堯道:“可惜朕不能久居於此,且待將來八九月間再來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