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神韻藝術團歷時四個半月的07年上半年全球巡演,於加拿大亞省愛民頓市銀禧劇院圓滿落下帷幕。圖為團員當日演出結束後的合影。(大紀元圖片)

從「藝術美學」談「美國神韻藝術團」的現代啟示

2007年05月20日 | 21:17 PM

【大紀元5月20日訊】
緣起:

這次在世界巡迴演出的「神韻藝術團」,一直得到各界的熱烈回應,也使我們有機會再一次來反思它所帶我們的現代啟示是什麼?

這也是我寫這篇短文的緣起,希望分享一些我個人多年來教學和研究「藝術美學」的心得,提供給大家一同來探討我們今天所面對的藝術表演的問題?!

﹝一﹞現代科技商業文明的藝術困境

我們都知道今天的商業科技文明,給我們人類帶來高度的科技發展,以及商品的多樣性……可是也因為太重視商業的利益,以及技術的不斷開發,也使人類流傳幾千年的精神文化或藝術的內涵,受到割裂的危機……

對這種文化藝術的危機意識,早在十九世紀「工業革命」以及現代「實證科學」成為社會發展的主流時,就有不少的哲學家、文學家或藝術家對此提出反思了……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偉大的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Tolstoy,1828~1910),在他的著名評論著作《藝術論》(On Art)一書中,就提供批評:
「現代藝術因為上流社會階級的無信仰,而使內容趨貧乏,現代藝術的表現,愈來愈奇特,愈來愈雜亂,愈來愈不易使人明白,愈來愈耍噱頭……」

其實,托爾斯泰針對當時許多藝術家的批評,重點並不僅在於那些作品,他更要傳達的是「藝術」(Art)要負起教化「社會」的功能……

由此,他認為十九世紀以來歐洲社會道德墮落,使「藝術」本身也頹廢下來。第一個結果就是:「藝術」缺乏它應有的,並且深刻的宗教、道德的精神內涵。第二個結果是:「藝術」只成為少數上層社會的玩賞範圍,因而成為徒有裝飾,並且缺乏深刻的文化精神內涵。第三個結果是:「藝術」失其「真」和「善」,而變成「幻想」和「推理」。

托爾斯泰嚴格的宗教性與道德性的批判,不但指向別人,也刺向他自己作品。他以那種毫不猶疑的道德上的堅定,使我們震撼,他那種不斷自省與上進的精神,使我們感動……

古典中國讀書人,也認為「文以載道」,我們現在也可以提倡「藝以載道」!記得前「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先生,也曾提倡所謂的「美育教育」。

換句話說,就是希望「藝術」的學習或欣賞,能使年輕人達到「教化」的功能。所謂的「教」就是在人格上的「教導」,而「化」就是指精神上的「感化」。

﹝二﹞「藝術美學」的精神內涵是什麼?

我們研究「美學」或「藝術」的發展,都能讓我們更加清楚美學或藝術的存在,其本質上,只是一種精神內含的表現;或是一種藝術家內在精神的象徵。

因此,我們認為一位藝術家的「藝術作品」最重要的部份是其「精神內涵」,這又必須注意其作品的「歷史視域」(Historical Horizon),以及作品傳達的「人性穿透力」如何?其次就是作品的「風格」問題,和其「技巧」的成熟度如何的問題。如果以百分比為其作品的重要性的比例,可以展示如下:


以上的附圖展示的百分比,只不過是每一位觀賞者主觀的評法。其實任何人都可以隨自己的觀點去定下自己的百分比,只不過這裡要強調的是:藝術家的「精神內涵」為第一,也是整個藝術作品的「中心」所在,「技巧」是其次的。因為;一位藝術家如果根本找不到他要的表達的「精神內涵」,就是有再好的「技巧」,又能表現怎樣高度的作品呢?

我們都知道,藝術的「創作」與「詮釋」必須要有三種「歷史的視域」,方能真實的揭示出藝術作品的時代性和其所表現的意義何在:

﹝1﹞:藝術家個人成長的歷史。
﹝2﹞:在其專業的「藝術史」上,其承傳的地位如何?
﹝3﹞:藝術家生活其中的背景,有何文化史上的特性?

換句話說;就是指「個人成長的歷史」、「藝術史」、「文化史」這三重「歷史視域」的交會處,才能使我們比較完整的去「創作」或「詮釋」藝術作品的意義何在。

在一般的情形下,我們都過分的把「創作」或「創作品」當作目地看。當然這並不是什麼錯誤的事,只是一位真正成熟的藝術家,對一切創作品本身,並不是非常的看重。換句話說,藝術作品並不是他真正的目地,而只是一種生活方式的呈現,也可以說是他生命的呈現方式。藝術家真正的目地是「生命本身」,而不是那些已經被表達的作品。例如:托爾斯泰創作他的偉大文學作品《戰爭與和平》,他的目地並不在於作品本身,而是隱含在他作品中的「生命哲學觀」!

總之,藝術的目地只在於「生命本身」,其他的一切,只不過是為此生命的目地所必須有的呈現方式,同時真正偉大的藝術家,更不會藉作品或生命的呈現方式去獲得生命以外的任何目地。這就是我們所謂的「藝術美學」的精神內涵。

﹝三﹞「藝以載道」的神韻藝術團給我們現代的啟示是什麼?

記得著名的宗教哲學家:伊里亞德(Mircea Eliade,1907~1986)在其成名作《聖與俗:宗教的本質》一書中曾說到:

「……發生於「創世」(in the Beginning)之時,便意味著:神或半神人當時在地上的活動情形。因此,對起源的懷舊之情,便等同於「宗教的鄉愁」(Religious Nostalgia)。人渴望恢復諸神臨在時的活動;同樣也渴望活在來自創世者之手的這個世界上,是直接、純淨、穩固的……」

這次「美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也是以「創世」的大型舞蹈開始,描述了萬王之王的天上主佛,沿著各層天國世界層層下走,帶領著眾神們來到人間,創造了神傳文化的故事。主佛下世後曾為大唐皇帝,各界眾神下世成為文武百官,創造了人類古代文明典範的大唐盛世文化。

這種編導的方式,正式宗教哲學家Eliade所謂的「神顯」(Hiero Phany)。換句話說,「神聖」的事物,可以通過「世俗」故事,來顯現自己。人類的歷史,就是由無數「神顯」的實體所構成的歷史。

反之,現代科技商業文明的危機,就是所謂的「去神聖化的世界」(Desacralized World),但落到「世俗」的事物時,就在追求世俗的變異,但變的背後,又沒有一種「精神內涵」去支持的話,最後就變成只在耍一些技巧的花招而已。比如現代繪畫也好,現代舞蹈也好,都是如此的在變異著……

所以說,這次「美國神韻藝術團」的表演,就是要恢復我們人類「神傳文化」的精神內涵,使那些變異的現代藝術,能夠找到一種即現代又古典的表演風格!

例如,「美國神韻藝術團」這次演出的「造像」舞劇,就是利用現代高科技的天幕設計,把一位敬仰神佛的石匠,在佛洞中雕刻佛像,可是卻苦無思路的遂然入睡,在似夢非夢間,神佛霎然出現,神顯佛身,給予石匠啟示。他醒後就靈感泉湧而出,揮錘創作出精美的佛像……這不正是敦煌「莫高窟」中那些佛像和飛天圖像創作的生動背景嗎?!

我們都知道,現代藝術所面臨的困境是:如何把屬於古典的藝術精神內涵找回來,但又不失現代科技文明的成果。這次「美國神韻藝術團」使用高科技的天幕設計,作為大型演出的背景,就是一次成功的結合「古典」與「現代」的新創作……這也許正式「美國神韻藝術團」帶給我們創作現代藝術的「新啟示」吧!?@*


【中國舞欣賞】劍舞:九劍斬赤龍 選自舞蹈『九劍』


【中國舞欣賞】宮廷舞蹈:畫夢 表演者: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