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舞蹈演員蘇舞璇 阿里山的舞仙靈

2007年05月11日 | 09:02 AM

【大紀元5月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佳多倫多報導)「高山青 澗水藍 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 阿里山的少年壯如山……」曾幾何時,這首著名的臺灣山地民歌唱遍大江南北。阿里山不僅風光秀麗,少女們更是能歌載舞,柔美如水。來自臺灣南部阿里山的蘇舞璇作為美國神韻藝術團主要舞蹈演員之一,在07年新唐人晚會全球巡迴演出中,以其婀娜多姿的曼妙舞姿給近20萬現場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

出生在臺灣南部阿里山的她與生就具有一種獨特的柔美氣質 ,在舞台上,她時而是輕盈靈秀的世外飛天、時而是河邊歡快戲水,窈窕嫵媚的傣族姑娘、時而是聖潔堅忍的雪山白蓮、時而是熱情奔放的蒙古少女,宛若翩翩飛舞的仙靈讓觀眾陶醉。

從年初至今,蘇舞璇的身影飛舞在全球四大洲,30多個地區的87場晚會中。在剛結束亞洲表演後,她從韓國回到第二故鄉加拿大的多倫多。蘇舞璇沉浸在和父母團聚的喜悅中。

她說:「回家的感覺真好。但稍作調整,我們就要飛往西海岸的卡爾加力和愛民頓。加拿大是今年新唐人晚會的最後一站。年初在溫哥華、渥太華、多倫多、蒙特利爾的演出都非常成功,真希望明年能增加更多場次。」

做承傳中華正統文化的大使

中華傳統文化追求天人和諧,重視個人的修養,以儒釋道的修煉信仰為根,能夠包容。仁義禮智信、天地君親師的思想在歷史上維護了中國社會的道德體系。新唐人晚會的文藝節目秉承了這一神傳文化的宗旨。

「我們的節目在世界各地頂尖級的劇院上演。所到之處,上到政府,下到民間,社會各個領域無不受歡迎」 蘇舞璇說:「很多舞蹈演員也許在她們一生的藝術生涯中,都沒有機會參加這樣大型的世界巡迴表演。我很幸運,上天挑選我做中華正統文藝的承傳大使,巡迴在國際的大舞台上。」

蘇舞璇從小酷愛鋼琴和舞蹈,她最喜歡探險故事「神秘花園」中的一段鋼琴曲「Green Sleeve」 蘇舞璇說:後來我發現舞蹈比音樂更能抒發思想和感情,因為身體語言和表情刻畫事物更加形象生動。

臺灣和中國大陸一樣源於同一 個祖先和文化,在臺灣傳統文化被較好的承傳下來。蘇舞璇理解,有人也許一生都不識字,但對傳統的文藝、戲劇、卻耳熟能詳,這些文化形式能使大眾獲得傳統的價值觀。她深感作為一個舞蹈演員,通過藝術弘揚中華文化的責任。

「照顧別人的感覺很快樂」

巡迴演出前的集訓幾乎每天都是從早到晚。蘇舞璇的老師張鐵鈞稱讚:「蘇舞璇的身段非常柔軟,加上台灣女孩特有的溫柔韻味, 跳傣族舞時動作非常優美到位。」

參加全球巡迴表演是非常辛苦的,晚上演出結束後,演員們經常是十一二點後才能回到酒店,早上六七點鐘就要起來排練。有時還要趕早上五、六點鐘的飛機,凌晨二、三點鐘就要起床,幾乎就不能休息,演員們趴在後台的化妝桌上就能睡著。

蘇舞璇說「開始時大家都非常的累和疲倦,但一走上舞台,就頓感精神百倍,想著觀眾的期待和對失落文化的嚮往,想著謝幕時觀眾遲遲不願離開的留戀神情,再苦再累也值得。」

在老師眼裡,蘇舞璇是個處處能為別人著想的女孩,她常常主動幫助和關心剛進團的新生,或年齡小又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的同學收拾行李,整理生活用品。早上總是第一個起床,叫醒其他貪睡的同學。蘇舞璇說:「如果不做舞蹈演員,我的另一個心願就是當護士,照顧別人的感覺很快樂。」

張鐵鈞說:「這台灣女孩從來都沒有脾氣,不管老師怎麼批評她,總是笑瞇瞇的。交代她做事情,我特別放心,就像老師的一個小幫手。」

懷戀阿里山

離開台灣近十年,上個月蘇舞璇終有機會隨神韻藝術團重回臺灣,蘇舞璇說:「我感到很興奮和親切,我的親人都來看我的表演,她們說神韻太了不起了,即使是在臺灣也沒看過這樣精彩的表演。她們為我高興和驕傲。」

雖然在臺灣停留了18天,緊張的演出安排,讓閒暇片刻的神韻藝術團演員僅有機會參觀了著名的日月潭,這讓蘇舞璇略感遺憾,她說:「我真的好想去看看阿里山。」

回想起兒時的記憶,蘇舞璇還非常懷念在阿里山的快樂時光,和那些家鄉的美味小吃。

她懷念夜市上那細長透明的蚵仔麵線, 她懷念每日放學後和哥哥、小朋友門在小街巷用剩食餵養的那些野貓咪。 她懷念阿里山上的那棵沒有樹葉的巨大阿里神木。

蘇舞璇還懷念那條通往阿里山上的小鐵路,在風和日麗的日子裏,和小朋友們手牽著手,踏著歡快的步伐跳躍在鐵路的每塊枕木上,一、二、三、四……邊走邊數,直到遠處的火車聲轟鳴而來,大家一鬨而散, 消失在叢林中……(http://www.dajiyuan.com)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