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法輪功學員呼籲歐盟協助制止中共迫害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5月9日訊】二零零七年歐盟和中國的人權對話將於五月十五至十六日在柏林舉行,歐洲法輪功學員紛紛寫信給歐盟和各自國家的議員,呼籲他們敦促中共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歐洲法輪功學員呼籲歐盟和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伸出援助之手,共同結束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以下是歐洲法輪功學員和歐洲居民的親屬受中共迫害十例:

1. 德國學員姜仁政,從德國遣送回中國後被非法判勞教三年,至今在住家被監視中

姜仁政和郭蕊及兩個兒子
姜仁政和郭蕊及兩個兒子

姜仁政和郭蕊及兩個兒子

修煉法輪功的年輕夫婦姜仁政和郭蕊在德國申報難民時受挫,德國政府有關部門錯認為他們不是法輪功學員,在中國不會受到迫害。於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將他們及其孩子從德國遣送回中國。四月八日姜仁政被以「干擾社會秩序」為由關進本溪市勞教所,沒有通過任何法律程序被判三年勞教。

在勞教所中共官方採用幫教和包夾人員對姜仁政進行精神迫害,強制性轉化和洗腦,每天強迫他看大量的誣蔑攻擊法輪功的錄像和電視節目,對他進行二十四小時的監控,並把他和二十多個刑事犯人關押在一起,唆使他們對他進行監督轉化,在此期間他的身心遭到摧殘,後於二零零五年九月「保外就醫」被放回家,至今受監視。

德國法庭批准了他的難民身份,德國外交部一再敦促中共官方提前釋放姜仁政,允許他回到德國。然而姜仁政至今仍未被釋放,不能出國。

2. 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王曉豔,她丈夫張震彤在德國生活

王曉豔及其女兒
王曉豔及其女兒

王曉豔及其女兒

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王曉豔,於二零零零年初因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先後非法關押在大連公安局駐北京辦事處和大連戒毒所強制洗腦。於二零零零年底因傳遞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抓,先被非法關在大連姚家看守所。後被送往馬三家教養院強制洗腦。其間遭管教唆使犯人毆打和嚴重精神折磨(不讓睡覺,強制洗腦)。二零零一年十月保外就醫,後被大連中山區春海街道及派出所嚴密監視、騷擾。護照被扣,不讓出國探望丈夫。為躲避再次被抓她曾流離失所一段時間。

二零零六年五月,王曉豔在上班途中又被綁架並遭非法勞教,至今仍關押在馬三家勞教,馬三家的獄警採用「上大掛」(*註)等酷刑折磨她及其他許多法輪功學員,企圖逼迫她們放棄信仰。

之後馬三家科長馬紀山和處長劉永又把她綁在「死人床」上,獄醫曹玉傑給她灌一種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一天三次每次都用「彈簧撐子」將她的嘴使勁撐開。

3. 張偉傑遭綁架,家人不知他的去向,女兒Sunny在芬蘭留學

張偉傑
張偉傑

張偉傑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下午,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張偉傑突然失蹤,經家人尋找數日,才得知僅僅因為他修煉法輪功,被武漢市和江岸區「六一零」辦公室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綁架。這已經是他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因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第三次遭綁架,被強制洗腦、勞教;其間他妻子也被抓進監獄一個月,監視居住一年。

張偉傑被綁架後,他家人雖然知道張偉傑被武漢市六一零伙同武漢市公安一處綁架,但跑遍了武漢市所有各區的洗腦班,仍然沒有找到張偉傑。武漢市六一零拒絕提供任何關於他的消息,期間他妻子遭恐嚇。

4. 僑居俄羅斯的法輪功學員馬慧和女兒被非法秘密遣返回中國,她丈夫李晨光居住在聖彼得堡


法輪功學員馬慧一九九九年七月持商務簽證到俄羅斯,二零零三年在其合法居留不能繼續延期的情況下,向聯合國難民署駐莫斯科辦事處申請庇護並很快得到了批准。為得到俄羅斯政府的難民身份,她的案子一直在俄羅斯聖彼得堡有關法院審理,最後一次法院通知開庭的日期是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莫斯科時間上午九點左右,馬慧和八歲的女兒馬晶在聖彼得堡家中突然被聖彼得堡市移民局的數名警察強行帶走。母女兩人被扣在機場等待當天晚上飛北京的航班。

北京時間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下飛機後,馬慧的女兒被人送到馬慧姐姐家中,她被繼續扣押。九天後她被送到她姐姐家中,隨即給在俄羅斯的丈夫打了電話,說「我已在家中,你不要來電話,儘快想辦法離開俄羅斯」。馬慧受到恐嚇和監禁,外界無法得知她在被非法扣押九天裏發生的事。

5. 李晨陽被非法勞教十年,他弟弟李晨光現在聖彼得堡市生活


俄羅斯法輪功學員李晨光的哥哥李晨陽曾是黑龍江省人民銀行科技處職員,一九九五年秋開始修煉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在哈爾濱曾兩次被捕入獄。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九日在河南被抓,被非法判兩年勞教,被關押在河南省許昌市第三勞教所。在這兩年期間,李晨陽被使用上無數的酷刑,警察用針穿手指、牙刷插入肛門再插入嘴裏,臭襪子塞嘴等方式對待他,電警棍、電警繩以及不讓睡覺、洗腦等手段,也幾乎把李晨陽的手弄殘廢。

在河南許昌兩年勞教期滿,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李晨陽本該被釋放回家,可是警察受六一零辦公室的指示,將他接回哈爾濱後直接送到了南崗分局看守所,一關又是三個月,後又秘密將他送到內蒙呼和浩特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五月他家人得到的消息,李晨陽曾於二零零五年被內蒙古呼和浩特偽法院非法判十年監禁,目前在呼和浩特監獄被非法關押。

6. 劉靜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她姐姐劉瑩居住在挪威


零七年三月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劉靜被當地警察非法抓捕,隨後警察抄了劉靜的家並搜走法輪大法書籍和九評資料。

劉靜曾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前去泰國看望姐姐劉瑩,回來途中在旅遊車中發有關法輪功的資料,後就被當局監視。她被跟蹤、拍攝、電話被竊聽,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六年三月她上海外網下載法輪功資料和九評錄像,自製光盤發給當地居民。

二零零六年三月她被拘留在天津第一拘留所中心,四月被指控「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由於在該年挪威和中國人權對話時劉靜的案子被提出來,中共當局下令她的案子在當地儘快解決。十一月六日她被非法判三年徒刑,據悉中共一直加緊對她洗腦,逼迫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看其他修煉法門的書,企圖迫使他們放棄法輪功。

7. 梁文堅和林志勇被非法判勞教兩年,他們是英國公民梁珍妮的妹妹和妹夫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中午十二點左右,廣州市公安局十幾個便衣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闖入法輪功學員梁文堅和林志勇家中搜查,將他們二人及五、六個朋友以非法集會的名義抓到番禺大石派出所。

在梁文堅夫婦被抓走的一個多月時間裏,家屬一直沒有接到公安部門的正式通知,也從未能與梁文堅夫婦見面。雖然雙方家屬四處打聽,可一直沒有得到他們被關押地點的確切消息。後來家人得知他們及其他法輪功學員以“非法集會”為由被非法判勞教兩年。

梁文堅曾經在二零零一年時遭到中共當局的關押。關押期間,她遭受酷刑折磨,被迫長時間從事體力勞動。當時,在大赦國際、英國國會議員、市政廳議員和朋友們的全力營救下,梁文堅獲釋。面對梁文堅再次被捕,大赦國際呼籲人們給中共的總理寫信,表達對這八名法輪功修煉者最基本人權受到侵犯的關注,要求中共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他們。

8. 邱明華被勞教三年,她女兒王曉陽在瑞士生活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一點多,警察突然闖到蘇州法輪功學員邱明華家,進門後就開始翻箱倒櫃的抄家,家中有如遭搶劫。家中自用的電腦、打印機、備用的硒鼓,甚至小到通訊錄、訂書機都被抄走。

二十五日下午二至三點,邱明華剛下班回家,就被警察非法強行帶走,後來家人得知,她被非法關押在蘇州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判勞教三年。

9. 鮑學珍曾被關押三年半,至今受監視,不許她探望在丹麥留學的兒子楊天樂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下午,上海長寧區公安局以「涉嫌參與法輪功活動」為由,直接在鮑學珍工作單位上海市中星(集團)公司第四分公司,非法對她進行刑事拘留,在她被非法關押迫害的近一年多裏,任何親友都不得探視。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六日,她被非法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上訴後仍維持原判。六月後,她就一直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市女子監獄。

鮑學珍在看守所和監獄中度過的三年半,時常被其他女囚犯辱罵、欺負;被強迫收看誣蔑法輪功的宣傳片;不讓洗澡不讓睡覺;並面對繁重的體力勞動。

出獄後,她於二零零五年二月開始辦理護照申請,想去丹麥探望兒子,但是至今有關部門不發給她護照。

10. 馬劍–法國駐北京公司總經理,被判勞教兩年六個月,妻子姚聯現在加拿大生活

馬劍
馬劍

馬劍

法國PCM泵業公司中國及北亞區總經理、法輪功修煉者馬劍於二月二十八日在北京工作單位遭到十幾名警察毆打並綁架,辦公室內所有文件被翻,電腦被搬走,腰帶被打斷,鞋子散落在地上,電話線也被掐斷。隔天,公司同事被要求去給馬劍送皮帶和鞋,但沒有見到馬劍本人。其家人和工作單位都到東城區公安分局查詢過,但得不到任何答覆;一位姓魏的警察回答說根本沒有這個人。法國駐北京大使館經濟處給東城區派出所發函詢問情況,也未得到任何答覆。公安分局的負責人卻要求馬劍公司的同事列出馬劍移交工作的清單,移交他作為總經理的工作。

綁架馬劍的是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國保支隊的警察、國保支隊支隊長王延(音)。馬劍於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被非法判處勞教兩年六個月。

(*註)所謂「上大掛」是將受害者的一隻手銬在上層鋪的床梯子上,另一隻手銬在下鋪床的床頭上,兩隻胳膊拉直,一高一低,站不起、蹲不下,兩腿綁上,這期間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王曉豔遭此酷刑長達三天三夜。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吉林男子:我姐夫移植了法輪功學員的肝
香港商人深圳會友遭國安抓捕
香港民間籲奧運前促停止迫害
何俊仁關注國內法輪功辯護律師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議員米勒:1月6日國會驚魂
【橫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衛能做什麼
【唐青看時事】可防可控祕訣 砸了中美關係的鍋
【時事軍事】三角洲9隊揭祕 劍指中俄太空武器
【財商天下】美國大媒體的中國生意
【珍言真語】姜嘉偉:外星人和UFO探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