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錢難兌的親子溫柔

游乾桂
【字號】    
   標籤: tags:

走在溪谷,常覺得自己是出定的禪僧!但難以抗拒,雪球般的浪花和嫵媚春神的誘惑。

城市人,尤其當慣了朝九晚五,看電視,讀報紙,罵小孩的都市「心情流浪漢」,或已遺忘了水聲是怎麼彈奏的,潺潺的、淙淙、涓涓還是絲絲如幻;幽靜悄然,還是萬馬奔騰,或是轟轟作響。

物慾與精神文明衝突,心情蒙塵,不常有機會悠閒騎腳單車,歡喜滑過溪,在清涼的林間傾聽蟲鳴鳥叫。忙碌的城市,簡單的一個願望,竟是如此難得。

重新馭風而行,愜意竟能淚濕雙眸。前些時候放下罣礙陪妻兒東部行,第一跨上單騎,悠閒的踏在關山環鎮道上,全程一個多小時,延著一條古老的灌溉圳溝上下迴旋,風光入心底,野溪成了閒溪。

古老的汲水器沿途架設,孩子歡喜極了,忘情的撥弄骨董級的汲水器,歡聲伴著靜默的水聲成了閒情。在野苦花錯生,扶桑羅列,密林幽森的環河自行車上,寫著一種用錢難兌的親子溫柔。

快樂是什麼?此刻我什麼都懂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要鄭重向大家宣布:我不想睡了!做出這樣的決定,其實相當難受,因為……因為凡是人類都必須要睡覺,不睡就不能成為「大人」了。但是,我還是不想睡!
  • 每次聽到「小丑」這首歌,就想及我那七歲的兒子,他啊!其實什麼都好,就是喜歡扮演「小丑」。在家裏老愛打姊姊、學蠟筆小新掀她的裙子,或做出各種「款式」的鬼臉。
  • 我是一個大而化之的人,有時候親口答應孩子的事情,只要孩子不提起,包準遺忘殆盡。但我的兒子可就不然了,他的記憶是一流,只要我開口說出的「支票」,他絕對牢記在心,並經常催我「兌現」。
  • 這一陣子我發現我兒子,常會不由自主的恐慌、焦急與悲傷,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就是不說,或是支吾其辭。
  • 教育是一門「藝術」,唯有父母願意平心靜氣的修習這門學分,才有機會成為「育兒藝術家」。一味地與子女「生氣」,只會升高衝突而已。
  • 淡水河是悲情,冬山河是奇蹟,峒侯溪是淨土。孩子期待童年再用河的故事串成,而不是四輪驅動、摩天戰士、天輪鐵怪。
  • 經過我的明查暗訪,終於發現一個天大的消息,他們居然想把我送去「兒童心理診所」咧!我真的不明白自己招誰惹誰了,居然淪落到爸媽「密謀」陷害我。你有所不知啊!兒童心理診所可是挺嚇人的哩!他們雖然沒帶針筒,也沒有苦得要命的「良藥」,但卻時常口蜜腹劍的告訴家長,孩子是「好動兒」、「自閉症」、「學習障礙」、「智能不足」或「破壞狂者」。
  • 春夜微涼,穿著薄長杉登樓摘星。風很大,與兒女大字型的躺在頂樓與星河對望,那一刻才明白「幸福」是什麼!
  • 我們發現,目前不僅鄰居之間的關係日趨淡薄,就連自己的祖父母也很少有來往。也許有人會辯稱,這是社會發展的自然趨向,但話又說回來,你真的希望這種冷冷的人際關係演變下去?當然不願意。那麼請從今天起,就鼓勵孩子與祖父母互相來往吧!
  • 「安靜、放鬆、回到呼吸、回到身體、回到內在,安靜感覺自己的身體。」這就是覺察情緒的好方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