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古寺:京都第一寺–潭柘寺

牟梅
【字號】    
   標籤: tags:

素有「京都第一寺」之稱的潭柘寺,位於北京西郊潭柘山的寶珠峰的南麓,距阜成門41公里,周圍由九座高大的、宛如巨龍的山峰呈馬蹄狀環護著,環境雅致,風景優美。它寺內佔地2.5公頃,寺外佔地11.2公頃。
潭柘寺始建於公元265至316年的晉代,當時被稱為「嘉福寺」,其歷史比北京城還要悠久,所以有「先有潭柘,後有幽州(北京)的說法;唐朝時更名為「龍泉寺」,金時稱為「大萬壽寺」,明朝天順元年(1457年)復名為「嘉福寺」。清康熙年間在對其進行大規模修葺後,於康熙二十一年(1692年)更名為「岫雲寺」。不過,因為寺後有龍潭,寺旁有柘樹,民間又稱為「潭柘寺」,並以此名最終揚名天下。不過,柘樹在明代就已經消失了。

目前潭柘寺遺留的建築多為明、清時修建的,部分保留了金、元時期的風格。現有房舍943間,據說在清朝的鼎盛時期有999間半。

同中國諸多寺廟建築一樣,潭柘寺的建築也遵循著中國古建築的美學原則:以一條中軸線縱貫當中,設置有主要的殿堂,左右兩側基本對稱,分別安置了一組組庭院式或佛殿式建築。主要建築形式有殿、堂、閣、齋、軒、亭、樓、壇等。

走進山門,沿中軸線前行,首先來到的是天王殿。殿內中央供奉的是彌勒佛,兩旁是神色各異的四大天王像,殿後站立的是身披鎧甲、手持降魔杵的護法神韋馱。天王殿後是大雄寶殿。殿內中央供奉的是釋迦牟尼佛像,左右分別是阿難尊者和迦葉尊者像。佛像金碧輝煌,形像生動。大殿的屋脊兩端有碧綠的琉璃鴟吻,高2.9米,氣勢軒昂,據說是用來避免火災的。中軸線上最後一處、也是最高的建築是毗盧閣,分為上下兩層。閣前有兩棵高大的銀杏樹,東邊的據說已經有一千多年的歷史。

潭柘寺西側建築包括梨樹院、寫經室、戒壇、大悲壇、觀音殿、龍王殿等,其中的觀音殿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女兒妙嚴公主修行的地方。

東側建築則由方丈院、延清閣、清朝帝后的行宮萬歲宮等組成。

從寺院建成之日起,就有僧人在此修行,以後歷代不衰,有難以數計的僧人在這裡修行。比較著名的有金時的海雲禪師、通理禪師、故了公禪師,元代的妙嚴大師等。

潭柘寺外還有上下塔院、東西觀音洞、安樂延壽堂、龍潭等眾多的建築和景點。在下塔院內有圓形或密簷磚石塔四十八座,為金、元、明時期寺內著名僧人的墓塔。年代最遠的是金天眷年間(1138-1140)的海雲禪師塔、大定年間(1161-1189)的通理禪師塔。最有名的墓塔是「妙嚴大師塔」。妙嚴大師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女兒,人稱妙嚴公主,她一直在寺中修行,直到圓寂。其塔為六面六角,共有五層,高約5丈5尺。最有特色的墓塔是明代的底哇答思大師塔。整座墓塔全部用漢白玉、大青石和花崗石雕刻而成,在青灰色之中,間有紅色和白色,塔前立有一塊不大的石碑,記述了底哇答思大師的生平。上塔院分上、下兩層,分別有藏式均為磚石塔十座和十三座,均為清朝僧人墓塔。

而龍潭在寺後的集雲峰上,潭中曾有龍出沒。不過,現在泉水已經乾涸。

潭柘寺春夏秋冬各自有景,早晨晚上的情趣也各異,早在清代,「潭柘十景」就已經名滿京華。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敦煌城中,一個持錫杖、披袈裟的身影默默地穿行。他法名樂僔,是一位篤志修行的沙門。風塵僕僕的他,走過無數城鎮、林野,看遍人世繁華、落寞,他不曾停止,只為尋找一個清靜修行、證悟佛法的所在。
  • 戈壁黃沙,長河落日,塞外的風光雄奇而壯麗。一隊隊商旅沿著綠洲的方向,一步步走出了貫通亞歐大陸的通道。中華王朝珍貴的絲綢、瓷器及種種文明,西方奇特的物種、藝術、信仰,源源不斷地往來、交融,人類的文明也不斷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 敦煌城,坐落在東西方文化交會的核心地帶,千百年來接受著歷史賦予它的種種美譽。它有許多稱謂:佛教聖地、軍事要塞、商貿重鎮、河西走廊的咽喉要道、中原與異域文明交會的國際都市。
  • 這是一方恢宏瑰麗的佛國世界。慈悲禪定的佛陀、端莊秀美的菩薩、翩翩起舞的飛天、靜默恬然的聖徒,用逼真而震撼的方式守護著荒原大漠中的淨土。這是一部鮮活生動的歷史相冊。金戈鐵馬的北朝,富麗輝煌的隋唐,蕭瑟動盪的五代,溫柔簡淡的宋元,跨越一千多年的歷代王朝次第登場,留下了古老的時代印記。這是一座博大精深的文化寶庫。形神兼備的彩塑、筆法精妙的壁畫、卷帙浩繁的經文、古樸靈動的建築,在信仰和藝術的感召下,凝結成中華傳統文明的永恆的巔峰。
  • 敦煌石窟,既是中華佛教聖地,也是一座深藏於大漠的藝術博物館。歷史上許多藝術大師的真跡早已失傳,而那僅見於文字記錄的風華,都能在這裡找到鮮活的蹤影。
  • 北魏正光元年的一天夜裡,河西番禾縣的望御山谷的上空,狂風暴雨大作。忽然,一道雷電凌空劈下,地動山搖,崖壁開裂,顯露出一塊丈八高的巨石。巨石的形態彷彿一位張開雙臂、邁步行走的巨人,只是缺失了頭部。
  • 飛天是佛家文化中最為優美靈動的神明形象。她們凌空翩翩起舞,演繹梵音仙樂,在彩雲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飛天的美,就如李白詠讚仙女的詩:「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霓裳曳廣帶,飄拂升天行。」
  • 說起中國的神傳文化,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媧補天、伏羲演八卦、倉頡造字、黃帝作樂等上古時代的神話傳說。其實,五千年來,上天並不間斷著給予人間啟示,在神州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遺跡,其中,自東晉十六國起開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個光耀奪目的明證。
  • 由於張三丰神名大噪,曾被多代皇帝尋訪、封號。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多次尋訪未果,永樂大帝登基後亦是多次派人探訪,最後得張三丰書信一封,傳授長生不老之道——「澄心寡欲」。永樂帝得此指點大喜,下令調遣軍民工匠修繕武當山,建九宮、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廟等龐大工程,並賜名「太和太嶽山」。張三丰早年的預言得到驗證。
  • 释迦佛的预言,以及西游故事中的僧人表现,都在现实社会中上演着,也在现代少林寺中发生着。少林寺乱象,是中共系统的摧毁中华文化的冰山一角,也是文化浩劫延续至今的一个缩影。如今的少林,“鸣钟生道心,暮鹤空云烟”的空灵消失了;驾鹤乘云的逍遥也被浓厚的商业气息所取代。在世人心中,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清雅,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何日,少林寺能够再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悠然清宁,重归参禅悟道的庄严神圣?这也许是世人心中的又一个“天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