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觀眾發現本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全部節目在發掘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之內涵,在美國、加拿大演出的幾十場,在中西觀眾普遍的感動之中,又有一種特別的感動,那就是對東方民族樂器二胡演奏的特別感受。

    二胡是胡琴的一種,是中華民族融會交流的一朵奇葩,只兩根弦,共鳴箱比小提琴小得多,更甭比中提琴與大提琴,但是把握在戚曉春女士手上,奇跡發生了,每個活躍的音符都有靈動的生命,形成一個藝術空間的場,幽雅的樂音和每一位聽眾在對話,在交流,用中國人的樂器:二胡特殊詩的語言。

    04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戚曉春演奏自己創作的二胡曲《春》筆者現場欣賞後,又聽了多遍,奇怪的是,每次感受都一樣,不限於美洲之春,更是中國之春;更奇怪的是,春不在中國今日大陸,沒有掙工資的嶗山道士,沒有喧囂叫賣的旅遊勝地,美妙的旋律使本人全身心地融入祖國的江南,歷代大畫家、大詩人們欣賞的古國江南,地道的中華文化氛圍,從馬常子女士鋼琴泠泠地伴奏開始,似潺潺歡快的流水,大地甦醒!「春風又綠江南岸」,「春來江水綠如蘭」,天人合一,人之情與大自然之景交融,唐人白居易、宋人王安石相繼徜徉而來,陶醉其中流連忘返,彷彿聽到布谷鳥報春的歡快,蟋蟀、紡織娘在織著交響,夜鶯在嬌啼,隨著悠揚的旋律分明展現著唐人杜牧鳥瞰大好河山的畫圖:
    「千里鶯啼綠映紅,山村水廓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 隨著鋼琴家馬常子剛勁中帶著輕盈跳動的伴奏,戚曉春採用《浪淘沙》曲牌的二胡獨奏《誓約》奏響。第一個音符悠揚地響起,緊接著我面部充滿強烈的能量,淚水不可抑制地脫眶而出,滿面都是。二胡曲我沒少聽過。我中學班主任老師和我姐姐都是二胡手,都在當地上台演出過,可從沒給過我戚曉春《誓約》裡傳遞出來的能量。是能量,不是激情。淚水漫過面頰時,我滿面熱浪滾滾……
  • (大紀元記者駱亞堪培拉報道),被譽為集古典美和詩意於一身的神韻藝術團的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她創作並演奏的二胡曲"緣"自然純淨,時如行雲流水,時而又如奇峰突起,有極強的穿透力和震撼力,在澳洲巡回演出中令觀眾如癡如醉,似乎封塵已久的心靈得到了甘露的淨化,觀眾的感受正如杜甫的詩句:"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真實寫照。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個八度音程平均分為12個半音音階的律制,在交響樂和鍵盤樂器中應用非常廣泛,可以說是輝煌西方音樂殿堂的基石之一。現代的鋼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來調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鍵盤曲集》更是完美地詮釋了平均律的優越性和轉調的完美,被譽為鋼琴文獻的舊約聖經。其實十二平均律的確立最早是來自中國,很可能是通過東西文化的交流傳到了西方,被西方稱之為中國的第五大發明呢。
  • 《黃帝內經》是傳統中醫尊奉的經典,裏面記載著這樣一句話:「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只有當人的心靈平和寧靜、心態積極穩定時,五臟才能夠正常運作。 根據這個道理,我們的先祖發明了「五音療疾」的辦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所以,中國古代有交響樂嗎?嚴格地說,中國古代沒有西方這種基於和聲原理的交響樂。這聽起來讓人些許遺憾呢……從2012年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以來,神韻音樂聲名鵲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樂愛好者的喜愛,彌補了這個遺憾。
  • 被稱作神州的華夏大地上,神傳文明磅礡而多彩:從三皇五帝時的古樂,到先秦的鐘磬樂;從西周、春秋時的《詩經》《楚辭》到漢時的樂府;從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詞調音樂、元朝的戲曲雜劇到明清進一步繁榮的民歌、小曲、說唱以及地方聲腔的發展,京劇的產生。各個朝代的音樂形式大不相同,曲調豐富而古樸,底蘊各異而雋永。
  • 「奇異恩典,樂聲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這樣無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經盲目,如今又能看見。神跡讓我心存敬畏,減輕我心中的恐懼。神跡的出現何等珍貴,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時刻……」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優美的歌聲迴蕩在意大利著名的米蘭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會通過網絡頻道向全球進行現場直播。
  • 1818年,201前的聖誕夜,在德奧邊界離薩爾茨堡大約20公里的奧地利小城奧本多夫(Oberndorf)的聖.尼古勞斯教堂裡,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橫空問世,逐漸成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聖誕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這首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