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組圖:「破四舊」 中國空前的浩劫(2)

人氣: 346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28日訊】1966年6月8日,人民日報在《我們是舊世界的批判者》社論中,對這種「在空前未有的廣闊規模上發動的對舊世界、舊思想的批判」,錯誤地美化為「是合乎歷史發展規律的」。說什麼「我們要建設新世界,就必須破壞舊世界」。號召「七億人民都是批判家」。認為經過空前廣大的批判運動,「一個七億人民盡舜堯的偉大新時代出現在地平線上了」。動聽的預言,狂熱的煽動,瘋狂的野蠻的破壞,帶來的是淚水橫溢、血跡斑斑!(接上文)

一九六六年八月,紅色風暴從天而降。台安縣回民作禮拜的清真寺完全被毀,阿訇被批鬥,家產被抄沒。寧夏回族自治區在全區範圍內大拆清真寺。譬如海原縣,僅三四天時間內就拆除清真寺六十七座、廟宇十七座。

可幸的是,寧夏最大的清真寺一九三六年曾被中共紅軍徵用,紅衛兵看到門前寫有「陝甘寧省豫旺縣回民自治政府舊址」的牌子,知道那是黨的「革命聖地」,因而未在該寺搞破壞。


圖為寧夏的清真寺。

全國佛寺大清掃。相傳中國第一個佛教寺院是坐落在古都洛陽城東的白馬寺,建於整整一千九百年前。有白馬馱梵文佛經。現存白馬寺為明代重修,迄今也有近五百年的歷史。「破四舊」時它自然也是洗劫對象。寺院旁邊有個白馬寺生產大隊,黨支部書記率領農民去革命,亂砸一通,一千多年的遼代泥塑十八羅漢被毀,兩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帶來的貝葉經被焚。稀世之寶玉馬被砸爛。幾年後,柬埔寨流亡君主諾羅敦.西哈努克指名要朝拜白馬寺,周恩來趕緊下令將北京故宮裡的貝葉經和京郊香山碧雲寺的清代十八羅漢運到洛陽,來個冒名頂替,才解決了外交難題。


圖為洛陽白馬寺。

山西代縣有個天台寺,建於一千六百年前的北魏太延年間,塑像、壁畫甚為珍貴。雖然地處遠離縣城的山溝,「破四舊」者不畏艱險,前去將塑像、壁畫一掃而空。

山西絳縣華山腳下,始建於唐、元代重修的太陰寺的壁畫,「其繪畫藝術之高超可與永樂宮壁畫相媲美,可惜毀於十年內亂。」

湖北新洲縣始建於唐代初年的報恩寺,規模宏大,佔地百畝,毀於「破四舊」。湖南寧鄉縣密印寺,有唐宣宗御題寺額「密印禪寺」。一九三四年重修時以「鎏金佛像磚一萬二千一百八十二塊嵌諸四壁。」「破四舊」時「遭到嚴重破壞」。文革後,日本佛教史蹟參觀團欲前往訪問,湖南省政府趕緊斥資維修,方為中國挽回了一點顏面。


圖為湖北新洲縣報恩寺。

陝西省鎮巴縣建於宋代的篙坪寺,經歷代屢次修建,保存至今,毀於一九六六年。惟寺內的大鍾重達六噸,紅衛兵欲破不成,得以倖存,是迄今中國現有的最大的古鍾之一。

唐朝名僧鑑真東渡日本前,曾往浙江湖州一寺院講經,並囑咐該寺主持鑄一尊鐵觀音。宋天聖三年,鐵觀音鑄成。九百多年來,因天災、兵禍,有一半的時間立在風雨之中。可是它不蝕、不鏽、不裂,完好如新。近代化驗,含有鈦、錳、鉻等元素,堪稱不鏽鋼。這是中國古代科技文明一大實證,其製作遠在西方不鏽鋼誕生之前。紅衛兵欲打倒這尊鐵觀音,用鐵鎚敲、石塊砸、大火燒、鋼鋸鋸,都不成功,小將們祗好作罷。

事後,幾位工人將它藏進煤堆,度過這場浩劫。不幸八年後「批孔」,一個六六年時的小學生發現鐵觀音的雙手是另鑄成後裝上去的。那個愚昧的青年將雙手搞下,送到廢品收購站,換了幾塊錢。那鐵觀音就從此成了無臂殘廢。


位於陝西乾縣的唐高宗與武則天合葬的乾陵,陵園前六十一尊雙手合十的石像的頭顱均被敲壞。

四川樂山背靠烏尤山面對青衣江的大佛,高近七十米,無人砸得了。大佛背後烏尤寺的五百羅漢卻是泥塑的。紅衛兵一一砸去,堪稱雕塑精品的五百羅漢全變成了無頭佛。

宋朝末年,蒙古侵略軍打到四川,宋人在今合川縣嘉陵江、涪江、渠江三江會合處構築釣魚城,作為全川防禦中心。十萬軍民同仇敵愾,抗擊侵略軍,堅守了三十餘年。公元一二五八年,蒙古大汗蒙哥(元憲宗)中矢死於釣魚城下。釣魚城遂成一歷史名城。

七百年來,積有不少文物。千佛巖上有兩千七百多尊三寸高的佛像,「紅八月」中全部被毀。山東濟南市南郊玉函山佛峪有九十五尊隋代石窟佛像,除佛身尚完好外,面部全都在文革中破壞。


圖為四川樂山大佛。

九月,山西大學的學生到山西五台縣佛教勝地五台山去掃盪四舊,除了砸廟宇外,將大多數和尚、尼姑鬥爭了一通。學生走後,當地黨組織下令,將二百八十九名僧、尼、喇嘛逐出山門,強制遣送回了原籍。老尼姑白銀珍(蒙族)已九十六歲,被趕出五台山後,無處落腳,不得不回到內蒙古草原,與幾個親人相依為命。她大難不死,過了二十年,竟成了內蒙古自治區第一號老壽星。

五台山曾有一位和尚刺指咬舌,以毛筆蘸血,化了四年時間寫下了一部七十五萬字的《華嚴經》。抗日戰爭期間日本人曾借到東京展覽過半年,並按期原物歸還。而今開到五台山的紅衛兵將它劫走,這部人間難得的血寫的經書就從此消失,再也無人知其下落。


圖為山西五台縣五台山。

八月十三日,安徽休寧縣的齊雲山的眾多廟宇被本縣學生搗毀神像兩千餘尊。九月初,由屯溪縣開來數百紅衛兵,將剩下的神像搗毀殆盡。佛教聖地皖南九華山,僧、尼全被勒令還俗,成為當地公社佛教大隊的社員。香火既絕,謀生不易,政府補助還俗僧、尼每人每月五元生活費。一些僧、尼則配對成了家。

陝西周至縣境內,有兩千五百年前老子(哲學家李耳)講經授學並留下傳世之作《道德經》的樓觀台。這道教聖地是中國最古老的道教宮觀。兩千年來,道家一直尊老子為「太上老君」。以他當年講經的「說經台」為中心,方圓十里之內,散佈著五十多處古蹟,包括唐太祖李淵為他修的、迄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宗聖宮」。如今樓觀台等古蹟被破壞,道士們則全都被迫離開。按教規,道士出家後永不得刮鬍子、剃頭。現在則被迫剃頭、脫下道服,成了人民公社社員,有的還成了當地農家的上門女婿。


圖為陝西周至縣樓觀台。

哈爾濱市最大的佛寺極樂寺,全部銅製、木製、泥塑佛像,還有漢白玉石獅子和古文物鐵鼎,通通被毀。極樂寺塔本是哈爾濱一景,被「紅衛兵搗毀塔身羅漢浮雕八尊,塔內壁畫二十四幅,佛像七尊。」該市尼古拉大教堂,是世界上僅有的兩座同樣的俄國東正教大教堂之一,教堂建築連同經卷、器皿,全部毀之一旦。

山東嶗山道家聖地,太平宮、上清宮、下清宮、鬥姆宮、華嚴庵、凝真觀、關帝廟等,「神像、供器、經卷、文物、廟碑全被搗毀焚燒。」

紅衛兵「破四舊」時,普通中國人不敢公開反對,稀世文物能否保存下來,端視當事人聰明與否。安徽安慶市迎江寺有一部明代一個皇帝賜給的全部經文用金水寫成的經書,五百年來為寺內的傳世之寶。在那「毛主席著作字字閃金光」的時代,如被抄出,絕無可能倖免。因當家和尚及早佈置密藏,金書安然度過劫波。

在孔子故鄉曲阜,鄉親們把孔府、孔廟裡檔案、文書,以及元、明、清代的服裝、出土文物、稀世碑碣等等搶救出來,藏匿在各處。孔府前的那對大石獅子四面圍上木板,外面貼上「毛主席語錄」。紅衛兵們不敢承擔撕毀毛語錄的罪責,大石獅子因此未被砸壞。

上海玉佛寺的兩尊巨大的玉佛,一坐一臥,都是無價國寶。為免遭砸毀,和尚及工作人員將玉佛用紅紙封住,再將毛澤東的像片貼滿佛身。這樣,玉佛就因為革命小將不敢碰毛像而得倖存。該寺所藏的唐代以降的經書也預先轉移至倉庫而被保存。


圖為上海玉佛寺中的玉佛。

甘肅治郡已兩千多年的漢代重鎮武威,即古涼州所在,為重要文物出土之地。城內博物館存有精美的道教壁畫。當局在得知革命小將可能動手時立即行動,用巨型木板將壁畫覆蓋,再貼上「毛主席語錄」,珍貴文物遂得保存。

湖北黃梅縣有個聞名於世的五祖寺。該縣其他寺廟、道觀全被砸爛之際,縣歷史博物館和文物保管會為保護五祖寺,用蓋有「黃梅縣文物保管會」印章的封條將各殿封住;「正法眼藏」匾用寫有「破除迷信」的紙蓋住;樑柱上的「阿彌陀佛」覆蓋上「革命到底」。牆上的花窗、雕磚均糊上白紙,寫上革命標語。

在附近農村生產大隊的協助下,廟裡的住持法師將寺院幾十箱重要文物用拖拉機運走,無法搬運的玻璃櫃中的弘忍禪師(即五祖)的真身佛像則用毛澤東畫覆蓋,兩旁的玻璃則配以「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和「緊跟毛主席永遠革命」。寺門緊閉,和尚們打扮成紅衛兵模樣,又在牆頭打出工廠和學校紅衛兵的旗幟,嚇退了前去「破四舊」的紅衛兵,方將這已有一千三百年歷史的佛教禪宗的發源地完好地保護下來。


圖為湖北黃梅縣五祖寺。

陝西扶風縣已有一千七百餘年歷史的法門寺,寺內寶塔內珍藏著印度佛祖釋伽牟尼的手指骨(佛舍利)。唐僖宗登基後,將佛骨連同上千件各種稀世珍寶深埋塔下地宮石室。明萬曆年間修塔時曾開啟地宮,善男信女恭覽而未指染。一九三九年,篤信佛教的國民黨退休將軍朱子橋集資修繕法門寺寶塔時曾發現地宮的石門。他怕寶藏出土後將落到已佔領華北的日本侵略軍手中,便對人謊稱內裡青蛇盤繞,不可闖入。他將甬道封土復原,此後地宮寶藏果然無恙。

六六年九月,紅衛兵開到法門寺「破四舊」,將地上文物搗爛之後猶嫌不足,又動手挖掘「美蔣特務」的「電台」。當挖到接近地宮夯土層時,該寺住持樑新法師引火自焚以示抗議,紅衛兵們方才罷休。一九八七年重修法門寺,在考古學家指導下發掘地宮,埋沒一千一百年的寶藏全部出土,完成中國近代收穫最大的一次考古發掘。


圖為陝西扶風縣法門寺。

「破四舊」時,西藏的喇嘛教文物便遭到了滅頂之災。僅以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為例,8月間,摧毀了建築藝術水平較高的文昌廟、南海殿、貢巴寺等45座寺廟。燒燬宗教用品及經卷68萬部(件)……。大昭寺前院,遍地堆積著被砸爛的佛像、法器、供具以及其他的佛教象徵物。


1966年8月19日,拉薩召開慶祝文化大革命大會後,紅衛兵組織遍佈開來。最早的紅衛兵組織出現在拉薩中學和西藏師範學校,很快紅衛兵的成分便擴大化了,一度連戴著紅領巾的小學生也是紅衛兵。他們在老師的帶領下,扛著醜化達賴喇嘛的漫畫和鐵鍬,走在拉薩的大街小巷宣稱要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


這是大昭寺的正面。紅衛兵的「革命」行動使這座古老的寺院發生了巨大變化。所有象徵宗教涵義的建築裝飾都被破壞,手持紅纓槍的紅衛兵正在安放毛澤東的巨幅畫像和五星紅旗,意味著共產主義的精神佔領了傳統的西藏中心。


改名字標誌著「破舊立新」,於是成為風尚。不但街道改名,商店改名,鄉村改名,甚至人人都要改名。
所謂的「立新大街」指的是拉薩老城著名的宗教街和商業街──帕廊,也稱「八角街」,指的是環繞大昭寺和第二條轉經道,被認為「帶有封建迷信色彩」,必須改名。


這些舉著紅旗、抬著毛澤東畫像的紅衛兵,把寫著「勝利峰」的牌子插在原名為「夾波日」的山上。他們腳下是西藏第一座藏醫院──醫藥利眾寺的遺址。紅衛兵認為「夾波日」是「以達賴為首的農奴主……殘酷壓迫勞動人民的封建堡壘之一」。


1966年8月24日,被譽為「全藏最崇高寺廟」的大昭寺遭到紅衛兵破壞。這也是「破四舊」運動中,第一次公開的「革命行動」。


圖為參加砸大昭寺的部分紅衛兵在講經場合影。

這個揮動鐵耙,猛挖大昭寺金頂紅衛兵,是拉薩中學的學生,藏人,如今是退休幹部。大昭寺的四座銅鎏金頂具有悠久的歷史,展現了西藏傳統建築的藝術風格。


如今的金頂為文革之後重塑。

紅衛兵正在焚燒寺院的經書和附近民居房頂上懸掛的經幡。文革期間,這樣的破壞行為遍及全藏。
這些巨大的藏式建築,是當時隨著大昭寺修建起來以後,在寺院周圍逐漸出現的,構成了拉薩別具特色的傳統藏式建築風格。


紅衛兵正在奮力地將一個很大的轆似的東西推向大火之中,那是裝有許多經文的嘛尼輪,屬於藏傳佛教的象徵物之一,位於大昭寺的二樓上,此刻被燒為灰燼。


這是大昭寺的講經場「鬆卻繞瓦」,傳統上是舉辦宗教法會、傳授佛法的地方,而此時此刻,原本存放在寺院裡的佛教典籍卻被紅衛兵在這裡縱火燒成灰燼。


「舊西藏」被砸爛了,信奉「喇嘛教」的藏民手拿著《毛主席語錄》,望著毛澤東這個身穿中山裝的「新神」,表情一片茫然……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6-28 6: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