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家辦綠卡的故事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漫漫長夜等綠卡,這話一點都不誇張。昨天我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說他們家2001年遞上去的485申請,到現在杳無音訊,問我有什麼辦法。象這樣的電話我接到好幾個,不管是我的朋友,還是我朋友的朋友,我都耐心聽他們敍述,儘量為他們出點主意想點辦法,安慰他們。我是多麼理解他們此時此刻的心情,因為我們也有過相似的經歷。

八年了,別提它了。申請,拒絕,再拒絕,再申請。美國,加拿大,加拿大,美國。抗戰八年,總算拿到了綠卡。那是心靈的煎熬,意志的磨煉啊!

1995年,我先生碩士畢業在州衛生部找到了醫療統計的工作。工作半年後,老闆同意為我先生辦綠卡。我們請了我們地區最有名的律師,他建議我們先辦國家利益豁免申請,他告訴我們他事務所先送了十幾份申請一下子批了,然後又送了五十份也都批了,形勢一片大好!我還記得當時我問他我們的申請被批准有多大的可能性,他告訴我美國的律師從來不說百分之一百可能性,你們的申請百分之九十九會批准的。我們聽了當然很高興,當即寫了一張$2500的支票付了律師費,在家等綠卡。

這張綠卡說容易拿也很容易,我的一個朋友還在睡懶覺,一個電話把他從夢中鬧醒,律師告訴他綠卡批准了(國家利益豁免申請),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申請送到移民局才兩星期。我的一個鄰居,比我們晚到美國半年,就在我們苦苦等綠卡的日子裏,他們拿到了綠卡,辦好了公民,連他們的父母親也辦好了綠卡,一路順風。這張綠卡說難拿,確實很難,難於上青天,我家就是一個例子。

1996年的4月份我們把所有的申請材料送到律師事務所,9月份我們收到移民局收到申請材料的收據,10月份收到移民局要求補充材料的信,12月下旬我們收到了移民局拒絕申請的信,這是耶誕節前夕,我們記得當時我女兒正和她的朋友一起在搭‘金桔屋’。聽到這消息,她們當即推倒了這‘金桔屋’。我們簡直不能相信這麼強的申請材料會被拒絕。我們打電話到律師事務所沒人回答你,只有電話錄音,你留了言,也沒人理睬你。你急得頭頭轉,他們在高高興興地過耶誕節和新年,一直等到新年的一月六日律師事務所開門,我們天天打電話總算和律師約了個見面的機會,一月底我們見到了律師,他告訴我們國家利益豁免申請非常難辦,移民局現在控制這類申請很嚴,九月份送上去的一批二十人,只有兩個人批了,其餘都被拒了。當時我問律師為什麼我們4月份送上的材料,你一直拖到9月份才送到移民局,他沒正面回答我,只是說別著急,我們可以上訴告移民局,他義正辭嚴。我問上訴要等多長時間,他說6個月到一年。我們還是抱著一絲的希望,讓律師為我們上訴這申請,費用是$1000。

六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後來我們知道上訴是很難成功,除非你有很有說服力的證據說明移民局的判斷是錯的。所謂的上訴就是律師幫你寫一封反駁信而已)。先生的工卡期用完了一年又一年,我們不能再守株待兔了得想一想後路,我們趕快辦了加拿大綠卡,我們曾為拿到加拿大綠卡而高興,再也不要為辦美國綠卡而煩惱。我們一家三口到了加拿大多倫多市,由朋友介紹住進了新移民之家,在那裏我們看到了這些來自中國的精英找工無門,哎聲歎氣,僧多粥少,加拿大工作要比美國難找多了,當時我們的感覺一陣淒涼,女兒不願留在加拿大,連多倫多市都不願去看一看,我們在多倫多市住了四天就返回了美國。

再見了加拿大,再見了多倫多,我們又回到了美國。女兒緊緊地抱住被子說這下安全了,回到了自己的家。她哪里知道這不是她的家,她的家在中國,這只是臨時的住所,如果我先生簽證到期,沒綠卡還是要回國去的。這是她的家,不錯,她在這裏已生活了這麼多年,在這裏上小學,上中學,對中國的一切越來越模糊了,而對美國的一切越來越熟悉了。中文會講但不會寫,怎麼回中國去讀高中考大學。女兒的前途,前途……我們的心在顫抖。

回到美國後,我們決定重辦綠卡,申請技術類移民。我們又請了律師,我們心想這棋不能再輸了,我們也輸不起了,只要能把綠卡拿下來,這律師的錢值得出。五個月過去了,連最初的工作廣告詞都出不了,我們急了,一個念頭在腦裏閃出,我們自己辦綠卡。回想第一次辦國家利益豁免申請,我們四月份都把材料準備好了,如果直接寄移民局,我們的申請可能就批了,因為十月份移民局修改了政策,而我們的申請材料擱在律師事務所將近五個月,喪失了批准的大好時光。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成功,我們不能再依懶律師,迷信名人,我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把握自己的時間。

辦技術移民類申請程式很長,先要申請登廣告,辦勞工卡,再140申請,485申請。每走一步都要老闆簽字,每走一步都有被拒絕的可能,每走一步都要等很長的時間,在這期間和我們差不多時間到美國的人都拿到了綠卡,買了房子,有的拿到了綠卡跳槽找到了高薪工作,我的‘紅眼病’又發了,我沖著我先生嚷著‘你怎麼這麼沒本事’,‘有本事你自己去辦’先生反擊我。是啊,與其跟他吵,還不如自己想辦法,我下決心要自己去讀書,拿學生簽證,和他身份分開,兩條腿走路。自從我去讀書後,家裏也寧靜下來了,再也不為綠卡問題爭吵了,一是我讀書忙,二是我先生身上的壓力也減少了許多,即使我先生工作身份失去了,還有我學生身份。等到我拿到學位找到工作自己也辦綠卡時,我深深感到當時向先生發脾氣是多麼的殘酷啊,每當我敲開老闆辦公室,請他寫推薦信和簽字時,我就想起我先生一定也是這樣,等辦公室的人都走了,硬著頭皮去見老闆,請他簽字。美國的老闆是不會隨便給你簽字的,因為這要負法律責任的。因此你必須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把複雜的移民法用簡潔明瞭的語言告訴老闆,人事科主管,財務科主管,這對一個讀理工科出身,不善言辭,長期和公式,資料打交道的人來說是多麼不容易啊。先生是為這個家忍辱負重,作出貢獻。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先生和他老闆在辦公室裏給移民局寫信,因為第二天一早老闆要外出開會一周(老闆是州衛生部的一名重要官員)所以他一定要把這封信趕出來,可以讓我們早一點把材料寄出,他們在辦公室裏一直寫到晚上12點,先生不好意思告訴老闆他還要到學校來接我,當時我們只有一輛車,通常由我先生接我回家。那天,我等啊等啊,圖書館都關門了,校園裏人越來越少了,寒風凜冽,外面一片漆黑,保安人員陪著我等到我先生來,他興奮地告訴我給移民局的信已寫好了。回到家,桌上的飯菜早涼了,女兒還在做功課,見了我們就問信寫好了嗎,邊說邊幫我們舀飯去,先生累得一頭栽到床上,我的眼淚又來了……

春去秋來,一年又一年,在這極其困難的日子裏,唯一使我們感到欣慰的是我們的女兒,她親眼目睹了我們為這張綠卡千辛萬苦,她知道父母是在為她的前途當鋪路石,她在學校更努力學習,她給我們帶來了學校優秀成績單,獎狀,獎盃,獎學金,她給我們的小屋帶來了歡笑和希望,看到女兒的進步,看到美國的機會,促使我們一定要把這張綠卡拿到。我們學習移民法,根據我們的實際作了大量的調查研究工作,在老闆的支持幫助下,先生的勞工卡終於拿到了,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勝利,因為廣告登出後有28個人來應徵這工作,老闆都一一面試,按照法律條款來行事,用事實來證明沒有一個美國人能符合勝任這工作。先生的勤奮工作,聰明才智贏得了老闆的賞識和勞工部的認可。

拿到了勞工卡,等到了140申請的批准,等到我們去綠卡面試時,移民官拿出我先生的材料,這材料已累積成象一本大字典一樣厚。面試護照蓋章後的一星期我們收到一封從移民局寄來的信,‘歡迎你到美國’,我們一家三口異口同聲地說‘歡迎你到美國’,我們苦笑著。我們已住在美國十年有餘,但這都是臨時的,現在才是美國永久居民了。又過了一星期,我們收到了綠卡,1/18/2003,這天正好是我先生的生日,沒有鮮花,沒有蛋糕,這張綠卡就是給我先生最好的生日禮物,我們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談啊談啊,回憶我們所走過的路,這條路是多麼艱辛,多麼險峻。這塊心中的大石頭在我們心中整整壓了八年,現在總算給放下了,我們可以揚眉吐氣地在美國生活了。我先生前任老闆(現在已退休)得知我們拿到了綠卡,特意從外州郵寄了一大盒名牌巧克力表示祝賀,他知道我們這張綠卡來之不易。先生的同事還為我先生舉辦了一個‘綠卡’慶祝會,我老闆還送了我一面印有美國國旗的胸針,以示祝賀。

這辦綠卡煎熬的日子總算過去了,我們買了房子,搬到了新居,但那一大箱辦綠卡的材料我捨不得丟,它記錄了我們的辛酸和痛苦,我常想如果沒有這張綠卡的折騰和磨難,也許我也不會去讀書,女兒也許不會這麼懂事,禍福相依存,苦難是最好的老師。親愛的朋友,如果你現在正在為等綠卡而焦慮,請你別傷心,在美國大地上有成千上萬的人在等綠卡,等十年,八年的大有人在,所以請你保持永遠快樂的心情;如果你還在為綠卡和你先生爭吵,請你別報怨,別攀比,理解辦綠卡人的艱難,團結一致,渡過困難關;如果你現在正在煩惱,因為碰到問題和律師聯繫不上,請你別生氣,你能拿下學士,碩士,博士學位,你一定也能自己辦綠卡,時間是寶貴的,移民局的政策規定是經常修改變化的,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抓住時機,把握時間最重要。親愛的朋友,多保重,美好的光明在前頭。
文章來源:讀者推薦

評論
2007-06-03 9: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