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志仝:蘇軾《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賞析

陸志仝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1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9日訊】蘇軾才華橫溢,詩詞文賦而外,對書畫也很擅長。他於書法遍覽晉唐諸家,轉益多師,自成一家,長於行書、楷書,筆法肉豐骨勁,跌宕自然,同蔡襄、黃庭堅、米芾並稱「宋四家」。傳世書跡有《黃州寒食詩帖》、《赤壁賦》、《答謝民師論文帖》、《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等。他自稱「吾雖不善書,曉書莫如我」(《次韻子由論書》)。


洞庭春色賦(局部) 吉林省博物館藏

《洞庭春色賦》與《中山松醪賦》,均為蘇軾撰並書。此兩賦並後記,為白麻紙七紙接裝,紙精墨佳,氣色如新,縱28.3厘米,橫306.3厘米,《洞庭春色賦》行書三十二行,二百八十七字;《中山松醪賦》行書三十五行,三百十二字;又有自題十行,八十五字,前後總計六百八十四字,為其傳世墨跡中字數最多者。《洞庭春色賦》(文)作於公元1091年冬,《中山松醪賦》(文)作於公元1093年,均為蘇軾晚年作品。紹聖元年(公元1094年)蘇軾被貶往嶺南,在途中遇大雨留阻襄邑(今河南睢縣)書此二賦述懷。自題云:「紹聖元年閏四月廿一日將適嶺表,遇大雨,留襄邑,書此」。


洞庭春色賦(局部) 吉林省博物館藏

此時的蘇軾筆墨更為碩健,結字極緊,意態閑雅,奇正得宜,豪宕中寓妍秀。集中反映了蘇軾書法「結體短肥」的特點。乾隆皇帝曾評:「精氣盤郁豪楮間,首尾麗富,信東坡書中所不多覯」。明代著名的文學家、史學家王世貞云:「此不惟以古雅勝,且姿態百出,而結構謹密,無一筆失操縱,當是眉山最上乘。觀者毋以墨豬跡之可也。」。明末清初書畫家、鑑賞家張孝思云:「此二賦經營下筆,結構嚴整,郁屈瑰麗之氣,迴翔頓挫之姿,真如獅蹲虎踞」。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方山子,光、黃間隱人也。少時慕朱家、郭解(音:謝)為人,閭里之俠皆宗之。稍壯,折節讀書,欲以此馳騁當世,然終不遇。晚乃遯(音:遁)於光黃間,曰歧亭。庵居蔬食,不與世相聞;棄車馬,毀冠服,徒步往來山中,人莫識也。見其所著帽,方聳而高,曰:「此豈古方山冠之遺像乎?」因謂之方山子。
  • 非才之難,所以自用者實難。惜乎賈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夫君子之所取者遠,則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則必有所忍。古之賢人,皆有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萬一者,未必皆其時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 亭以雨名,志喜也。

    古者有喜,則以名物,示不忘也。周公得禾以名其書,漢武得鼎以名其年,叔孫勝狄以名其子。其喜之大小不齊,其示不忘一也。

  • 漢用陳平計,間(音:見)楚君臣,項羽疑范增與漢有私,稍奪其權。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為之,願賜骸骨,歸卒伍。」未至彭城,疽(音:居)發背死。
  • 趙郡蘇軾,余之同年友也。自蜀以書至京師遺(音:位)余,稱蜀之士,曰黎生安生者。既而黎生攜其文數十萬言,安生攜其文亦數千言,辱以顧余。讀其文,誠閎壯雋偉,善反復馳騁,窮盡事理;而其材力之放縱,若不可極者也。二生固可謂魁奇特起之士,而蘇君固可謂善知人者也。
  • 【大紀元4月22日訊】話說宋仁宗嘉佑元年(西元1056年),四川眉山大才子蘇軾,憑著滿腹文才、一支生
    花妙筆,初下科場,便如行雲流水般,作出氣象萬千、天地為之動容的文章。京城(北宋都汴梁、稱汴京,今天河南開封市)學子,爭相傳抄;偌大汴梁,為之紙貴。只驚得北宋一代文宗、大主考官歐陽修連連咋舌、背脊生汗:「奇才,奇才啊!此人文章,日後定當獨步天下,超越千古!三十年後,天下定當只知有此人而不復知有我歐陽修!」
  • 蘇軾的《東坡志林》中有這麼一個笑話。

  • 五牛圖畫面看似呆板,但作者通過五頭牛各自不同的姿態以及豐富的色彩變化,使畫面上的五頭牛既是單一的個體,相互之間又有著緊密的聯繫,構成一個諧和的統一體,極具特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