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禮樂文化的現代啟示

石朝穎(中國文化大學哲研所教授)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7月1日訊】 中華文化曾是所謂的「禮樂之邦」,「禮樂文化」曾在中華文明的發展史上,創造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成果。在今日看來,雖然受到現代工商業科技文明的影響,使得古典的「禮樂文化」受到商業世俗文化的挑戰,已逐漸失去古典純樸的「禮樂文化」的精神。不過,我們在回顧古典的「禮樂文化」時,還是可以找到一些對我們現代文化,具有啟示價值的意義!

古典「禮樂文化」的形成背景,是以天地自然的和諧代表「樂」的精神,天地自然的秩序,則代表「禮」的精神。「和諧」(樂的精神),所以萬物都能化生。「有序」(禮的精神),所以萬物能各具特性。由此可以看出「樂」是形成於「天」的陽剛之氣。而「禮」則是由「地」的陰柔之性所形成。

我們如果從人類的歷史文明的發展來說,人類的文明是從「原始社會」發展到「農業社會」再到今天的「科技商業社會」。所以說一開始的發展,不可能就是所謂「禮樂」並重,或禮重於樂;而是先有簡單而自然的「樂」之形成,然後隨著歷史以及社會愈來愈複雜的發展,才逐漸進入於「禮樂」並重的時代。

歷代英明的國家領導人,都相互沿襲以禮樂的精神內涵來治理國家,只不過「禮」的文質損益依據時代的不同,而有所改變,「樂」的名稱也隨同功業的不同,而訂立不同的名稱。

我們現代的商業科技文明,由於太重視商業的利益,以及科學技術的不斷開發,也使人類流傳幾千年的「禮樂精神文化」,受到割裂的危機……對這種「文化危機」的反思早在十九世紀的工業革命」以及現代實證科學成為社會發展主流時,就有不少哲學家、文學家或藝術家,對此危機提出反思了!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在名著《藝術論》中指出,十九世紀以來由於歐洲社會的道德墮落,使「藝術」本身也頹廢下來,這也就造成「禮教」和「樂教」的逐漸退廢下來。由於「藝術的文化活動」,缺乏它應有的,並且深刻的宗教、道德的精神內涵,只成為少數上層社會的玩賞;徒有裝飾,缺乏深刻的文化精神內涵;失去了「真」和「善」,於是變成「幻想」和「推理」。

古典中國的讀書人認為「文以載道」,我們現在也可以提倡「藝以載道」!前北京大學的校長蔡元培先生,也曾提倡「美育教育」。換句話說;就是希望「藝術的文化活動」的學習或欣賞,能使人們達到「教化」的功能。所謂「教」就是人格上的「教導」,而「化」就是指精神上的「感化」。

這也正是中華古典「禮樂文化」所要達到的教化功能,不也是給我們現代文化教育的重要啟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明代侯方城《壯悔堂文集》記載了一則明代名戲班興化班和華林班的主角競藝的故事。南京富商請了這兩個當時最有名的戲班同時搬演《鳴鳳記》,事後三年,敗部的興化班馬錦請求二度演出。馬錦如何敗部復活?可謂臥薪嘗膽…
  • 唐滌生的《胭脂巷口故人來》除了在戲台上演出的舞台版外,還有一個電影版本,由任劍輝、白雪仙、林家聲等主演,改名《琵琶巷口故人來》。兩個版本的故事骨幹是一樣的,分別只在於舞台版中,文敏被逼離家後,懇求桐軒莫上京應試,因「有師在,弟子難出頭」,桐軒贈他盤川(盤纏)即隻身離去;電影版中,桐軒則認為「弟子功名師有責」,同赴秋闈,其後,二人投宿寺院,桐軒染病加上盤纏不足,自願放棄應試,把餘錢贈予文敏,「讓舅功名把姓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