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音樂故事:清笛一聲 天上來

史然 整理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李子牟是唐朝蔡王的第七個兒子,風儀爽秀,才調高雅,性閒音律,尤善吹笛,天下無人能與他相比。
江陵一帶有舊俗,每逢正月十五日夜晚,江邊掛起一排排的彩燈。兩岸擠滿了前來觀燈的男男女女和他們乘坐的彩車。子牟客遊荊門,正趕上這個熱鬧的場面,便對同游的朋友說:「我吹奏一支笛子曲,能讓萬人寂靜,鴉雀無聲。」同游者贊成他的作法。子牟便登上樓去臨窗獨奏,清脆悅耳的笛聲一響,百戲皆停,行人駐足,坐者起聽,曲罷良久,各種聲音才又恢復了喧嘩。

而子牟自恃其才,神氣悠然自得。忽然有個白髮白鬚的老翁從樓下的小船上, 邊行邊吟來到面前,他相貌古樸嚴峻,話音清亮激越,子牟及在座的客人爭著上前向老翁致敬。老翁對子牟說:「剛才吹笛子的莫不是王孫?你的演奏天格絕高,可惜的是樂器太平常了。」子牟則說:「我的這支笛子乃是先帝所賜,神靈所有的奇異之物,我則不知,但我知道這支笛子在樂器之中算是至寶,平生以來我所見到的樂器僅僅超過一萬種,沒有能比得上這支笛子的。而您卻認為這很平常,莫非有什麼說道呢?」老翁說:「我從小就學習吹笛子,雖老卻沒有倦怠。像你所用的這支笛子,不為我所知,王孫如果不在意,我可為一試。」子牟就把笛子遞給他。

老翁引氣發聲,聲音剛剛吹出來笛子便破裂了。四座駭愕,猜不透他是何人,子牟趕忙叩頭哀求,希望能見到珍貴奇異的笛子。老翁對他說:「我所保存的笛子您不能吹。」老翁便令小僮從船裡將笛子拿了出來,子牟上去一看,乃是一支白玉笛子。老翁交給子牟笛子,叫他吹出聲調,子牟用盡氣力吹出的聲音卻纖弱細小,難以聽聞。子牟更加心情不平靜,虔誠恭敬到了極點。

老翁接過笛子輕輕吹弄,在座的人便感到透心徹骨的寒冷。老翁說:「我同情您的志尚,現為您試奏一曲。」只聽到清亮的笛音激昂騰越,餘韻飛揚充溢。為普通的五音六律所不能比擬,一曲未終,只見風濤噴騰,雲雨昏晦。轉眼之間,卻雲散天晴,這位吹笛子的老翁也不知了去向。

(出《集異記》)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的音樂適中,有的音樂狂放,有的正派,有的淫邪。賢明的人借助它而昌隆,不肖的人因為它而滅亡。
  • 我彈五弦琴,開始時是神人在夢中傳授給我的,能發展到什麼程度則隨天意啊。
  • 1818年,201前的聖誕夜,在德奧邊界離薩爾茨堡大約20公里的奧地利小城奧本多夫(Oberndorf)的聖.尼古勞斯教堂裡,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橫空問世,逐漸成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聖誕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這首歌。
  • 《止息》一曲是《廣陵散》組曲的末篇,喻司馬氏雖然由在廣陵屠殺曹魏忠臣開始了他們篡位的逆舉,但是他們也終將會覆滅在這裡。
  • 洛陽有一僧人,他房中有一罄,每天時常自己發出聲音。僧人感到怪異,因此恐懼成疾。曹紹夔與這位僧人一向友好,聽說僧人病了,就前來探望。
  • 「樂由天作」。兩千五百多年前,晉國的師曠展現了出神入化的音樂技能。他精於音律,能從樂曲中預見戰事成敗、國勢興衰;他的琴聲,引來玄鶴起舞,令天地動容。
  • 談樂不可能不涉及禮,樂是德之音,禮規範著人的思想行為。音樂的內容內涵是主要的,技能是次要的,演奏者的道德修養是首要的。自古以來的傑出音樂家都有較高的修養。如春秋時的師曠,不僅音樂造詣高深,而且品行高潔,被後人尊為“樂聖”。
  • 網上的一段短片顯示,英國音樂家肯尼迪(Stephen Kennedy)用臉頰和嘴巴這種天然的樂器演奏經典名曲《大黃蜂的飛行》(Flight of the Bumblebee),其速度和音準比得上一般的樂器,而且頗具喜劇效果。
  • 古代的禮和樂都離不開鼓,周代時,制定了一套鼓樂的制度。鼓為八音之首,在音樂演奏中居於指揮地位。鼓與舞關係密切,語言學把舞蹈解釋為:「以有節奏的動作為主要表現手段的藝術形式」
  • 巴赫的音樂像穩固對稱、雄偉壯觀的建築;又像環環相扣、精密轉動的齒輪;那由嚴謹規範構成的賦格,多聲部和聲此起彼伏,錯落有致,變幻多姿,氣象萬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