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音樂故事:李謨與獨孤丈

太平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李謨是開元年間唐教坊首席笛手。李謨有一次在瓜洲吹笛。當時江上舟船很多,人聲喧鬧。當李謨吹出第一聲笛音,喧鬧的人聲立即停下來。待到吹奏數節後,靜謐的江面上似有微風颯颯拂來。稍頃,滿江的舟子、賈客,都發出欷歔之聲,哀、歎、悲、怨溢於言表。當時人們都說李謨吹笛,天下第一。
有一次他與幾位客人,在明月高懸的夜晚,登一小舟,泛江漫遊,吹笛觀景賞月。笛聲曠遠清亮、宛轉飄逸。忽然岸上有人招呼,請求登舟同游。李謨他們停舟岸邊,這人上船後,請求李謨借笛讓他吹一支曲子。這個人吹奏的笛聲精妙無比,可讓山石破裂,李謨平生從未聽到過。初時,吹入散序、中序,笛聲已非同凡響。待到進入第三大段–入破時,只見吹笛人呼吸盤旋回轉,指法粉碎如雨敲窗。再聽笛聲猶如千軍萬馬撕殺奔吼,又如雨打沙灘辟羅有聲。游賞結束,這位客人離船而去,從此不知下落。

還有一次,李謨因故請假去越州。到了越州後,當地的達官名士或設公宴、或設私宴請他,為的是能親耳聆聽到他吹奏的笛聲。當時,正逢越州新有十幾位生員考中了進士。這些人家中都有些產業,於是湊集二千文錢準備在鏡湖遊船上聚會飲酒同樂,邀請李謨上船吹笛,以飽耳福。因為錢多人少,又相約每人可帶一位客人同來。

其中有一位參加聚會的人,已經到了晚上方才想起這件事,沒有功夫去請別人。就近請鄰居中的一個獨孤老頭。這位老頭兒,長久居住在這荒田野地裡,外面的人情事故一點也不懂得。數間茅舍只他一人居住,鄉里人都稱他為獨孤丈。第二天,這位進士帶著獨孤丈人一起到鏡湖聚會的地方赴宴。

酒宴開始後,只見湖水澄碧、波光蕩漾,芳草修林,景物非凡。李謨以手拂笛,立於船邊。在槳聲中,舟船漸移湖心。此時輕雲籠湖,微風拂浪,波瀾陡起。李謨捧笛吹奏,笛聲初發,風雲齊開,水明林秀,上下澄碧,彷彿如有鬼神之工使之如此!船上的賓客都讚歎不已,紛紛說:「就是敬天的神樂也沒有這麼大的神力啊!」獨孤丈一言未發。與會的人都臉現不快。李謨也認為這個老丈輕視自己,也怨憤不語。過了好一會兒,才又靜思一曲吹奏出來。曲調更加絕妙異常,在座的賓客沒有人不驚駭讚賞的,唯有獨孤丈還是不出一言。請他同來的這位進士也深感羞愧,對座上的賓客解釋說:「獨孤老丈常年獨居山村,不與人來往,更是很少進城。對於音樂,他一點也不懂得,請大家不必介意。」四座的賓客同聲刺諷獨孤老丈,老丈依然不語,只是微微笑笑而已。

李謨問道:「這位老丈你一言不發,是你真的不懂音樂呢?還是一位高人?」獨孤丈才慢慢說道:「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懂音樂呢?」四座客人見李謨變了臉色,都紛紛站起向李謨道歉,勸慰李謨。正在這時,獨孤丈人沉靜地說:「請你試吹一首《涼州》吧。」李謨傲慢地捧笛吹了一首《涼州》曲。曲終,獨孤丈人品評說:「李公的笛子果然吹得不錯。然而,你的笛聲摻揉進去夷狄樂曲,你是不是在龜茲有朋友啊!」李謨聽了後大吃一驚,站起身參拜獨孤丈人,說:「老丈乃是方外神奇之人,恕我李謨有眼不識。我的老師確實是龜茲人啊。」獨孤丈人又說:「《涼州》一曲,你吹到第十三疊誤入水調,你自己知道不?」李謨恭謹地回答道:「李謨愚鈍頑冥,實在不知。」獨孤丈人伸手取笛欲吹給李謨看看。李謨連忙更換一笛,用袖拂試後遞給獨孤丈人。獨孤丈人接過看看,說:「你這些笛子都不堪使用。使用它們的主人都是粗通吹笛的人。」於是又換了一隻笛子,說:「這只笛子吹到入破時也要破裂的,你不會捨不得吧。」李謨說:「不敢。」於是獨孤丈人捧笛吹起來。笛聲初發即響遏雲霄,四座震驚,李謨恭敬不安地立在那兒不敢動。吹到第十三疊,獨孤丈人停下來,向李謨講解他剛才吹的謬誤所在。李謨完全敬服連連拜謝。待到入破,笛子立即破裂了,不能再吹下去了。李謨再次拜謝,眾位賓客徹底折服。會散。

第二天早晨,李謨和與會的諸位賓客,一起前往獨孤丈人住所等候拜見。到那兒一看,只留有幾間空宅,獨孤丈人已經不知何處去了。越州人得知這件奇聞後,紛紛出訪,四處尋找獨孤丈人,然而始終沒有尋到,誰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資料來源:《逸史》)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吹奏一支笛子曲,能讓萬人寂靜,鴉雀無聲。
  • 鐘子期因病而逝,俞伯牙悲痛萬分,世上再也沒有值得讓他為之撫琴的人了。於是俞伯牙破琴折弦,終生不再撫琴。
  • 我彈五弦琴,開始時是神人在夢中傳授給我的,能發展到什麼程度則隨天意啊。
  • 唸歌是台灣的一種說唱藝術文化。表演方式有一人的自彈月琴自唱;也有二人組以月琴、大廣弦樂器為主的,亦稱「一對手」;也有加上其它樂器殼仔弦、二胡或笛或鑼鼓等的伴奏。而記錄唸歌歌詞的小冊子被稱為歌仔冊。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個八度音程平均分為12個半音音階的律制,在交響樂和鍵盤樂器中應用非常廣泛,可以說是輝煌西方音樂殿堂的基石之一。現代的鋼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來調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鍵盤曲集》更是完美地詮釋了平均律的優越性和轉調的完美,被譽為鋼琴文獻的舊約聖經。其實十二平均律的確立最早是來自中國,很可能是通過東西文化的交流傳到了西方,被西方稱之為中國的第五大發明呢。
  • 《黃帝內經》是傳統中醫尊奉的經典,裏面記載著這樣一句話:「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只有當人的心靈平和寧靜、心態積極穩定時,五臟才能夠正常運作。 根據這個道理,我們的先祖發明了「五音療疾」的辦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所以,中國古代有交響樂嗎?嚴格地說,中國古代沒有西方這種基於和聲原理的交響樂。這聽起來讓人些許遺憾呢……從2012年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以來,神韻音樂聲名鵲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樂愛好者的喜愛,彌補了這個遺憾。
  • 被稱作神州的華夏大地上,神傳文明磅礡而多彩:從三皇五帝時的古樂,到先秦的鐘磬樂;從西周、春秋時的《詩經》《楚辭》到漢時的樂府;從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詞調音樂、元朝的戲曲雜劇到明清進一步繁榮的民歌、小曲、說唱以及地方聲腔的發展,京劇的產生。各個朝代的音樂形式大不相同,曲調豐富而古樸,底蘊各異而雋永。
  • 「奇異恩典,樂聲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這樣無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經盲目,如今又能看見。神跡讓我心存敬畏,減輕我心中的恐懼。神跡的出現何等珍貴,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時刻……」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優美的歌聲迴蕩在意大利著名的米蘭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會通過網絡頻道向全球進行現場直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