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網友7.4議美國: 締造民主自由世界

人氣 3

【大紀元7月5日訊】(編者注:儘管7月4日是美國的獨立日,但在大陸網壇上,一篇“七月四日,星條旗永不落”的帖子引起衆多中國網友的對美國的立國精神的熱議,其中不乏一些真知灼見,引人深思的觀點,現摘錄一些以饗讀者。)

自由是人類尊嚴不容商榷的需要,是任何文明中的任何人與生俱來的權利,它對普天下的人民都是顛撲不破的真理,這些願望不為任何國家或個人所佔有,也不應該有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與之無緣。民主和法制是人類文明成果的璀璨明珠,是防止殺戮、迫害、獨裁與恐怖的有力武器,我們應該不遺餘力地在全世界推進民主和法制的進程。縱觀歷史,自由民主曾受戰爭和恐怖的威脅、曾因強國間的意志衝突和暴君的陰謀詭計而面臨挑戰、也曾經歷貧困和疾病蔓延的考驗。

我們都明白這樣一個淺顯的道理:不尊重自己人民的國家,是不會尊重其他國家的民主權利的。邪惡國家的最大危害通過與邪惡恐怖勢力勾結在世界範圍內針對無辜民眾孽生罪惡,美國應該領導自由人民在世界範圍內推進民主運動和民主進程,結束世界上的獨裁專制,建立一個以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權為本質的,滿足本國人民各種需求的民主國家所組成的世界,這是實現世界長治久安的最好辦法。因而,推進自由、公正和充分的人權,致力於結束暴政就成為美國對外政策的最基本出發點。我們相信,真正尊重人權的民主國家越多,恐怖邪惡賴以滋生的泥壤就越貧瘠,世界上的不安定因素就越少,和平安寧和繁榮就越有保障,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國不惜花費巨大的金錢與人力投入進行反恐戰爭,推進全球化自由民主戰略,不僅僅是基於美國人民和美國本國國家利益的保障和維護,更是一種全人類意義上自由民主的共同進步的遠大視角,創建真正的民主自由世界。反恐戰爭是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性、階段性、綜合性戰爭——是一個反恐、反抗邪、顛覆獨裁專制政權和防止殺傷性武器擴散、擴散自由民主相結合的綜合性戰爭,也是一條促動民主、自由、和平政權誕生的「衍生鏈」。

美國自建國之始就探索著治國安邦的真理,實踐著民主,捍衛著自由。今天,人類把握著戰勝所有敵人、進一步奪取自由勝利的機遇,美國義不容辭地擔綱起這一為世界人民爭取自由的偉大使命,就像美國開國元勳們建國伊始為國家確定的偉大使命,這就是獻身於維護人類尊嚴的事業——即每個人的權利和每一個生命的希翼。無數事實反覆證明著這樣一條公理:實現國家富強的唯一模式就是自由與民主。世界各地的人民都希望能夠享有言論自由;能夠選擇由誰來治理國家;能夠獲得信仰自由;能夠讓其子女(無論男孩還是女孩)接受教育;能夠擁有財產;能夠享受勞動果實。這些自由的價值觀對於每個人,每個社會都能適用。保護自由不受敵人侵犯,是全世界任何一個時代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的共同呼聲。

無論站在哪種角度,以何種視角來審視美國,這個現階段唯一的超級大國為推動世界民主進程,拓普自由平等的人權觀念所做出的無私無畏的貢獻值得世界人民稱頌。「美國將永遠堅決維護人的尊嚴提出的無可辯駁的要求:法治,限制國家權力,尊重婦女、私有財產、言論自由、司法平等和宗教包容。」(布什語)

在阿富汗,一個由自由選舉產生的民主政權取代了獨裁統治的塔利班政權,阿富汗人民制定並通過了一個保證他們的民主自由權利的憲法,民選的立法機構代表人民管理國家事務,阿富汗的民主自由體制,正逐漸駛入正規。在伊拉克,一個獨裁專制殘暴的政權被推翻,超過800萬的伊拉克人參加了本國歷史上第一次自由而公正的選舉,有超過1000萬的伊拉克人投票通過了經過自由協商制定的憲法,還通過選舉產生了一個民主政府,伊拉克人民正經歷該國歷史上一個最偉大的歷史階段。

隨著權利的和平民主過渡,司法獨立和依法執政的增加,民選的普及,政治權益的擴大和經濟自由的發展,亞非拉地區民主狀況的改變與發展令人欣喜,在黎巴嫩、埃及、沙特、約旦、包括科威特和摩洛哥,自由民主的萌生跡象正在逐步浮出水面。

在全球化的今天,我們已經成為世界公民、整個人類的成員,世界越來越像一個整體,我們不可能獨自在和平裡生存,自己的福祉取決於遠離我們其他國度人民的福祉,在這個整體中還有變質分子,還有人類的敵人,美國也只能是美國必須在世界上發揮領導作用,遏制威脅和恐怖主義,防止危險武器擴散,促進繁榮和人權、民主和自由的普遍價值觀。上世紀八十年代,地球上只有45個民主國家,而今天民主國家已經超過120個,民主自由是無人可抵擋的普世價值與世界潮流,毫無疑問,美國將會繼續在世界上扮演民主的催生角色,在本世紀的不長時間內,美國一定會領導出一個自由民主世界。

二戰英雄

戰爭的爆發緣起於一位參加過一戰,作戰勇猛,獲得過勳章,並負過傷的普通士兵,他有強烈的復仇情懷,有在國內政治鬥爭天才般的「邪惡」才能,更有著魔鬼般的戰爭謀略,他就是二戰這段黑暗恐怖的歷史的頭號主角——希特勒。

從1933年10月希特勒被任命為德國總理到1934年興登堡總統逝世,一年時間裏,希特勒就使一個在內閣中只佔四個席位的納粹工人黨成為德國唯一政黨,並且還獨攬了全國大權,由德國總理搖身一變成為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獨裁者。這位戰亂中的梟雄在政治活動中所爆發出得驚人能量的確讓人感覺不可思議。然而,希特勒接下來在對外侵略擴張過程中的神速進展和對歐洲乃至世界局勢造成的劇烈震盪,更是讓人感覺恐怖。從「出人意料」地吞併奧地利起,希特勒的軍事進攻就顯勢如破竹之勢,尤其是6個星期的閃電戰竟讓法國體會到了亡國的恥辱。在兩年左右的時間裏,法西斯德國軍隊席捲歐洲大陸,先後佔領了奧、捷、波、比、挪、荷、丹、羅等10餘國領土,軍事、經濟實力空前膨脹。

在遠東,日本法西斯勢力也加緊了對外推行軍國主義的步伐,1941年12月7日,成功偷襲珍珠港,拉開了太平洋戰爭的序幕。同一天,日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東南亞和西南太平洋發動全面進攻,到1942年6月,日軍通過武力最終完成了對東南亞和西太平洋地區的佔領,控制了這個地區約一億五千萬人口和將近四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環顧當時大的戰爭背景,除了美國本土之外世界上任何一個擁有優良資源和優越地域的國家幾乎都遭受著如荼戰火的淫虐,法西斯的魔爪已牢牢把控著世界,世界形式岌岌可危。然而,美國是一個能夠創造奇蹟的國家。在如此危機的情形之下,美國僅憑一國之力就使勝利的天平傾向於正義的一方,最終救世界於危難的邊緣。美國主導反法西斯同盟,在擔當主力決戰法西斯的同時對反法西斯盟國提供巨大的軍事物資援助(英國和蘇聯成為最大的受益國)以相協作戰,相繼在非洲戰場、西歐戰場和亞太戰區取得全方位的勝利,徹底滌蕩了法西斯所犯下的深重罪孽。

美國締造二戰拯救者神話的舉動使我們相信,美國是注定要向人類展示上帝的美好意志:實現個人的自由和人類的解放。從拯救世界的角度上講,美國正是為了這一使命而被上帝揀選並出色地完成了這一使命的救世主!那麼美國在二戰中究竟是如何完成了這樣一種使命?這一使命的完成又給世界局勢和世界人民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或許接下來的這三段假設,更能使我們領悟到美國在二戰中所造成的拯救風暴。

假如沒有美國,有誰來主持一戰後「凡爾賽體系」所確立的糟糕混亂的世界局勢?由誰來擔綱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領袖?由誰來把鬆散、各懷詭胎、各自為戰的「利益對斥國」(蘇聯與英法是最明顯的「利益對斥國」)通過大規模的軍事援助和在極其困難的歐亞雙線作戰的情況下,提供充備軍力、軍資開闢歐洲戰場。

假如沒有美國這個「民主國家兵工廠」的軍事援助,世界戰局將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法西斯能否在1945年被消滅?反法西斯戰爭是不是能夠最終獲勝?世界和平能否如期來臨?我們對一切都不敢想像,因為如果「假如」變成現實,一切都將不可想像。

假如沒有美國對遭受法西斯淫虐的世界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給予無私無畏的拯救和保護,沒有美國在危難之際鋌而奮戰,遭受法西斯瘋狂淫虐的世界將會變成一種怎樣狀態?我們或許會無疑而痛地這樣作答:世界將會為法西斯所佔領,邪惡、黑暗、殘暴將會統治整個世界,血性死亡暴力將會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主調,人們將會持續在窮困中艱難度日,人權、民主、自由、平等、博愛等本應在生命生態的圈層裡得以實呈活現的人性本屬最終會變成毫無價值的烏托邦「浮號」,成為人們可望卻不可及的「科學幻想」。的確,假如沒有美國,法西斯將會把無休止的災難帶給人們。

宗教影響下的天賦使命觀

美國在全世界推進民主,維護人權,倡導自由,反對獨裁,甚至不惜流大量美國人的血,把世界人民的和平民主事業當作美國人的事業,這一切都反映了美國人心目中的天賦使命、救贖本質。美國是在英國遭受宗教迫害清教徒逃亡到新大陸後逐步建立而成的理想國家,雖然國家在政治制度上是政教分離,但是宗教在美國人民的生活中絕對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並對政治經濟文化生活各個方面產生重大影響。美國人心中有「天賦使命」的情結,這來自於宗教信仰的理念,其核心思想就是「上帝選民說」,在基督教《舊約全書》中,「上帝的選民」是上帝挑選以色列民族作為自己的選民,拯救他們脫離埃及法老的奴役。在16世紀,歐洲大陸的宗教改革,新教徒相信自己是以色列的的繼承者,主張信仰得救的「預定論」,即上帝已經挑選了拯救這個世界的人了。

美國相信自己是上帝的選民,是人類的拯救者,自己建立的國度是人類「新的耶路撒冷」,自己建立的民主制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是其它國家的「燈塔」和「楷模」,所以它不遺餘力地對外擴張,美國在建國伊始就有把自己的民主制度、宗教信仰、文化和價值觀傳播和推廣到全世界的強烈願望。信奉著「反民主就是反上帝」,美國人一直認為自己肩負著「歷史使命」,全力以赴輸出自己的民主自由的價值觀。從華盛頓的「神聖之火」和傑弗遜的「民主理想」,到威爾遜的「十四點計劃」和羅斯福的「四大自由」等,美國人一直在追求使自己給「世界樹立一個自由與民主的榜樣」,並謀求把這種自由和民主的「福祉」傳播到全世界各地,要用美國的民主制度來改造整個世界。當他們覺得這些價值是是值得的,他們就會願意付出很大的代價,美國的這種救贖有四個方面:一是援助落後的國家和地區,支持「有希望」的政府進行民主化改革,走上自由之路;二是支持沒有民主與自由國家人民反抗國內的獨裁,指導其追求幸福和自由;三是以戰爭或武力威脅的方式支持民族國家擺脫老牌帝國主義的統治,爭取民族獨立,建立自由民主國家;四是以武力推翻獨裁的統治者。

上帝是美國人的精神寄托,也是美國立國的精神支柱。引用《馬太福音》說,「我們要成為建在山上的城,全世界的人都將矚目我們」。這裡「山上之城」的意思是指照亮世界、成為世界之光的城,在《馬太福音》中耶穌對他的弟子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城建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在這裡,光是指給人光明和福利,是耶穌對信徒們提出的使命和要求。「清教徒要建立的「山上之城」,就是要成為世界之光的城,也就是說要把新大陸建設成為世界的光,成為引導世界走向光明的光。」

美國是一個天命意識和使命感強烈的國家,自由、民主、平等、人權是美國國家理念和民族精神的根基。客觀地講,僅僅是憑藉其雄強的國家政治經濟實力並不足以構成美國世界影響力的全部,也不是我所推崇、稱頌美國的充分理由。美國人信奉基督教,他們堅信美國就是為拯救人類於苦難而誕生,救世是美國義不容辭的責任。美國真正偉大處在於:憑藉雄厚的國家實力為世界人民謀福祉。成熟完備的民主自由體制為眾多國家提供了競相模仿的文明政治的範例和模板;民主、自由、平等、人權,這些人類學意義上最為寶貴的理性觀念和人性財富的平和善意的輸出,將會在人類文明史上書寫出至為厚重的一筆;高效創贏的經濟體制和科研創新體系,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先進的企業管理理念和世界共享性的科研成果,都成為眾國直接受益的寶貴財富;信任虔誠堅韌誠實的為人品質、開放包容平等尊重的思想風格,是世人學習的榜樣……

政治上,美國的聯邦制和三權分立創造了一個符合人類佔有權力的慾望,同時也限制權力的有效體制;美國一直以來都是民主和自由的最積極的倡導者和踐行者;美國在建立一戰後的國聯和二戰後的聯合國上都是心血用盡,為建立國際大家庭作出了自己的最大努力;美國對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政治支持往往是這個國家實現民主化和現代化的重要動力,日本二戰後的資本主義民主化改造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韓國的民主化道路顯而易見也是美國的功勞。美國的政治影響力也對維護世界的和平穩定作出了重要貢獻。兩極爭霸共同維護了世界的大勢上的穩定。而現在的單極世界,美國更是為維護世界秩序,避免大的戰爭在發揮和表現著巨大的作用。

經濟上,從美元誕生起,就一直對世界貨幣體系的穩定發揮著重要作用。隨著一戰戰後美元成為強勢貨幣,再到二戰後布林頓森林體系的建立,美元正式擔當起世界標準貨幣的角色。美國一個世紀以來一直是世界經濟的火車頭,它的經濟的發展直接輻射著世界的每一個國家和地區。跟著美國這個火車頭,就一定能有所得,在很多國家已經成為共識。華爾街已經成為世界經濟的一個晴雨表。而占美國經濟比例很小的糧食出口對世界上的許多少糧國家而言,是他們國民生存的基礎。美國經濟的繁榮與美國的經濟制度的先進是密不可分,專利制度保證經濟發展有源源不斷的創新源泉,完善的信用體制為經濟發展提供了輕鬆的環境與高效低廉的平台,反壟斷法又為中小企業的發展掃除了前進道路上的難以逾越的羈絆。

科技文化、社會理念等各個方面,美國也都為世界點燃了一盞領航的明燈。個人英雄主義精神感動著無數人,激勵著每一個富有正義感的心靈;一個懂得生命價值和人的尊嚴的民族,一個懂建立公正、自由、平等的制度準則的民族;它有明是非、博愛和懂悲憫的人民,無私的犧牲,看到愛讓人勇敢,慈悲讓人高貴;哈佛已經成為名校的一個代名詞,大量的留學生出出進進,為世界帶去了美國的先進技術的同時,也帶去了美國先進的理念和文化氛圍;西方的文化就是美國的文化,美國的文化代表著西方,已經不再是一個遙遠的傳說。對東方和伊斯蘭文化,它也在積極的輸出融合,從日本到韓國,到以色列到阿富汗到伊拉克到南斯拉夫……民主、自由、人權、博愛、平等這些觀念已經在這些開始生根、發芽、勃興……

在安全方面,「失敗國家」(獨裁統治、制度落後、價值觀腐朽、無意進取)是對世界的一種威脅,解決這些地區最符合邏輯的辦法、同時也是過去經常用的辦法就是重新「殖民化」,用一種先進的符合人權、民主、先進價值觀的辦法來改造和組織這些國家。當今世界唯有美國能擔當此大任,美國要用當前無與能比的優勢,幫助其他國家,用其先進的價值觀來改造這個世界,建立有利於自由和平的世界秩序。

展望美國——帶領世界走向光明未來

美國的歷史就是一種人道主義情懷的「生命拯救」的過程,這種拯救不僅僅是純粹生命意義上的拯救/脫難,更是一種以「生命的存亡」為表現形式的文明、自由、正義、民主的拯救/脫難,雄辯的事實提醒我們,沒有美國的世界將會是一個難以想像的世界:美國吸取一戰的慘痛教訓,在一戰後多方斡旋,希望通過凡爾賽和約建構和平穩定的世界秩序,力主建立國聯來處理國際事務,支持民主自由國家的獨立;面對人類毀滅性的災難——二戰,儘管國無戰事之擾,民無衣食之憂,美國更是表現出大國的道義使命感,毅然傾盡國資,既援戰,又參戰,領導反法西斯同盟贏得了偉大的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面對二戰後世界滿目瘡痍的景象,美國同樣承擔起恢復世界繁榮景象的使命,先是通過馬歇爾計劃復興歐洲經濟,接著又傾其大量的資金、技術援助日本,而以德國為代表的歐洲經濟的復甦和日本的迅速崛起也很好地以點帶面地涵蓋了戰後美國對世界經濟的貢獻;制裁朝鮮、伊朗、津巴布韋等國的無賴政權,使得獨裁暴政搖搖慾墜;人類歷史步入核時代,地球毀滅不是危言聳聽,美國作為世界頭號強國又在世界範圍內做核不擴散的堅強衛士;「九一一」震驚世界,恐怖活動達到無法無天的地步,美國又扛起反恐大旗,對殺害無辜平民的恐怖份子窮追猛打,使其惶惶不可終日;發動伊拉克戰爭,推翻了薩達姆的獨裁暴政,解放了多災多難的伊拉克人民。世界有了美國,那些苟延殘喘的獨裁暴君才不寒而慄。因為美國的干預,許多國家的人民才會享有自由民主的日子,由美國人民所開創的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以及國家經濟體制,為全世界創造了豐富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

美國是一個政治開明,經濟發達,文化先進,資源豐富,地理位置優越的國家,有著世界上最多最優良的港口城市,最完備成熟的科研創新體系,最為龐大的「高精尖」科研人才隊伍,還有足以讓美國人傲視群國、令群國實難望其項背的科技經濟軍事實力。美國的優勢是綜合性的,幾乎涵蓋了國家權力發展的所有領域,具有在政治、經濟、科技、軍事、資源、信息與地緣政治等方面諸多的主導性力量。美國的優勢是絕對的,無論是看他的「硬力量」(基本的資源、經濟、軍事和科技力量),還是「軟力量」(國家的凝聚力、文化的全球普及程度、在國際多邊機構中的作用等),美國都處於絕對的領先優勢,並且這種領先優勢不是暫時的,它是有一種先進的機制保證,這種領先優勢在世界上會是越來越大。

從上個世紀初開始美國就在以其特有的方式來完善著她本身的同時來改造著世界,改造世界更完善著自己的理想。同時,我們不可以否認這樣一個事實,自從上個世紀美國成為世界頭號強國以後,世界交往中有一個正義的價值方向,我們的社會正朝著一個更加民主、自由的方向發展,社會上每個人的權利也日益得到尊重和維護,而在這以前真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大非」世界。我們不能說這和美國的崛起是一種千年不遇的巧合,因為在這之中我們總能在各個方面尋找到美國的努力和起到的作用。

最後我們要表達的是,世界需要領導者。人類還處於野蠻專橫的不文明階段,屠殺、壓迫和強制佔有還是某些人為了自己的目的而經常採取的手段,世界並非井然有序,衝突和鬥爭不斷,流血和殺戮時有發生,恐怖主義防不勝防,生命需要保障,人類需要進步,社會需要發展,世界需要和平,我們呼喚英雄,拯救和平、幸福於危難之時。世界需要一個佔絕對優勢地位的國家來領導和控制國際體系、維持世界秩序、主持人間正義,只要這個國家主張不主要依靠軍事力量,而更多注重經濟滲透和文化影響,特別是依靠先進的價值觀念、政治制度、生活方式,這是全世界人民的人心所向,也是世界和平發展的急需保證。一切條件和因素要求美國要當仁不讓地要再次充當世界的領袖,正如布什總統在2002年獨立紀念日獻詞所說:「美國人民自建國以來始終孜孜不倦地努力建設一個人人享有自由、和平和機會的國家。在我們奮起將恐怖主義的陰霾從我國和全世界掃除之時,我們再次誓言保衛建國先驅留下的自由的傳統。在我們邁入21世紀的時候,我們以這樣的行動來紀念他們的精神。」美國不帶頭的唯一結果,便是出現一個危險更多和憂慮更多的世界,美國領導人──從羅斯福、杜魯門、肯尼迪直至里根──都拒絕實行孤立和退卻,因為他們知道,孤立不僅束縛打擊敵人的手腳,還會阻止幫助亟需幫助的朋友,美國只有積極地把自由民主推向世界時,美國才更安全,世界才能長久保持一種長治久安的和平狀態。

美國猶如太陽一樣照耀著世界,給世界人民帶來自由民主安全的溫暖與陽光,驅趕著恐怖專制落後愚昧的毒霉。全世界的人民不能無視美國的貢獻,我做此書也只想說一些全世界享受美好生活的當代人應該說的話,希望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引起世人深思。

(以上摘自本人正在寫作的《美國照耀世界》的內容綱要)(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大陸網友7.4議美國: 星條旗永不落
大陸網友7.4議美國:「拯救大兵瑞恩」
大陸網友7.4議美國:《阿甘正傳》
大陸網友7.4議美國: 兩個大嘴巴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中國解封另藏祕密 高官一語驚人
【秦鵬直播】新10條否定清零 中共大廈現裂痕
【新聞大家談】中共新十條出爐 核酸業現危機?
【晚間新聞】江死了出殯 當局花錢招募送殯演員
【百年真相】禍從口出?上將張愛萍險被「毒死」
【全球新聞】反抗意識被喚醒 南京武漢大學抗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