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事件

游乾桂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為什麼要當歌星?也許我的智慧不高,大部分的時間都弄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喜歡當歌星。
歌星我覺得很可憐,因為唱歌的人最容易接受懲罰,我可不是危言聳聽喔!就以我來說吧!便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每次我展露歌喉時,老媽總是狠心的拿一把「鐵錘」,錘殺我的自尊,說我「鬼叫,鬼叫」的,或是「比殺豬還難聽」,或是「狗吠」。

鬼叫我真的沒聽過,我曾試著問老媽,鬼叫的聲音到底像什麼?但她總說不出個所以然,我相信一定很難聽,很難聽。

豬被殺的慘叫聲,我當然也沒聽過,因為……因為都市是不殺豬的。媽媽以前說故事時,曾經學過二次殺豬的慘叫聲,的確很可怕,我的聲音真的有如「魔音穿腦」嗎?

狗吠我倒是聽過,「汪汪、汪汪」的,還不賴呀!所以有人問我:「你歌唱得好不好」時,我通常會很高興的告訴他:「像狗吠喔!」然後補充一句:「我媽媽說的耶!」 大人聽到我這樣「自我吹噓」時,總是把臉笑成桃子形,眼睛瞇成蠶絲線。

然後我再唱歌時,就有人決定「送我一塊錢」,叫我少開尊口。我抗議呀!我抗議呀!

電視上的抗爭行動,早已給我莫大的啟示,總有一天,我也要揭竿起義,向父母爭取「小人」權,只要聲音大些,就是贏家,立法委員不都是這樣?

午夜夢迴時,我還是禁不住懷疑:我的歌聲真的有那麼差嗎?

想了三千六百四十三秒,我終於想出結論,原來老媽是以三十一歲的標準,要求我這位三歲多的小孩,這是不公平的。

難道她沒聽過最近的兒童心理學家一再強調,即使小孩是天才,他們仍是小孩呀!因為天才的真正意思是:一種心智年齡超過生理年齡滿多的人種。一個五歲的小天才,他的心智年齡也許是七、八歲,但七、八歲還是比不上三十一歲的大人哪!

太多的要求,太高的標準,只會將我們的自信擊毀。

我的歌聲,也許以「三十一」歲的標準是很差,但以三歲多的標準來看,卻還不賴,至少我敢唱,敢大聲的唱,這可是需要勇氣的喔!

再說,唱歌對我來講,也是一種「享受」,大人有唱MTV、KTV、BTV、跳舞、郊遊等多重享受,我們做小孩的卻只能在家自娛,大人怎麼忍心潑我們冷水呢?

越挫越勇?我可不相信這種話。我需要的是「鼓勵」!

在我唱得興高采烈、熱情有勁、忘掉煩惱的時候,給我最真摯的讚美。在親友來訪時,也不要把我當成「走唱」的,到處唱給別人聽。

這樣的期盼,不只是希望能在我家實現,也願別的小孩,都能蒙受其利。

你瞧!我是不是人小志大呢?

摘自:游乾桂所著《寶貝在說話》一書@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城市人,尤其當慣了朝九晚五,看電視,讀報紙,罵小孩的都市「心情流浪漢」,或已遺忘了水聲是怎麼彈奏的,潺潺的、淙淙、涓涓還是絲絲如幻;幽靜悄然,還是萬馬奔騰,或是轟轟作響。
  • 心理學家曾經說過,旅行是孩子最佳的「智慧產」,我們可以把自己欣賞到的一切,轉化成一切與自己有關的生命。
  • 你相信小孩子也能來一場流利的演說嗎?我爸爸有個朋友叫林大利的,是不可能相信這句話的,每次他到我們家總會數落他們家的林小龍是如何的笨嘴笨舌,一句話也不會講,說到生氣處,還會露出那副想把人生吞活剝的嚇人模樣。
  • 曾聽心理學家說過,孩子並不具有良好的「認知」能力,但說來奇怪,我那五歲的兒子,似乎不是如此。記得華航發生空難不久,我們全家到澎湖旅遊,臨上飛機前,我的兒子硬是不肯登機,後來「查明」原因,才知道,他自從看了華航空難事件報導之後,便一直認為「凡是飛機,就會爆炸」。
  •   說什麼也沒人相信,我常常與大師為伍。莫大年就說:「我看你一定得了吹牛症,才會每天不停的吹牛。」其實,我真的沒有吹牛。
  • 無法跟上學習進度、社交困難、懼怕「被發現」,這些都是適應能力較弱的孩子可能會遇到的挑戰,會給孩子帶來很多壓力和焦慮。這些感覺會讓孩子產生恐懼感,不僅會影響他們在校內的學習,也會影響他們在校外的生活。
  • 隨著COVID-19病毒隔離措施的取消,孩子們重新回到校園,有一些孩子可能會產生社交焦慮。有社交焦慮症的人在社交場合中可能會害怕尷尬,不願參加社交活動,或過分擔心人們對自己做出很差的評價。
  • 焦慮不僅僅是成人的專利,事實上,很多孩子在不同階段和場合都可能遭受焦慮困擾,但表現形式卻各不相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