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流水年華(19)

張兆太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王博生找到一個機會,在人面前敞開嗓子把吳樹文罵了一頓,心裏的氣已消了一大半,現在見宋祖康掏出一包紅棗請客,唾液立時大量地向外分泌,肚子也感到餓了。他是這些人中飯量最大的一個,每月剛過20號,飯票就不夠了,因此晚飯從來沒敢吃飽過一頓。所以,他對食物特別感興趣。
「我不吃,你自己吃吧。你值夜班,等一會兒要肚子餓的。」
王博生嘴上客氣,手卻迫不及待地伸過去了。「我姑且吃它一個嘗嘗味道吧!」——他想。可是他的意志力敵不過強盛的食欲:吃了一個以後又想吃第二個,然後又想吃第三個……一小包紅棗快要被他一個人吃完了。
「你自己怎麼不吃呀?」王博生伸出去的手有點猶豫了。
「你吃吧。我肚子飽得很哩。」
於是王博生又拿了一個送到嘴裏。
「這棗真好吃啊!」王博生大聲讚美道,他手裏拿著最後一顆棗,捨不得往嘴裏放,把它瞧了又瞧,呆滯的眼睛變得有光彩了,那張死板的方臉也似乎稍微變長了些。
「荔枝才叫好吃呢!」宋祖康滿懷感情地說,他的思想一下子飛到了幾千裏外盛產荔枝的故鄉。
「我不相信世界上還有比這棗更好吃的東西。」王博生說,一面用拇指和食指緊緊夾住最後一顆棗的棗核,然後把核上一星半點殘肉啃得精光。
「真是太好吃了!」王博生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扔在地上的棗核,回味無窮地說。「我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比燉肉、燒雞還好吃。老宋,這麼好吃的棗子,你是從哪兒買來的?」
「楊光益送給我的。」
風,好像停了。空氣有些濕潤。王博生歎了一口氣,呆呆地站著不動。二十來個紅棗下肚後,不但沒有滿足胃的需要,反而刺激了受抑制的食欲,他感到更餓了。
「什麼人都比咱們強啊!」王博生自言自語地說,眼睛盯住地上的棗核。「就說老楊吧,也比咱們強。他五六年畢業以後,當過一年半的助教,添置了一些東西。這些年來,每月還能領到二十五元的生活費,除了吃飯,還能買點零食吃吃。可咱們呢?連飯都吃不飽。更不用提衣服了,爛得做尿布都沒人要。」
「就是嘛!」宋祖康似乎頗有感觸地附和道。「同樣是一塊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用法。對於那些工資百兒八十的人來說,每月少十元,生活沒什麼影響;可是對於我們呢,就是能長一毛錢也是好的。」
「一毛錢可以買兩個饅頭哩!如果現在給我兩個饅頭,肚子就不會和我過不去了。我說,老宋!憑什麼咱們一個月只拿十多元錢?吃不飽又餓不死,倒更難受。」
「憑你是個學生嘛!你忘了嗎?咱們每月十號輪流派一名代表去學校領錢,財務科的報帳單上每次都清清楚楚地寫明『助學金』三個字。」
「我大學早畢業了,還是學生!」王博生憤憤地嚷道。「再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咱們哪一天不是扛著鐵鍁、鋤頭在地裏死受?今年大年初一還叫咱們套車往地裏運糞!要他發什麼雞巴助學金!」
「你說你已經大學畢業了,可是人家認為你政治不合格,沒有發給你畢業文憑呀!」
「我要畢業文憑幹什麼?就算我一個字不認識,可我是三十多歲的人了,身上勁兒也不比別人小,二百斤一個的麻袋擱在肩上便能走,就憑這身力氣,到哪兒沒有飯吃?憑什麼一個月只拿十多元錢!」
「因為你是右派嘛,對黨對人民犯了罪。」
「我犯了什麼罪啊?天天說要低頭認罪,可我到底犯了什麼罪呢?我自己也莫名其妙。我父親是個中農,一輩子憑自己的力氣,種地吃飯。我解放前還是個小學生,資本主義是個啥樣子,見都沒見過。可是卻說我要復辟資本主義!我不過說了一個事實:五三年實行糧食統購統銷,我家斷過幾頓炊。鳴放的時候,號召大家說心裏話,有什麼說什麼。我信以為真,在班級座談會上把這個事說出來了。後來反右,就說我攻擊黨的糧食政策,是蓄意向黨進攻,犯了滔天大罪。如果我犯了滔天大罪,又為什麼不把我送到監獄裏去?」
「沒有把你送到監獄,是因為毛主席寬大,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嘛!」
「什麼人民內部,人民外部!我再也不信這一套了。」王博生悻悻然地說道。「五七年只要誰給某個黨員提一條意見,就有可能被劃為右派;這一次呢,誰帶頭給黨委書記戴高帽子,在他頭上拉屎拉尿,誰就是最最革命的左派。媽的臭×,這是什麼邏輯?我王博生再也不受騙了。他們的話是不能相信的,誰信誰倒楣。我王博生認識到這一點已經晚了。」
「你少發點牢騷行不行?叫人聽見怎麼辦?」
「聽見就聽見!我才不怕哩。我情願蹲監獄。你說,老宋!如果把咱們送到監獄,到現在也十多年了,早該出來了吧?出來以後,總能混上一口飽飯和一身衣服吧!」
「王博生,你盡發這些牢騷,有啥用?瘋了麼?」
「我沒有瘋。我肚子餓。我要吃飯。只要把我的右派帽子摘了,讓我吃飽穿暖,不必天天提心吊膽挨整,幹什麼工作我都願意。一輩子掏大糞掃馬路爬陰溝我也願意——總比帶著帽子天天挨餓受整強一百倍、一千倍!」
王博生沮喪地低下了頭,不再說話了。宋祖康覺得自己的地位很尷尬,找不出什麼話可以安慰這顆受傷的心,因為他說的件件都是事實,沒有半點誇張。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陰鬱的日子需要鎮靜。相信吧,那愉快的日子即將來臨。心,永遠憧憬著未來。現在卻常是陰沉。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會過去。而那過去了的,將會變成親切的懷戀。」
「你這是說的什麼?」王博生抬起了頭,好像不太相信自己耳朵似地望著宋祖康。
「這是普希金的詩,叫你不要悲傷,難過。也許我有些地方背錯了。」
「去你的!還背詩呢!我說,老宋!你才是真正的瘋子。」
王博生打開圈門走了。這時又起風了。大約是二、三級的風。風向從原來的西北轉向正北了。天空中的星星寥寥可數。一大片灰色的雲從東南角的天邊徐徐升起,籠罩在遠處城市建築物的燈火上面。宋祖康望著漸漸逼近的烏雲,陷入了沉思之中……
「老宋!那棗子真好吃,太好吃了!」
他猛一抬頭,看見王博生站在豬圈外面,那張方臉微微向前探過來,正在和自己說話。
「你怎麼又來了?時候不早了,快回去睡覺吧。」
「我睡不著呀!我怕黑夜和睡覺。兩隻眼睛一閉,常常還不等我睡著,便做起夢來了。我不是夢見因為偷糕點被人拿著棍子追趕,就是跪著挨鬥,或者夢見狼呀、豹呀、老虎呀,張牙舞爪地向我撲過來。老宋,我在夢裏也逃脫不了挨整的命。」
「你不睡覺,明天怎麼能幹活呢?」
「唉!何必費腦子去想什麼明天、後天,說不定今兒個晚上來個地震,把你我統統都埋起來了。這倒也痛快:既不會挨餓,吳樹文他們也不可能再來整我們了。」
「你太悲觀了。還是想開些吧。像我們這樣因為說句把話而受罪的,全國有多少啊!光咱們一個大學,這次牛鬼蛇神一隊、二隊就足足有好幾百人。那些已經六、七十歲的老教授,不也一樣編在裏面拔草,來回搬石頭嗎?」
「倒也是。不過,聽說二隊最近已經停止勞動了。一隊可能也要解散。現在把一切都推到劉少奇頭上了,凡是壞事都是劉少奇幹的,說是執行資(產階級)反(動)路線,鎮壓革命群眾,他比蔣介石、杜勒斯還要壞哩。」
「是真的嗎?」
「瞧你這樣子!你是右派分子,貨真價實的明碼階級敵人,真的也沒有你的份呀!說正經的,老宋!如果我有五元錢,我是請你吃一頓呢,還是買副圍棋和你下著玩?」
「吃一頓呢,吃完就完了;還是買副圍棋好,可以玩它一輩子。不過我們哪有時間玩啊?再說,你憑空哪兒去弄五元錢呢?」
「我有!我有!」王博生解開破棉襖,指著身上穿的一件舊的黃綠色毛衣說:「你看,老宋!這件毛衣值五元錢吧?我要把它賣了。」
「你把它賣了,自己穿什麼呢?」
「現在已經是春天了。天氣將慢慢轉暖,可以不穿它了。我明天就把它脫下來,托張大爺給我拿到早市上去賣了,賣五元錢。」
「那麼,你今年冬天穿什麼?」
「唉,老宋啊!你這個人真是愛管閒事。老實告訴你吧,到不了冬天我就找到歸宿了。我已經為自己選好了一棵樹,就是馬號前面那棵又大又老的槐樹。如果今年夏天還不給我摘帽子,那麼我就準備一條結實的繩子,往樹上一掛,一了百了。」
王博生說話的態度是認真的。他的神情嚴肅,就如同他一度致力研究過的數學一樣,不容摻進一點虛假的水分。而他那強壯魁梧的身軀,卻像一堵小山筆直地屹立在豬圈前面。宋祖康的目光從他臉上悄悄地收回來了,不敢再正面看他。在深夜朦朧的燈影下,從一個具有這樣強大的原始生命力的人嘴裏談出了死亡,不但顯得很不調和,而且聽起來特別令人心顫膽跳——又可怕又可悲!風愈刮愈大了。母豬靠著一堵草苫子的庇護,安然無恙地躺在地上呼嚕呼嚕地睡覺。小豬們正趴在它身上吸乳,一面嗷嗷地叫著,歡呼造物主賦予了自己肉的生命。豬大概是幸福的吧?因為它沒有思想,什麼也不懂……
「如果在臨死前,」王博生打破了沉默,繼續說道。「如果那時我找到了一個機會,魚呀,肉呀,棗呀,飽飽地吃它一頓,倒也挺痛快。」
又沉默了。死的陰影在他們面前閃來閃去。兩個人幾乎同時想到了去年冬天打稻場的一場火災:四個從勞改隊逃出來的少年管教犯,冒充紅衛兵抄了不少錢,買了許多吃食和酒,晚上偷偷地躲到稻草堆裏大吃大喝,因為抽煙不小心,把稻草點燃了。當時正在刮大風,立刻釀成了一場熊熊大火,當場燒死了四個人中喝得最多的那一個。
「我們還是談談愉快的題目吧。」宋祖康輕輕地咳嗽了一聲,鼓起勇氣結束這壓迫人的沉默。「生活是豐富多彩的。值得慶倖的事還很多哩。比如說,大自然就不服從某些人的意志,不然的話,你想想看,天空將只准由一種顏色塗成,大地只許栽培一種植物,也不會有春、夏、秋、冬的交替,那樣的世界將是多麼的單調和乏味啊!」
「不對!如果大自然也服從那些人的意志,首先就得取消白天和黑夜的區別,好讓我們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停地幹活,成為給他們製造財富、擴大權力的螺絲釘。啊,風真大!你晚上獨個人在這裏待一夜不冷嗎?我該回去了。」
「快回去睡覺吧,別胡思亂想了。」
「我才不胡思亂想哩。」王博生說,一面用一條草繩把破棉襖勒緊,風正透過破棉絮往身子裏鑽。
「鏘格裏格鏘,新鬼煩冤舊鬼哭。鏘格裏格鏘,天陰雨濕聲啾啾………」
王博生一邊唱著,一邊踉踉蹌蹌地向前走。風吹得很緊,他棉襖上掛著的許多碎片在風中都跳起舞來了。宋祖康站在圈門前面,望著王博生的背影逐漸遠去,最後完全消失在陰森森的黑夜裏。他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從懷裏掏出一個懷錶。這是到北方上大學的前夕,他那位當小學教員的舅舅送的禮物。錶是已經很舊了,但報時倒很準確。滴答,滴答,滴答……時間一秒也不肯停留。生命在流逝。歲月啊,歲月!你給我們帶來了什麼?是眼角上過早出現的皺紋,是心靈裏一道道的刀痕。
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只剩下最後幾分鐘就要匯入歷史的長河,永遠不再回來了。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是一個遭受過流放、並且至死都在受著迫害的詩人:他在沙皇的刺刀下面勇敢地歌頌自由,熱烈地號召人們同情那些為權力的輪子碾碎了的千千萬萬善良的普通人。也許正是普希金,這顆明亮的北極星,激發了萬里迢迢的珠江邊上一個少年美好的天性,教會他去熱愛真理,鄙棄一切醜惡和不義。
  • 念信人顯然頗為得意,不但聲音響亮、清晰,而且還帶著做作的感情,彷彿在向觀眾朗讀一篇臺詞。不管愛聽不愛聽,這聲音直往每個人的耳朵裏鑽,攪亂了宋祖康的沉思默想。他心裏很煩躁,霍地坐起來,將信一把奪過來,隨手往鋪上一扔,一面厲聲地說:「你這瘋子!快要變成《白夜》裏的主人公了!」
  • 打去年冬天以來,他一直對天氣表現出異乎尋常的關注。這是一個秘密,誰也不知道。他常常在晚上就寢的時候,一邊脫衣服,一邊心裏擔心著明天會不會下雪。啊,上蒼!但願你發點慈悲,可千萬,千萬不能下雪!
  • 「姆媽此刻大概正在廚房裏熱牛奶。再過半個鐘頭爹爹就要上班了。他得吃完早點再上班。姆媽給他倒好牛奶(裏面打了兩個雞蛋),便開始給他切麵包。姆媽切麵包的本事真大,一片片切得很薄很薄,再塗上一層黃油,香噴噴的,可好吃哩!不過我更愛吃果子醬。
  • 冬天來到了。這是一九五八年的冬天。遼闊的國土上升起了舉世聞名的「三面紅旗」,在她們璀璨奪目的光輝照耀下,全國男女老幼幾乎都動員起來了:挑燈夜戰,砸鐵煉鋼,挖渠開河。各行各業都在爭著放「衛星」。「衛星」一個更比一個大。一時間,只見中國的天空「衛星」滿天飛。
  • 〔自由時報編譯羅彥傑/綜合報導〕如果你以為專程沿陸路從英國倫敦搭巴士到澳洲雪梨是20多歲年輕人的專利,可就大錯特錯了。一個由38名冒險家組成的巴士旅行團16日啟程,向倫敦地標「大笨鐘」與「倫敦眼」道別後,將用3個月的時間暢遊20國,而且4分之1的團員年紀超過50歲,每人的車資為3750英鎊(約25萬台幣),而且開賣2個月內就售罄。
  • 【大紀元9月1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十六日專電)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日本海上自衛隊橫須賀地方總監部今天公布,驅逐艦「初雪」號等三艘艦艇及第二術科學校人員,從八日至十四日為止,有八十七人出現上吐下瀉等食物中毒的症狀,其中有二十六人已住院治療。
  • 【大紀元9月1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方旭台北十六日電)2007北台灣媽祖文化節今天上午在台北天后宮盛大揭幕,北台灣八縣市十七座媽祖同祀宮廟一同以行腳踩街方式,遶行艋舺、北門等台北古城,希望喚起民眾敬仰先民篳路藍縷的精神。台北市長郝龍斌、台北縣長周錫瑋與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蕭萬長等人,都在廟前恭迎媽祖鑾駕起駕出巡。
  • 由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發起的人權聖火傳遞活動,經希臘、德國、捷克、羅馬尼亞、奧地利,9月14日傳遞到斯洛伐克。

    曾經在共產極權統治下生活了40年的斯洛伐克人,對共產暴政有切膚之痛,當聽說旨在揭露中共極權對人權的迫害的人權聖火到達斯洛伐克,當地各界人士紛紛以參與聖火傳遞或寫信的方式表示支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