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數千農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聯手奪地

——重蹈義和團抗擊八國聯軍的悲歌(修訂圖文)

俞梅蓀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9月21日訊】2007年3月28日,廣東紅海灣發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汕尾電廠)的發電機組試點火完成,機組安裝就緒,投產發電、商業運營創利在即,要完成600KV輸送電線路工程已迫在眉睫。

3月11日和4月16日,由汕尾電廠長期僱傭的200名黑社會暴徒拿著棍棒,開著各種車輛,分別包圍石古村、東四村,他們進村見人就打,同時強行挖地施工建管道和架設高壓電線架,不少村民被打成重傷。村民報警,警察不來,周邊數千村民聞訊趕來拚死械鬥,把其打得抱頭鼠竄,有暴徒被打死,憤怒的村民把大型挖土機、大卡車、拖拉機等放火燒燬。在暴徒挨打時,不少警車警察卻及時趕來制止,村民們氣得要揍警察、燒警車,被老人們極力拉住。據悉,電廠為每架設一座高壓電線架的保護費為100萬元,最近又提高到200萬元,全權委託當地以吳華錦為首的黑社會承辦。

汕尾電廠2003年底動工以來,「以預審代替審批、未批先占」這種國務院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做法,非法強佔二千多畝良田和五千多畝海灘,毀壞百餘平方公里盛產魚蝦的黃金海灣「白沙湖」,農田和漁業生態資源破壞殆盡,卻又長期拒絕依法合理補償,對失地農民的依法維權,不斷血腥鎮壓。一寸土地一寸血,數千村民數千軍,與官警商黑聯手奪地的抗暴行動如火如荼。

村民擊潰暴徒保衛土地

8月16日上午9時許,吳華錦為首的80多名暴徒和施工人員來到東一村東門社的土地上,強行架設「第11 號」高壓電線架。由於村民未得到失地的合法補償安置,上前阻止施工,不少村民被打傷。吳華錦揚言:「誰敢來阻止,誰就死,來一個殺一個。」這裡正是2005年12月6日,警察開槍打死3位維權村民的地方。

周邊村莊的上千農民聞訊,紛紛拿著棍棒趕來與暴徒械鬥,他們每人左臂綁著紅布條以識別敵我,以免在混戰中誤傷自己人,就連80歲的唐老農也手持棍棒上陣參戰(圖1)。大家勇猛抗擊,將暴徒趕走,並把存放施工材料的工棚燒了。(圖2)

村民血戰防暴警察而失利

8月24日上午8時,以吳華錦為首的暴徒和施工人員200人,又來到此地施工,同來的還有村、街道、區的三級幹部:東一、二、三、四村的正副支部書記林木偉、魏琵、黃國營、石建材、魏長勝、陳教光、陳綿護;東洲街道黨委書記黃金鏈;紅海灣開發區管委會書記陳繼炮、管委會副主任石建年;派出所長林尊民,以及防暴警察、消防武警等約1200人。警察在施工現場外圍拉起警戒線,近千名警察手持盾牌,排成三層人牆,其後還有持衝鋒鎗的,阻止村民進入。(圖3)

各級黨政領導和大批警察前來為強行施工保駕,為暴徒撐腰,村民們見狀氣憤之極。東一村東門社46歲的村民林才敲鑼呼救,周邊村莊2000名村民持沙鏟和鋤頭趕來,百餘勇猛的青壯年衝鋒在前打頭陣,許多村民不顧個人安危向前衝。警察的人牆被三次衝垮,民心大振。(圖4)

之後,警察扔出許多催淚彈,用高壓水槍噴射,村民們的眼睛刺激得淚流不止,嗓子被嗆得咳嗽,現場頓時一片混亂。70多歲的杜乃明頸部中彈、鎖骨斷裂;70歲的農婦米倩被電棍擊斷肘骨;80歲的杜乃明、75歲的黃希浦、51歲的林娜等老弱者被打得遍體鱗傷。

林才被催淚彈擊傷,被警察抓住。警察審問:帶頭人是誰?林才說:「大家是自發來的,沒有頭,人們聽到我敲鑼而來的,我就是頭,大不了被你們關幾年。」5個警察把他打成重傷。

老少父子農民軍迎戰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和武警部隊,正如當年義和團抗擊八國聯軍,場景慘烈,觸目驚心。他們以卵擊石,結局可想而知。

天兵天將解圍村民

在此危急關頭,載著坦克和高射炮的數十輛軍車的大部隊行軍演練到此而受阻。(圖5)

村民們紛紛向部隊首長痛訴冤情,部隊首長對此深為同情和憤怒,立即通過電話與各方聯繫。20分鐘後,勝局已定的大批警察和武警、暴徒、幹部突然全部迅速撤走,並清掃了現場留下的血跡、兇器、石頭等雜物,消除械鬥的痕跡。林才等被抓住的重傷者被拋在路邊。

這些執法違法,欺壓百姓的防暴警察和武警部隊與解放軍野戰勁旅兵戎相見,只能望風而逃。(圖6)

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電廠在非法強佔的數千畝土地上建成後,面對坦克部隊的威懾,未能再掠走這幾畝地,村民的血總算沒有白流,土地保衛戰以村民正當防衛暫時獲勝,成為一曲軍愛民、民擁軍,共同保衛家園的壯歌。(圖7)

村、街道和區的幹部們迫於部隊的壓力,為息事寧人而承諾,對傷者給予免費治療和適當賠償。

坦克部隊開走了,民與官鬥,吃虧的總是百姓,更加殘酷和血腥的日子還在後面。

重傷者的艱難

當日,林才被村民送到東洲鎮醫院搶救,其頭部嚴重受傷,還吐了4次血,經醫院檢查,其內臟破裂。(圖8)70來歲的農婦米倩被打成重傷。(圖9)

次日,政府對救治傷員的承諾不兌現,醫院拒絕繼續救治重傷者。不少村民在東洲派出所門口的公路邊搭起帳篷,把林才、杜乃明、米倩、黃希浦等重傷者安置在篷裡求助,引來周圍村民和過往行人的圍觀,大家紛紛捐款,造成交通阻塞中斷,另一條通往電廠的新公路被警察和暴徒封鎖。(圖10)

東二村西門社村民杜乃明的鎖骨被催淚彈炸斷,得到政府2萬元醫療費,但政府承諾的10萬元賠償費卻拒不兌現,80歲的杜乃明目前在海豐縣骨科醫院治療;東一村東門社米倩、東二村北門社黃希浦分別得到6萬元,其前提條件是不得再向派出所抗議,其他傷者均無救助費用。

不久前,村民陳簽因維權被非法判刑,林才敲鑼鼓召來村民以示抗議。由於林才平日積極參與維權,如今政府拒絕為其解決醫療費。28日,林才兩次吐血,東洲鎮醫院院長劉桂往拒絕為其免費治療。沒錢治傷的林才只好冒著酷暑,在東洲派出所門口躺了11天,9月4日凌晨被警察抓走。其親弟林金庚在當天早上發現林才不見了,立即敲鑼呼救,為時已晚,聞訊趕來的村民們憤怒之極。有村民說,官方怕外界知道真相,所以要武力清場,粉飾太平,製造表面和諧的假象。

民怨沸騰要求村務公開

8月29、30日,村、街道、區和市政府這4級官員,聚首在紅海灣開發區管委會辦公大樓商量對策。據說,各級官員們就8月24日事件互相推卸責任。一些村民認為,幕後總指揮是開發區管委會書記陳繼炮,主要策劃者是管委會副主任石建年,主要責任人是東洲街道黨委書記黃金鏈和4個村的支部書記石建材、魏琵、魏長勝、陳綿護、林木偉等。

8月30日,村民們打著「血債要血還」、「討回土地和白沙湖的生存權益」等等標語,遊行到東洲派出所抗議,並把標語掛在派出所門口和東洲鎮上。(圖11)

8月31日,石古村民發起「村務公開、財務公開」的民主運動,許多村民紛紛在紅海灣大道的石古村路口(3月11日械鬥之地)拉起十幾條抗議橫幅,向該村的上級領導──東三村黨支部書記石建材要回土地;要求村務公開和數年來的財務公開。廣大村民四處宣傳,群情洶湧,民怨沸騰。

石建材倚仗其親弟石建年(紅海灣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親哥石建平(原任汕尾市城區副區長,現為區人大副主任)的勢力,1999年從東一村調來東三村擔任黨支部書記以來,他背著廣大村民,幫助汕尾電廠和當地政府非法掠奪土地,橫行鄉里,不可一世,他對廣大村民極盡坑矇拐騙,打擊迫害之能事,民憤極大。

9月1日,陳繼炮、石建年、石建材為清除村民的維權橫幅,懸賞一萬元。東四村黨支部副書記陳綿護自告奮勇地說,三千元即可找人搞定。後來,那些橫幅不見了。村民們對此更為氣憤,又拉出十幾條維權抗議的橫幅,掛在強行施工的現場和公路邊,有的標語哭青天,有的擁護黨中央反腐,更多的是把矛頭直指村支部書記石建材和街道黨委書記黃金鏈。(圖12)

公安局發出刑事傳喚令

8月31日至9月1日,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劉玉浦率省委政法委、省委組織部、省公安廳有關領導到汕尾市視察,他就農村基層維護社會穩定、加強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問題,深入基層調研。他對在十七大前後維護好社會穩定特別是維護好農村基層社會穩定和諧,向市領導提出要求。(汕尾市政府網)

9月4日,汕尾市公安局紅海灣分局向各村十多位維權村民發出刑事傳喚令:

×××:
你於2007年8月24日參與在汕尾電廠輸電線塔11號塔施工現場,用石頭等襲擊我公安機關執勤民警並造成後果,你的行為已觸犯刑律,涉嫌犯罪,我公安機關立案開始偵查。現嚴正警告你,必須認清形勢,懸崖勒馬,立即停止違法犯罪行為,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爭取從寬處理,這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汕尾市公安局紅海灣分局(公章)
二○○七年九月四日(圖13)

當晚,不少男村民連夜逃亡,有家不能歸。9月5日,村民敲起銅鑼,許多農婦在東洲鎮後鋪頂集結,憤怒聲討當局大肆抓捕維權村民。近百位農婦舉著小旗子和橫幅,遊行到東洲派出所抗議,把橫幅掛在派出所門口和東洲鎮上。(圖14)

林才在9月4日被抓走,次日晚上,警察和官員抄了林才的家,把存放在他家的橫幅和標語全部搜走。林才的弟弟林金庚已兩次接到刑事傳喚令。

在8月24日的衝突中,當局準備了四部錄像機在現場拍攝,把衝在最前面的村民都拍攝下來,現要抓捕他們。

廣大東洲村民呼籲中央官員能到當地調查,嚴懲貪官污吏,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我國失地農民的悲慘命運。

9月5日上午,汕尾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鄭雁雄向全市政法系統傳達貫徹劉玉浦的講話精神,對全市政法工作進行部署。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長許俊民,市人民法院院長陳孫,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尚德,市和各縣(市、區)政法系統有關負責人出席會議。

鄭雁雄要求全市政法系統及有關部門切實抓好:
一要,正確判斷當前維穩形勢,進一步增強維護社會穩定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二要,以實施「平安工程」為載體,科學全面推進維穩和綜治工作;
三要,要全面深入開展社會矛盾排查化解工作;
四要,堅持嚴打方針,推進重點整治,著力解決治安突出問題,堅持重典治亂;
五要,切實提高基層維護社會穩定的能力;
六要,加強專項工作,確保十七大召開前後的大局穩定;
七要,嚴格落實維穩責任制和責任追究制。(汕尾市政府網)

600餘村民遊行示威

9月9日上午10時,東洲各村600多位男女老幼在東洲鎮佛爺公集合,遊行示威,一路敲響銅鑼,遊行到派出所門口高喊口號,要求釋放林才等和撤銷抓捕村民的通緝令,要求賠償白沙湖及強佔的土地。派出所沒有人出來,村民一直在那裏等待,到中午12點結束。(圖15)

當時,有村民傳來消息,約40多個黑社會人員又到「第11 號」高壓電線架強行施工,遊行隊伍轉而到那裏去後,黑社會人員和施工人員退到山上,雙方沒有發生衝突。

由於是週日,過往的行人或遊客格外多,村民們拉起橫幅站在路口,讓圍觀的人們拍照。村民們希望引起社會的關注。

黃省長等高調支持電廠

7月25日,廣東省委副書記兼省長黃華華一行,在汕尾市委書記兼人大主任戎鐵文、市長王蒙徽陪同下視察汕尾電廠。黃省長聽取總經理文聯合,對機組建設和出線路情況的匯報。黃指示,電廠具有良好的擴建條件,省政府將大力支持。文感謝黃對電廠的關心和支持,表示一定能把電廠建好,管好。(圖16)

8月3日,廣東省政協副主席蔡東士一行,在戎、王陪同下視察。蔡副主席表示,電廠的建設可謂好事多磨,大家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更不能鬆懈大意,要把電廠搞好,才能鬆口氣。(圖17)

8月6日,中共廣東省委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朱明國一行,在戎、王陪同下視察。朱書記希望電廠儘快投產發電,早日創造出經濟效益。(圖18)

由此可見,在省委、省政府、省政協、省政法委、省委組織部、省公安廳等領導人的大力支持下,汕尾市委、市政府、紅海灣開發區等各級黨政機關和電廠、黑社會聯手,更大規模地血腥鎮壓失地農民的維權活動,為所慾為,有恃無恐。

土地保衛戰何時是盡頭

9月10日,東洲街道石古村江立狀、翁燕林、江撓等19戶近90位村民,代表東洲街道各村被征地的近萬失地農民,向廣東紅海灣發電有限公司(即汕尾電廠)董事長李灼賢、黨委書記兼總經理文聯合,發出《對汕尾發電廠暴力非法佔地造成流血事件的抗議》(抄送其上級廣東省粵電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兼董事長潘力)。《抗議書》中列舉該廠自2003年動工以來,未經任何用地審批手續,公然以各種坑矇拐騙,巧取豪奪,不斷製造流血事件等嚴重違法犯罪的行為,強行奪取大片土地,造成廣大村民的財產巨大損失、人身傷害甚至生命代價。村民們為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而繼續受傷害,強烈要求該公司在7天內回復解決問題的方案。

9月13日,廣東省政府召開加快全省電源送出工程建設工作會議。由於征地拆遷等問題處理不妥,汕尾紅海灣電廠、潮州柘林電廠等因送出工程建設受阻,影響電力輸出。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黃龍雲強調,省委和省政府高度重視電源送出工程建設和電網建設,張德江書記、黃華華省長分別作出重要指示和批示,要求加快推進電源送出工程建設和電網建設。佟星副省長要求加快電源送出工程建設。南方電網公司總經理趙建國等到會。

9月13日,廣東省政府與國家農村土地突出問題專項治理督導組的督導意見反饋會召開。督導組組長、中紀委駐民政部紀檢組長劉光和,對廣東省開展農村土地突出問題專項治理工作所取得的成效予以充分肯定,要求繼續加大工作力度,著力解決農村土地承包和徵收徵用中侵害農民土地權益的突出問題。副省長李容根就進一步確保農村土地突出問題的專項治理取得實效而做了具體要求是:要抓好失地農民的生產生活保障問題。

9月19日,東洲派出所、財政所突然聚集了王世頂常務副市長、政協莫英群主席等汕尾市的很多高官,白色恐怖,萬馬齊喑又開始籠罩著周圍,廣大村民擔心官方又會有什麼新的行動。

彭湃再生

9月20日,7天早已過去,紅海灣發電有限公司董事長李灼賢、黨委書記兼總經理文聯合,對村民們的《抗議書》置若罔聞,不屑一顧,拒絕答覆。對此,廣大村民極為憤怒。

由此可見,汕尾電廠的官警商黑聯手勾結非法佔地,為所慾為的違法犯罪活動有恃無恐。村民們表示,儘管勢單力薄,但為依法維護家園,維權尊嚴和人權,要與違法犯罪行為抗爭到底,更大規模的血腥奪地,與更浩蕩的失地農民維權械鬥的殊死較量還在後面。

1927年12月,彭湃領導窮苦農民鬧革命,在這裡建立起我國第一個蘇維埃紅色政權,具有光榮革命鬥爭傳統的當地農民,在彭湃精神的感召下,以男女老幼數千人之眾,連連打退數百暴徒的圍剿,開啟了失地農民在依法維權無效之際,用鮮血和生命誓死保衛土地,這新一代農民維權運動的先河,似乎又回到了80週年之前農民起義的原點。但是農民卻清醒地說:「因為他們有槍(指警方),所以我們還是打不過,要先走依法維權的道路,如實在不行,只好考慮學彭湃了。」彭湃是廣大失地農民永遠的農魂,激勵他們去戰鬥。可見,時至今日,留給政府依法解決問題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心中常念農桑苦,耳裡如聞凍饑聲。(溫總理引用白居易的詩)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溫總理引用王充的話)

國宰不知馭吏策,噎吁唏噓罔談經。(筆者敬送溫總理)

維權標語

8月24日事件以後,任人宰割的廣大弱勢村民在施工現場、公路邊和派出所門口,懸掛起各種標語橫幅,吶喊心中的悲憤,翹首期盼上級黨政領導和世人的關注,其中掛在派出所門口和附近的標語,在9月4日被割走。標語摘要如下(圖12,共11張):

貪官一日不除,東洲一日不休!

電廠出線在村邊,政府用黑欺民來,大小事情無解決,農民百姓哭青天!

徵地四年,地價是迷,小官無理,大官無提!

擁護黨中央反腐倡廉共建和諧社會!

堅決反對電廠強佔土地,維護人民的合法權益!

矛頭直指直指東三村黨支書石建材和街道黨委書記黃金鏈的標語有:

官靠民養,石建材和黃金鏈卻不念民恩,將民財吃得分文不見。

石建材依仗權勢,瞞上騙下,欺壓群眾!

石古人民本和諧,遇到奸官石建材,利益大小無法取,房親兄弟先相抬。(「先相抬」為當地俗話,意為先互相殘殺,是說石建材離間鄉親鄰里關係)

全體村民團結起來,向石建材討回徵地款!

中央政策文明,建材處事反刑,貪污款項極廣,政府無能。(「反刑」為當地俗話,意為一反常態、非正常人之處事態度,是大罵他)

元詩《山坡羊》

筆者多次潛入東洲各村和電廠周圍,實地瞭解村民的失地情況,還隨村民出海捕魚,由於電廠圍海造堤,豐富的漁業資源被破壞殆盡,已基本上捕不到魚了,廣大村民的生計無著。因住在村民破敗不堪的家中,傾聽著村民們痛陳疾苦和浴血抗爭,我感同身受,淚流滿面。此情此景,不正如800年前張養浩的詩嗎?

峰巒如聚,
波濤如怒,
山河表裡潼關路。
望西都,意踟躕,
傷心秦漢經行處,
宮闕萬間都做了土。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張養浩(1270-1329),元朝,禮部尚書;任職期間,體恤百姓疾苦,賑濟災民,整頓吏治,做了不少利國利民的好事。此詩書寫了祖國河山的壯麗景象,充滿憂國憂民的情懷。結尾是,如果天下安定,皇家定要大興建設,勞民傷財,百姓的日子不好過;如果國家滅亡,災難四起,戰禍不斷,百姓也受苦。

附記:本文初稿《汕尾失地農民抗暴紀實》2500字,原載動向雜誌2007年9月號。又補充為5000字,刊載《議報》第320期,2007-09-17,文中有關公安局發出刑事傳喚令和600餘村民遊行示威,引自《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的報導。根據新情況補充數千字,於9月21日。

附圖:
1-1,8月16日,黑社會暴徒和施工人員強行建立「第11 號高壓線架」時,黑社會頭頭吳華錦向村民揚言:誰敢來阻止,誰就死,來一個殺一個。東一村農民聞訊,紛紛趕往施工現場抗爭。圖中是該村年近80 的唐老農左手綁著識別敵我的紅巾,手持棍棒上陣。(當日9時56分攝)


1-2,8月16日,電廠僱黑社會人員強行施工,千餘村民前往阻止。


2,8月16日,農民趕走暴徒後,把暴徒為建「第11 號高壓線架」存放材料的木棚燒了。(當日9時56分攝)


3,8月24日上午8時,防暴警察組成人牆為以吳華錦為首的黑社會暴徒和施工人員,拉起警戒線,防止農民進入,圖上的半截高壓線就是在16日被村民阻止而未建成的那座11號線架。(當日9時36分攝)


4,8月24日中午12 點許,警戒線前是防暴警察作人牆,其後還有持衝鋒鎗的,後面是各級官員和黑社會分子,約1200 多人;遠處有30多輛警車和一輛消防車(第一排紅色的車)。2000名村民趕來,三次衝垮警戒線,民心大振,與警察對峙。這裡正是2005年12月6日,警察開槍打死3位維權村民的地方。


5(1-2),坦克部隊數十輛軍車途經此處而受阻。



6,坦克部隊把警察和暴徒趕走後,村民們在原地商討對策。


7,8月24日,被村民械鬥阻止,這11號線架未完工。


8,東一村東門社 46歲的林才被催淚彈擊中受傷,被警察抓獲。在審問時,林才說,大家是自發來的,沒有頭,人們聽到我敲鑼而來的,我就是頭。被警察打成重傷。28日,林才因傷勢過重而多次吐血。29日,東洲鎮醫院院長劉桂往拒絕為其免費治療。沒錢治傷的林才在東洲派出所門口的烈日下躺了11天,9月4日被警察抓走,9月5日被抄家;其弟林金庚接到公安局的刑事傳喚令。


9,東二村西門社70來歲的農婦米倩被打成重傷。


10,在東洲派出所門口的公路邊,村民搭起帳篷,把重傷者林才、杜乃明、米倩、黃希浦等安置在此求助,過往行人圍觀,紛紛捐款,交通阻塞中斷。林才在此躺了11天,9月4日凌晨被警方抓走。


11,8月31日,東洲鎮派出所門前的村民維權抗議標語。


12(11張),9月2日,掛在非法強行施工現場和公路邊的村民維權抗議標語,有的哭青天,有的擁護黨中央反腐,有的矛頭直指村支部書記石建材和街道黨委書記黃金鏈。












13(1-2),9月4日,汕尾市公安局紅海灣分局向各村十多位維權村民發出刑事傳喚令


14,9月5日,近百位農婦拿著小旗子和橫幅,遊行到東洲派出所抗議,並把標語掛在派出所門口。


15,9月9日上午10時,東洲各村600多位男女老幼在東洲佛爺公集合,上街遊行示威示威,要求釋放維權村民等。


16,7月25日,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兼省長黃華華(右1)在汕尾市委書記兼人大主任戎鐵文、市長王蒙徽(後排右1)陪同下視察,紅海灣發電有限公司(汕尾電廠)黨委書記兼總經理文聯合(左1)匯報出線路情況。黃指示,省政府將大力支持。文感謝黃的支持。8月24日,更大規模的血腥奪地事件發生了。


17,8月3日,廣東省政協副主席蔡東士(左1)在戎、王陪同下視察電廠,總經理文聯合(右1)作了匯報。蔡表示,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更不能鬆懈大意,要把電廠搞好,才能鬆口氣。


18,8月6日,中共廣東省委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朱明國(左2),在汕尾市委書記戎鐵文(右1)、市長王蒙徽陪同下視察電廠,紅海灣發電有限公司(汕尾電廠)黨委書記兼總經理文聯合(左1)。朱希望電廠儘快投產發電,早日創造經濟效益。


19-1,汕尾電廠大門口百米處路口的廣告牌。(圖19-22尚未貼入本文,是俞梅蓀2007年3月在當地瞭解械鬥情況時拍攝的)


19-2,汕尾電廠大門口百米處路口的宣傳牌:「優化法制環境,打造法治紅海灣。」由汕尾市駐東洲建設新農村工作隊、紅海灣開發區黨工委、管委會、東洲街道黨工委、辦事處聯合立此。


20,由汕尾市駐東洲建設新農村工作隊、東洲街道黨工委、辦事處聯署立在路口的巨大宣傳牌,在2007年8月24日警民械鬥和2005年12月6日村民被擊斃的現場附近。


21,東洲鎮派出所附近的「八榮八恥」宣傳牌。汕尾市駐東洲建設新農村工作隊、東洲街道黨工委、辦事處聯合立此。


22,在「白沙湖」海灣圍海造堤建起汕尾發電廠,漁業資源極為豐富的村民的母親湖被破壞殆盡。據香港鳳凰電視台報導,這被聯合國定為甲級黃金海灣。


23,2007年3月11日,汕尾電廠10多個工人和200個暴徒到石古村挖地並打人,3000名農民擊退暴徒,燒燬挖土機、大卡車等。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汕尾東洲鄉再爆鎮壓村民
廣東汕尾上千村民抗議蓋電廠爆發流血衝突
廣東汕尾發生三千警民重大衝突事件
黑龍江廣東週末發生嚴重警民衝突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拍案驚奇】聯大北京自卑 老任坐牢18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