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廣:容忍亂說,不准亂動

——兼論拘捕胡佳

標籤:

【大紀元1月26日訊】胡佳被拘捕快一個月了,因為過去他多次被抓進去,過些日子又放出來,這次我以為會很快回家,後來傳出這次是正式拘捕,和以前不同。法新社等媒體打電話來採訪,我的回答是:胡佳無罪,抗議拘捕,問及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抓他,我說:當局要為奧運清場,在社會上製造恐怖氣氛,震懾民眾。但是細細想來,抓胡佳還有其他一些方面的原因。

(一)打壓踐行者,不准亂動

早年當局主要在限制、打壓人們的言論自由、寫作出版自由,現在他們轉而重點打壓串聯、集會、結社、示威等自由行動,打壓那些踐行者,打壓陳光誠、高智晟、胡佳,就是一些例證。這些人的特點是身體力行,維護人權,臨沂盲人律師陳光誠,在農村調查揭露計劃生育中的侵犯人權案例,並在當地造成很大影響,獲得農民擁戴,結果被判處徒刑4年3個月。而當年判三年徒刑緩刑五年的高智晟律師,主要因為他去東北調查並報導了殘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再加上他帶頭組織十多人去臨沂聲援陳光誠也為當局所不容,他們都是屬於”亂動”,現在拘捕胡佳也是因為他是個踐行者,不准他”亂動”。

(二)容忍”亂說”是多年抗爭的結果

毛澤東有句名言,對於”反動分子”(反對分子)是”不准亂說亂動”的。什麼是”亂說”,講白了就是不准說反對的話(或曰”反動言論”)。在很長一段時間,當局打壓言論自由,製造了眾多文字獄,罪名包括 ” 反黨”、”反革命”、”煽動顛覆政府”等,前幾年很多判決書中的指證,幾乎全是網上發表的文章,這種打壓遭到很多人的反對、抗議,但是在海外發表文章的人,不是少了,而是更多了,有上百的人到海外發署名文章批評政府,打不勝打,並且稿費已經成為不少人的主要生活來源,當局只得退而建築金盾工程,增加登錄海外網站的難度,減少影響。當局在抗爭之下,只得默認事實,睜隻眼閉隻眼,裝看不見,聽不到,容忍人們到海外去亂說”反動言論”,罵爹、罵娘。國內私下發表”反黨言論”一般也不再追究了。

當局現在是有限度地容忍 “亂說”,卻不准 “亂動”。

(三)胡佳是個踐行者

胡佳1973年生於北京, 1996年畢業於北京經濟學院(現改名為首都經濟貿易大學)。他是中國著名的環保志願者、愛滋病工作的活動者,曾是野犛牛隊的編外隊員、藏羚網負責人、北京愛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執行所長。2000年7月以後他廣泛地介入並參與了一些敏感的社會活動,如2003年3月,胡佳參與了呼籲釋放劉荻的簽名活動。10月,胡佳前往北京公安局,申請要求釋放劉荻的示威遊行,沒有得到批准。2004年 4月初,由於當局擔心胡佳在清明節期間組織紀念六四15週年的活動,將其拘押兩天。4月15日,胡佳為紀念胡耀邦逝世15週年,到天安門廣場獻花,被警方拘捕,警方還無理要求胡母帶胡佳去做精神鑑定。2005年元月趙紫陽去世,胡和趙昕一起到趙府去弔唁,為此被警方關押十餘天。2006秋天,高智晟律師被警方綁架,高智晟夫人耿和與兩個孩子被軟禁在家中,消息完全被封鎖,胡佳多次前去探視,並將所見所聞報導出來。

胡佳的行動觸怒了當局,從2006年開始,他不斷地被警方綁架、關押,每次既無拘留證,也無傳喚證。2007年他被監視、跟蹤、綁架的時間超過200天。

最近我去北京看望因祭奠趙紫陽而多次被警方綁架和監視居住的李金平,他告訴我,有次胡佳開車來看望他,後面跟著兩輛警車,李金平對胡佳說:”你這出行也夠威風的。”

胡佳的社會參與涉及很多方面,就在這次被拘捕的前幾天,他和一些朋友冒著寒風,給到北京上訪露宿街頭的訪民送去了二十幾件御寒的棉大衣,送去了溫暖。

2007年2月5日,總部設在巴黎的無疆界記者組織及法蘭西基金會宣佈2007年度”中國人權獎”得主是胡佳、曾金燕夫婦。

(四)維權應該再上台階

當局不准亂動,極力打壓踐行者,我們一方面要抗議,聲援受害者,促其儘快放人,即使判刑也要使其不敢判重。更重要的是,不要被其來勢洶洶嚇倒,該做的事還是要做。抓了一個胡佳,還有更多胡佳繼續行動。讓當局體會到抓不勝抓,事情就有了轉機,這和過去爭取言論自由很相似。現在的踐行者要有風險意識,要有些準備和安排,有備無患,不但自己要有準備,讓家人也人有所準備,這樣才能遇事不慌,不亂,沉著應對,持久戰鬥。據我所知,國內有不少知識份子早已覺醒,只是因家人的約束,而不能暢所慾言發表評論、見機行事開展行動。

最近我在北京見到一位律師,他說,你要維權要行動,就不要設想當局有什麼底線,他們什麼事都能幹得出來。關於這一點要有所準備,現在問題是雙方力量的對比,只有民主力量壯大到一定程度,他們才能後退一步。

一旦我們不僅有了言論自由,還有行動自由,民主化離我們就不遠了。

(五)乘人之危拘捕胡佳

這次選擇拘捕胡佳的時間,恰好在其夫人剛剛生了小孩一個多月,她身體虛弱,身邊有嗷嗷待哺的嬰兒。在這個時間點上把胡佳關進黑牢,再限制他夫人的行動自由很容易使胡佳精神崩潰;也容易使他的妻子曾金燕求饒,如果警方再把哭哭啼啼的求饒聲錄下來傳給獄中的胡佳聽,那會起到瓦解思想的作用。

從胡佳一事,我們又可以看到當權者的黑暗心理。他們不但沒有什麼人權概念,連起碼的人性、道德都沒有。他們只顧眼前的太平,哪管胡佳、小曾內心留下什麼傷痕,哪管小孩長大以後,父母會告訴他剛出生一個月,父親就被關進監獄,母親被剝奪了人身自由,哪管二十年後的青年人會怎麼想?現在的權勢者何以向後人交待?

黑道中有句話:寧欺六十老,不欺三歲小。欺負六十老人,過幾天他死了,將來可能沒人出來算賬,而三歲小孩,他來日方長,會記你一輩子。現在有些當權者連一般黑道老大的水平都沒有。

權貴們正在播下仇恨的種子,他們將會收穫什麼是可想而知的。

還有十幾天就是2008年的春節了。我真希望胡溫高層能放胡佳回家過年。讓他與妻子相聚,讓他親親出生不久的幼子,讓他能給他年邁的母親拜個年。我也希望胡溫他們能在奧運之前釋放關押中的政治犯,信仰犯,製造和諧氣氛應該有實際行動。

2008年1月25日於山東大學(0531-88365021,13655317356)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孫文廣等四人致全國人大要求重新選舉
人大代表選舉中的「搗亂分子」孫文廣
民建孫文廣支持民盟郭泉
孫文廣:大學生心聲的表達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楊健興:中共瞞疫 各國抗疫後算帳
【十字路口】贛鄂警察衝突 4大挑戰衝擊中共
【紀元播報】方方日記終篇:極左是病毒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為何用垃圾車運菜肉
【紀元播報】紅二代轉發建議書籲高層問責
【羅廚尋味】蘑菇烤比目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