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外思絮】桃花潭水深千尺

畫與文/楊紀代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畫壞了的作品,沖刷之後,發現浸漬入畫紙的殘存顏料,頗可利用,於是等它乾到適當的程度時,細心收拾、修整並添枝加葉就成了!

左右兩道舒捲的煙嵐和自上而下斷斷續續的泉水,不但增加了動感,同時也破除了顏色與畫面的單調,加上斜刺裡探頭的桃花與繽紛的落英,凝聚了觀賞者的目光,呈現出:「……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李白——贈汪倫)的意境!

「君子之交淡如水」,確實如此!平時天各一方,隨著年齡的增長、閱歷的堆疊,個個多半已能做到淡然處事,古井不波!可是偶爾身邊良朋一通溫情的電話,或遠方好友薄薄一紙的安慰,那淡淡的情誼和濃濃的關注,霎時溶進妳塵封已久、平靜無波的心湖,激起淺淺的圈圈漣漪,慢慢變大,緩緩擴散……,引發妳的思緒落向逝去的過往,挑起妳腦海中涓滴不止的懷舊泉源!

一成不變的軌道,千篇一律的日子,平淡中摻雜的寂寞,枯燥裡時有的忙亂,對於年長的人來說是可怕的!因此隔段時間的同學小聚或突如其來的好友碰面,那些許的關懷、幾句的問候,經常會像輕掠水面的微風,將倒影攪得曲曲折折的;就像那泡茶時,溫溫的水氣往出冒、淡淡的茶香四處飄!薄如輕霧、緩似煙嵐的友情,將你溫暖的環繞、擁抱……

桃花潭水深千尺。(楊紀代 提供)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是張黃昏的田園景觀。那天空七彩斑爛的晚霞,是經過多次上色的特殊處理;那遠林、農舍、田野在暮色蒼茫裡,呈現著一天勞動之後的輕快與恬適。
  • 這是張首展作品,特別受到我的青睞。儘管筆觸不夠成熟,構圖不那麼完美,但可是標準的水彩渲染畫,也就是所謂的「高濕度畫法」、「濕中濕畫法」。
  • 人一出生,即一步步朝向終點邁進,沒有選擇的餘地,也沒有擁有的權利!在這過程中,每個人都不由自主的戴上不同的面具,來不及摘下又戴上一副,越戴越多,多到找不著真實的自己了,午夜夢迴,湧上心頭的總是:「是否在心底深處有個純真的妳?是否在靈魂底部有個初始的我?能否找到?何處尋覓?……」這紅塵俗世中,連「真我」都難保有,更遑論存留記憶、前瞻「永恆」了!
  • 這橙紅色調,是我的最愛,更經常使用,雖然難免讓人有「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淒美感受,但走過了波濤洶湧,經歷了惡浪疾風,如今擁有的只是輕緩的腳步與澹然的心胸,知道那餘霞散綺的時刻,再怎麼絢麗奪目,也終將被迅捲而至的夜幕吞噬!
  • 也曾瞥見蛺蝶的雙翅、蜜蜂的奔忙;也曾聽聞啁啾的鳥語、四散的花香;在在昭告著「春神」對大自然的展現!但為何我生命中的春天,仍是如此的溟濛不清?
  • 於是枯木開始萌芽、抽條、長枝;藤蔓趁機攀爬、纏繞、擁抱;那嫩葉兒也四處爭著推擠、探看、亮相!一對鳥雀兒樂呵呵的飛來報喜;「快來瞧瞧!枯木逢春囉!它重新活過來啦!它開始了美好的未來!它獲得了『新生』!」
  • 繁華過後,只剩崢嶸姿態,請別為我歎息!那只不過是為洗淨自己,來年好換上春裝!

    落葉盡逝,只餘殘枝禿幹,不要為我惋惜!那只不過是按著自然規律,轉眼又成新林!

    別視我為寒林!別認為這兒蕭瑟!每一根樹枝都訴說著一季的風華!每一株樹幹都有著不同的故事!

  • 馬致遠的這首〈天淨沙〉可說是元曲中的絕唱,凡是看過的人,幾乎沒有不說好的,至於它究竟好在哪裡,則又眾說紛紜。那是因為各人所站的角度不同,欣賞的眼光不一,內心的感受迥異的緣故,才使得「秋思」被推崇得如此的完美、突出而無瑕疵。
  • 每當離家在外、失意疲憊時;每當身陷困境、無法自處時;或者感到徬徨無助、孤苦無依、心情極度沮喪時,幾乎所有的人,最初浮上心版的影像是「家」!首先想到的念頭是「回家」!似乎「家」具有無法言喻的超能力!能撫慰你心靈的傷痕;能包容你錯誤的抉擇;能溫暖你冰封的心房;能紓解你僵硬的脊柱。
  • 三、兩農舍掩映在綠篁裡,透著紅塵外獨有的遺世氣息。

    溪邊一叢修竹,挺拔高聳,試著想打破平行構圖的呆板,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慵懶散步的白雲,發現了這一溪湛藍,興奮得散成一團團的小棉花球,調皮的斜衝過來一探究竟!

    靜靜的流水,開心的把他們毫無保留的映照反射出來,成了「一溪流水水流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