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謠(30)啊!我的太陽

張鼎奚
font print 人氣: 62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6日訊】義大利民謠《啊!我的太陽》(’O sole mio)是在初中時音樂課本學到的,不過在升學主義聯考過關的我,卻因為不會看讀五線譜,初一時被盛怒的音樂科任林樹興老師用點名板搧了大耳光,從此我形同音樂課的中輟生了。對所有的音樂課一概視為畏途,對這首《啊!我的太陽》,除了因為義大利文的歌名還記得外,其他的名曲教唱,全部都敬謝不敏,即使林老師鋼琴彈得再好,也都激不起我的音樂課的喜愛了。甚至到了高中後,要成立班級合唱,我也是少數漏網的同學。

幸好這首《啊!我的太陽》後來被貓王普里斯萊(Elvis Presley)翻唱成英文版的《It’s Now or Never》後,他磁性的嗓音實在太迷人了,才讓這首義大利民謠改用英文的面貌接近我這樣一個「音樂白痴」,甚至連英譯的歌名(It’s Now or Never)也變成了我的座右銘。反而是音樂課本上正經八百的歌詞,激不起我任何的共鳴,甚至還懷疑填詞者蓄意扭曲原作。

歌名《’O sole mio》中第一個字O是冠詞,第二個字Sole是sun的意思(太陽),第三個字Mio意思是mine(我的),整個串起來的字面翻譯應該即是「我的太陽」,和教科書的譯名「可愛的陽光」還有一段距離。如果把當年國共對峙的政治背景給考慮進來,就會體諒填詞者避開被「我的紅太陽」牽連的恐懼與無奈。



http://www.youmaker.com/

《可愛的陽光》歌詞
可愛的陽光,雨後重現輝煌,映照花上水珠,粒粒閃金光!
和暖的花園,充滿玫瑰甜香,在陽光溫懷裡飽享著慰安。
但在我心中充滿希望,因為妳眼中柔潤光芒,
直入我心的深處驅散一切,一切憂傷。

這首《啊!我的太陽》創作於1898年,原來是義大利中部古城那不勒斯(拿坡里)的歌曲,傳唱至今已逾110年之久了,「O sole mio」在義大利更是餐廳、旅館愛用的店名了。不過,這首歌曲的版權並不屬於公共財,它的版權保護要到2042年才會解除的。

等到步入社會,才漸漸把對義大利的刻板印象,從課本上的聯考考題「二戰元兇︰義大利,墨索里尼」逐漸豐富到那些Gucci, Armani等名牌,和三大男高音。也開始體會到音樂無國界,當他們唱起《O sole mio》,雖然歌詞完全聽不懂,但是還是能感覺到演唱者唱得韻味十足。

初識一首世界民謠,到想要好好瞭解它,前後竟然推遲了近數十年的光景!@*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唸歌是台灣的一種說唱藝術文化。表演方式有一人的自彈月琴自唱;也有二人組以月琴、大廣弦樂器為主的,亦稱「一對手」;也有加上其它樂器殼仔弦、二胡或笛或鑼鼓等的伴奏。而記錄唸歌歌詞的小冊子被稱為歌仔冊。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個八度音程平均分為12個半音音階的律制,在交響樂和鍵盤樂器中應用非常廣泛,可以說是輝煌西方音樂殿堂的基石之一。現代的鋼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來調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鍵盤曲集》更是完美地詮釋了平均律的優越性和轉調的完美,被譽為鋼琴文獻的舊約聖經。其實十二平均律的確立最早是來自中國,很可能是通過東西文化的交流傳到了西方,被西方稱之為中國的第五大發明呢。
  • 《黃帝內經》是傳統中醫尊奉的經典,裏面記載著這樣一句話:「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只有當人的心靈平和寧靜、心態積極穩定時,五臟才能夠正常運作。 根據這個道理,我們的先祖發明了「五音療疾」的辦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所以,中國古代有交響樂嗎?嚴格地說,中國古代沒有西方這種基於和聲原理的交響樂。這聽起來讓人些許遺憾呢……從2012年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以來,神韻音樂聲名鵲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樂愛好者的喜愛,彌補了這個遺憾。
  • 被稱作神州的華夏大地上,神傳文明磅礡而多彩:從三皇五帝時的古樂,到先秦的鐘磬樂;從西周、春秋時的《詩經》《楚辭》到漢時的樂府;從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詞調音樂、元朝的戲曲雜劇到明清進一步繁榮的民歌、小曲、說唱以及地方聲腔的發展,京劇的產生。各個朝代的音樂形式大不相同,曲調豐富而古樸,底蘊各異而雋永。
  • 「奇異恩典,樂聲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這樣無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經盲目,如今又能看見。神跡讓我心存敬畏,減輕我心中的恐懼。神跡的出現何等珍貴,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時刻……」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優美的歌聲迴蕩在意大利著名的米蘭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會通過網絡頻道向全球進行現場直播。
  • 1818年,201前的聖誕夜,在德奧邊界離薩爾茨堡大約20公里的奧地利小城奧本多夫(Oberndorf)的聖.尼古勞斯教堂裡,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橫空問世,逐漸成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聖誕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這首歌。
  • 《止息》一曲是《廣陵散》組曲的末篇,喻司馬氏雖然由在廣陵屠殺曹魏忠臣開始了他們篡位的逆舉,但是他們也終將會覆滅在這裡。
  • 洛陽有一僧人,他房中有一罄,每天時常自己發出聲音。僧人感到怪異,因此恐懼成疾。曹紹夔與這位僧人一向友好,聽說僧人病了,就前來探望。
  • 「樂由天作」。兩千五百多年前,晉國的師曠展現了出神入化的音樂技能。他精於音律,能從樂曲中預見戰事成敗、國勢興衰;他的琴聲,引來玄鶴起舞,令天地動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