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的聲音

童若雯;圖:古瑞珍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天地初啟的日子,我造的人活在大地上,渾渾噩噩,和自然、和萬物沒有疆界地活著。我竟有些嫉妒他們和路邊的羊桃樹一樣無知無識,沒有煩憂。


恍惚是這樣,很久以前,我造了一個種族。在地角立起了大煉爐,我把石頭熔成流光異彩的雲霞,為他們補好崩毀的天,趕走了吃人的猛獸。於是,一切在日月的秩序下再度運轉。

天地初啟的日子,我造的人活在大地上,渾渾噩噩,無憂無慮。他們一會兒以為自己是馬,一會兒以為自己是牛,一會兒似黎明前的鳥一般唱起來,和自然、和萬物沒有疆界地活著。我竟有些嫉妒他們和路邊的羊桃樹一樣無知無識,沒有煩憂。

他們有吃不完的野地裏的堅果、喝不完的山泉眼裏流出的甜味的水,生下的嬰兒擱在大鳥巢裏,風吹巢動,渾似天然的搖籃。有很長一段時間(當然,那是以人的時間來度量的),金斑老虎的尾巴他們拉扯著玩,黑豹子山一般的背脊他們騎上去,漫步在原野。他們野馬一般在沒有邊際的草原上移動,隨地覓食,隨時生育。

他們也有恐懼的時候。把膝陷入泥沼,頭埋入雙掌,風中的葉子般顫抖,生不如死。那時候他們渺小得可憐,和我拿來造他們的黃泥一樣。然而他們的記憶短暫。風暴雷電過去,從地下立起來,他們又莫名地興奮起來,忙著生存、遷移,在炙熱的篝火旁舞蹈、吟唱,為了這我給予他們的生命。有時我尋思,他們是不是有些頭腦簡單了?

為了讓他們活得幸福,我造了笙簧。這樂器的形狀像鳳凰的尾巴,十三根長短不一的管子插在半截葫蘆裏,兩端翹高去,又像鳳凰的肉翅。那簧是笙裏的舌,吹氣進去,一下下顫著,發出奇妙好聽的聲音來。我把這樂器送給我造下的人,為了讓他們在無聊時發出美妙的聲音來,告訴我他們在哪兒,簧隨著心顫抖,告訴我他們的心思。

從笙簧發出的聲音,我判斷,他們的心思越發的複雜了。他們裁出那麼些花樣翻新的衣裳,把我攪得眼花撩亂。我給他們的身體豈不美好?卻裁出這古怪的東西來,把它改變。他們把嘴湊上笙,日子過去,我開始害怕他們吹奏出來的聲音。那樣的複雜,那樣的轉折、彎曲,那麼的幽暗而不可解,叫我的耳朵困惑。

這果真是我造的人?

待他們把笙吹得爐火純青,他們不騎到老虎豹子背上去了。現在,我創造的生物天敵一般害怕,逃避彼此。

後來的事我是顧不上了。造完了笙簧,在地下的事就結束了。跨上狂鳥闊如風的背脊,飛越了崑崙山,飛越了山腳下浩蕩的黑水白水,在這神話的地域四處游蕩,居無定所。不說話的狂鳥和我一樣熱愛自由。鎮日,我們在光明的九天飛,沒有什麼阻止我們越飛越高,不知休止。

九重天外有另一重冥天等我們壯大的翼梭巡。那兒布滿了奇怪的雲,雲上有一株永生樹,樹上棲息千百頭九彩鳥,鳥兒拍打翅羽做樹的葉子。母鳥生下的藍色蛋孵在巢裏,是樹的果子。

夾緊了狂鳥溫暖的腹,我俯下身子迎接隨速度而生的、純粹的風。偶爾憶起自己造的、遺落在人世的種族,才想起很久沒聽見他們吹奏的笙簧了。是為了隱藏自己越來越複雜的心思?越來越彎曲的念頭?為什麼他們不再立直了,和鳥一樣鳴唱?或許他們發現我的遠離,發現無論如何吹,他們焦慮的、哀告的聲音不能傳入我的耳朵?或許,對他們來說,我的耳朵是太遙不可及了。

就這樣,我和這自己拿泥巴造的種族失去了牽繫。我越飛越高,和狂鳥在天上的探險精采而危險,逐漸的,那上古創造的神話渺茫了。不可追憶了。

我夾緊了狂鳥的腹,飛入冥天。她溫熱的血在胯下流動,和我的血流呼應。我弓下身子,貼上她被光曬熱的、寬闊的背,進入乾淨、無色的風。至於那留落在地下的種族,是太遙遠的事了。

不可數算的時間過去,我遠離了自己造下的種族,他們也丟了笙簧,不再傾吐心裏的話。他們在地上的生活到了什麼地步?他們的嬰兒還睡在樹冠的鳥巢裏、在風裏搖嗎?為了什麼,這樣沉默?為什麼不再舉起笙簧,鳥一般鳴唱?我給他們的黑眼睛,現在凝視什麼?給予他們的嘴,都說些什麼?耳朵是不是倦了?我親手一個個捏出來的聖潔的、可憐的沉黃的身子,他們怎麼使?關於我,他們留下了什麼記憶?為了什麼把我送的笙簧,鳳凰尾巴一般的笙簧丟棄在地下?

莫非我從頭到尾,根本誤解了他們?◇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64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蘇州的前身「闔閭大城」成為歷史大戲的舞臺。透過宿命通功能,鄭欣繼續靜靜看著吳王在伍子胥的復仇前提下,一步步殺出一條興霸成王以暴治國的血路。
  • 在意大利國家圖書館浩瀚如海的檔案中,有份兩千年以來不為人知的文件,那是一份用古拉丁文書寫、記錄了西元前一世紀時一段漫長且充滿不可思議的旅行。主角是位遠自東方來的使者,他懷著特殊的使命,代表著中國的皇帝出使西方,歷經千辛萬苦與重重危難,來到了羅馬。
  • 經過在虔信佛法的國度稍事休息,歷劫逃生的伊吾終於抵達羅馬大秦。遺憾的是,在等待登上仙山求仙丹的消息時,這位唯一抵達共和國首都的漢朝使者,也染上急病,不幸去世了……
  • 東漢末年,群雄割據,動盪中進入了三國鼎立、盡情演繹忠義智謀的時代。這段驚心動魄的歷史大戲,其因緣要從四百年前的秦末漢初開始說起……
  • 洛陽、長安這兩個中國的古都,串起中國多少朝代的興衰,見證了多少君王的英明與昏庸,興建、被毀、重建,再被摧毀。無止盡的循環,在這兩個古都的歷史中,不斷地被上演著……
  • 許都、鄴城、成都這三個三國時代的城市見證了曹操的意氣風發、劉備的潦倒不順及諸多風雲人物膾炙人口的事蹟。三國時代權力的鬥爭與落幕,在這三座城市中一幕幕的上演……
  • 漢中、荊州這兩座三國時代的古都,不只彰顯了漢初三傑叱吒風雲的豪義,也述說了諸葛亮、周瑜、曹操三人鬥智赤壁的精彩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