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文薰:中國維權必須從律協直選開始

童文薰

【大紀元10月6日訊】我們活在一個息息相關的世界,雖然在大部份的時間裡我們對此並沒有強烈的自覺,以為只有自己的開門七件事才與自己有關,除此之外則可以抱著事不關己的漠然態度。

今年8月,三十幾位北京律師要求在10月將換屆的北京市律師協會,必須進行直接選舉律協、律師代表和會長。但是這項呼籲並沒有得到多少民眾的關注,直選不直選似乎只是北京某些律師與律協之間的問題;「律師自治」、「律師自由」只是律師與律協之間的內鬥。政府黑手必須遠離律協、律協必須成為支持並保障律師依法執行業務的後盾──這件事情對大部份的民眾來說既不優先也不重要。

9月毒奶粉事件爆發,證明了律師自治這件事情有多重要。包括北京在內各地律師自發性地組成志願律師團,義務替受害兒童家長提供法律服務。此時卻傳出中共透過律協、司法局向律師團施壓,威脅律師們不能插手此事,否則「後果難料」。在這樣強大的壓力下,有不少頂不住壓力的律師退出這個志願律師團。

但是無權無勢的民眾可以怨怪這些只求自保的律師嗎?儘管這些律師擁有民眾所需的法律知識,儘管律師的天職要求律師必須頂住一切橫逆為當事人悍衛法律權利,但這些律師和廣大的民眾一樣手無寸鐵,沒有律協的保護,這些律師一樣是獨裁政體的受害者──而且是第一線的受害者。

獲得今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履行了律師的天職,他無畏強權暴力與被迫害的維權民眾站在一起。但是他被司法局剝奪了律師資格、停掉事務所執照、被捕下獄、枉法判刑、酷刑凌虐、被迫失蹤……北京律協不但沒有為身為會員的高智晟爭取權利,還對高律師落井下石。在這種恐怖的迫害下,中國出現了更多的高智晟們,但也有許多律師在這樣的恐怖面前棄甲而逃。

從未支持過律師自治、律協直選的人,其實沒有資格責罵那些棄職逃難的律師,因為在恐怖威脅面前,律師也是凡人,也要經歷良心與利益間的天人交戰。

想要改變這個狀況,唯一的方法是人人都成為律師的後盾,共同支持中國律師自治以及律協直選。如果不能走出這一步,卻要求律師們憑著自己的良知與血肉之軀去對抗一個獨裁的國家機器,無異於「不可使戰而驅之戰,是為棄!」

毒奶粉事件的求償是一個純粹的法律問題,是受害民眾與加害廠商之間的損害賠償問題。但中共當局的態度卻是如臨大敵,明刀明槍的公然發文威脅律師。孰令致之?孰能改之?

律師協會的直選是中國司法改革的破口,更是中國民眾維權的必要基石。只有讓政治的烏雲遠離律師的頭頂,讓律師能在不受政治力威脅的情況下履行職務,法律才得以執行權利才得以伸張。律協直選不是律師這一行的家務事,而是與中國這塊土地上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的公家事!(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童文薰:2008奧運可以蓋棺論定矣!
童文薰:名副其實才有成功的行銷
童文薰:今天我們都是楊蕙如
童文薰:謊言的賞味期有多久?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謀霸風險大 難闖兩大危機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