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門故事(三):孔子論窮通

濁世清蓮
font print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今人皆以為,得高官、發大財,飛黃騰達謂之通,反之為窮。而孔子對窮通卻有異乎尋常的理解。

《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孔子被圍於陳蔡,糧絕而不得行,隨從弟子都餓的爬不起來,孔子誦詩、彈琴唱歌不止。子路性直,聞夫子弦歌之聲而忿然作色,直言責問孔子:「君子亦有窮乎?」孔子回答說:「君子窮而節操不改,小人窮則肆意為之。」

又,《孔子集語‧事譜下》云:孔子困於陳蔡之間,七日不曾嘗粒,形容憔悴而弦歌之聲不絕。子路對顏回說:「君子就是這樣無恥嗎?」顏回無以對,以告孔子。孔子召子路及弟子曰:「君子通於道謂通,窮於道謂窮。今丘抱仁義之道而遭亂世之患,何窮之有?只要內心無愧於道,臨難不失其德,便是幸事。」(其事並見《史記‧仲尼弟子列傳》)

孔子認為,得高官厚祿不是真正的通達,得天道、守天道才是君子的通達。君子得道,居廟堂之高則兼濟天下,傳道於民而使民心向善;處江湖之遠則獨善其身,傳道於門徒,垂之於文以使後來人得道。要之,君子不論地位高低,身份貴賤,得道而不離道、不失德,才是第一重要的。所以,孔子貴「朝聞夕死」,認為早上聞知了天道,傍晚就死都是值得的,都是人生最值得慶幸的事。

今天大法弟子所得到的法輪佛法,乃是宇宙間最高的法,最大的道,這是千年萬年都等不到的,是用生命都換不來的,是宇宙有史以來最值得慶幸的大事。所以,他們身陷囹圄不畏難,流浪街頭不覺苦,生死大難不懼怕,被活摘器官不屈服,處於生死迫害中還堅持救度世人。為什麼?因為他們始終心存宇宙大法,宇宙大道。得大法則有大智,得大道則有大勇。所以,他們罹巨難不失其德,臨大苦心不離法,時時謹記大法弟子助師證法救人的使命。這是他們最大的幸事。

大法弟子才是當今世界上真正通達的得道君子。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9/21/54935.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回,魯哀公問孔子:「如何才能治理好國家?」

    孔子說:「國政當中最急迫的,就是要讓百姓富裕和長壽。」

  • 吳保安,河北人。任遂州方義縣尉。他的同鄉郭仲翔,是郭元振的侄子。郭仲翔很有才學,郭元振打算幫助他成名和做官。趕上蠻敵侵犯,朝廷派李蒙做姚州都督,帥領軍隊去征討。李蒙臨走時,與郭元振告辭,郭元振就把郭仲翔介紹給他,並說:「郭仲翔是我弟弟的獨子,還沒出名和做官,你暫且帶他去軍中鍛煉。如果能破敵立功,使他也能享受一點微薄的俸祿。」李蒙答應了他。 他見郭仲翔確很有才幹,便任他做了判官,讓他處理軍政事務。他們一起到了蜀地。
  • 鄭燮(1693--1765)字克柔,號板橋,江蘇興化人。乾隆元年(1736)進士,曾做過山東范縣、濰縣的知縣。板橋性格灑脫寬厚,在任知縣的十二年間有惠政,在他治下的縣境,牢獄曾幾度空虛。
  • 子路穿得整整齊齊,氣氣派派,來拜見孔子。孔子說:「仲由,你這麼神氣十足,是為了什麼?長江剛從岷山流出時,它的水流很小,只能浮起酒杯。
  • 古弼在旁邊坐等了好久,世祖也不問他有什麼事。於是古弼站起身來,當著世祖的面,揪住劉樹的頭髮,將他從椅子上拉下來,然後一隻手拽住劉樹的耳朵,一隻手攥成拳頭,毆打他的脊背,斥責劉樹說:「皇上不理朝政,都是你這個佞臣的罪過!」劉樹確實是個佞臣,干了許多壞事。古弼早就氣憤在心,這天忍不住發作了。
  • 橋玄字公祖,梁國睢陽人,年輕時做過縣功曹。當時豫州刺史周景,巡察所屬部域,考核政績。橋玄抓住這個時機,謁見周景,伏地陳述地方官羊昌的罪惡,請求徹底查究羊昌的罪行。周景欽佩他的意志,就任命他擔任相應的職務,並派遣他去查處。
  • 一般都認為,能上山擒虎、入水捉蛟、戰場不避槍林彈雨、行俠仗義者是真正的勇士,而孔子卻不這樣認為。
  • 孝有層次深淺之分。一般所認為的孝順父母,只是孝淺層次的含義。 孔子所認為的全孝,才是其深層次的含義,才是孝的最高境界。
  • 阿膠
    編者的話:現在的人都認為現代科學很發達,是古人難以想像的。但從宋朝沈括所著《夢溪筆談》中記載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學、數學、物理學、地理學、地質學、氣象學、生物學、醫藥學、考古、語言、史學、文學、音樂、繪畫以及財政、經濟等等的發現和成就來看,事實並非如此。通過介紹《夢溪筆談》,我們與讀者分享中國古代科學的成就。
  • 齊桓公稱霸以後,又過了六年,賢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治。齊桓公很著急,親自去看望他。桓公問他:「大臣中誰可以繼承您的位置呢?」管仲說:「君主應該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臣子,您應該知道得很清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