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門故事(四):子路治蒲

濁世清蓮
font print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子路是孔子弟子中善於施政者之一。衛國的蒲邑壯士多而難治。子路為蒲邑大夫,向孔子辭行。孔子告誡子路,恭謹謙敬,可以制服勇士;寬大清正,可以親附民眾;自身恭正,百姓安靜,即可報效上司。

子路至蒲,為防備水患,春天就與民共修溝渠。思民煩苦,就私自贈送給每人一簞飯,一壺水漿。孔子聞之,即遣子貢去取消它。子路忿然往見孔子,責問說:「夫子不是讓弟子施行仁義嗎?教以仁義而禁行仁義,我不能接受。」孔子教導他,臣見民餓而不告於君,請求君主發倉濟貧,而私自饋贈百姓,這是不彰明君主的恩惠,而只顯示個人的德義,趕快停止,否則將獲罪。子路心悅誠服而退。

子路治蒲三年,孔子過之,未見子路而三稱其善:入境觀其田疇,知民盡力於耕,稱子路恭敬而信;入城觀其屋樹,知民安居不苟,稱子路忠信而寬;入庭觀其院甚閒,知民不擾,稱子路明察以斷。

今之施政者,能像子路那樣恭敬而信、忠信而寬、明察以斷的,有幾人歟?象子路那樣體察民生疾苦、聞過則改的,能有幾人?古之民德高福大,身為古人,幸矣夫!

(並見《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說苑·臣術》、《說苑·正理》、《孔子集語·論政》)。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10/4/55191.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鄭燮(1693--1765)字克柔,號板橋,江蘇興化人。乾隆元年(1736)進士,曾做過山東范縣、濰縣的知縣。板橋性格灑脫寬厚,在任知縣的十二年間有惠政,在他治下的縣境,牢獄曾幾度空虛。
  • 子路穿得整整齊齊,氣氣派派,來拜見孔子。孔子說:「仲由,你這麼神氣十足,是為了什麼?長江剛從岷山流出時,它的水流很小,只能浮起酒杯。
  • 古弼在旁邊坐等了好久,世祖也不問他有什麼事。於是古弼站起身來,當著世祖的面,揪住劉樹的頭髮,將他從椅子上拉下來,然後一隻手拽住劉樹的耳朵,一隻手攥成拳頭,毆打他的脊背,斥責劉樹說:「皇上不理朝政,都是你這個佞臣的罪過!」劉樹確實是個佞臣,干了許多壞事。古弼早就氣憤在心,這天忍不住發作了。
  • 9月26日神韻多倫多中秋晚會第三場演出圓滿落幕,根植中華五千年文化的神韻晚會為多倫多觀眾帶來了一場異常豐富的精彩演出。晚會現場,觀眾時而靜神凝思、時而眉舞飛揚,陣陣熱烈的掌聲響起,表達了他們對晚會節目的喜愛。
  • 9月26日,安省皮克林市(Pickering)市議員狄克爾森(Doug Dickerson)觀賞了神韻藝術團在多倫多約翰‧百賽特劇院(John Bassett Theatre)的第三場中秋晚會。他在中場休息接受採訪時,仍沉醉於上半場的演出當中:「毫無疑問,節目絕對堪稱壯觀。」
  • 橋玄字公祖,梁國睢陽人,年輕時做過縣功曹。當時豫州刺史周景,巡察所屬部域,考核政績。橋玄抓住這個時機,謁見周景,伏地陳述地方官羊昌的罪惡,請求徹底查究羊昌的罪行。周景欽佩他的意志,就任命他擔任相應的職務,並派遣他去查處。
  • (大紀元記者何天成日內瓦報導)10月5日享譽全球的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日內瓦萊蒙大劇院的第五場演出即此次瑞士之行的最後一場圓滿落下帷幕,藝術家們精彩的表演深深地打動了到場的每一位觀眾,演出結束後,全體演員在全場觀眾的熱烈掌聲中謝幕三次,以感謝觀眾對神韻演出的熱情和喜愛。與前幾場一樣現場觀眾之中不乏文藝界知名人士,他們無不為集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之精華的「神韻」所帶來的嶄新意境所震撼。
  • 一般都認為,能上山擒虎、入水捉蛟、戰場不避槍林彈雨、行俠仗義者是真正的勇士,而孔子卻不這樣認為。
  • 孝有層次深淺之分。一般所認為的孝順父母,只是孝淺層次的含義。 孔子所認為的全孝,才是其深層次的含義,才是孝的最高境界。
  • 人皆以為,得高官、發大財,飛黃騰達謂之通,反之為窮。而孔子對窮通卻有異乎尋常的理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