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愛(75)

Jane Eyre
夏綠蒂.白朗特(Charlotte Bronte)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她忙著去準備晚飯了。兩位小姐立起身來,似乎正要走開到客廳去。在這之前我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們,她們的外表和談話引起了我強烈的興趣,我竟把自己的痛苦處境忘掉了一半。這會兒卻重又想了起來,與她們一對比,我的境遇就更淒涼、更絕望了。要打動房子裡的人讓她們來關心我,相信我的需要和悲苦是真的一一要說動她們為我的流浪提供一個歇息之處,是多麼不可能呀!我摸到門邊,猶猶豫豫地敲了起來時,我覺得自己後一個念頭不過是妄想。漢娜開了門。

  「你有什麼事?」她一面藉著手中的燭光打量我,一面帶著驚異的聲調問。

  「我可以同你的小姐們說說嗎?」我說。

  「你還是告訴我你有什麼話要同她們講吧,你是從哪兒來的?」

  「我是個陌生人。」

  「這時候上這裡來幹什麼?」

  「我想在外間或者什麼地方搭宿一個晚上,還要一口麵包吃。」

  漢娜臉上出現了我所擔心的那種懷疑的表情。「我給你一片麵包,」她頓了一下說,「但我們不收流浪者過夜。那不妥當。」

  「無論加何讓我同你小姐們說說。」

  「不行,我不讓。她們能替你做什麼呢?這會兒你不該遊蕩了,天氣看來很不好。」

  「但要是你把我趕走,我能上哪兒呢?我怎麼辦呢?」

  「呵,我保證你知道上哪兒去幹什麼?當心別幹壞事就行啦。這兒是一個便士,現在你走吧!」

  「一便士不能填飽我肚皮,而我沒有力氣往前趕路了。別關門!—一呵,別,看在上帝份上。」

  「我得關掉,否則雨要潑進來了。」

  「告訴年輕姑娘們吧,讓我見見她們。」

  「說真的我不讓。你不守本份,要不你不會這麼吵吵嚷嚷的。走吧!」

  「要是把我趕走,我準會死掉的。」

  「你才不會呢。我擔心你們打著什麼壞主意,所以才那麼深更半夜到人家房子裡來,要是你有什麼同夥一一強入住宅打劫的一類人——就在近旁,你可以告訴他們,房子裡不光是我們這幾個,我們有一位先生,還有狗和槍。」說到這兒,這位誠實卻執拗的傭人關了門,在裡面上了閂。

  這下子可是倒霉透頂了。一陣劇痛——徹底絕望的痛苦一—充溢並撕裂了我的心。其實我已經衰弱不堪,就是再往前跨一步的力氣都沒有了。我頹然倒在潮濕的門前台階上。我呻吟著——絞著手——極度痛苦地哭了起來。呵,死亡的幽靈!呵,這最後的一刻來得那麼恐怖!哎呀,這種孤獨——那麼從自己同類中被攆走!不要說希望之錨消失了,就連剛強精神立足的地方也不見了一—至少有一會兒是這樣,但後一點,我馬上又努力恢復了。

  「我只能死了,」我說,「而我相信上帝,讓我試著默默地等待他的意志吧。」

  這些話我不僅腦子裡想了,而且還說出了口,我把一切痛苦又驅回心裡,竭力強迫它留在那裡.—一安安靜靜地不出聲。

  「人總是要死的,」離我很近的一個聲音說道:「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注定要像你這樣,慢悠悠受盡折磨而早死的,要是你就這麼死於飢渴的話。」

  「是誰,或者什麼東西在說話?」我問道,一時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此刻我不會對發生的任何事情寄予得救的希望。一個影子移近了一—究竟什麼影子,漆黑的夜和衰弱的視力使我難以分辨。這位新來者在門上重重地長時間敲了起來。

  「是你嗎,聖.約翰先生?」漢娜叫道。

  「是呀—一是呀,快開門。」

  「哎呀,那麼個狂風暴雨的夜晚,你準是又濕又感覺冷了,進來吧——你妹妹們為你很擔心,而且我相信附近有壞人。有一個女討飯——我說她還沒有走呢?躺在那裡。快起來!真害臊!我說你走吧!」

  「噓,漢娜!我來對這女人說句話,你已經盡了責把她關在門外,這會兒讓我來盡我的責把她放進來。我就在旁邊,聽了你也聽了她說的。我想這情況特殊一一我至少得瞭解一下。年輕的女人,起來吧,從我面前進屋去。」

  我困難地照他的話辦了,不久我就站在乾淨明亮的廚房裡了——就在爐子跟前——渾身發抖,病得厲害,知道自己風吹雨打、精神狂亂,樣子極其可怕。兩位小姐,她們的哥哥聖.約翰先生和老僕人都呆呆地看著我。

  「聖.約翰,這是誰呀,」我聽見一個問。

  「我說不上來,發現她在門邊,」那人回答。

  「她臉色真蒼白,」漢娜說。

  「色如死灰,」對方回答,「她會倒下的,讓她坐著吧。」

  說真的我的腦袋昏昏沉沉的。我倒了下去,但一把椅子接住了我。儘管這會兒我說不了話,但神志是清醒的。

  「也許喝點水會使她恢復過來。漢娜,去打點水來吧。不過她憔悴得不成樣子了。那麼瘦,一點血色也沒有!」

  「簡直成了個影子。」

  「她病了,還光是餓壞了?」

  「我想是餓壞了。漢娜,那可是牛奶,給我吧,再給一片麵包。」

  黛安娜(我是在她朝我彎下身子,看到垂在我與火爐之間的長卷髮知道的)掰下了一些麵包,在牛奶裡浸了一浸,送進我嘴裡。她的臉緊挨著我,在她臉上我看到了一種憐憫的表情,從她急促的呼吸中我感受到了她的同情。她用樸素的話說出了滿腔溫情:「硬吃一點吧。」

  「是呀——硬吃一點」瑪麗和氣地重複著,從我頭上摘去了濕透的草帽,把我的頭托起來。我嘗了嘗他們給我的東西,先是懨懨地,但馬上便急不可耐了。

  「先別讓她吃得太多一一控制一下,」哥哥說,「她已經吃夠了」。於是她端走了那杯牛奶和那盤麵包。

  「再讓她吃一點點吧,聖.約翰——瞧她眼睛裡的貪婪相。」

  「暫時不要了,妹妹。要是她現在能說話,那就試著——問問她的名字吧。」

  我覺得自己能說了,而且回答——「我的名字叫簡.愛略特,因為仍急於避免被人發現,我早就決定用別名了。」

  「你住在什麼地方,你的朋友在哪裡,」

  我沒有吭聲。

  「我們可以把你認識的人去叫來嗎?」

  我搖了搖頭。

  「你能說說你自己的事兒嗎?」

  不知怎地,我一跨進門檻,一被帶到這家主人面前,就不再覺得自己無家可歸,到處流浪,被廣闊的世界所拋棄了。我就敢於扔掉行乞的行當一—恢復我本來的舉止和個性。我再次開始瞭解自己。聖.約翰要我談—下自己的事時——眼下我體質太弱沒法兒講——我稍稍頓了一頓後說——

  「先生,今晚我沒法給你細講了。」

  「不過,」他說,「那麼你希望我們為你做些什麼呢?」

  「沒有,」我回答。我的力氣只夠我作這樣簡要的回答。黛安娜接過了話: 「你的意思是,」她問,「我們既然已給了你所需要的幫助,那就可以把你打發到荒原和雨夜中去了?」

  我看了看她。我想她的臉很出眾,流溢著力量和善意。我驀地鼓起勇氣,對她滿是同情的目光報之以微笑。我說:「我會相信你們。假如我是一條迷路的無主狗,我知道你們今天晚上不會把我從火爐旁攆走。其實,我真的並不害怕。隨你們怎麼對待我照應我吧,但請原諒我不能講得太多——我的氣很短——一講話就痙攣。」三個人都仔細打量我,三個人都不說話。

  「漢娜,」聖.約翰先生終於說,「這會兒就讓她坐在那裡吧,別問她問題。十分鐘後把剩下的牛奶和麵包給她。瑪麗和黛安娜,我們到客廳去,仔細談談這件事吧。」

  他們出去了。很快一位小姐回來了一—我分不出是哪一位,我坐在暖融融的火爐邊時,一種神思恍惚的快感悄悄地流遍我全身。她低聲吩咐了漢娜。沒有多久,在傭人的幫助下,我掙扎著登上樓梯,脫去了濕淋淋的衣服,很快躺倒在一張溫暖乾燥的床上。我感謝上帝——在難以言說的疲憊中感受到了一絲感激的喜悅——便睡著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隨後我折向那座小山,並到了那裡。現在就只剩找個能躺下來的地方了,就是並不安全,至少也是隱蔽的。可是荒原的表面看上去都一樣平坦,只有色彩上有些差別;燈心草和苔蘚茂密生長的濕地呈青色;而只長歐石南的乾土壤是黑色的。
  • 約莫下午兩點,我進了村莊。一條街的盡頭開著一個小店,窗裡放著一些麵包。我對一塊麵包很眼饞。有那樣一塊點心,我也許還能恢復一點力氣,要是沒有,再往前走就困難了。一回到我的同類之間,心頭便又升起了要恢復精力的願望。
  • 兩天過去了。夏天的一個傍晚,馬車伕讓我在一個叫作惠特克勞斯的地方下了車,憑我給的那點錢他已無法再把我往前拉,而在這個世上,我連一個先令也拿不出來了。此刻,馬車已駛出一英里,撇下我孤單一人。
  • 我這麼做了,羅切斯特先生觀察著我的臉色,看出我已經這麼辦了。他的怒氣被激到了極點。不管會產生什麼後果,他都得發作一會兒。他從房間一頭走過來,抓住我胳膊,把我的腰緊緊抱住。他眼睛那麼冒火,彷彿要把我吞下去似的。
  • 我急不可耐地等著晚間的到來,這樣可以把你召到我面前。我懷疑,你有一種不同尋常的性格,對我來說,一種全新的性格,我很想對它進行深層的探索,瞭解得更透徹。你進了房間,目光與神態既靦腆又很有主見。你穿著古怪——很像你現在的樣子。我使你開了腔,不久我就發現你身上充滿奇怪的反差。
  • 我完全按這個建議去做。我的父親和哥哥沒有把我婚姻的底細透給他們的舊識,因為在我寫給他們的第一封信裡,我就向他們通報了我的婚配——已經開始感受到它極其討厭的後果,而且從那一家人的性格和體質中,看到了我可怕的前景一一我附帶又敦促他們嚴守秘密。
  • 出於貪婪,我父親決心把他的財產合在一起,而不能容忍把它分割,留給我相當一部分。他決定一切都歸我哥哥羅蘭,然而也不忍心我這個兒子成為窮光蛋,還得通過一樁富有的婚事解決我的生計。不久之後他替我找了個伴侶。
  • 那你錯了。你一點也不瞭解我,一點也不瞭解我會怎樣地愛。你身上每一丁點皮肉如同我自己身上的一樣,對我來說都非常寶貴,病痛之時也一樣如此。你的腦袋是我的寶貝,要是出了毛病,也照樣是我的寶貝。
  • 我內心的另一個聲音卻認為我能這樣做,而且預言我應當這麼做。我斟酌著這個決定,希望自己軟弱些,以躲避已經為我舖下的可怕的痛苦道路。而良心己變成暴君,抓住激情的喉嚨,嘲弄地告訴她,她那美麗的腳已經陷入了泥沼,還發誓要用鐵臂把她推入深不可測的痛苦深淵。
  • 重婚是一個醜陋的字眼!——然而我有意重婚,但命運卻挫敗了我,或者上天制止了我—一也許是後者。此刻我並不比魔鬼好多少。就像我那位牧師會告訴我的那樣,必定會受到上帝最嚴正的審判——甚至該受不滅的火和不死的蟲的折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