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樓:陰差陽錯露真容(一)

木子

2002年7月3日青島出現海市蜃樓,其景觀不斷變化,時而清晰,時而朦朧。(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76
【字號】    
   標籤: tags:

一提起海市蜃樓,人們就容易聯想到蓬萊仙閣,認為是虛無飄渺但又美好的景象。實際上,它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現象。近年來,在中國各地不斷有海市蜃樓景象出現的報導,從北國的哈爾濱到南方的廣東惠來,從沿海的上海,青島等城市到黃土高原上的古城西安,從地處四川盆地的成都到雲貴高原的雲南巍山。海市蜃樓已經不僅僅是人們通常所認為的與大海聯繫在一起的現象了。中國古代及國外都有海市蜃樓的記載,由於對它不了解,從而給披上了一層虛幻的面紗。

《列子》:“勃海之東,不知幾億萬里,有大壑焉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輿,二曰員嶠,三曰方壺,四曰瀛洲,五曰蓬萊” ,“而五山之根無所連箸,常隨潮波上下往還,不得暫峙焉。”

《山海經海內北經》:“蓬萊山在海中,上有仙人,宮室皆以金玉為之,鳥獸盡白,望之如雲,在勃海中也。”

《史記秦始皇本記》:“齊人徐市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仙人居之。”

《史記封禪書》:“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萊、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傳在勃海中,去人不遠,患且至,則船風引而去。蓋嘗有至者,諸仙人及不死之藥在焉,其物禽獸盡白,而黃金白銀為宮闕。未至,望之如雲;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臨之,風輒引去,終莫能至。”

《夢溪筆談異事》(北宋沈括):“登州海中,時有雲氣,如宮室、台觀,城堞、人物、車馬、冠蓋,歷歷可見,謂之海市。或曰蛟蜃之氣所為,疑不然也。歐陽文忠,曾出河朔,過高唐縣,驛捨中夜有鬼神自空中過,車馬人畜之聲,一一可辨,其說甚詳,此不具記。問本處父老雲,二十年前嘗晝過縣,亦歷歷見人物。土人亦謂之海市,與登州所見大略相類也。”

《菽園雜記》(明陸容):“蜃氣樓台之說,出天官書,其來遠矣。或以蜃為大蛤,月令所謂雉入大海為蜃是也。或以為蛇所化。海中此物固多有之。然海濱之地,未嘗見有樓台之狀。惟登州海市,世傳道之,疑以為蜃氣所致。蘇長公海市詩序謂其嘗出於春夏,歲晚不復見,公禱於海神之廟,明日見焉。是又以為可禱,則非蜃氣矣。遼東志雲:‘遼東東南皆山也,其峰巒疊翠,蔥倩可觀,當夏秋之交,時雨既霽,旭日始興,其山嵐凝結而城郭樓台、草木隱映、人馬馳驟於煙霧之中,宛如人世所有。雖丹青妙筆,莫盡其狀,古名登萊海市,謂之神物幻化。’豈亦山川靈淑之氣致然耶?觀此所謂樓台,所謂海市,大抵皆山川之氣掩映日光而成,固非蜃氣,亦非神物。東坡之禱,蓋偶然耳。況此老素善謔,又安知非自神其事以鳴其不平耶!”

《廣陽雜記》(清劉獻廷):“萊陽董樵雲:登州海市,不止幻樓台殿閣之形,一日見戰艦百余,旌仗森然,且有金鼓聲。頃之,脫入水。又雲,崇禎三年,樵赴登州,知府肖魚小試,適門吏報海市。蓋其俗,遇海市必擊鼓報官也。肖率諸童子往觀,見北門外長山忽穴其中,如城門然。水自內出,頃之上沸,斷山為二。自辰至午始復故。又雲,涉海者雲,嘗從海中望岸上,亦有樓觀人物,如岸上所見者。”

清同治版《黃縣誌》載戚綸祖《海市說》:“海市稱天下奇觀,尚矣。蓬萊有之,黃邑亦然。登朝宗門樓憑眺而寓目焉,往往可得也。或曰倒影,此高談闊論失實者;或曰蜃氣,近乎似矣。顧蜃氣奚獨向登郡吐也?譬如龍之噓氣成雲,豈雲興岩岫,盡屬龍耶?竊以為海市之觀,地氣所氤氳者耳。每逢春夏之交,微風徐動,淡日掩映,非陰非晴,似霧似煙,此海市時也。非時則否。且其市也,不在汪洋水面無際平流,皆倚山傍島而成,其為地氣升而陽和聚無疑也。當斯之會,或結而為樓閣,或錯而為村廬,或若人物遊行之狀,或若木石森列之形,忽而眾島連為一景,忽而各島自成一像,忽而散則島之本色呈,忽而聚則島之真跡變,以意會之,無乎不有。余親見其然。他日執島人而詢之,彼殊不自覺也。且曰居此島之中,望他島之市,亦猶是耳。旁有詰余者曰:東坡公胡以歲暮禱海而市乎?應之曰:此偶然之事,不可以常理測。夫渡河得冰,拜井得泉,錢塘返其潮,鮭魚徙其潭,精誠所格,能動鬼神,時或有之,豈可執彼以例此哉!既以告其人,退而為之說。 ”

古今文人墨客也不乏對海市蜃樓進行描述的,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蘇東坡的《海市》詩,開首幾句寫道;“東方雲海空復空,群仙出沒空明中。盪搖浮世生萬象,豈有貝闕藏珠宮?” 楊朔在《海市》中也記述了他見到的一次海市蜃樓:“記得是春季,霧濛濛,我正在蓬萊閣後拾一種被潮水衝得溜光滾圓的鵝卵石,聽見有人喊:‘出海市了!’只見海天相連處,原先的島嶼一時不知都藏到哪兒去了,海上劈面立起一片從來沒有見過的山巒,黑蒼蒼的,像水墨畫一樣,滿山都是古松古柏;松柏稀疏的地方,隱隱露出一帶漁村。山巒時時變化,一會兒山頭上現出一座寶塔,一會兒山裡現出一座城市,市上游動著許多黑點,影影綽綽的,極像是來來往往的人馬車輛,又過一會兒,山巒城市漸漸消散,越來越淡,轉眼間,天晴海碧,什麼都不見了,原先的島嶼又在海上現出來。”

現代海市蜃樓現象偶爾出現於沿海,但近幾年並不僅僅限於沿海,在遠離大海的內陸也出現,而且出現頻率之高也屬罕見。據中新社消息,1999年8月30日的哈爾濱經過一夜大雨的洗禮,西北天空上午八時十分左右突然顯現“海市蜃樓”奇觀。據目擊者稱,房屋、森林、山巒等景象綿延數里,持續約半小時,蔚為壯觀。

在松花江上開旅遊船的王曉彤描述說,大雨初停時天空仍為烏雲籠罩,透過薄薄的江霧,他突然發現西北天空變得很亮,宛若漏個大洞,弧形的七彩光帶下依稀可見連綿不斷的山峰、層次分明的房屋,景象最清晰時約有五分鐘,整個過程約持續了半小時。

曾在山東海濱親眼見過“海市蜃樓”的黑龍江地礦研究所高級工程師魯德實,也從位於江畔的自家七樓目睹了這一奇特景觀。他說,當時明亮的帶狀天空裡呈現出蜿蜒的山脈景象,還可清晰分辨出齒狀的樹影和突兀的山石,景象前後共持續了半小時左右。他表示,這一景象雖不及蓬萊“海市蜃樓”那樣清晰,但是自始至終未發生過移動,因此這不是雲彩形狀本身構成的景物。

大約不到一年,海市蜃樓奇觀再現哈爾濱。據哈爾濱日報報導,2000年7月12日晚7時30分,家住哈爾濱道裡區西六道街22樓的居民王琰,偶然發現在落日的霞光中,松花江索道北段出現奇景:在陸地上空出現大片水面,有一小島浮現其中,島上有兩片樹林,沙灘與樹林之間幾處亭台樓閣依稀可見,小島在紅色霞光襯托下分外好看。這一現象持續了大約30分鐘,於8時左右逐漸消失。他用家中的照相機拍得一組照片,並打電話通知親朋好友、左右鄰居,大家一起欣賞奇觀。(待續)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5月2日報導】(中央社記者王定傳、羅廣仁台北二日電)可愛、清純形象的韓國歌手兼演員張娜拉,今天在西華飯店舉辦「Drea m of Asia」專輯台北發片記者會,她先以專輯中的歌曲「跳!跳!」熱舞開場,並用中文深情地唱著「海市蜃樓」,而師兄何潤東還推掉通告來幫張娜拉助陣並「熱情」的擁抱張娜拉,讓她害羞的滿臉通紅。  
  • 中共究竟算個什麼東西?從其黨徒入黨要向其斧頭鐮刀旗舉拳宣誓來看,似乎還沒有放棄其終極理想;那遍佈全國的成千上萬的黨校似乎還在堅持理想教育‧‧‧‧‧‧‧但是現實中共產黨只是把理想當做看得見達不到的「海市蜃樓」,自我標榜,自欺欺人而已。非但如此它們還如「張果老倒騎毛驢」、「南轅北轍」一般,越行動離其終極目標越遠,越行動越顯露其大騙子大流氓之嘴臉。
  • 三十年前,毛澤東的死去,帶走了中國人賴以生存和維持尊嚴的革命鬥志和革命理想,沒有一個中國的領導人再有毛澤東的雄才繼續玩世界級的皇帝新衣遊戲。讓窮困和吃住衣行都到了尷尬困境的中國人,繼續以革命理想來引發阿Q式的世界革命激情,已經斷無可能。幾億骨瘦如柴的中國人被逼迫到了一個共產主義已成海市蜃樓的大海邊的懸崖上,前去無路,不知何去何從。
  • 這天早晨正在擦客廳地板的時候,抬頭看到窗戶外面霧濛濛的,很好看,於是拿相機拍下來了。

    高樓在雲霧裡若隱若現,是傳說中的海市吧。這個陽台是我很喜歡的地方,沒事的時候,喜歡站在陽台上往遠外看看,無限風光盡收眼底,把酒臨風心曠神怡,其喜洋洋者矣。

    記得過去學過的楊朔一篇叫《海市》的文章,也不知道現在中學課本裡還有沒有。當時老師要求背,現在還能大段大段地背下來。中學時學的東西真是記得深刻,忘不掉,當年大好的時候都花在這些無聊的東西上了,要不現在這麼慚愧呢。《海市》頭一句話就說:我有故鄉篷來什麼什麼的,說到海市的時候,又說「黑蒼蒼的像水墨畫一樣」,現在對這句有所體會了,看我看到的這個景色,是像水黑畫一樣吧。

  • 重慶近日多次出現晨霧,高樓在霧中若隱若現,十分美麗。如同仙境,難得一見。這是我在我小區拍的,與大家分享。
  • 11月20日早晨7時,湖北宜昌長江邊出現絕美「海市蜃樓」景觀。靜謐流淌的江面白霧層層,在晨風的清徐下,或輕薄或濃厚,江岸的石頭、江邊的船隻,在波濤般翻滾的白霧中若隱若現,宛若"海市蜃樓"般神秘、美麗。氣象專家稱,江邊濕度很大,晨間溫度較低,而水溫高於陸地氣溫度,於是就出現了這樣奇特的景觀。
  • 海市蜃樓經常發生在沿海,在沙漠偶爾也可見到。人們可以看到房屋,人,山,森林等景物,並且可以運動,栩栩如生。有人認為是人間仙境。現在,人們把海市蜃樓說成是大氣折射的結果,把遠處的景物折射到近處來了。其實,這是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一種自圓其說。
  • 蜃景通常叫海市蜃樓。現在的教科書(教人科學的的書)、百科全書都說是大氣折射,可是看看古今中外的大量記載,這種說法根本不能自圓其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