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樓:陰差陽錯露真容(二)

木子

2005年10月19日下午2時至5時30分,江蘇省連雲港市海洲灣驚現極為罕見的「海市蜃樓」奇觀。(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海市蜃樓出現在內陸城市實屬罕見。除哈爾濱外,在成都、雲南大理五印山、西安也有報導。

1998年6月3日晚7點30分至8點45分,四川成都正北上空出現了罕見的海市蜃樓奇觀。瑰麗明亮的光帶中,雲霧繚繞,樹影、山巒、湖泊隱約可現,令目睹者驚嘆不已。該日成都市陰雨綿綿,氣溫明顯降低。到下午7點左右,雨過天睛,陰沉沉的天空逐漸明朗,至7點30分,市區北方上空中出現一條若隱若現的光帶。8點整,從西北方向射來的光芒向東綿延數公里長,雲霧飄緲中隱約可見巍峨險峻、氣勢恢弘的山巒,群山間樹影婆娑、湖泊鑲嵌。隨著時間的推移,天空越來越暗,空中奇妙的景象開始緩緩隱去,至8點45分,空中只剩下一條細長的光帶。

此外,2000年9月17日前後幾日,雲南大理州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五印山上頻頻出現“海市蜃樓”奇觀,令遊客和當地群眾大飽眼福。“海市蜃樓”被當地群眾稱之為“五印靈光”。其中“佛光呈祥”、“彩雲現瑞”、“蜃樓玉宇”三景最為奇特。

海市蜃樓在沙漠、海上出現已屬奇景,在黃土高原上的西安出現更為罕見、令人不解。2000年8月8日19時30分,西安西北方向的半空中出現了壯麗的海市蜃樓景象。往西北方向望去,夕陽西下泛著紅光、半空中一道道彩霞自北向西層層展開,農舍、樹木、高大的建築物依稀可見,這一壯觀景象持續了大約40分鐘。據一位在西安生活了30多年的老者講,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奇觀。

海市蜃樓往往出現在沿海,因而海濱的人們相對有幸能一睹海市風采。近幾年來海市蜃樓在沿海出現的地方有:連雲港(1999年8月),威海(2000 年4月),上海(2000年7月)、青島(2000年7月)、日照(2000年11月)、廣東惠來縣神泉港(2000年3月)等,其中持續時間最長的出現在神泉港,前後持續時間達5個多小時,也是當地歷史上出現海市蜃樓時間最長的一次。

2000年3月4日中午12時左右,仙境的海市蜃樓現象開始出現在廣東揭陽市惠來縣神泉港澳角灣西北方向的海面上,一向捕魚為生的神泉港村民奔走相告。一時間,澳角灣的海灘上聚集了老老少少的村民,場面煞是熱鬧,這熱鬧吵醒了酣睡於油庫的黃老闆,黃老闆見海面上的海市蜃樓持續1個多鐘頭仍未消失,趕緊用手機告知一位朋友,由他通知惠來縣攝影家協會名譽會長林錫彬帶上攝影和攝像趕來。年近不惑的林先生事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仍有抑不住的興奮:我好幸運!全世界也許是我第一個攝下海市蜃樓。

林先生最先讓記者開眼界的是一段長達4分鐘的錄像,屏幕上的景象讓人感嘆大自然的神奇:海市蜃樓呈現在神泉港西海域的海天交接處,幻景呈東西條狀時隱時現,左右移動,不斷組合,進入視線中有高層建築、高大煙囪和直聳空中的塔狀物,但較為穩定的多為綿長山巒、樹木。一旦消失時,幻景總是徐徐沉下海中,後又復從海中升起,然後再變幻、組合,左右移動。最後,起伏的山巒沉下海裡無影無蹤,海面獨剩一片空寂。林錫彬接著讓記者觀看他已擴衝為62釐米寬的照片。照片畫面以海邊礁石、水鼓為固定前景,一望無際的海平線上浮現山巒、樹木、高聳樓宇。

事實上,廣東惠來縣的林錫彬先生已經不是第一個用攝像機記載下海市蜃樓的了。早在1988年6月山東電視台記者孫玉平就用攝像機記錄下了發生在山東登州海市的海市奇景。觀察研究登州海市30多年的老學者高英評論說:“孫玉平同志拍下了30多年來最罕見、最好的、特好的,據我所知沒有比這再好的海市奇景。用一句科學上的話說,他填補了一項世界空白。”中央電視台曾在節目中指出:“這是我國第一次用攝像機拍到的海市蜃樓,這在世界上也是首次。”

孫玉平記者在《我拍登州海市》中記敘道:1988年6月17日下午2點20分,我在蓬萊水城東炮台上,發現天海交接處又飄來灰白色的光帶當即撤下水城,向海灘奔去。海面上原有的景物消失了,原來沒有的景物出現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地架起攝像機,把鏡頭迅速推向廟島海灣,只見海天交接處,迎面聳立起了一片當地人說從來沒有見過的‘金字塔’。隨著大氣折射發展成為全反射,每個金字塔上空又扣上一個形狀大小相似的倒金字塔,黑乎乎的像一座座鋼筋混凝土澆注的巨大橋墩。橋墩上部漸漸展寬,腰部緩緩收緊。一會兒,橋墩又呈工字形。隨著蜃景變化,工字上下兩橫各沿著水平方向延伸出去,很多工字連成一體,形成了一座龐大的多孔長橋。當我把鏡頭移向南部海面的時候,尋像器裡另是一番景象:海面上空赫然出現了像雙層樓台的物體。只見上層平台時大時小,忽明忽暗,與下層樓台似接非接,若斷若連。樓台右側不遠處,有座單孔拱橋,一端搭在山坡上,一端伸進大海中,長長的橋面凌空飛架,橋形酷似趙州橋。我把鏡頭緩緩拉開,眼前很像一片寧靜的‘湖’。時隔不足一分鐘,當我把鏡頭再推近單孔拱橋時,懸空的橋面由寬變窄,慢慢地斷裂,融化,消失了。只剩下一座殘缺的橋墩孤零零地豎在水中。一會兒,我又從海面上尋覓到一座‘古城堡’,這組建築群,右邊聳立著兩座高大的建築物,樣子很像關隘上的古城牆,中部有一片平坦的空地,仿佛古代練兵的校場,空地中央還立著一株高大的樹。建築群左邊像一座兩層樓閣。開始,一股雲氣由左向右緩緩地漂浮游動,樓閣上層隨著向右擴展延伸,一直和空地中央的大樹連接起來,好像為空地搭上了一個巨大的涼棚。後來,雲氣消退了,空地中央的大樹變成了光禿禿的旗桿,旗桿下隱隱約約的仿佛有人影在晃動。5點多鐘,長島東部海面赫然冒出了兩座高山,山大得出奇,而且還在不斷地往上升騰。其中一座大山,在場的當地人說,平時是看不到的,它很像百里之外,隱藏在地平線以下的大連老鐵山。7點多鐘,海市蜃景像石沉大海一樣從海天交接處消失了,一切恢復了正常。

(正見網編譯組根據大洋網、揚子晚報、華商報、華聲周刊等報導編輯整理)

(轉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共究竟算個什麼東西?從其黨徒入黨要向其斧頭鐮刀旗舉拳宣誓來看,似乎還沒有放棄其終極理想;那遍佈全國的成千上萬的黨校似乎還在堅持理想教育‧‧‧‧‧‧‧但是現實中共產黨只是把理想當做看得見達不到的「海市蜃樓」,自我標榜,自欺欺人而已。非但如此它們還如「張果老倒騎毛驢」、「南轅北轍」一般,越行動離其終極目標越遠,越行動越顯露其大騙子大流氓之嘴臉。
  • 三十年前,毛澤東的死去,帶走了中國人賴以生存和維持尊嚴的革命鬥志和革命理想,沒有一個中國的領導人再有毛澤東的雄才繼續玩世界級的皇帝新衣遊戲。讓窮困和吃住衣行都到了尷尬困境的中國人,繼續以革命理想來引發阿Q式的世界革命激情,已經斷無可能。幾億骨瘦如柴的中國人被逼迫到了一個共產主義已成海市蜃樓的大海邊的懸崖上,前去無路,不知何去何從。
  • 這天早晨正在擦客廳地板的時候,抬頭看到窗戶外面霧濛濛的,很好看,於是拿相機拍下來了。

    高樓在雲霧裡若隱若現,是傳說中的海市吧。這個陽台是我很喜歡的地方,沒事的時候,喜歡站在陽台上往遠外看看,無限風光盡收眼底,把酒臨風心曠神怡,其喜洋洋者矣。

    記得過去學過的楊朔一篇叫《海市》的文章,也不知道現在中學課本裡還有沒有。當時老師要求背,現在還能大段大段地背下來。中學時學的東西真是記得深刻,忘不掉,當年大好的時候都花在這些無聊的東西上了,要不現在這麼慚愧呢。《海市》頭一句話就說:我有故鄉篷來什麼什麼的,說到海市的時候,又說「黑蒼蒼的像水墨畫一樣」,現在對這句有所體會了,看我看到的這個景色,是像水黑畫一樣吧。

  • 重慶近日多次出現晨霧,高樓在霧中若隱若現,十分美麗。如同仙境,難得一見。這是我在我小區拍的,與大家分享。
  • 11月20日早晨7時,湖北宜昌長江邊出現絕美「海市蜃樓」景觀。靜謐流淌的江面白霧層層,在晨風的清徐下,或輕薄或濃厚,江岸的石頭、江邊的船隻,在波濤般翻滾的白霧中若隱若現,宛若"海市蜃樓"般神秘、美麗。氣象專家稱,江邊濕度很大,晨間溫度較低,而水溫高於陸地氣溫度,於是就出現了這樣奇特的景觀。
  • 海市蜃樓經常發生在沿海,在沙漠偶爾也可見到。人們可以看到房屋,人,山,森林等景物,並且可以運動,栩栩如生。有人認為是人間仙境。現在,人們把海市蜃樓說成是大氣折射的結果,把遠處的景物折射到近處來了。其實,這是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一種自圓其說。
  • 蜃景通常叫海市蜃樓。現在的教科書(教人科學的的書)、百科全書都說是大氣折射,可是看看古今中外的大量記載,這種說法根本不能自圓其說。
  • 一提起海市蜃樓,人們就容易聯想到蓬萊仙閣,認為是虛無飄渺但又美好的景象。實際上,它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現象。近年來,在中國各地不斷有海市蜃樓景象出現的報導,從北國的哈爾濱到南方的廣東惠來,從沿海的上海,青島等城市到黃土高原上的古城西安,從地處四川盆地的成都到雲貴高原的雲南巍山。海市蜃樓已經不僅僅是人們通常所認為的與大海聯繫在一起的現象了。中國古代及國外都有海市蜃樓的記載,由於對它不了解,從而給披上了一層虛幻的面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