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中共敢讓人民幣大貶嗎?

童文薰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5日訊】即使中共上下黨官公開發聲中國沒有能力「英雄救美」,有不少人還是一廂情願地以為中國是這波全球經濟海嘯中唯一可以獨善其身甚至兼善天下的國家。現在情況開始改變,有越來越多的人終於看清楚中共那搖搖欲墜的身形。

其實中共在這波國際經濟海嘯裡面臨到什麼?答案是最高的浪頭!只是這個浪頭太高,所以在數十層樓高的海嘯還沒砸下地之前,有些人還以為真是風平浪靜。

但什麼都不需要多說,因為事實勝於雄辯。現在浪頭已經陸續落地,不管人們對未來幾個月的預測是什麼,隨著時間的推移,擺在眼前的真相誰都否認不了。可是由於相信不同預測而做出不同判斷的人,將有極端不同的命運。有人會隨著中共那搖搖欲墜的身形一起傾倒,有人會因為及時避險而得保身家。

2008年12月1日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的一篇文章《為何北京處於險境》(Why Beijing is in a risky place?)指出中共政權面臨著更甚於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時的危機。中國由於是20年來全球貿易的最大受惠者,因此在這一波危機中也受傷最重!

文章分析指出,中共多年來將大部份的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中,並沒有培植出有消費力的中產階級。而且從1990年代未期開始,中國的內需與外銷市場的比重,從50:50逐漸變成35:65,中國家庭的消費力至今只有美國家庭的5%!

顯而易見的,世界上其他國家無法期待中國的9億貧窮人口,以及3億多的消費力不足的人口擴大消費來挽救全球經濟。因為中國有70%的財富集中在0.5%的特權人口身上,這一小撮人不需要在家裡堆一百台冰箱或電視,即使他們的確有錢。

至於中國民眾超過50%的儲蓄率不是可以拿出來揮霍的錢財。相對於美國民眾幾近於零的儲蓄率,50%儲蓄代表的是中國民眾的不安,代表的是中國欠缺一個社會安全契約。在一個民眾生病必須先繳足保證金才能住院的社會,當保證金用罄不管病是否治癒就會被趕到大街上的社會,高儲蓄只是不得不作的保命錢!在還沒有一套社會安全制度之前,讓中國民眾把保命錢拿出來「擴大內需」,等於是劫貧濟富,置中國民眾的生存於不顧。

所以,面臨全國大失業,中共救經濟的手段只剩下一招:刺激出口,繼續維持內需與外銷市場35:65的失衡比例。中共必須保住8%的經濟成長率,因為每保住1個百分點就越能保住其搖搖欲墜的政權。

但全球經濟虛疲,中共要如何將其過剩的生產摜壓到其他國家頭上?人民幣貶值是一個最常被提及的方法。可是根據各方估算中國的外匯存底約有半數以上是投於股市與房產的國際熱錢。先不談這熱錢極可能是中國那0.5%的特權巨富「出口轉內銷」的結果,就談人民幣貶值跡象若起,這些熱錢將急速湧出中國,就像海嘯落地之後將急遽地往外退散,並將帶走地面上一切人事物,全部捲進汪洋大海之中一起滅頂。中共敢讓人民幣大貶嗎?

再者,人民幣貶值將促使其他一樣想分食外銷大餅的國家一起加入貶值競賽。歐美各國一再警告,國際貿易割喉戰如果展開,誰倚賴國際貿易最深,誰就是受傷最重的那一個。是誰?就是中國。

中共會不會在各國的嚴重警告下讓人民幣貶值,讓全球危機變成全球災難?答案就在把中共的基因解析至明的《九評共產黨》這本書裡。要預測中共的下一步,不能不看《九評》。

對其他任何國家來說,搞不好經濟就是換個政黨輪替,沒啥大不了。但對中共來說,那卻是生死存亡之戰。面臨生死之戰的中共會怎麼做?答案就在《九評》裡。沒有看過《九評》的人無法分析中國的經濟問題,因為狂徒的心理狀態不能用常理來分析。

中共正陷於長期以來自掘的陷阱之中,置中國老祖先「水能載舟」的千年智慧於不顧,長期傷民、賤民,從中國民眾身上貪得無厭地奪取財富,如今虛疲的民眾無法按中共的渴盼來載舟。在左也是死右也是死的兩難中,即使明知絕境已經注定,但能把必然的結果延後一天算一天,正是末日狂徒的共同選擇。人民幣會不會貶值?答案就在《九評》裡。(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8-12-15 8: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