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方士(方技)傳略:占卜家戴洋

椲楢 整理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戴洋,字國流,是吳興長城人。十二歲時,生病死去,五天後又甦醒過來。他告訴人,死去時上天讓他做酒藏吏,授給他符錄,供給吏從幡麾,將上蓬萊、昆崙、積石、太室、恆山、廬山、衡山等各山。不久派遣回來,遇到一個老頭,對他說:「你以後將會得道,受到貴人的賞識。」到長大以後,就善於風角。

戴洋相貌矮小丑陋,沒有風度,但是喜歡道術,善於解析占候卜數。吳國末年為台吏,知道吳國將要滅亡,推托有病不出仕。到吳國被平定後,戴洋返回鄉里。後來出行到達瀨鄉,經過老子祠,都是戴洋從前死時被派遣到過的地方,只是再也見不到從前的人物而已。便問看守人應鳳說:「離現在二十多年以前,曾經有一個人騎著馬往東走,經過老君祠卻不下馬,還沒有到橋前就墜馬而死嗎?」應鳳說有過這回事。所問到的事,大多和戴洋經歷過的相同。

揚州刺史曾經向戴洋問吉凶,戴洋回答說:「火星進入南斗,八月有洪水,九月將有外來的軍隊從西南方向來。」到時候果然發大水,石冰作亂。石冰佔據揚州以後,戴洋對人說:「看逆賊的雲氣,四個月後將會失敗。」果然像他說的那樣。當時陳敏任右將軍,堂邑令孫混看到了,很是羨慕。戴洋說:「陳敏將要作逆賊被滅族,哪裡值得傾慕!」沒多久,陳敏果然謀反被殺死。當初,孫混打算把家屬接來,戴洋說:「這個地方將要打敗仗,過得了臘月過不了正月,怎麼能把家屬遷到逆賊的地盤裡呢!」孫混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年底,陳敏的弟弟陳昶攻打堂邑,孫混竟然因為單身逃跑免於一死。後來都水馬武提拔戴洋為都水令史,戴洋請求回家鄉休假。準備趕赴洛陽,夢見神人對他說道:「洛陽將要被攻陷,人們全南渡,五年以後揚州一定會有天子。」戴洋相信了,便沒有離去。沒過多久全都和夢中所說的一樣。

廬江太守華譚問戴洋道:「天下還有誰會謀反?」戴洋說:「王機。」不久王機謀反。陳胗問戴洋道:「人們說江南將會有貴人,顧彥先、周宣佩會是嗎?」戴洋說:「顧活不過臘日,周活不過來年八月。」顧榮果然在十二月十七日去世,十九日臘;周圮在明年七月底亡故。王導生病,把戴洋叫來詢問。戴洋說:「君侯本命在申,金為土使之主,但是在申上石頭立冶,火光照天,這是金火相爍,水火相煎,因此你受到損害。」王導就移居到東府,疾病便痊癒了。

鎮東從事中郎張闔提拔戴洋為丞相令史。當時司馬揚為烏程令,將要赴任,戴洋說:「你最好嚴密地提防下屬官吏。」司馬揚後來果然因為屬吏犯罪而被免官。戴洋又對他說:「你雖然被免官,但十一月將會作郡守,加授將軍。」到那時候,司馬揚當泰山太守、鎮武將軍。司馬揚準備賣掉房子赴任,戴洋阻止他說:「你到不了那裡,將會返回,不能沒有房子。」司馬揚果然被徐龕逼迫,沒有能夠到郡上任。晉元帝給司馬揚增撥了二千軍隊,讓他去援助祖逖。戴洋勸司馬揚別去,司馬揚就稱說有病。司馬揚被抓起來交付廷尉,很快又因為赦免得以出來。

置元帝將要登基,讓戴洋擇日,戴洋認為應該在三月二十四日丙午。太史令陳卓上奏在二十二日,說:「從前越王在甲辰三月返回越國,范蠡稱說在陽之前,應當預示著全部出走,上上下下全部走完,德將會出遊,刑進入中宮,現在的情況正和此事相同。」戴洋說:「越王被吳人囚禁,雖然當時表示出恭順和巴結,內心裡其實是懷著怨憤,范蠡故意用甲辰,乘著盛德回國,把刑殺留在吳宮裡。現在大王內沒有負罪,外沒有怨憤,將要承受上天的洪命,無窮無盡地接納福運,為什麼要追隨越王離開國都留下禍殃的舊事呢!」元帝於是聽從了戴洋的意見。

到了祖約代哥哥鎮守譙城後,請戴洋為中典軍,陞遷督護。永昌元年四月庚辰,禺中當時颳大風,從東南吹過來,吹折樹木。戴洋對祖約說: 「十月一定有賊寇到譙城東邊,到達歷陽,南方有人謀反。」主簿王振認為戴洋是妖人,報告祖約把戴洋抓起來,交給刺奸斷絕他的飲食達五十天,戴洋言談依舊。祖約知道他有神術,就赦免了他並責備王振。王振後來犯罪被捕,戴洋救他。祖約說:「王振從前拘囚過你,現在你為什麼要救他?」戴洋說:「王振不懂風角,並不是有宿怨。王振從前在快要餓死時,戴洋我養活了他,王振還是遺忘了。身處富貴卻不拋棄貧賤的朋友是很難做到的。」祖約認為戴洋很有義氣,就寬赦了王振,賞賜給戴洋三十石米。到了十月三日,石勒的騎兵果然到了譙城東邊。戴洋對祖約說:「賊寇一定往城父那邊去,可以派騎兵在河流南邊追擊,步兵在河流北邊截斷他們的要路,賊寇一定失敗。」祖約竟然不追趕,賊寇於是搶掠城父的婦女輜重離開。祖約的將領魯延請求追擊賊寇,戴洋說:「不行。」祖約不聽,派哥哥的兒子祖智和魯延一起追擊賊寇。賊寇假裝丟棄婦女輜重逃離,祖智和魯延等人爭搶東西,賊寇返回掩擊他們,祖智、魯延僅僅自己免於一死,士兵全都戰死。祖約上表請讓戴洋為下邑長。當時梁國人謀反,驅逐了太守袁晏。梁城地勢險峻,祖約想去討伐他們但是拿不定主意,戴洋說:「逆賊在八月辛酉謀反,日子時辰都旺盛,辛德在南方,酉受到自刑,梁在譙的北方,乘德攻刑,逆賊一定大敗。再說甲子日吹東風而雷向西行,譙在東南,雷在軍隊前面,為軍隊驅逐敵人。從前吳國攻伐關羽,雷在軍隊前面,周瑜祝賀。現在正和當年的情形一樣,所以知道一定能取勝。」祖約聽從了,果然平定了梁城。

太寧三年正月,有大流星流向東南方,戴洋說:「到了秋天,府治將會遷到壽陽。」到了王敦反叛以後,祖約詢問勝敗的情形,戴洋說:「太白星在東方,辰星不出現。兵法中首先行動的是主,應戰的是客。辰星如果出現,那麼太白星為主,辰星為客。辰星不出現,太白星為客,先起兵的一方失敗。現在有客無主,有先起兵的沒有應戰的,應該把檄文傳到各部,響應詔命討伐王敦。」祖約就率領軍隊開往合肥。不久王敦死,叛軍失敗,祖約就停留在壽陽。戴洋又說: 「江進之間將會有戰事,譙城空虛,應該回去固守。否則,雍丘、沛都不會是朝廷的了。」祖約不聽,豫土便陷入賊寇手中。

咸和元年春,祖約往南外出打獵,碰上大雷雨從西南方而來,戴洋說:「甲子日西南方打雷,今年夏天一定損折大將。」到了夏天,汝南人謀反,抓住了祖約哥哥的兒子祖濟,押送給石勒。祖約府中的地面忽然像硃砂那麼紅,戴洋說:「依照《河圖征》說:『地面紅得像丹砂,一團團的血,將會有下民謀反。』恐怕十月二十七日胡馬將會來飲淮水。」到了那個時候,石聰的騎兵大規模到來,攻城大戰。那天刮西風,石勒把兵器和火把都發射到城裹,祖約非常害怕。恰巧風向回轉,賊寇撤退。當時有傳言說石勒派騎兵去壽陽,祖約想把家屬送回江東,戴洋說:「一定不會有這樣的事。」不久就證明傳言果然是虛妄的。

咸和初年,月亮左角有光暈,有紅色白色的光暈。祖約詢問戴洋,戴洋說:「角為天門,開布陽道,官門將會有大戰。」不久蘇峻派人邀祖約一起謀反,戴洋對祖約說:「蘇峻必敗,但是當他剛起兵的時候,他的軍隊銳不可當,可以外和內緊,以等待形勢變化。」祖約不聽,就和蘇峻一起謀反。到了咸和三年五月,大風雷雨從西北方來,城內一片昏暗,戴洋對祖約說:「雷聲在人頭頂上轟鳴,表明使君應該疏遠奸佞小人親近忠直之士,愛護下屬賑救貧苦百姓。從前秦朝有過這樣的變故,最終導致了滅亡。」祖約非常憤怒,把戴洋抓起來囚禁。祖約派部將李概率領軍隊到廬江,軍隊全部逃散。祖約把戴洋叫出來,問他說:「我返回東邊和留在壽陽相比會怎麼樣?如果留在壽陽,和進入胡人那裡相比會怎麼樣?」戴洋說:「進入東邊要損失一半兵力,進入胡地會被滿門抄斬,留在壽陽還可以。」祖約打算往東邊開往歷陽,他的部隊不願意東下,都背叛了祖約,劫持了祖約的姐姐和嫂子投奔石勒。祖約到了歷陽,祖煥問戴洋說:「你從前說平西在壽陽能夠守五年,果然像你說的那樣。現在在歷陽,能夠待多久?」戴洋說:「能待六個月而已。」祖約問戴洋說:「台下和這裡的氣象怎麼樣?」戴洋說:「這裡還會有反叛的人。台下明年三月將會太平,江州將會有大喪。以後南方還有戰事,離這裡有千里遠。」不久牽騰背叛祖約,祖約率領親近的人帶著家屬投奔石勒。二月,天子復位,四月溫嶠死,郭默佔據湓口反叛。後來石勒把祖約和他的親屬全都殺光,全都像戴洋說的那樣。

祖約失敗以後,戴洋去尋陽。當時劉胤鎮守尋陽,劉胤問戴洋說:「我的疾病會痊癒嗎?」戴洋說:「我不擔憂你的病不痊癒,我擔憂的是你今年有大災難。你四十七歲,行年進入庚寅。《太公陰謀》上說:『六庚為白獸,在上面的是客星,在下面的是害氣。』年和命相合,一定有凶事應當避忌,十二月二十二日庚寅切勿見客人。」劉胤說:「我將要解職了,帶父親回鄉下治病。」劉說:「使君要作江州刺史,不會解職。」劉胤說:「溫公不再回來了嗎?」戴洋說:「溫公雖然回來,你仍然要作江州刺史。」沒過多久,情況果然像劉說的那樣。九月甲寅申時,旋風從東邊來,進入劉胤兒子的船中,往西吹去,形狀像一匹白絹,有五六丈長。戴洋說:「風從咸池下來,攝提下去,咸池為刀兵,大殺為死喪。到甲子日申時,府中積聚很多人骨被掩埋。」劉胤問在什麼地方,戴洋說:「不出州府的大門。」劉胤構築府東門。戴洋又說:「東邊是天牢,天牢下面開大門,我擔心有天獄出現。」十二月十七日,戴洋又說:「快到臘日可以關閉大門,用五十人守備,用一百人防衛東北寅上,用以驅退害氣。」劉胤不聽。二十四日壬辰,劉胤就被郭默殺害。

南中郎將桓宣任命戴洋為參軍, 戴洋準備隨桓宣去襄陽,太尉陶侃把他留在武昌。當時陶侃策劃北伐,戴洋說:「前年十一月熒惑星留在胃昴二宿之間,直到今年四月,共有五百多天。昴宿對應趙地,石勒便死去。熒惑星在七月退出,從畢宿右邊順行進入黃道,還沒到天關,在八月二十二日又逆行返回鉤星,繞過畢宿往昴宿運行。昴畢二宿為邊境戰事,主胡夷,所以置天弓射它。熒惑星逆行,主管沒有德政的國家,石勒之死就是。石勒的殘餘,又自相殘殺。今年官星和太歲、太陰三星在癸巳日相合,癸為北方,北方將要遭受災禍。歲星和鎮星在翼軫二星之間相合,從子年到巳年,一共徘徊了六年。荊楚的對應,正是歲星鎮星停留的地方,它下面的國家昌盛,難道不是功德的證驗嗎!今年六月,鎮星往前運行到角亢二宿之間。角亢是鄭的對應。歲星移入房宿,太白星在心宿。心房二宿是宋的對應。順從天理的興旺,違逆天理的滅亡。石季龍如果興兵到東南,這是他的死期。你如果順應天意前去攻打,直接佔據宋鄭,就無人能匹敵。如果上天賜給卻不去獲取,反而會遭受罪過。」陶侃志在收復中原,聽到這話後非常高興。適逢病重,未能真正實行。

陶侃死後,征西將軍庾亮代理鎮守武昌,又把戴洋找來詢問氣候。戴洋說:「天上有白氣,死喪的事一定會到東邊,過不了幾年一定應驗。」不久後有大鹿跑往西城門,戴洋說:「野獸跑往城裡,主人將要離去。」城東的人家在半夜看見城內有數炬火焰,從城上出來,像一輛大車,白布帷幕覆蓋,和火一起出了城往東北方向移動,到了長江火才熄滅。

戴洋聽到後歎息說:「這和以前的白氣是一個意思。」當時庾亮想往西鎮守石城,有人問戴洋說:「這次往西去足以抵消往東去嗎?」戴洋說:「抵不了。」咸康三年,戴洋對庾亮說:「武昌這地方有山無林,政事可以圖謀開端,卻不能守留到結束。山呈八字的形狀,數到不了九。當年吳國用壬寅年來上,創立宮城,至己酉年就返回秣陵。陶公也剛到八年。一個地方的盛衰有期數,人心的向背也有期數,不可更改。明公最好另外選擇吉利的地方,武昌不可久留。」咸康五年,庾亮命令毛寶屯駐邾城。九月,戴洋對庾亮說:「毛豫州今年接到死訊。昨天早晨有大霧沒有風,將會有仇人來報仇,攻圍諸侯,應該擴大偵察巡邏的範圍。」毛寶問將會在什麼時候,戴洋回答說:「五十天之內。」當晚,戴洋又說:「九月建戌,朱雀受驚飛起,征戰的軍隊返回,戰車披著火光,上天垂示有信,災禍從東方開始出現,葉落歸根,恐怕有後患。」

明日,又說:「昨天晚上有火殃,不是國家的福運,今年建房子,致使你困厄,可以趁著燒房子,把家遷到長江南邊去,沒有妨礙。」毛賓就派兒子妻子返回武昌。不久有傳言說賊寇將要來攻城,戴洋說:「十月丁亥日夜半時得到賊寇消息,干為君,支為臣,丁為征西府,亥為邾城,功曹為賊神,加上子時十月水王木相,王相氣合,賊寇一定來。寅數是七,子數是九,賊寇最多大約有九千人,最少大約有七千人。從魁為貴人加丁,下克上,有空亡的事,賊寇不敢進入武昌。」賊寇果然在攻陷邾城後離去。

庾亮問戴洋說:「果然不會失掉石城嗎?」戴洋說:「賊寇從安陸去石城,逆犯太白,將會殺身,沒有值得擔憂的。」庾亮說:「上天為什麼便利胡人,困厄我們?」戴洋說:「上天的符命有吉凶,土地有盛衰,今年害氣三次在己亥日會合,己為天下,亥為戎胡,石季龍也將要死去。現在不用擔憂賊寇來犯,祇擔憂你的困厄而已。」庾亮說:「有什麼辦法解救我的困厄?」戴洋說:「在荊州會遭受兵禍,在江州會遭受災殃,你可離開這二州。」庾亮說:「像這樣,還會化解嗎?」戴洋說:「可惜晚了些,還是不能全化解。」庾亮到底不能離開二州,終於導致大困厄。戴洋說:「當年在蘇峻那時候,你在白石祠中祈求福祉,許諾用牛來酬神,到了現在還沒有解除,所以被這個鬼審訊。」庾亮說:「是有這件事,你真是神人。」有人問戴洋說:「庾公還能活多久?」戴洋說:「能夠在明年看到。」當時庾亮已經認不出人了,大家都認為戴洋胡說,庾亮果然到了正月初一才死。

庾翼代任庾亮的職務,戴洋又給他佔候。過不多久,戴洋去世,享年八十多歲。他的占候應驗了的不計其數。

(出《晉書》)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11/13/55904.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