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方士(方技)傳略:葛仙翁

椲楢 整理
【字號】    
   標籤: tags: ,

葛洪,字稚川,丹楊句容人。祖父葛系,吳大鴻臚。父葛悌,吳被滅後入晉,任邵陵太守。葛洪年少時好學,因家中貧困,自己砍柴買回紙筆,夜晚常抄寫誦習,便以儒學知名。生性寡慾,沒有特別的嗜好,不懂得下棋擲骰等遊戲方法。為人樸實而不善辭令,不貪求虛名浮利,閉門自掃門庭,不與人交往。於餘杭山見到何幼道、郭文舉,彼此注視而已,都沒有說話。

有時為了尋書問義,不遠千里崎嶇跋涉,期望求得真知,又博覽典籍,尤其喜好神仙的導養之法。從祖父葛玄,吳時學道得仙,號日葛仙公,把他的煉丹秘術傳授給弟子鄭隱。葛洪師從鄭隱,掌握了煉丹之術。後來又師從南海太守上黨人鮑玄。鮑玄也熟悉導養之學,占卜未來之事,見到葛洪後十分器重,把女兒嫁給葛洪。葛洪繼承了鮑玄之業,又博習醫術,他撰寫的文章,都仔細核對是非,而文章才華橫溢。
太安年間,石冰作亂,吳興太守顧秘任義軍都督,與周圮等人起兵討伐石冰,顧秘傳檄徵召葛洪任將兵都尉,攻擊石冰別部,葛洪擊敗了亂軍,升為伏波將軍。石冰被平定後,葛洪不顧功賞之事,直接到了洛陽,希望搜求奇書以使自己學識廣博。

葛洪見天下已亂,想躲避到南方去,於是擔任了廣州刺史嵇含的參軍。嵇含遇害後,葛洪又在南方停留多年,來自軍事將領的徵召檄命他全都沒有接受赴任。後來返還鄉里,以禮徵召也都不前往。元帝任丞相,起用他為掾。因平定賊兵之功,賜爵號關內侯。鹹和初年,司徒王導召葛洪補任州主簿,轉任司徒掾,升任咨議參軍。干寶與葛洪關係十分親密友好,推薦稱葛洪才能勝任國史,葛洪被選作散騎常侍,兼任大著作,葛洪堅決推辭不就任。因年事已高,想煉丹以求得長壽,聽說交址出丹,請求擔任句(屍雨)令。帝因葛洪資歷高,沒有應許。葛洪說:「我不是想得到富貴,因為那裡有丹而已。」元帝同意了他的請求。葛洪便帶領子侄前往。到達廣州後,刺史鄧岳挽留他們不讓離開,葛洪便留居羅浮山煉丹。鄧岳上表以葛洪補任東官太守,葛洪又推辭不接受。鄧岳以葛洪哥哥之子葛望任記室參軍。葛洪在山中多年,悠閑靜養,勤奮著書。書中自序說:

洪自身缺乏進取之才,偶然喜好無為之業。即令奮飛能登雲霄,疾行能追風逐影,我尚且想在鷦(晏鳥)之群中收斂強勁的羽翼,在跛驢之伍裡掩藏輕逸的足跡,更何況大自然賦予我尋常無奇的短羽,造物主給我遲緩笨拙的雙足呢?能夠卜知自己的人,行為審慎,明知力所不及之事不做,又豈敢勉勵蒼蠅去仰慕沖天之舉,鞭策跛鱉去追逐飛兔之跡;豈能巧飾奇醜無比的嫫母,去求取媒人的美譽;力推質賤價廉的沙礫,去索要玉店的重金呢!以矮人之步而企圖追及誇父之足跡,才識淺陋之人所以顛仆難行;以要離之羸弱卻強赴扛鼎之勢,秦人所以難免失敗啊。因此不奢望於榮華之途,而安心志於困厄之境;粗劣的飯萊有八珍之美,窮人的房子有雕彩之樂。權貴之家,縱然近在咫尺也不願趨附;明理之士,即便道遠路險也必去拜訪。研讀奇書,已經不少,諸多隱語,難以確解,若非至精之人不能探究,若非極勤之士不能洞察。

道士學識廣博者少,而臆斷妄說者多。至於不時有好事者,希望有所修煉作為,倉促不知何所依從,而意之所疑又無處詢問。今撰此書,略論長生之理。其至為精妙者不宜寫進書中,僅約略言之以示一面,希望得其要之人省覽此書能夠得到啟發。豈敢說不明之理必能弄通弄懂,聊論自己先知之見而已。世間儒生惟知信服周、孔,無人相信神仙之書,不但自大而恥笑他們,而且詆毀正理。因此我所撰著的煉丹求仙之事,名曰《內篇》,其餘駁正通釋之篇,名日《外篇》,內外共一百一十六篇。雖然不足以藏於名山,姑且收入金匱以供有識之士一覽。

葛洪自稱抱樸子,因而以「抱樸子」為書名。其餘所著之書有碑誄詩賦百卷,移檄章表三十卷,神仙、良吏、隱逸、集異等傳各十卷,又抄寫《五經》、《史記》、《漢書》、百家之言、方技雜事三百一十卷,《金匱藥方》一百卷,《肘後要急方》四卷。

葛洪的見聞精深廣博,江東無人可比。著述的篇章超過班固和馬融,而且思辯玄奧,析理精微。後葛洪忽然發信給鄧岳說:「我想遠行尋師,定期即行。」鄧岳收到此信,匆匆前往告別。而葛洪端坐直至正午時分,突然如安睡般死去,鄧岳趕到時,已未及一見。當年葛洪八十一歲。死時面色如同在世之人,身體亦柔軟,抬起屍體殮入棺內時,屍體很輕,如同空有其表,世人認為徒留其形骸而升仙。

史臣曰:景純情系書卷,博聞強記,收集綜合了不同書籍的見解,大量解釋了以往難解的問題;飄逸灑脫,思辯高超奇特;承襲行文清雅於西朝,措辭鋒利於南夏,是中興才學人士之首。談論怪異征問於神,是世人視作輕賤的技能,前賢遣訓,鄙視此道。景純卜筮占運,考往知來,勝過京管,超越梓灶。然而於當世官職卑微,禮遇淡薄,寄托《客傲》抒發情懷,這也是得道知術而成負擔。至乎宇宙萬變,上天賦命,吉凶長短,定於時機。雖然卜筮有時靈通,而巫術難以依靠。命之所在,必定無差,若能居常道以待終,靜心志而聽命,何至於銜刀披髮,在幽暗之處污穢之所遑遑獨祭呢!晚年仗義而進忠言,未能制止王敦之亂;當初慚言因智免禍,最終死於「山宗」之謀。這是仲尼所謂攻乎異端,斯害也已,悲哀!稚川束髮從師,直至年老仍不知疲倦。綴輯典籍奇聞,總括百代之遣編;綜理仙界傳說,窮究九丹秘術。辭虛名而棄雜藝,輕視財寶而珍惜分寸光陰,德行馳游棲守本真,超然物外。保全生命之道,這樣或許最好。

贊日:景純通靈秀逸,常振宏才。沉研鳥書,洞曉龜卜。未能平定國難,反至遇禍。稚川優雅博學,貧而樂道。文章宏逸,垂范百世。

(出《晉書》)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11/12/55903.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