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受極權體系接納的人,應該反思

童文薰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德在12月19日《德國之聲證實重大人事調整 中文部主任被撤》的這篇報導,將《德國之聲》公開面對該電台中文部被紅色滲透、協助中共做輿論宣傳的問題,做了詳實的報導。(http://news.epochtimes.com/b5/8/12/19/n2367904.htm)

這篇報導最引我注意的是德國基民黨(CDU)議員艾瑟爾博士針對中共官方媒體時常全文引用《德國之聲》的文章而發生出的質疑:「如此受到一個極權體系接納的人,應該反思。」

艾瑟爾博士的這番話讓人回想起納粹時期的德國作家——奧‧馬‧格拉夫(Oskar Maria Graf)。1933年納粹發動了第一波焚燒「禁書」的運動,奧‧馬‧格拉夫的著作沒有被列入禁書名單。為此奧‧馬‧格拉夫深感憤怒,立即提筆寫信向這個極權暴政強烈抗議,要求納粹黨人將他的書一起燒了。

的確,這種獨受極權體系接納的「特殊青睞」讓正義之士無福消受,讓正義之士在同僚間抬不起頭來。可是有這種知恥之心的人,當代還有多少?

其實艾瑟爾博士的這句話:「如此受到一個極權體系接納的人,應該反思。」正切合2500年前孔子對士子的教導:「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有知恥心的人才有反省的智慧,才能做到臨財不苟得,臨難不苟免,才能不為極權服務。

《德國之聲》嚴正面對紅色滲透的問題,使德國議會警覺到中共不只極權控制中國的媒體,而且將黑手伸入德國媒體。但中共只對德國如此「用心」嗎?拿艾瑟爾博士的話來檢驗,需要反思的媒體與個人還不少。

在上個月還在大唱「中國是這波全球經濟海嘯中唯一沒有受傷的國家」這種論調的各種「財經專家」、「投顧達人」,如今都自動消音。因為連中共都不得不承認,失業與經濟急凍的嚴重程度。但是沒有一個為中共唱讚歌的「銀行家」、「媒體」或個人出來公開道歉。

指出計畫經濟與社會主義必將敗亡的自由經濟大師──諾貝爾經濟學家海耶克在諾貝爾頒獎晚宴上說:「我幾乎想建議你們要求得獎人宣誓,今後絕不在公共場合發表超出其能力以外的言論。」那些為中共唱讚歌的人不道歉無所謂,但何不聽聽海耶克的建議,今後絕不在公共場合發表超出自己能力以外的言論。

香港經濟學教授穆嘉(Carsten Holz)2007年發表在《遠東經濟評論》的這篇文章《從事中國研究的學者都被收買了嗎?》(Have China Scholars All Been Bought?)揭露了當代中國問題專家、學者對中共的怕心。他們怕自己只要得罪了易怒的中共,就會被禁入中國,斷絕了和中國研究人員合作,以便蒐集數據合寫研究論文的機會。

的確,像德國著名漢學家馬漢茂(Helmut Martin,),就一直被中共拒絕簽證。可是那些還能進出中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學者」,是否該反思一下,為什麼極權的北京歡迎您?為何自己會被這樣的一個極權體系接納?是否該學學奧‧馬‧格拉夫,寫封信責問中共當局,為什麼自己沒有被拒簽?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8-12-22 7: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