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中國現代史 (三) 邪黨興起,趁虛而入(下)

史明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通過的中國共產黨黨章是由共產國際主持制定的,宣言依據的是馬列主義、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和建黨學說,以蘇共黨綱作為重要依據。中共党的靈魂是蘇共式的外來品。中共黨的領導人陳獨秀和共產國際代表馬林曾經有不同意見,馬林帶一封信給陳說,如果你是真正的共產黨員,一定要聽第三國際的命令。雖然陳獨秀是中國共產黨的第一任教父,也只好聽從共產國際教廷的命令,隸屬和屈從蘇俄。


馬林/網路圖片

陳獨秀在1923年黨的第三次代表大會上公開承認,黨的經費幾乎完全是我們從共產國際得到的。一年來,共產國際在中國用款20餘萬,而中共成績不佳,共產國際責備中國同志太不努力。


陳獨秀/網路圖片

據中共解密檔不完全統計,1921年10月至1922年6月,收入16,655元;1924年1500美元和32,927.17元;1927年為 187,674元,每月共產國際給費用平均在2萬元左右。中共現在的拉關係、走後門、迎合、買通、甚至威脅等方法在早期已經使用。共產國際主管曾嚴厲批評中共中央不斷要錢的做法,「他們利用經費來源不同(國際聯絡局、共產國際執委會代表、軍事組織)這一情況,得以弄到這些經費,因為這一個來源不知道另一個來源已經撥出。……有趣的是,前來的同志總是不僅十分清楚地瞭解俄國同志的情緒,而且甚至瞭解應該怎樣區別對待與這項或那項撥款相關的某位同志。而一旦多數同志相信不能通過正式途徑弄到,就開始逃避事務性的會見。然後採取最粗暴的敲詐手段,如散佈謠言,說什麼基層工作人員似乎責備蘇聯,把錢給了軍閥而不給中央。」 (以上引自《九評共產黨》)

邪黨的興起,是邪惡勢力入侵與國內持極端思想的少數人相結合的產物。共產邪惡主義天性就是酷愛侵略、妄圖控制一切的,所以立足未穩的蘇俄共產主義政權就已散發了侵略中國的野心,他們以「輸出革命」的方式在中國尋求代理人。正好,一批在內憂外患中思想走向極端、焦躁的知識份子與一批權欲強烈的野心家到處尋找極端理論與方法。他們在中國的歷史舞臺上相遇了。1920年,他們就已成立了共產邪惡主義組織。1921年,他們正式開了「一大」。從「一大」代表的後來表現中可以看到,他們本來是一群烏合之眾,但只有野心家留到了最後。

雖然內外的邪惡勢力勾結在一起狼狽為奸,但在文明古老的中華大地上他們還是不容易施展他們的骯髒伎倆。但就是在這時,脆弱的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犯下了一生最大的錯誤:病急亂投醫,引狼入室,提出了後三民主義,即「聯俄、聯共……」

這是民國自毀的開始。

如果沒有民國的支持,邪党是根本成不了氣候的。邪黨的起家階段就是打著民國的旗號,欺騙青年,欺騙百姓,並借助民國的力量,附體於民國,吸取其精血,得以成長。

本來,中共黨內並不是很贊成「國共合作」的,但老奸巨猾的蘇俄卻深知單靠中共的力量與在中國的號召力,過一百年也成不了氣候,所以蘇俄不斷向中共施壓,一定要中共假裝投身國民黨,並教導中共如何暗中附體吸血,壯大自己。蘇俄又假裝關心孫中山的國民革命,得到孫中山的好感,欺騙了孫中山,使中共獲得了第一次吸血壯大自己的機會。

第一次國共合作——附體挖心,破壞北伐

中共一直教育人民,蔣介石背叛了國民革命,共產黨被迫武裝起義。

實際上,共產黨發起第一次國共合作是為了附體于國民革命發展自己,並且在行動中急於奪權發動蘇維埃革命,破壞和背叛了國民革命。

1922年7月中共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上,因為急於奪取政權,反對與國民黨聯合的意見主導了大會。但是太上皇共產國際推翻決議,指令中共加入國民黨。

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1925年1月中國共產黨在上海舉行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孫中山去世以前已經提出領導權問題。如果孫中山沒有去世,中共奪權針對的就不是蔣介石了。

靠了蘇俄撐腰,國共合作期間共產黨在國民黨內大肆抓權:譚平山擔任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部長,馮菊坡擔任工人部長全權處理事務的部秘書,林祖涵擔任農民部長,彭湃在農民部擔任部秘書,毛澤東擔任國民黨宣傳部代部長。軍校、軍隊領導權向來是共產黨關注的焦點:周恩來擔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張申府擔任副主任。周恩來還兼軍法處處長,到處安插蘇俄軍事顧問。不少共產黨人擔任國民黨軍校政治教官和教職人員,擔任國民革命軍的各級黨代表,並規定沒有黨代表的附屬簽名,一切命令均不生效。這樣附體國民革命的結果,使得中共由1925年的不滿千人,暴增至1928年的三萬人。

北伐革命始於1926年2月。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中國共產黨在上海進行了三次武裝暴動,最後進攻北伐軍師部,被北伐軍解除了武裝。廣東的總罷工糾察隊每天都與員警發生暴力衝突,這樣的騷擾直接導致了「四.一二」國民黨對共產黨的大清洗。

1927年8月,國民革命軍內的共產黨藉機發動南昌暴動,被很快鎮壓下去。9月發動了攻打長沙的秋收起義,也被鎮壓下去;共產黨開始實行「党的支部建立在連上」的網路式控制,流竄到井岡山地區,建立農村局部政權。 (以上引自《九評共產黨》)

在民國中興之始,就為自己培養了一個巨大的心腹之患——邪惡中共。

現代中國,真是多災多難啊。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