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海敏重現梅蘭芳經典芳華

施佑融、陳柏年

霸王別姬,魏海敏、吳興國攝於巴黎羅浮宮前。(當代傳奇劇場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連續四年榮獲海內外京劇最高獎項,一九九一年,魏海敏放下如日中天的聲望,赴北京拜京劇大師梅蘭芳嫡傳弟子梅葆玖學藝,從頭學起。今年,魏海敏一傾十多年鑽研梅派唱腔之力,重現梅派芳華。

八月盛夏的一個周末下午,靠近總統府的街頭大道,盡是為政治激情吶喊的遊行人潮。然而走進台北中山堂這座屹立六十多年、日據時代西班牙式偉岸的古典建築,圓柱拱門悠然聳立,予人心神清寧之感,溽暑的煩悶頓時靜靜消散。

舞臺上的魏海敏淡妝素雅,正為了晚上的音樂會做最後的綵排。她亭亭立定,從容唱起:「纖雲弄巧輕煙送暝,秋光明淨……」,明亮醇厚的嗓音緩緩流現,京劇的華美映現在古意盎然的廳堂,令人不覺神往。

經典名伶 兩岸三地無出其右

扮相雍容絕美、嗓音寬厚甜潤的魏海敏,即使是對京劇一竅不通的人,也會因她力求極致的藝術表演而莫名的撼動。在京劇舞臺上,魏海敏的造詣備受華人推崇。她曾連續四年榮獲「國軍文藝金像獎最佳旦角獎」、「國家文藝獎」、紐約市「亞洲最傑出藝人獎」,並以京劇成就獲「世界十大傑出青年獎」,是台灣獲得對岸「梅花獎」的第一人。一九九一年,兩岸開放文藝交流不久,驚豔於梅派的恢弘氣度,在聲望如日中天的巔峰時期的魏海敏,竟親赴北京拜京劇大師梅蘭芳的嫡傳弟子,亦為其子──梅葆玖大師學藝,從頭學起,在當年戲曲界引起不小的波瀾。今年,魏海敏一傾十多年鑽研梅派唱腔之力,在演藝光華最盛之時,收錄製作梅派經典唱段的《芳華現》專輯,一舉榮獲二零零八年度台灣音樂界最高榮譽──金曲獎的最佳傳統音樂詮釋獎,以此向京劇大師致意,也為傳統藝術留下彌足珍貴的典範。

然而魏海敏對於京劇的涵泳不僅限於梅蘭芳一派;今年六月,一連四天,她在台北城市舞臺公演京劇旦角四大流派──梅派、程派、張派、荀派的表演,深得各派精髓的佳妙演出,轟動海峽兩岸,被稱為「一人千面」,創下獨步跨越旦角四大流派的難得藝人。

在傳承京劇藝術之外,魏海敏更秉持創新突破的精神,要將京劇藝術推衍到舞臺劇場以及廣大的年輕觀眾之間。除了一年三、四十場密集的講座與教學,她在「當代傳奇劇場」演出莎翁名劇《馬克白》改編的《欲望城國》敖叔征夫人一角轟動國際,屢次受邀參訪演出;在國光劇團演出張愛玲原著所改編新編京劇《金鎖記》,將女主角曹七巧幽微複雜的形象刻畫入骨,成功的以京劇藝術體現當代角色,也都成為她向自我挑戰、創下京劇里程碑的代表作。魏海敏在京劇中的天后地位已經無可置疑,然而正如她所說:「整個戲劇醞釀有幾千年,到了京劇是最成熟的時期,所以才能有這麼多的藝術家共同創造了這麼棒的舞臺。」魏海敏的成功,其實走了一段非常漫長的路途。

高精度圖片
貴妃醉酒。(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

戲曲天后 京劇盛衰的交會點

曾經說自己的一生「是為了上臺做準備」的魏海敏;可能好幾世都是從事表演藝術的人:「也唯有這樣幾世的修煉與輪迴,才能有這一世的我。」似乎生來就是為了走上舞臺,十歲入劇校苦練,十幾歲便成為小海光最閃亮的明星,自此一路走紅至今,與戲劇結下最深厚的緣。

魏海敏正踏在京劇熾盛風靡,以及驟然冷寂的兩個時代。早年國民政府遷台,流傳百年、備受喜愛的京劇藝術也傳入台灣。當時京劇地位崇高,大自國家重要典禮以及迎賓的表演,小自閒來幾位票友聚會玩票清唱,京劇都占了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魏海敏的父親就是一位戲迷,閒來最喜拉拉胡琴,唱幾句花臉的戲;也因此奠下將她送入劇校學戲的契機。

京劇的風行其來有自。乾隆嘉慶年間,政治安定,文藝薈萃於北京,各方劇種與藝人蓬勃發展;而京劇就是融合吸收各家之所長的一種表演形式。乾隆皇帝六十大壽時,為表慶賀,徽班與漢調合流後的劇種入京表演,聲名鵲起,就在宮廷內發展。由於它是王公貴族的欣賞的精緻藝術,在人物造型、唱腔身段、武打技藝,莫不嚴格訓練,力求登峰造極、盡善盡美,成為與地方劇種截然有別的表演形式,奠下京劇博大完整的基礎。爾後滿清覆亡,民主之風漸進,京劇成為國人最喜愛的表演藝術,各種劇團、流派與名角應運而生。

台灣早年在陸、海、空三軍,各有國劇隊及劇校,分別名為陸光、海光、大鵬,盛況可想而知。隨著時代與環境的轉變,一九九五年,這三個劇團聯合飛馬豫劇隊,整合成為「國立國光劇團」,京劇在台灣也瞬間蕭條。對這項藝術的沉寂,魏海敏有深刻的體會。她曾對媒體說:「我印象很深刻,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還在演出,那一年三、四十幾場,可是到了一九九六年,一整年幾乎歸零,那種感覺很可怕。」感慨於目前台灣劇校的教育與劇團分離,科班生無法有上臺磨練的機會,魏海敏說:「那這七年就完全浪費了,因為我們那時候的劇校與劇團是合一的。邊學戲,邊上臺。所以我說,我們是末代的京劇演員。」

高精度圖片
《天女散花》。(林榮錄攝影,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

獨鍾梅派 中和質美的化身

在眾多戲曲流派當中,為何魏海敏獨鍾有簡易沖淡、孤梅冷月之稱的梅派呢?在京劇界,梅蘭芳一門可說獨占鼇頭。除了梅蘭芳崛起占得天時之外,更有他獨特的戲劇觀點。魏海敏說:「梅蘭芳在一八九四年,民國初年那個年代出生,京劇大盛時剛好二十多歲。他求新求變、獨占市場。」

清代末年,百家爭鳴,中國戲曲展現前所未有的盛況。在當時觀眾票選的「四大名旦──梅程尚荀」中,為首的梅蘭芳扮相清麗而不流於俗豔,為了塑造完美的青衣角色,研習書法、蒔花養鳥,格外重日常生活修養,表演角色都是后妃、仙女、大家閨秀等角色,帶團出國,使中國戲曲揚名海外,與希臘戲劇、古印度梵劇,並列世界三大古老戲劇之列。

虞姬。(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

當時名角各有千秋,如程硯秋高大又個性剛直,擅於表現下層階級苦難女性的故事,他另闢蹊徑發展出的獨特唱腔,餘韻無窮;尚小雲因是武生出身,功夫過人,屢以扮演俠女獲滿堂采;荀慧生則是鄉土梆子戲班出身,體現年輕女子嬌嗔、自然、生活化的角色,最是貼近人心……然而各種新劇、流派競相爭鳴之下,難免良莠不齊,甚至譁眾取寵。魏海敏說:「當時的社會,每個流派其實都很精彩,各類好戲,數不勝數,有英雄美人、才子佳人、家國大義……當然也有所謂賺票房的情色戲。但梅蘭芳恰恰把這個部份完全去掉,在舞臺上樹立這麼久的時間,成為大師級的創作。他突顯了藝術的價值,他把人性的本質突出,將人類欲望降到最低,真正把人的精神放在舞臺上,把流於低層感官的部份完全去除,樹立了一個清新的形象。」

魏海敏認為,由梅蘭芳所塑造的這樣的京劇價值觀,地位無可取代:「梅派真正的精神,就在於有這樣的藝術觀念和道德勇氣,去抗衡當時戲曲界視為常態的現象,我認為他是很棒的。他把藝術的價值從時代裏抽離出來,在那麼亂的時代,很多人看戲其實是在發洩、去亂吼的,但是他讓大家看到這樣的觀念,不同於普遍的娛樂價值,將京戲拉高到一定的層次,這是我對梅派覺得最敬畏的部份。」

「學習梅派戲這麼多年之後,我漸漸感受到它的價值是在於無形當中,但影響卻很大。對我的影響是觀念性的認知,以及梅大師本身的氣度和藝德。在這個大染缸,你要能沒有習氣、清新脫俗,我覺得太不容易了。可說是出淤泥而不染,純淨而真摯,樸實而華美,這才是戲曲藝術最高的境界,我認為這就是梅派戲的真正特色以及它存在的價值。」

高精度圖片
虞姬。(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

梅派經典 藝術金曲綻光芒

當記者詢問,甫榮獲二零零八年金曲獎的《芳華現》選輯,在一己戲曲生涯中的意義與價值時,魏海敏毫不遲疑的說:「就在於『繼承』;希望較為完整的收錄梅派戲,以自己最好的狀態真實的記錄下來,將這些經典傳承下去。」

《天女散花》。(林榮錄攝影,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

為了留存京劇翹楚──梅派唱腔與經典劇目,魏海敏自籌經費,錄製的梅派經典唱段選輯──《芳華現》專輯,不但遠赴京劇起源的北京錄製,由梅派嫡傳梅葆玖大師親自指導,與長期合作的徐靜琪琴師、北京梅蘭芳劇團伴奏演出,力圖重現正統梅派氣象,果然佳評如潮,一舉獲得金曲獎禮讚,可謂實至名歸。這部專輯共有四張CD,囊括梅派經典《太真外傳》、《玉堂春》、《霸王別姬》、《西施》、《天女散花》、《宇宙鋒》等名劇,更使人驚嘆的是,僅僅花了八天時間就錄製完成,若非與經驗豐富、積大半輩功力的藝人與樂師合作,委實不易達成,無怪連魏海敏也要笑說是「破了金氏紀錄」。她說:「這回是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歷練、融煉才表現出來的。一位戲曲演員,必須要在對自己唱腔理解過後,才可能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東西,否則將流於模仿,一味模仿前人,就會被框架鎖住,缺乏見解,無論是在聲腔唱法、角色扮演、詮釋劇情,都必須要有自己的想法在裏頭,所以我覺得這套選輯,是從一九九一年學習梅派戲以來,直到今天,在一個長期穩定狀態下錄製完成的,這是成熟到一個程度的心得成果,也是一種境界,非常不容易,非常值得!」

戲曲傳承 前瞻未來文化

中國的戲曲文化博大精深,劇情貫穿著中國五千年悠久的歷史文化,忠孝仁義禮智信、德勇謀廉才藝……一齣戲訴說了一位角色的人生起伏,甚至是一個朝代的成敗興衰。然而對於台灣目前的京劇教育,魏海敏感到並不樂觀。因為現在的社會環境與從前差別太大,要讓學生非常專心的學戲,難度很大:「過去的學習都是靠個人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以前受社會環境影響少,學習很專心,訓練很一致,自己也比較有責任心,想要認真學好戲的觀念就會自然的形成。」

「現在幾乎找不到條件各方面很好的演員來傳承。不知道是社會不同、劇校不要求,還是老師不夠好,或許台灣一直以來劇校的教學並沒有上軌道,所以演員畢業以後標準不高。唯有認知自己不夠,把自己當成什麼都不會才能重新出發。可是這種知覺的人不多,現在比過去更差,因為劇校與劇團分開了,和舞臺絕緣。那這七年就完全浪費了。」

大環境重重困難之下,魏海敏仍然篤定實踐自己的方向:「我真正想做的是傳承,但這『傳承』跟傳統的意思不太一樣。我希望能洞悉世界改變的部份,而不僅僅是技術上的繼承,而是將戲曲藝術當作一個先驅。」

魏海敏進一步解釋:「很想把梅大師真正偉大的精神展現出來,那就是『在現在的時代,看到未來』,梅大師當年的想法正是如此,他似乎在當時的年代看到未來的今天,形式或許是老的,但觀念是新的,比方說,《洛神》、《天女散花》等劇碼,以虛實相間的手法來呈現,在當時一般人是絕對想像不到的,將人神之間的美妙展現,把飛天天女表現在戲臺上,過去的舞臺沒有燈光布景,但是他靠兩塊綢子表現飛天的神奇,這是很特別的。」

舞臺上演不盡的離合悲歡,卸下戲袍粉墨之後的魏海敏,卻是端雅樸素。她的演出引領我們見識千年戲曲角色的愛恨情仇,也讓我們得見京劇巔峰時期的極致風采,讓這項百年傳統更見精湛風華。◇(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白良關》以兩個花臉演繹生命的突兀,一般而言,生命的進行是查不出異狀的,然而有時它出乎意料,逸出常軌,突然出現一個難以名狀的空間。這齣戲中兩個花臉尉遲恭與尉遲寶林,在異國的白良關前,會面於神秘的柳林,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倆都吃一驚,從未謀面的父子竟然在此相認。
  • shenyunmonkeykin01
    神韻主要演員黃景洲給人的第一印象一般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年輕紳士,但如果你有機會認識他,就會發現他俏皮好玩的一面。黃景洲扮演西遊記的美猴王孫悟空已經四個季度了,今天他透露了一個小秘密——神韻舞台上使用過的道具當中,他最喜歡的是美猴王的如意金箍棒。
  • 正當中共肺炎(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之際,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博切利(Andrea Bocelli)在復活節(4月12日)當天進行獨唱表演,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傳遞愛、療癒與希望的訊息。
  • 在古代中國,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敬天信神、遵行道德仁義、相信因果報應、知曉禮儀廉恥,是整個社會的共識。然而,自共產黨掌握政權後,通過暴力破壞、批判、輿論誤導,不斷毀壞著五千年傳承未斷的傳統精神文明及物質遺產。時至今日,復興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存續的關鍵,也是中國人刻不容緩、義不容辭的使命。然而,誰又能承擔起這歷史賦予的使命呢?
  • 天上的一盤棋,相當於人間的一個世紀。神仙的一生,相當於人間無數次滄海桑田的變換。「爛柯」、「滄海桑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這些深入人心的傳說,成為含義深奧的詞彙與俗語,帶著不可抹滅的對美好天界的嚮往,銘刻在中國人的心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