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喇叭花(小小說)

緣林

標籤:

【大紀元12月5日訊】媽媽每年都會在院子裡種上一些喇叭花。這些花生命力可頑強了,沿著牆壁攀援而上,長得鬱鬱蔥蔥,花開得密密麻麻,紅的、粉的、紫的非常好看。

今年媽媽種的喇叭花又開了,漂亮的花朵沿著院子的東牆邊開了一片,清晨花兒上掛著點點露珠越發顯得嬌艷。

我可喜歡這些花了,每年花開的季節,我都會早早的起來,到院子裡坐在花兒前看書,背幾個英語單詞。有這些花兒伴著,再聞著甘甜的清香,記的可快呢。

這天我又早早的起來,在喇叭花前背英語。剛剛背了兩個單詞,就見媽媽在屋門口向我招手,我趕忙跑了過去。

媽媽有點兒神秘的對我說:「兒子,來,幫媽媽做個試驗。」

我疑惑的看著媽媽問:「做試驗?做什麼試驗?」

媽媽說:「昨晚上我看了一篇文章,說的是水結晶花的故事。兩杯同樣的水,在一個杯子上貼上讚美的話,會結出美麗的水結晶花,另一個杯子貼上不好的話,它就會結出難看的水結晶花。 你去採兩束喇叭花來,咱一束花寫上「法輪大法好」、一束花寫上「共產黨好」,看花有什麼反應。」

對媽媽的實驗我舉雙手贊成。「嗯,好勒」我一邊到院內採花,一邊想起了前幾天的一幕。

那天,媽媽讓在單位當辦公室主任的爸爸退出中共邪黨黨員,說保命平安。「共產黨現在壞事做絕,像個爛透氣的蘋果,神早晚要清算它,你不退出來,天滅它的時候,會跟著當陪葬遭殃的。」 媽媽說。

只見爸爸怒目圓睜呵斥媽媽「胡說。」然後摔門憤怒而去。這幾天,爸爸對媽媽不理不睬,可媽媽像沒事一樣,照樣樂呵呵的。

「來,兒子,把花兒插在這裡。」媽媽拿著兩隻漂亮的花瓶過來,我仔細的把花插好。然後把一束花寫上「法輪大法好」,一束花寫上「共產黨好」的字條,放在我房間的桌上。

我和媽媽每天早晚都仔細觀察花兒的變化。 第一天,法輪大法的那束,如同在院子裡一樣水靈,而共產黨那束,有點兒蔫,到了第二天,共產黨那束已經蔫頭耷腦的了,到第三天晚上,我和媽媽看到寫有「法輪大法好」的喇叭花,花瓣依然鮮活嬌艷,而寫有「共產黨好」的喇叭花,花瓣上佈滿黑色的斑點枯萎了。

「噢,成功嘍。」我歡呼著,媽媽的笑容也像早晨的太陽噴薄而出。

「爸爸,快過來。」我把看電視的爸爸拽到花前,媽媽說:「看吧,同樣的兩束花,這花好好的,這花就死了。你知道這些字都是帶有放射信息的,法輪大法放射的是吉祥美好的信息,所以花兒就一直旺盛鮮活,而共產黨放射的是邪惡歹毒的信息,看,它的毒氣就把花熏死了。你說,你把共產黨貼在腦門上,天天叫這個毒氣熏著, 能有個好嗎?」

聽罷媽媽的話,爸爸也不作聲,他仔細的看了看花和紙條,又看看媽媽。媽媽笑瞇瞇的,沒說話可那眼神卻在說:「咋樣,服不?」

爸爸不服氣,在鼻子裡「哼」了一聲,斜了媽媽一眼,逕直來到院子裡親手採了二束喇叭花,然後把花插在同一隻花瓶裡。一束寫上「我相信法輪大法」, 一束寫上「我相信共產黨」的字條,放在了臥室的櫃子上。

三天後,爸爸看到他寫著「我相信法輪大法」的喇叭花,依然花瓣鮮活嬌艷,寫著「我相信共產黨」的喇叭花蔫頭耷腦的枯萎了。挨著「共產黨」的喇叭花,身上佈滿黑色斑點,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望著一邊枯萎,一邊鮮活的喇叭花,爸爸若有所思,自語道:「看來這個共產黨真的是個有毒物啊。」
「爸爸,共產黨就是個大毒物。」 我說。

媽媽依舊是笑瞇瞇望著爸爸,「咋樣,這回服不服?」

爸爸連聲道:「服,服。」隨即又語氣堅定地說:「快給我退出這個毒黨,決不能給它當陪葬。」

「爸爸太棒了!」我高興得跳起來,衝著媽媽眨了下眼睛,喊道:「退出中共邪黨,生活幸福安康。」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參考資料:縱觀天下(2008.12,傳單/傳真)
李智、迎春:中共原來是狼外婆
退黨之後 申請美國公民綠卡通過了
每日退黨團隊聲明精選(2008/12/02)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