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盲修十年志愈堅 雙目復明謝神仙

秦自省 整理
唐寅 失明 刺史 隱士

唐朝壽州刺史張士平,中年以後患了眼疾,到處求醫問藥,都毫無結果。圖為明 唐寅《燒藥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5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唐朝壽州刺史張士平夫婦,中年以後都患了眼疾,不久便雙目失明了。夫妻倆到處求醫問藥,並且請術士施行法術,都毫無結果。後來他們辭官隱居到鄉間的別墅,閉門思過,設祭壇向星辰禱告,祈請神仙保佑。

過了許多年,家業日漸凋敝,但他們的修行求道之心,精誠不減。

書生 刺史 丁觀鵬
家人進去對張士平轉達了書生的話。圖為清 丁觀鵬《墨妙珠林(戌)冊.宗楚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元和七年壬辰,八月十七日,有一位書生來到門前,請求謁見張刺史。家人說:「我家主公夫婦都患有疾病,很久以來,就不接待賓客了。」書生說:「我雖然是個讀書人,但同時也攻醫術。我聽說使君有疾,因此才來到這裡。」

家人進去對張士平轉達了書生的話,士平高興地說:「我長期患病,久已不接待賓客。這位書生假如有辦法醫治我的病,我真希望他能救助我。」家人向書生轉達了主人的話,書生說:「只要一見使君,自然有良藥可施。」

張士平聽了這話,立即抱病接見客人。

丁觀鵬 墨妙珠林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張士平聽了這話,立即抱病接見客人。圖為清 丁觀鵬《墨妙珠林(戌)冊.薛稷》,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書生說:「您的疾病,不用吃什麼藥,明天請派十名僕人帶著鍬和鎬,新開一口井,您的眼疾一定會自然痊癒。」士平就照他的話,做了準備。

次日,書生出去選擇了一塊景色秀麗的地方,命僕人就地鑿井。從早晨開始挖井,一直到晚上才見到水。與此同時,士平眼疾的症狀,也頓時減輕許多。等到打上井中的新水,讓士平洗了洗雙眼,士平的眼疾頓消。他們夫婦倆雙眼皆復明如初。

十年之疾,一旦豁然消除,張士平夫婦,感激得無以言表。士平贈送給書生大宗金銀布帛。書生說,「我不是世間的凡人,乃是太白星官。只因你們夫婦患病多年,仍然不忘求道,愈苦愈堅,誠心禱告,這才感動了上蒼。玉皇大帝派我下降到這裡,讓我下界傳你這個方術,來為你們消除重疾,回答你們的修奉之心。所贈銀子,不是我所要的東西。」

他接著說:「我把這個方術留下,請你轉交世人,用來救助疾苦之人,以增添你的陰德。這個方術的要旨如下:」

「子午之年五月戌酉、十一月卯辰為吉,
丑未之年六月戌亥、十一月辰巳;
寅申之年七月亥子、正月巳午;
卯酉之年八月子丑、二月午未;
辰戌之年九月申未、三月寅丑;
巳亥之年十月申酉、四月寅卯。
取其方位年月日時,就是福地,掘井挖到的泉水,必有良效。」張士平拜了又拜,接受了太白星官傳予的方術。

書生 刺史 神仙 升天
太白星官說完之後,便飄然升天而去。《群仙圖(二)冊.王元敷鄭伯元服青精石》,作者、年代不詳。(公有領域)

太白星官說完之後,便飄然升天而去。@*

事據《太平廣記》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八學士圖 審案 苻融
    用賽跑怎麼能分辨出真賊?苻融說:「見義勇為的捉盜人,在後面追,他起步晚,可還是追上了強盜,說明他跑步的速度比真強盜快。因此,跑得慢的就是盜賊,跑得快的是捉盜人。讓他們比賽跑步,自然就真相大白了。」
  • 福建廈門大學人類博物館,收到泉州市東街郭家捐贈的一塊「雷公石」。這一塊石頭,長方形而扁平,長十四公分多,寬六公分左右,厚約二公分。經鑑定這一塊所謂的「雷公石」,原來是石器時代的一把石斧。這塊雷公石,原是郭家的傳家寶,自明代珍藏到現在,約有四百年了。過去它是用來磨水,為人治病的,郭家還因此發財。
  • 李惠身為地方官員,智慧清廉是很有名的。古代勤政愛民的官員,都很重視斷案。因為斷案的公平、正確,直接關係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李惠深知此理,所以他平時便處處留意觀察,分析事物的內在聯繫。並且,也很重視培養下屬吏員,以提高他們的辦案能力。
  • 袁紫煙本是隋煬帝的一個宮女,卻長的花容月貌,瓊瑤端整,在一次千人選秀中被選中,也被隋煬帝封為夫人。
  • 五歲時,鮑靚對父母說:「我本來是曲陽李家的兒子,九歲時墜入井中死了。」他父母尋訪到李氏,向他調查詢問,全都符合應驗。鮑靚的學問包含內外,通曉天文河洛之書,逐漸陞遷南陽中部都尉,任南海太守。
  • 春秋戰國時期,晉惠公夷吾,在秦軍的護送下,回國繼承了君位。在此之前,他曾向秦穆公保證:如果秦國支持他回國即位,他即位後,就把晉國的河西土地,奉送給秦國,作為回報。然而,他返國即位後,背信棄義,秦國一寸土地也沒得到。
  • 新昌縣(在今浙江省東部)人呂光洵的父親,在縣裡很是專橫跋扈,縣令曹祥就派人把他捉來,鞭打了他,教育他:要棄惡從善。後耒,呂光洵的父親,終於棄惡從善了。
  • 明朝時,馬應祥擔任歙縣(在今安徽省東南部,歙讀息,又讀涉,)知縣時,郡內有一個人被殺了,兇手很長時間抓不到,上司就把這個棘手的案子,交給了馬應祥。馬應祥先是齋戒,然後在寺廟裡禱告說:「神靈如果允許我知曉實情,就請下雨開示我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