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梳典故:「橫幅、橫批、橫披」三詞考證

作者:明珠
font print 人氣: 6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現代的人將門聯上橫寫橫貼的那一幅聯叫「橫批」。

筆者以前常幫朋友及鄰居寫門聯,但一直不愛提「橫批」二字,自己也說不出原因。原以為古人既然這樣用,必然有我學識不到之處。近日因寫文章需要,抽空考證了一下「橫批」這個詞的來歷,結果大吃一驚。

查遍民國以前的典籍,十三經、二十五史(含《清史稿》)、歷代文選、歷代詩抄等,未見有古人用這個詞。結果查至近代中國大陸編的《漢典》,才發現清朝文人李漁《閒情偶寄‧居室‧屏軸》書中有用過一次這個詞:「十年之前,凡作圍屏及書畫卷軸者,止有巾條、斗方及橫批三式。」

筆者找到《閒情偶寄》這本書查看後才發現,《漢典》將目錄標錯了,應該是《閒情偶寄‧器玩部‧制度第一‧屏軸》出現的那段話。從李漁這段話的意思可以發覺,「橫批」應為「橫披」,是李漁的筆誤。

橫披」是指長條形的橫幅字畫。「披」當名詞時其本義是指古代柩車兩旁牽挽的布帛條幅,其上有字或簡單圖形,是豎著寫的。「橫披」二字始見於北宋的書畫家米芾的書中:「荊浩畫,畢仲愚將叔處有一軸,段緘家有橫披。」(《畫史‧唐畫附五代國朝》)另據明‧陶宗儀《輟耕錄‧敘畫》記載:「橫披始于米氏父子,非古制也。」也就是說將豎寫豎畫的字畫改為橫寫橫畫,始于北宋的米芾。「橫披」二字在宋代的詩文中才開始被用到。如:

方回【題王起宗大橫披 水墨作遠淡勢】(《全宋詩‧卷二十》)

臥龍峰下草廬幽,門外橋橫水自流。
瀟灑王郎只數筆,淡雲疏樹一天秋。

李曾伯【題推篷梅軸】(《全宋詩‧卷四》)

玉奴梳洗罷,半面露新妝。
江岸數枝影,篷窗一罅香。
橫披含曉色,臥對壓春芳。
……….(以下略)

從以上的考證可知,民國以前的文人未見用「橫批」來表示門聯上的橫幅。即使是李漁筆誤用了「橫批」,也就是指「橫披」(長條形的橫幅字畫)。在古漢語中「批」是不通「披」的,比如我們常在史書或古代其它典籍中見到「披堅執銳」、「身披甲胄」這些詞,而改為「批」就不行,也未見有人這樣用。

把「橫批」二字用來表示門聯上的橫幅,始於近代某文人(已去世)在其充斥了黨文化的小說《懶蛋牌子》一書中:「門楣上貼著新的紅紙的橫批,上書『天作之合』,兩邊的對聯是:『莊稼傳家久,翻身繼世長。』」所謂的「翻身」是黨文化中常見的「翻身得解放」一語的縮寫。

「批」這個字如果當動詞,它的意思有打擊、攻擊、刺入、排除、排擠、揭批等意思。而「橫」字如果當貶義的形容詞有橫暴、放縱、意外、禍害的意思。因此,將這兩個字放在一起用是很不吉利的。那麼,我們寫春聯或其它的門聯,橫幅上的那幾個字一般都是很吉利的話,用「橫批」來表示就很不恰當,也很不吉利。

「橫幅」二字始見於《晉書‧卷八十五》:「男子皆黥面文身,以其文左右大小別尊卑之差。其男衣皆橫幅,結束相連。」,在中國古代的典籍中很常見,一直到民國時期都有人用,如《清史稿‧志七十八》:「行裳,色隨所禦。左右各一,前平,後中豐,上下斂。橫幅石青布為之,氈、袷惟時。」

筆者認為應該用「橫幅」二字來表示門聯上橫寫橫貼的那一幅聯。因為「幅」的讀音諧「福」,而「橫」字當形容詞時還可表示「充滿」、「廣」、「寬廣」等意思。這兩個字合起來就是很吉利的字。

文章的最後,筆者送給各位讀者一副新創作的春聯,祝福各位讀者:

橫幅:春回大地
上聯:身行仁義禮智信
下聯:家享福祿安康寧

@#

責任編輯:古容
(http://www.dajiyuan.c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間禍福相倚,宅心寬厚的人得能化解了,峰迴路轉柳暗花明!過年前,王羲之為何三寫新年對聯?「福無雙至 禍不單行」這樣的凶聯怎樣化成好福聯? 的宅心和機智隨同他的書法藝術在此對聯中灑落無礙。
  • 新年賞梅花,是一件喜上添雅的風韻事兒,在新年裡讓人福至心靈,清明澄澈一春。說賞梅,中國有名園,江南有勝景。無錫榮氏梅園融合湖光山色人文和江南園林建築於一身,同時又是自然山水與人間文化交織而出的賞梅勝地,人說是中國江南賞梅一勝景。
  • 在中華文化中,除舊歲、迎新年若少了「春聯」就少了年味。春聯代表驅邪避凶、除舊佈新迎福的象徵。春聯起源於「桃符」,主要從翰林延祥詩「春帖子」化身而來,可上溯幾千年,代代的演變內涵豐富……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 齊都臨淄外的稷下學宮,創辦三十餘年,歷經三代君王,已成為諸子薈萃、百家爭鳴的主要舞台。齊國這個東方強國,也一躍成為學術中心。此時,各國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學宮風采,甚至作為學宮的一員躋身朝堂,向齊國君臣推行自己的學說和政治主張。
  • 古老的中華文化傳續至今,離不開先賢嘔心瀝血的錦繡篇章。這些經典作品,經過歷代流傳、各地輾轉,終於完好地保存至今,架起我們探究歷史、對話古人的橋樑。這一切,更要感謝千百年來從未間斷的藏書活動。古時候的藏書人,主要是飽讀詩書的文人士大夫,這就註定了藏書不僅僅是一種風雅的文化現象,更是古代士人的一項事業,寄託了他們的志趣和理想。
  • 田齊桓公之後,齊威王繼位。雄踞東方的齊國,並未因為新君的執政而面目一新;稷門之下的學宮,也未實現它真正的價值。就像是黎明前的暗夜一般,田齊第四代國君——齊威王,是以一個飲酒作樂、不理朝政的昏君形象登上歷史舞台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