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山畫作軼聞(6)花卉翎毛走獸十項全能

梅溪子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30日訊】一般藝術家只是專善山水、花鳥、翎毛走獸、或文人畫其中一門而已﹐玉山伯早年臨摹及寫生並重﹐熟悉於唐畫宋畫傳統和深厚之漢文底子使得他「觀物之生」能將萬物寫生融入詩書畫意境﹐一生專研而能突破東洋畫、膠彩畫、水墨畫﹐並進而嘗試納用西洋畫光影手法、自成一家畫風。除了風景山水、農村動物、麻雀、老虎以外﹐花卉翎毛走獸玉山伯也是無所不能的。

據說當年幾位大畫家們受邀集體畫作要向老蔣總統呈送「祝壽圖」﹐每次最後完成就得靠「玉山仙」來補足梅花鹿、丹頂鶴等吉祥動物。台灣陽明山中山樓曾懸掛了玉山伯畫作「鹿苑長青」﹐歷史博物館也典藏了他的「松鶴」和「群仙祝壽」(水仙花鳥)等圖。

關於走獸﹐我們以後再來談一下十二生肖圖畫。至於花卉的代表作﹐大件在1982年第一屆膠彩畫展玉山伯展出過「洋蘭」一圖﹐之前流入民間有很多花卉小品。或許人們大都記得他的麻雀和老虎﹐而忘卻了他的花卉圖的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術界好像有一種說法「寧畫百雀、不繪一虎」﹐或許是由於「畫虎不成反類犬」的顧忌﹐總是麻雀到處看得到、見過的次數多就容易畫﹐而很多藝術家一生中可能在動物園看過一兩次老虎而已﹐沒有寫生﹐只靠臨摹或「閉門造車」想要畫好像樣的虎圖那就難矣了。
  • 平生最愛雀﹐黃雀如摯友。營巢屋簷下﹐朝朝常聚首。
    秋深噪霜庭﹐春來跳新柳。相看兩不厭﹐閑來忘坐久。
  • 就藝術賞析而言﹐首圖略帶民俗畫法﹐一個17歲少年繪畫此作算不簡單﹔而二、三年後再畫之虎﹐已顯大將之風
  • 家母說﹕“玉山兄﹐將來小孩要結婚時,您如果要送鴛鴦水鴨圖,請不要畫在水裡沫沫游的。”後來玉山伯真地「從善如流」,開始畫著陸的鴛鴦水鴨,而後他的徒子徒孫們也「蕭規曹隨」
  • 玉山畫伯年長家父七歲﹐他們兩人詩書畫一生交誼﹐家父尊之亦友亦師。筆者雖僑居美國就業於理工高科技﹐但猶記少年時在台灣耳濡目染中華文史藝術﹐因此一直對詩畫也略有鐘好。近來暇時整理家裡收存圖書、圖片﹐對玉山伯其人其畫有更進一步之了解。
  • 美國生活好習慣
  • 紐約天氣深秋時乍暖還涼﹐樹葉未全變紅、一刮風黃葉即飄落滿地,不過林叢有些紅黃綠平分秋色,風景怡人,尤其是曼哈頓中央公園裡景致更為特別。
  • 每次回台灣省親,一位長輩親戚都很熱誠招待吃飯,這位教授還是位美食專家,不時會到處探訪大台北附近有什麼特別的菜色。他問我們想吃那種菜,一路從日本旅遊下來,內人跟我這時最想念的就是本土的台菜。
  • 此回到東京小遊﹐看到了平常大家較不去注意到的一些景觀,用圖文發表出來與各位讀者分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