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明星勇挑回鄉證的破冰之旅

流亡海外人士要求回國權利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3月30日訊】(編者注﹕本文轉載自新紀元周刊第62期專題新聞,共分兩篇,包括《港明星勇挑回鄉證的破冰之旅》和《流亡海外人士要求回國權利》)

第一篇文章﹕
港明星勇挑回鄉證的破冰之旅


香港著名演藝界人士、全國政協委員汪明荃於三月八日在北京正式提出議案,希望給香港的民主派議員發放回鄉證。(新紀元資料室)

文 ◎ 梁珍

人大政協兩會召開期間,香港著名演藝界人士、全國政協委員汪明荃於三月八日在北京正式提出議案,希望給香港的民主派議員發放回鄉證。汪明荃的做法,在香港引起了廣泛反應。

回鄉證議題在香港多屬禁區,自八九年六四之後,中共一直用回鄉證作為統戰和恐嚇的工具,聽話的則發給十年期的回鄉證,不聽話的則被沒收或拒絕發放回鄉證,或象徵性的給予單次回鄉證。無論是民間還是官方,對部份民主派多年沒有回鄉證早已習以為常,鮮有發聲。

「多年來都沒人有勇氣講出來,猜不到竟是由一個演藝界人士提出。」沒有獲發回鄉證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對汪明荃的提案表示歡迎。汪明荃的議案讓很多認為演藝界不關心政治的民主派大為驚訝,贏得了一片好評之聲。更為重要的是,演藝圈『阿姐』的呼籲也揭開了很多港人被擋在國門之外的辛酸故事。

十二名立法會議員 被擋在國門之外

香港立法會的六十名議員中,有十二名泛民主派議員沒有獲得回鄉證。他們是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前主席李永達、李柱銘、楊森,記者劉慧卿,教師張文光、梁耀忠,律師塗謹申、吳靄儀、鄭家富,職工盟李卓人以及「長毛」梁國雄。

有關回鄉證被拒發的原因不一,部份是因為八九六四,部份是因為發表過批評中共當局的言論,部份則理由欠奉。



香港立法會的六十名議員中,目前共有十二名泛民主派議員沒有獲得回鄉證。(Getty images)

被稱為「街頭鬥士」的梁國雄接受本刊採訪時表示,九五年首次去申請回鄉證,但被拒絕,中共當局并沒有解釋因由。有市民與他同名,進入大陸也被短暫扣留或被沒收回鄉證。至零三年他母親病危,北京破例允許他回去探親,獲發單次通行證。他當選立法會議員后,還有三次得到批准回大陸,但都是特區政府和北京組織香港所有議員去大陸觀察訪問而特批的。

雖然沒有回鄉證,但梁國雄還是照樣多次闖關。零五年曾經因為北京人大釋法問題,梁國雄北上深圳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請願,但在沿羅湖橋步往深圳方向時,就被在場等候的大陸邊防人員截停帶走。

對於汪明荃的提議,他認為汪明荃做了應做的事,這件事本應是行政長官曾蔭權及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的責任,他批評曾蔭權在汪明荃提出建議後,以「多做事、少說話」來回應,是卸責及侮辱汪明荃。

前民主黨主席李柱銘則稱,拿回鄉權是基本權利,作為立法會議員不能夠返回大陸是一個大諷刺。前線的劉慧卿認為,不但向無證議員發回鄉證,還要向無證市民發證,並要求北京解釋不獲發回鄉證的原因。

兩次被沒收回鄉證的資深傳媒人

香港新聞自由和民主派的存在是一國兩制的重要指標,回鄉證被當作民主派和新聞從業人員「想得到的東西」而成為中共勒索的誘餌。九七前從香港移民美國,現居台灣的中國問題專家凌鋒,曾經兩次被沒收回鄉證,他向本刊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七六年從大陸移居香港的凌鋒,曾是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的得力助手,在香港大學經濟系任助理研究員,居港二十一年,幾乎寫遍香港所有報章雜誌。最多的時候,每天為五家日報寫專欄。九一年,凌鋒因言惹禍,他在報上發表一篇評論華東水災的〈天怒人 怨哀中國〉,被香港新華社口誅筆伐一個月。至九二年,人大校友會在深圳開會,他和校友興沖沖的上去相聚,但被深圳邊防海關以「上級指示」為由沒收了他的回鄉證。

至九三年,全國政協常委徐四民邀請他到珠江三角洲攷察,花力氣為他疏通。中旅社的小姐因為他被沒收回鄉證,甚至連表格也不敢給他。後來幾經努力,輾轉通過廣東省公安廳等多重程序才獲重發回鄉證。

九五年,凌鋒因一篇《中共打擊香港兩傳媒》,再次觸怒當局,回鄉證再度遭沒收。當時海關的解釋是他「在境外從事反對國家的活動」。後來經熱心的朋友找關係詢問,據說還是開罪了新華社。

凌鋒說,至此自己再也不想申請回鄉證。九七年他移民前,曾經有大陸方面的人士來找他,拍胸口再給他回鄉證,被凌鋒斷然拒絕。他說:「你們還會不會有第三次沒收?你們要有個制度給我看。給你不給你並不是由人治說了算。」



港人因為政見不同或者對中共政權的批評,時時被中共沒收回鄉證。圖為上海拆遷戶代表沈婷零五年九月向到訪的原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抗議,要求歸還回鄉證。(新紀元)

長長的黑名單和一度出現的曙光

回鄉證問題在香港一直是一個灰色地帶,到底誰榜上有名,到底什麼什麼時候開放,都要到了海關才知道。香港《前哨》雜誌總編劉達文披露,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前,北京有關部門已經形成一個超過一百人的禁止入境的黑名單,除了民主派、支聯會等主要成員之外,新聞界包括劉達文和《開放》雜誌的老總金鐘、以及《南華早報》的林和立都榜上有名。

零五年黑名單事件曾經出現一絲曙光。當時香港現任特首曾蔭權剛剛上臺,想要擺出一個姿態,樂意和民主派溝通,曾蔭權和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就和北京拍心口,表示和民主派溝通和解沒有問題,並組織香港全體立法會議員於零五年九月底去廣東訪問。據知當時北京又出臺了另一份新的黑名單,名單縮小到只有二十到三十個人左右,其中泛民主派只有司徒華和梁國雄兩人,其餘包括泛民主派議員李柱銘都被解禁。



八九六四之後,一直要求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制的香港支聯會的主要成員包括司徒華等人都被列入中共黑名單,被拒絕入境。(Getty images)

據知北京的意思是,司徒華已經不再是立法會議員,加上仍擔任支聯會主席,就不想放開,而梁國雄是所謂的抗議專業戶,中共害怕他不聽話,到大陸抗議,令中共面子難堪,成為議員中唯一被列入黑名單的人士。

至後來,民主派訪問廣東,雙方談崩。廣東省張德江當時拋下一句「話不投機半句多」,加上年底曾蔭權的政改方案也不獲民主派支持,最終被杯葛沒有通過,至此黑名單事件又被停頓。

根據香港媒體《亞洲時報》在線與港澳區人大代表李鵬飛不久前報導與證實,中共將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會以前清理香港民主派的入境黑名單,以便他們可以參觀奧運會云云。雖然北京以此表現「寬大」來爭取分化民主派,但是也指出有四類人,大概屬於無可救藥者而繼續列為黑名單。這是哪四類人?一、已入籍外國的港人;二、居港海外民運人士;三、有份出版被禁的「反共刊物」;四、與台灣關係太密切的人士。

良心發現還是高層暗示﹖

外界對汪明荃這次提議案的原因表現了極大的興趣,認為是否北京在奧運前展現某些曙光。《明報》十日在一篇記者從北京發回的分析報導中談到了汪明荃提出這個議案的大的背景和原因。報導認為,現在北京的大環境有兩個新的趨勢:一是北京對台灣的姿態放得更軟,胡錦濤甚至對民進黨人都拋出了橄欖枝;其二是香港馬上要進行立法會選舉,北京希望能消除港人的心理障礙,為特首候選人爭取最廣泛的支持。

對於外界疑惑,為何由一位演藝界成員,提出有關提案,汪明荃表示,她擔任過全國人大代表,現時是全國政協委員,見到問題就會提意見。她也表示,做此事時沒有考慮過政治前途,「如果考慮太多,就不會做」。

有人指汪明荃有可能是受到中央某些官員的暗示,但時事評論員凌鋒則持不同看法。他認為這個是汪明荃個人行為,是「有良心的表現」。因為汪明荃和官方關係並不是太密切,如果是北京的意思,不會通過汪明荃來傳達,而且從她提出議案後,無論是曾蔭權還是親共人士的態度,以及沒有港區政協委員挺身出來支持汪明荃,甚至還罵她,可以看出汪明荃只是個人想為民主派做點實事。

他續說,汪明荃在演藝圈中算是敢說敢為的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在六四事件發生後,在人大會議上指出六四事件的處理手法傷透了香港人的心。

汪明荃九六年曾意圖參選臨時立法會選舉,還被她的男友羅家英揶揄:「阿姐啊,你去參選臨立會呀?如果有人抬紙棺材給你,你會怎樣對付呀?」結果她一如意料之中落選了。從二零零零年開始,她轉任政協,並漸漸淡出政壇,重新展開她的電視事業,有報導也指出,多年來她也一直為民主派爭取回鄉證。

至於汪明荃認為今年是奧運年和香港已回歸十年多,應該給港人回大陸,凌鋒認為這可能是汪明荃比較「單純和天真」,也是對中共不太了解的緣故。雖然中共早前在普選問題上表面上有讓步,聲稱二零一七年可以允許港人選特首,但實際上也是在繼續欺騙港人,如果錯誤理解為中共在釋放善意,也只會進一步對這個政權感到失望。但他認為,在奧運前大家去表達意見,對中共政權也是一個壓力。

而民主黨中常委林子健也不認同,立法會選舉會成為中共發放回鄉證的挈機。因為選舉在零八年奧運舉辦後第一周舉行,那時的社會氣氛應該有利於親共陣營,中共不會通過這個事件發放回鄉證給泛民主派。

民主派應堅持立場 不放棄原則

凌鋒曾經在文章中描述中共的統戰手段:「中共對付它的對手,如果不能『堅決徹底乾淨全部』的消滅之,而必須談判或對話的話,它的策略一向就是以強硬姿態向對手迫近九十九步,令對方感到毫無希望乃至窒息,然後退後一步,令對手感到中共的寬容、讓步與善意,以致心甘情願接受條件,乃至臣服。現在北京對香港,就是重演故技。」

凌鋒認為,在回鄉證問題上,民主派應該堅持立場不放棄原則。「回鄉證是我們自己的權利,中共不發回鄉證是極權專制的本性,錯在中共,不在老百姓。絕不要因為要回鄉證去哀求人家,越哀求越不會給。」

職工盟議員李卓人則說:「可能成也奧運敗也奧運,中共可能怕我們有回鄉證後提人權問題,每到一個時候它都有東西怕,那真是一輩子都害怕,這個政權到現在還是這麼恐懼。」

第二篇文章﹕
流亡海外人士要求回國權利

文 ◎ 季達



旅居美國的伯克萊加大數學博士和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楊建利,一九八九年之後被剝奪了回中國的權利,二零零二年使用他人的中國護照回中國被捕,判刑五年,去年刑滿釋放回到美國。圖為他回美接受民主教育基金會獎項。

旅居美國的伯克萊加大數學博士和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楊建利,一九八九年之後被剝奪了回中國的權利,二零零二年使用他人的中國護照回中國被捕,判刑五年,去年刑滿釋放回到美國。圖為他回美接受民主教育基金會獎項。

十六名海外中國民運人士三月六日發表聲明,要求中共政權按照憲法和法律,恢復或延續延期的護照,讓他們自由進出中國。

聲明表示,過去十多年來,他們先後被中共政權駐外機構吊銷護照或拒絕護照延期,並被禁止進入中國大陸,他們曾多次提出要求,但至今中共政權並沒有依法解決問題或做出合法解釋。

聲明又稱,今年中國將舉辦奧運會,根據奧林匹克章程,任何國家不得以政治和宗教為由歧視某個群體的人們參加奧運會,由於中國在申辦奧運會時承諾接受和遵守奧林匹克憲章,中國以拒絕公民入境作為政治迫害的手段,是違背國際奧委會章程。

聲明要求中共政權依法恢復、延續或更換他們持有的中國護照,尊重他們自由進出中國的權利,保障他們在中國及海外享受憲法和法律保障的各項公民權利,依法懲辦瀆職或進行侵害他們公民權利的官員。

聯署聲明的海外民運人士包括王丹、楊建利、胡平、郭羅基、陳一咨、吾爾開希、張偉國、劉剛、陳小平、吳仁華、劉念春、傅申奇、易改、蔡桂華、魏泉寶及王軍濤。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認為,中共政權不讓流亡人士回國,等於剝奪了他們的公民權利。(新紀元)

不讓回國沒有法律依據

六四之後被捕判刑,後流亡美國的王軍濤介紹說,海外民運人士的訴求主要有三條:「第一、持有合法護照出國後被拒絕延長護照的公民,要求依法延長護照並保障回國的權利;第二、因躲避政治迫害而逃離中國因而沒有護照的公民,要求補辦護照並保障回國的權利;第三、那些持有合法有效護照的公民應當被保障自由安全進出祖國和在祖國行使公民權利。」

在美國紐約旅居了二十多年的《北京之春》雜誌總編胡平認為,中共政權不讓海外中國人回國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中國既沒有流亡法,也沒有驅逐出境法,更沒有吊銷國籍法,所以不給流亡海外的這些民運人士中國護照,不讓他們回國,是完全沒有法律依據的。」



胡平一九八七年離開中國之後,便被剝奪了回到中國的權利。二十年來,胡平堅持自己的中國國籍,沒有加入美國籍。(新紀元)

一九八零年,正在北京大學攻讀研究生的胡平,參加了北京大學選區人大代表的選舉,並且是非官方推舉代表首次在中國獲選為基層人大代表。從此之後,胡平成為中共所為「內控人物」,後於一九八七年赴美,從此以後便沒有回到中國。

而王軍濤一九八零年也在北京大學讀書,而且同樣參加了一九八零年那次的人大選舉,雖然沒有當選,卻也因為言論出位成為當局關注的人物。一九八九年,王軍濤被中共政權認定為「動亂黑手」抓捕判刑。後赴美國哥倫比亞攻讀政治學博士,並於去年獲得博士學位。

製造無國籍難民

「我們被剝奪了回國權利,實際上是未經任何司法程序被剝奪了所有公民權利,不僅包括選舉、被選舉權和公平訴訟權利,還包括居住、就業和教育的社會經濟文化權利。」王軍濤表示:「有些權利是中國公民與生俱來的,沒有任何憲法和法律程序可以剝奪的。其次,中共政權對於國際社會並不負責,中共領導的崛起會威脅世界的安全。因為不許公民回國,客觀上製造無國籍難民,在國際政治中是危害國際安全的行為。」

「根據聯合國人權憲章,任何人都有回國的權利,」胡平解釋說:「就像你回家一樣,這是權利。」胡平的中國護照被中共政權吊銷之後,多次前往中領事館要求補發,但中國官員回答吊銷的理由是「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知道』不是法律條文,正因為沒有法律依據,所以他們只能這樣說,完全是一副無賴的做法。」

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控告

王軍濤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表示,他們將尋求在中國提起行政起訴,控告中國外交部非法剝奪公民的護照,並且不排除採取更多的其他措施。「我們不僅在國內起訴,而且要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控告中共政權蓄意製造無國籍難民;向國際奧委會控告中共政權違背申奧時的承諾,歧視不同政見和信仰者,不許他們觀看北京奧運會。」

胡平則表示,目前中國大陸並沒有獨立的司法制度,所以在中國起訴中共政權,估計很難有任何結果,「但這種方法可以引起社會關注,總是有價值的。」

「因為我們是推動中國進步,而不僅僅是為改善個人權益狀況。」王軍濤認為:「這些造勢可以增進人們對這些問題的關注,提高對憲政、法治、人權、自由和民主等認識水準。」

中共中央黨校一名退休教師前不久也發出公開信,要求中共最高領導人落實實現和諧社會的具體措施,其中也包括應該允許海外流亡人士回國一條。事實上,類似的聲音在中國官場內部也時有所聞。

然而王軍濤對此並不樂觀。「短期內不會有實質的反應。但是,對某些單獨個案肯定會做些工作。」王軍濤解釋說,所謂實質反應是從法律和制度上確保中國公民出國和回國的權利,而不是進行個案處理。他認為從長期看,類似的行動與其他公民的行動一樣,會對推動中國進步作出貢獻。

胡平也認為,和解和寬容的聲音在中共黨內並不是主流,甚至不是少數,而是「個別聲音」。但是「這種聲音逐漸增加,當然是好事,也有積極的意義和正面的作用。」他說。

王軍濤認為,中國近年來的發展非常不平衡,尤其在政治和社會發展方面,遠遠落後於經濟的進步。

胡平分析說,中共當局目前面對許許多多的重大問題,因此流亡人士的回國權利,可能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比如說釋放被關押的異議人士,這是多一分鐘就多死一個人的問題,但不能說有更重要的問題,次重要的問題就不能說了。」

胡平和王軍濤雖然旅美多年,但都沒有加入美國籍。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香港警方聯同海關下白泥反走私
香港去年錄得1360宗懷疑虐兒個案 按年增逾四成
香港調查指三成學校未安排打流感針
香港五飲食業商會促放寬防疫限制
最熱視頻
【林瀾對話】栗戰書奉命「演戲」 習為何隱身?
【時事軍事】美軍看穿殲-20 台海空優有說道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