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隨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金蕊(新罕布什州)
font print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5日訊】話說西元2002年10月22的那一天﹐我堂堂一個電腦工程師﹐自1978年畢業於渥斯特以來﹐一直就業於工業界﹐歷經不少大大小小的公司﹐竟然被裁員了。經濟不景氣已經有兩三年了﹐我就職的北方電訊早就風聲鶴唳、刀光劍影。眼看同事一個接一個捲舖蓋走路﹐雖然很替他們難過﹐但誰願意捨身救人呢﹖嗐﹗可是該來的還是逃不掉﹐我還是被宰了。那一年我正好47歲﹐按美國人的講法應是壯年意氣風發的年頭﹐怎料得到會這麼衰﹖

回到家以後第一件事就是把舊友新知﹐遠親近鄰的聯絡號碼全部找出來﹐連以前揮之如蒼蠅的獵人頭也一一的列出來。沒想到美國經濟有這麼糟﹐老同事們多半賦閒在家。即使還有工作的人也岌岌可危。獵人頭也都消聲匿跡﹐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大概都關門大吉了。

嗐﹗真正需要他們的時候反而不管用。那渾蛋布希﹐自從世界貿易大樓被炸以後﹐光知道管國家安全﹐卻對國內經濟一無所措。前些天狂牛病流行開來﹐他還大塊吃牛肉﹐告示大家儘管吃肉。真死沒良心啊﹗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一晃眼感恩節也過去了。我真不知道該感恩什麼﹖履歷表大概已寄出去有上千封了﹐一切石沉大海。天啊﹗廣天之下﹐難道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我可以做嗎﹖這是什麼世界﹖我竟然落得如此下場。好不悲哀﹗

還好女友凱莉可憐我﹐讓我搬進來住﹐不然我豈不要流浪街頭了嗎﹖真不知道其他千千萬萬失業的人是怎麼捱過去的﹖聽電台脫口秀的人說很多單身漢搬回去和他們的父母同住。一想到回去和老媽老爸住在同一屋簷下﹐就不敢想下去。如果監獄和老爸家讓我選的話﹐監獄還是上上之選。成天聽他們嘮叨﹐不瘋也狂!

每天閒來無事﹐上網路找工作﹐很快就看完了。基本上沒有多少家公司在聘人。每天送出電子郵件以後﹐最有成就感的就是在廚房裏烤哭奇(cookie)了。每當哭奇快烤好的時候﹐香味四溢。烤好後放在口中﹐鬆鬆甜甜。配上一杯全脂牛奶﹐嗯!嗯!羨煞神仙也。

根據幾天實驗下來﹐我發現每次比食譜所寫的量多放兩湯匙的奶油﹐哭奇就會出奇的酷(cool)﹗哭奇實在太好吃了﹐一個接著一個﹐實在不能自禁。每當凱莉從醫院下班回來都已一掃而光。滿懷歉疚之下﹐再捲起袖子為她烤一盤哭奇共享。這種生活說實在也蠻不錯的。要不是失業救濟金快要領完了﹐實在不願意去想這一檔子事﹗

一晃眼聖誕節即將來臨﹐本該是一年最是高興的時候。商店到處播放聖誕歌﹐街頭的樹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彩燈。本該是替家人買禮物的﹐無奈阮囊羞澀。眼看銀行存款節節下降﹐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前任老婆一而再﹐再而三打電話來催膳養費。

呸﹗房子全部給了她﹐所有的積蓄也和她對分﹐每月還得寄錢給她和比利用。誰知道比利道底是不是我的親生兒子﹖若不是的話﹐我這冤大頭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了。越看他越不像我。麗莎和我都沒有捲髮﹐他的頭髮怎麼會是捲的﹖我的眼睛是藍色的﹐麗莎是淺咖啡色﹐他的怎麼是綠色的﹖改天我得偷偷帶他去做基因檢查。嗐﹗恢復自由之身的代價也未免太高了。但是與其雙方終身痛苦﹐還不如承認當初的錯誤﹐各自尋找自己的快樂與幸福吧﹗

出乎意料之外在聖誕節過後﹐一家搞金融軟體的公司竟然打電話來約我去面談。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接電話的手一直抖個不停﹐電話就差一點沒掉到地上去。我心想「上帝你還是沒有把我給忘了﹐阿們﹗」

話說面談當天﹐臉上那一把亂鬍子被我刮得乾乾淨淨﹐頭髮也梳得平平順順的﹐套上一身的西裝。已經不記得有多久不曾這麼人模人樣了﹗

「嗨﹗皮耶﹐是這樣的﹗」安德遜先生支支吾吾地吐出幾句話來。我從下午一點進來到現在已有四個鐘頭了﹐和他們上上下下的人談得口乾舌燥﹐十八般武藝全都使出來了。

「什麼事﹖」我覺得事有蹊翹。

「皮耶﹗你知道的﹐嗯﹗我們公司上至董事長﹐下至接待員都要通過一種測驗。」安德遜先生試著用一種平淡的口氣來說。

「做什麼用呢﹖」

「你知道的﹐嗯﹗我們是一家金融軟體設計的公司﹐員工對金錢的反應是蠻重要的。你知道的﹐嗯﹗連我們的董事長、總經理﹐進我們公司都接受這個測驗。他們的分數也不是很高。你知道的﹐嗯﹗不用擔心﹗」說著說著﹐他便遞出一疊紙放在我面前的桌上。

「你知道的﹐嗯﹗這份問卷是以一小時為標準﹐如果你需要多一點時間再讓我知道。」

「什麼﹖」我可真的傻了眼﹐愣在那裡。

眼看著那禿頭把門帶上﹐我把考卷大致瞄了一下。真是豈有此理﹗某人用他口袋裡一半的錢在mall裡買了一雙鞋﹐用所剩的四分之一買了一本書。然後再用所剩的二分之一買了一雙襪子﹐然後再用所剩的三分之一買了一片唱碟。某人算了一算還有八塊錢。請問某人事前帶了幾塊去mall﹖真是欺人太甚了嘛﹗這明明不是小學的雞兔問題嗎﹖這跟設計電腦軟體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邊嘛﹗老子我就是餓死也不願受這種屈辱﹐士可殺不可辱也﹗

那禿頭看我拿著試卷走出來﹐滿臉驚訝地說﹕「這麼快就做好了﹖」

「我不認為這些問題和電腦程式設計有任何關聯。你大可聘那些認為有相干的人來幫你們寫程式吧﹗」說完就把那一臉驚訝的禿頭甩在後面﹐昂首闊步地走了出來。外面是一片的晴空﹐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對自己說道﹕「穹蒼之下必有容我之處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國總統競選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今年選舉不同往年。民主黨候選人出現了一個女人﹐Hillary Clinton﹔一個黑人﹐Barack Obama。
  • 我的老家在山西省五台縣東茹村。村子不大,可能只有兩三百戶人家(1930年代)。一條大街,兩旁住戶。村民大半務農,只有三戶例外。這三戶的主人在外地就業,都是先到離村子二十多里的縣政府,再去山西省會太原。我父親便是這三戶「特殊」住家之一。
  • 在美國住久的中國人家庭﹐父毋和孩子中間都有代溝。中西文化的代溝﹐言語的代溝,思想的代溝。連喜好都有代溝。這種代溝帶來很多誤解和衝突。
  • 二十多年前曾經在紐約住過。
    那時年輕﹐9/11還沒有發生。恐怖份子這個名字還沒有出現。
    紐約是個相當可愛的地方。
    這次因為同學會再來紐約,發現紐約變了。
  • 莎士比亞書店
    那些年,我們沒錢買書,都是從莎士比亞書店的租書圖書館借書看的。那是希微亞.畢奇在歐德翁街(rue de l’Odéon)十二號開的一家書店兼圖書館。在一條寒風凜冽的街道上,有那麼一個溫暖、愉悅的所在,冬天還有一個大壁爐,桌上、書架上,滿坑滿谷的書,櫥窗裡則陳列新書,牆上掛著名作家的照片,有些已過世,有些還健在。照片都像是隨手拍的快照,即使是已過世的,看起來也覺得他們曾認真活過。
  • 老村長告訴我,她的婆婆是一個非常善良的長輩,在以前大家忙著在外工作時,伐伊不但是收自家的衣服,也會收全部落的衣服,並且還放到雨水滴不到的地方……
  •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牛車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過兩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減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雖然農田主人好心的將田埂做得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每個星期一是成衣市場的固定批發日,來自各地的小販帶著超級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較衣服品質的好、壞,價錢也在你來我往的喊價中降至合宜價位。
  • 漫漫人生,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希望墜落時,能有人在下面接住。然而,開始學習去接住他人,才是成為一個大人的必經歷程。
  • 做為一個大人,應該以我之名,為自己做決定;承擔責任;享受生而為人的快樂;與久違的自己重逢,感謝自己受過的傷、流過的淚、堅持的夢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