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中國高GDP下的就業難現象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4月28日訊】每年的四月都是應屆大學生畢業找工作的最後衝刺階段,今年的中國大學畢業生就業難的問題就更加突出了。據報導在河南省就發生了上千名大學生爭聘一超市收銀員的職位,令商家都很意外。一直以來, 中國都在向世界展示著一種非常特殊而又矛盾的社會經濟現象。一方面,是以11%的幾乎是全球最高的GDP增長速度發展經濟,另一方面,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又非常巨大。那麼今天我們就請本台特約評論員傑森先生來分析一下這種現象的實質。

主持人: 傑森,你好。

傑森: 你好。

主持人:傑森,在中國呢,從歷史上來說都是一直非常重視讀書人的。讀書人的地位都是很高的。那其實在中共統治的頭60年裡,大學生找工作也都還是比較容易的一件事。以前是國家分配,再後來是供需雙方互相選擇,雙向選擇。那最近這幾年,不到10年的時間吧,大學生找工作卻變得越來越難,出現了「畢業就等於失業」的說法。那是不是因為隨著中國教育的發展,大學生招收的太多了哪?

傑森:這是中共多年以來對大學生就業難的一個托辭。他們是說這是大學擴招太厲害,大學生的供應超於社會對大學生的需要。實際上展現出來的情況呢好像是有這種學位貶值的現象。你想一千多人競爭一個收銀員的職位。收銀員的職位要求一個人能算加減乘除也就夠了。讓大學生去當收銀員實際上是一種對教育資源的浪費,從整個接受教育時的投入到最後幹這種職業,對整個社會來說是一種資源浪費。但實質上,從這個事情我們看到是一個巨大的社會深層矛盾的展現。一方面,中國的GDP在以11%的速度往上增長。同時,雖說大學是在擴招,但是如果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是一個正常健康的發展模式,是一個能夠有效惠及社會方方面面的資源和人員需求的發展模式,中國這麼高的GDP應該是能夠創造出一個巨大的人才需求的。也就是說,即使是大學擴招了,這麼高的社會發展速度如果在一個正常的運行模式下也是可以消化掉這些年大學擴招的人數的。

你比如說,今年是中國大學畢業生的一個最高峰年,中國應屆畢業大學生將會有569萬人。和目前中國現有的13億人相比,美國只有中國人口的1/4,而美國一年也有大約500萬畢業大學生。而且,美國的GDP 增長速度也只有中國GDP 增長速度的大約1/3。 如果按中共對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的解釋來看,美國大學生找工作應該比中國大學生至少難許多倍。但事實上,一個美國大學畢業生如果想找到一個能夠保證自己衣食自足的工作,問題還是不大的。

新唐人「熱點互動」第1000期

而在中國,一方面,是中國全社會都在關注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另一方面,這個問題卻變的越來越嚴峻。2007年中國畢業了500萬大學生,到今年還有20%還找不到工作。也就是說, 大學生,這群社會的佼佼者的就業率在中國也只有80%。

另外,在中國一提就業難的問題,中國人想到的就是中國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其實我想我們其實是應該關注中國全國各個基層整體就業難的問題。大學生在中國只佔其同齡人的20-30%,而中國上不了大學的70-80%的同齡年輕人,在中國是連被社會關注的機會好像都沒有的。整個社會幾乎是完全忽略了非大學生這群人的就業難的問題的。事實上,沒有機會上大學的這群人在中國的就業機會就是更加少和難了。

中國人有個面子問題,而且中國人有這種家庭成員在經濟上互相扶植幫助的人文傳統。正是這個中國人的傳統,客觀上把這個巨大的社會就業難的問題給掩蓋住了。家裏孩子高中畢業沒有考上大學,在中國找不到工作,家裏人都不好說意思講出來。中國社會好像形成了這麼一個概念: 你孩子不好好學習,沒考上大學,一個高中生沒工作,這好像是理所當然的,沒有什麼好跟別人提起的。所以,一些人都很大了,還是待在父母家裏,成了「啃老族」。這樣一來,一個非常嚴峻的整體就業難的問題被中國的這種家庭人文觀念傳統給掩蓋住了。也就是說,中國的就業難問題,如果按照國際社會通常的標準來判斷,遠遠比中國社會表面展現出來的要嚴重的多。而大學生這個群體其實還不是中國就業最難的一個人群。

這樣,我們就又回到了你開始提到的中國社會經濟的那個怪現象:為什麼中國在GDP 增長達到11%的情況下,整個社會出現了這麼大的一個就業難的問題?其實質原因是:中國目前的經濟發展是遵循著一個畸形的模式,它不是一個可以惠及社會各個階層的發展模式,不是一個能夠刺激和活躍最能接納社會人員的中小企業為基礎的發展模式。

中國這些年從中央到地方都在大搞各種工程項目,建橋,修路,建各種市政美容設施,修各地政府機關大樓,建各種工業旅遊園區,等等。我們暫且把這些投資都稱為國家和地方的硬件投資。中國GDP 的發展主要是以這種國家和地方的硬件投資為驅動力的發展模式。這樣的發展模式,可以迅速的創造出極高的GDP 數值,同時這種發展模式也給中國的既得利益階層最大的牟利機會。但是,這種模式卻無法有效的開創大量高質量的工作機會。很顯然,中國經濟的這個畸形發展模式,不是由中國普通百姓自己自然促成的,它其實是中國的既得利益階層為了他們的利益最大化而特意選擇的一個發展模式。

主持人:但是,現在還有一種分析是說80後的學生擇業態度有問題,他們太眼高手低,沒有面對現實,那麼,是不是他們要求太高了?正常的比較合適的選擇工作的標準應該是什麼?

傑森:是,中共在宣傳中談到大學生就業難時就說:大學生這個擇業觀念要變,你們為什麼一定要擠在北京上海這些一或二線大城市?!你們為什麼一定要高薪的工作呢?!

但是,實際情況是什麼哪?就拿你前面提到的河南的那個例子來講。1千多人競爭一個收銀員的職位,而且這個職位在鄭州而不是像北京上海這樣非常搶手的一線城市。其實,1200元一個月就是在河南鄭州也就剛夠一個年輕人吃住穿用的,根本不算高工資。 而且工作性質跟大學專業也是相差甚遠。在這種情況下,還有1千多大學生競爭。我從這個現象看到中國大學生其實在就業上談不上挑剔的。這些學生追求的也就不過是「我掙的工資能夠基本養活我自己」這樣一個最基本的要求。這是一個再合理不過的要求。

那也有人說,那裏還有一個月工資700多元的工作你為什麼不去呢?但是,我們不說在北京上海這樣昂貴的一線城市,就像成都,西安,鄭州這樣的二線城市,據我所知,一個年輕人一個月光吃就至少要花掉400多元,租一個差不多能住的地方也得要300元左右,就這兩項700來元的工資可能就不太夠花,還不講生活中的其它必要消費。也就是說,你這個700 來元的職位根本就不足以讓人家一個大學畢業的年輕人養活人家自己。如果這個人花了那麼多家裏人的錢,好不容易大學畢業了, 出來以後還得靠家裏援助,一邊工作一邊靠家 裡人養他(她),你說他(她)心裏能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在西方有個說法叫做「工作但是貧窮」(working poor),認為這是一種 不公正,不人性的社會現象。也就是說,如果不是這個人懶惰,這個人其實努力去工作了,但是還是很貧窮,那麼這就是一個不合理的社會現象,是政府應該解決的問題。當然,美國定義的「貧窮」和中國人的「貧窮」概念還是有實質區別的。比如美國制定了一個全國最低工資線,也就是每個人在2008 年每小時最少要被付$6.55 。也就是如果不加班的話,平均一個月一千一百多美元。我們在美國拿過獎學金讀書的中國人都知道,1千多元在美國對一個人來講完全能夠保證他(她)可以租到一個自己住的地方,平時也可以比較隨意的吃穿,在一些消費比較低的地方甚至還能負擔起一輛二手車,去全國各地旅遊一下。也就是說,美國這個最低的收入都可以保證他(她)可以完全有尊嚴的把自己的基本生活負擔起來,不用靠別人生活。而拿最低工資的人,在美國絕對是屬於低收入的窮人,在很多方面還會享受到社會的各種優惠,比如免費的慈善醫療福利(charity care),孩子在學校的免費午餐等等。

而在中國,一個大學生在完成4年高等教育後,卻讓他(她)去幹一個月工資700來元人民幣的工作,去幹一個連自己吃住都幾乎維持不了的工作。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家不願來,你卻講是大學生就業眼光太高,眼高手低。我認為,這不該算是大學生在挑,而是你這個工作,或者是你這個社會不給人家自食其力的機會。也就是說,是這個工作或者社會本身不公正,不正義。

而對於那些沒有大學學歷的人來講,在中國他們工作的不正義性就更嚴重了。中國非大學生,特別是非城市戶口的人,能找到的工作,用一個正常社會的標準來看,有很大比例的工作都屬於「不正義」的工作。例如,中國許多地區的打工妹在一些工廠中,一天到晚工作十幾個小時,一個月卻只能拿六百多元錢。這些人幾乎沒有正常人的生活,早上起來就開始做工,晚上下了班躺下就睡覺,人的整個青春都耗在那裏。等人一老,就踢回農村去了。

如此大量不正義工作的存在其實是一個社會不健康的表現。

另外,中國目前還頑固的保留著一個戶籍制度,而這個戶籍制度給大多數中國人帶來的是方方面面的不公平待遇。例如,戶籍制度的一個衍生物就是中國不平等的高考錄取分數線。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比起中國其它地區來在高考錄取上有明顯的優勢。在北京能上一個好大學的高考成績可能拿到湖北就連上個一般大學都比較麻煩。那麼作為年輕人來講,有誰心甘情願去生活到一個被不公正對待的地區,而給自己的下一代的未來的生活造成困難呢?也就是說,大家都努力想在一線大城市找個工作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共不公正的戶籍政策,但是中共卻反過來講是大學生在挑地區。

主持人: 這讓我們想到了小的時候在中國學政治課的時候課本裡談到的這種剝削,包身工,奴隸他們這種生活。實際上我們談到的這個就業難的問題它是反映了社會的更深層次的一些矛盾。那這種不公,這種表面就業難的現象對社會整體會有哪些不好的影響呢?

傑森:影響非常大。首先,本科畢業生的就業心理壓力是越來越大。最近,中國國內做了一個社會調查,就是問大學生: 你認為,什麼因素能決定你能找到好的工作?將近50%的大學生回答說是「要靠關係」– 就是如果誰有關係,誰有門道,誰就最有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而選擇「有能力」、「有創新精神」、「敢開拓」等因素的最多也不超過18%。那麼你可以看到年輕人這個觀念被就業壓力扭曲到什麼程度了。

在當今中國社會中,我們可以看看什麼工作最吃香?政府機關。比如最近,農業部招一個科級公務員,有近3千人競爭。什麼企業的工作難找呢?國家壟斷企業。比如大家都知道中國移動效益好。但是,有人就納悶說,中國移動這麼大的一個國家企業,為什麼在全國就看不到它針對全社會招工呢?很簡單,因為它的職位已經被高官和其內部職工子弟全部「消化」掉了,社會上其他人沒有機會。所以說呢,很多好的企業,壟斷性的企業,工資很高的企業,一般的人沒有份。政府公務員職位競爭的激烈程度到了世界少見的程度。為什麼呢?是這個社會的畸形的利益分配製造成的。中共給它的官員遠遠高於社會平均收入的工資和福利。同時,它給自己的「黨產」壟斷企業獨享的高額壟斷利潤。這樣中國社會就出現了許多的不公正的「好工作」。如果一個大學生,看到學習成績和能力遠不如他(她)的同班同學,最後因為有關係,有「門道」,而去了一個好單位,一下生活從物質上比自己優越了好多倍。在一個一個這樣不合理現實的衝擊下,對於這個大學生來說,他的頭腦裡會是想著儘量給社會回報呢?還是會不自覺的開始想著自己也如何努力通過鑽營從社會搾取呢?最近中國對中小學生做過另外一個調查。調查顯示,目前中國有60%的中小學生認為老實就會吃虧。中國的媒體上成天講誠信,可是當整個不公正的社會現實把年輕一代人的觀念一點一點「教育」成要靠鑽營才能得到好的生活的時候,你說這個社會未來的誠信還從何建立呢?也就是說,一個不公正的社會能把整個一代年輕人的善惡觀念完全扭曲掉,從而把整個社會的未來往不正確的方向推。

也就是說,這個不公正社會的就業壓力,對中國年輕一代的心理扭曲極大,給中華民族的未來留下了巨大的隱患。

主持人:那這個問題就很嚴重了。那怎麼造成的這個現象?我們知道中國這個GDP增長速度幾乎是全球最高的,持續了十幾年的時間。應該是說你增長了這麼高的話,你應該提供的就業機會也相應的這麼多才對的。而現實卻完全不是這樣的,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哪?

傑森:中共的媒體反覆宣傳,搞得中國人也普遍認為,中國大學生就業難的原因是因為中國大學這兩年的急速擴招。我不這樣看這個問題,而且我不只關注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我看到的是中國全社會就業難的問題。而這個就業難實際上是源於整個中國資金和資源在推動GDP 發展過程中不公正,不公平的分配。就像我前面講的,也就是說中國高速發展GDP的方式是一個不利於創造高質量工作的方式。

目前中國GDP發展的主動力是國家和地方的硬件投資。那麼為什麼中小企業和技術創新等這些方面沒有變成中國發展的主動力哪?我們不都知道,世界各個國家的中小企業都是容納就業的最大的因素嗎?例如,美國政府就花了很大的財力去扶植中小企業,很多財政收入都直接投入到扶植中小型企業中去了。而為什麼在中國,很多政府拔款都流入了像修各種地標性建築,修公路這些「政績工程」中去了呢?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共的官員的任命和責任體制是絕對的對上,對上級官員負責,而對下,對老百姓是不用負責的。本地老百姓有沒有高質量的就業環境,對一個地方官員的仕途影響不大。但是如果本地城市建設的很漂亮,誰來了都能看見,這就是政績。而且,在這種國家和地方的硬件資產的投入和建設的大大小小的項目中,各層官員都有很多謀利的機會。修一條路,投資幾千萬,那麼他中間可以提取很多的回扣。也就是說,搞這種硬件資產的投入,對中共的各層官員來講是有利又有名的美事,上面也能看得見。這就是中國這幾年拚命發展這種硬件資產的一個主要原因。換句話講,中國GDP 發展的主推動力是國家和地方的硬件投資開發,而它的源動力來自於中共官員可以完全不顧老百姓的生計而支配社會資金和資源的絕對權力。

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共政府的財政收入在近十年中一直是按照中國GDP 發展的2~3倍的速度在增加,中共政府從社會經濟鏈上拿走用於其自身消費的錢占GDP 的比例是越來越大,這也是造成就業難的原因之一。錢在社會經濟鏈中是一個「錢生錢」的過程,錢在一個企業手中,在老百姓手中,這個錢就有機會被再投資或再擴大開發,從而可能開創更多的就業機會。而如果錢被政府拿走了,這個錢就是成了一個單純消費的過程了。這就是美國共和黨反覆強調應該利用減少政府稅收的辦法來增加經濟活力和就業機會的理論基礎。被美國人極度崇敬的里根總統就是利用這一理念把美國經濟從七十年代末的蕭條境地提升出來的。

所以中國就業難問題的問題從方方面面來看都是中共執政下的一個巨大的制度性問題。要真正解決這個就業難的問題,就要真的解決中共的一系列制度性問題,但是這一點對中共來講幾乎是不可能的。例如,如果要讓中國官員能夠像西方民主國家的官員一樣向下負責,你就得讓這個媒體能夠自由的說話,讓司法獨立於你任何政黨之外,讓老百姓有真正的選舉官員的權力。而對中共來講,它不會放棄它的獨裁的權力,也不會放棄對媒體的控制,因為當老百姓都能得到全面而不受過濾的資訊時,當中國人都開始獨立的思考的時候,中共目前各個方面極端荒謬的統治一天都無法延續下去。所以中共在位一日,中國就一日不可能出現向下負責的制度,而中國百姓的像就業難這樣的重要的民生問題就不可能根本改變。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大陸就業難 百萬高校畢業生失業
中區就業中心提高獎助 輔導婦女重返職場
中國手機出貨量去年銳減4300萬 創最大跌幅
美國上週經濟數字遠超預期 一文看懂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背後的「器官特供基地」
【遠見快評】流浪氣球點燃全美 重創中美關係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舞蹈三劍客】7個旅行必備!神韻舞蹈演員巡演必帶用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