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課教材(高級):管寧割席分坐

正見文化課教材編輯小組
font print 人氣: 904
【字號】    
   標籤: tags: ,

【原文】
管寧(1)、華歆(2)共園中鋤菜,見地有片金,管揮鋤與瓦石不異,華捉(3)而擲去之。又嘗(4)同席(5)讀書,有乘軒冕(6)過門者,寧讀書如故,歆廢書(7)出看。寧割席分坐(8)曰:「子非吾友也!」(出自《世說新語·德行第一》)

【註釋】
(1) 管寧:字幼安,三國魏北海朱虛(今山東省臨朐縣東)人。為人淡泊名利,謝絕當官的機會,終生過著隱居的生活。
(2) 華歆(音化新):字子魚,三國魏平原高唐(今山東省禹城縣西南)人。東漢末擔任尚書令之官職,魏明帝時任太尉。
(3) 捉:拿。
(4) 嘗:曾經。
(5) 席:坐席。
(6) 軒冕:軒,古代一種前頂較高且左右有帷幕的馬車。冕,是一種禮帽。指卿大夫以上的貴族所坐的軒車和所戴的禮帽。此處所指「乘軒冕」即指乘軒,「冕」字並無意義。
(7) 廢書:放下書本。
(8) 割席分坐:將席子分開,不同坐在一起。後用此語表示朋友絕交之意。

【語譯】
管寧和華歆一起在菜園裡翻土種菜,看見地上有片金子,管寧繼續揮動鋤頭,就和看見瓦石一樣,華歆將它撿起來後,才扔了出去。又有一次,他們兩人同坐在一張席子上讀書,這時有達官貴人乘坐一輛軒車從門前經過,管寧依舊繼續讀書,華歆卻放下書本跑出去觀看。管寧就把坐席割開,與華歆分開坐,說:「你不是我的朋友!」
【研析】

從日常生活的小細節,即可看出人的個性,在這則故事中,充分表露無遺,也是最佳的印證。管寧生性淡泊名利,所以看見金子,不會撿起來,有豪華的馬車經過,仍然繼續專心讀書,也不會動心。相較之下,華歆則較喜歡榮華富貴,看見金子,會撿起來,雖然最後將它扔了,但還是心動了;看見豪華的馬車經過,會放下書本,好奇的跑去觀看,心生羨慕。所以,日後兩人的發展也大不相同,管寧喜好做學問,雖然有當官的機會,但他都回絕,所以終其一生,都過著隱居的生活。而華歆,則在仕途上有所成就,最後當了太尉。

孔子曾說:「道不同,不相為謀」,墨子也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管寧在與華歆歷經這些經驗的互動後,他做了一個決定,就是跟華歆劃清界線,所以他採取割席分坐的作法,並跟他說明,兩人因個性差異太大,不適合做朋友。管寧這種嫉惡如仇、潔身自愛,以及謹慎交友的作法,突顯出他高尚的品格。而「割席分坐」,也成為一句成語,表示與朋友絕交的意思。
【延伸思考】
1、你交友的條件是什麼?如何與志不同道不合的朋友相處?除了故事中管寧所採取的絕交做法外,還有沒有更好的處理方式?請分享你的經驗與想法。
2、與「割席分坐」相類似意義的成語或歷史故事還有那些?

【參考書目】
1、《新譯世說新語》 (三民書局,1996年)
2、《【解讀經典】世說新語》(中華書局,2004年)
3、《世說新語》(新潮社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6年)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論語·裡仁第四》)
  • 醫師,掌醫之政令,聚毒藥(1)以共(2)醫事。凡邦之有疾病者、疕瘍(3)者造(4)焉,則使醫分而治之。歲終,則稽(5)其醫事,以制其食(6)。十全為上;十失一,次之;十失二,次之;十失三,次之;十失四為下。(《周禮·天官塚宰下·醫師》)
  • 謝靈運曰:「天下才(1)共一石(2),曹子建(3)獨得八斗,我得一鬥,自古及(4)今共用一鬥。」(《南史·謝靈運傳》)
  • 子曰:「晏平仲(1)善與人交,久而敬之(2)。」 (《論語·公冶長第五》)
  • 王朗(1)中年以識度(2)推華歆(3)。歆蠟(4)日,嘗集子侄燕飲(5),王亦學之。有人向張華(6)說此事,張曰:「王之學華,皆是形骸之外(7),去之所以更遠。」(出自《世說新語·德行第一》)

  • 李世民非常欣賞魏徵如此耿直的個性,不僅赦免了他,還把他任為諫官,經常引入內廷,詢問政事得失。魏徵喜逢知己之主,竭誠輔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加之性格耿直,往往據理力爭,從不委曲求全,雖然太宗天威震怒,他還是神色堅定,毫無懼色,而太宗也能漸漸的息怒,聆聽諫言。
  • 楚莊王蒞(1)政三年,無令發,無政為也。右司馬(2)御座,而與王隱(3)曰:「有鳥止(4)南方之阜(5),三年不翅,不飛不鳴,嘿然(6)無聲,此為何名?」王曰:「三年不翅,將以長羽翼;不飛不鳴,將以觀民則(7)。雖無飛,飛必沖天;雖無鳴,鳴必驚人。子釋之(8),不谷(9)知之矣。」處半年,乃自聽政,所廢者十,所起者九;誅大臣五,舉處士(10)六,而邦大治。(《韓非子·喻老》)
  • 顏淵、季路侍(1)。子曰:「盍(2)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3),與朋友共,敝(4)之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5),無施勞 (6)。」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7)之,朋友信(8)之,少者懷(9)之。」 (《論語--公冶長第五》)
  • 孔子說:「君子對於天下的人和事,沒有絕對如此的標準,也沒有絕對不可如此的標準,就是依照義去衡量。」

  • 本篇是商湯伐夏桀時的誓師詞,它包含兩個層次:第一段說明要發動士眾討伐夏桀的理由,先強調「有夏多罪,天命殛之」,再設問自答,交代非討夏不可的原因;第二段說明承諾和賞罰,全文層次分明,頗能打動人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