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在加拿大的驚奇發現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6年前曾有幸來加拿大探親,住在列治文。初來加拿大倍感新奇。從中國大陸來到這裏,首先體驗到的是真正的藍天碧水,新鮮空氣。從住宅區到街道,無處不花,無處不樹。

那時候的列治文,居住人口稀少,華人所占比例不大。華人中來自香港和內地南方的人居多。不會講廣東話,處處為難。在華人的小超市購物,都會遇到語言的障礙。

6年後的今天重來加拿大探親,依然住在列治文。幾天來接觸周圍的人和物,發現一切事物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最明顯的感覺是移民增加了許多,絕大部分是從大陸來的華人。華人已經不是少數民族了。大量移民的到來,潛移默化地改變著加拿大的各個方面。

市場繁榮了,物價降低了

6年前溫哥華的大部分商店顧客很少,可以用「門可羅雀」來形容,特別是一些大型專賣店,更是清靜的很。現在不論是本拿比的Metrotown,還是列治文的Richmond centre mall,平時的顧客已是熙熙攘攘,假日就顯得有些擁擠了。穿梭的人群中,60%以上是華人。商場琳琅滿目的服裝及日用品,信手拈來,幾乎都是「Made in China」。便宜一些的服裝,過去最少得10幾元一件。現在已經降到5、6元了。華人開的1元店,無疑都是中國貨。日本人經營的2元店,商品雖然是日本款式,但也都是中國生產。中國產品已經走進加拿大的千家萬戶。中國成為世界性的加工廠已是不爭的事實。

腰板挺直了,問候消失了。

6年前在列治文大街上行走,能遇到的人實在很少。華人的臉上常常帶著一種無助的神態。走起路來總是低著頭,行色匆匆,見人從不打招呼。如果遇到西方人,他們總會面帶微笑,首先向你問好,使你立刻感受到一種友好的氛圍。

而今滿街都是華人移民和探親家屬,他們總是挺直腰板,旁若無人,有些回到大陸城市的感覺,沿襲了彼此間從不打招呼的習俗。偶然遇到1個西方人,也再沒有了微笑和問候。不知道是人太多顧不上問候了,還是他們尊重了華人的習慣。還是他們的腦海裏已經產生了一些令華人意想不到的逆反情結。

汽車跑快了,禮讓減少了。

與6年前相比,街上的汽車顯然增加了很多,各種車型在大街上加大油門瘋跑。

上次初來加拿大,曾鬧過1次笑話。在住宅區附近的十字路口,沒有紅綠燈指揮信號,初到異國他鄉,更得處處小心以免不測。行至路口,見後方遠處有車開過來,按照國內行人讓車的慣例,站在人行道上等車通過。誰知汽車行至離路口20米處,便減速慢行,直至緩緩停在距離路口五米的地方,從車內探出1位金髮碧眼,擺手示意讓我過街。我也顯示禮貌,以手相示讓車先走,但總未成功。只好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快速穿過馬路,汽車才緩緩而行。

現今的情況就不大一樣了,可能是車多了,移民們生活節奏快了,就得爭分奪秒地趕路了。所以行人在斑馬線上行走,也得格外小心,難免有車會從你面前飛過。有時停下來等待行人,常常是高速駛至行人前,來個急剎車,戛然而止,著實讓人心驚膽戰。從車窗望去,往往是黃皮膚黑眼睛。至於白人們大都保持原有的習慣,可能他們從小造就,難改了。

煙頭廢紙多了,完整草坪少了。

6年前來到加拿大,環境狀況無以挑剔。綠草如茵,鮮花吐豔。只感受到加拿大人管理環境的無微不至。人們對環境的愛護和尊重令人敬佩。每天清晨,都可以見到清掃車掃除馬路邊的垃圾。常常見到身穿紅、黃相間顏色馬夾的清潔工人,用水狠命沖刷人行道,直至水泥磚縫中的泥土被沖走,留下一釐米多的深溝。

現今這種清潔模式少見了。我們住的市府附近的Moffatt,位置不算偏僻,但馬路邊的垃圾、雜物比比皆是,草坪上的廢紙、塑膠、飲料桶,已不鮮見,從未見過有人撿起來,放到近在咫尺的垃圾桶。

公共汽車站的座椅旁,廢報紙、香煙頭隨處可見。列治文圖書館是華人聚集的地方,供人們休息的座椅下,紙煙頭更是密密麻麻。

偶然路過列治文公眾市場的花壇旁稍事休息。1位推著嬰兒車的少婦,3分鐘之內,旁若無人地2次將濃痰吐在花叢中。此時,周圍尚有許多休憩的老人,嬉戲的父母、兒童,大家相安無事,無動於衷。我不知道華人移民是否已將加拿大進行了徹底的改造。

加拿大的街道,除硬化的行車道、人行道外,幾乎全被草坪覆蓋。西方人為求街面的幾何圖形美,把人行道總是建得彎彎曲曲。行人往往要多繞幾步路。現在許多人行道的拐彎處,已經踩踏出了一條條沙土捷徑,與中國城市街道同出一轍,令人心寒。

嘈雜聲音大了,安靜空間小了。

6年前的列治文圖書館,西方人和華人讀者,大約各占其半。進館借書或閱讀,安靜有序。

當今重返圖書館,已經是今非昔比。西方人士已經少見了。代之而來的是熙熙攘攘的華人讀者。「小皇帝」們到處亂跑,父母們熟視無睹。

(ZT)文章來源:Bay客論壇

評論
2008-04-07 7: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