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銘芬 醉心中華文化之美

文/黃凱西

(張銘芬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5月13日訊】張銘芬畢業於新竹教育大學美勞教學研究所,作品曾得過公教美展油畫第三名與台中縣美展優選,專攻兒童繪畫的觀察力訓練,目前任教於國民小學。

5年前患有嚴重的鼻過敏及牙周病。牙周病常需要開刀、拔牙,牙醫師卻無法解釋她的情況,後來任教於中山醫學院牙醫系的表哥知道她的困擾後,就跟她說:「只有一個辦法,去煉氣功。」經朋友介紹,銘芬開始學練法輪大法,遇過許許多多的神蹟後,從此開始堅定的走在法輪大法修煉人的行列中,現任校長常戲稱她為「仙姑」。

她說:「很早以前就有人跟我說:『妳很有佛緣!』,我雖然沒有嗤之以鼻,但是我真的不相信,因為從小接受的訊息是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人要運命而不是接受命運,所以,被媽媽安上「鐵齒」稱號。我心中是排斥宗教的,我排斥信教徒們的宗教膜拜儀式,所以我絕不會走入宗教,也不可能有佛緣。直到921大地震發生以後,又因為許多因緣開始走近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中,遇過許許多多的神蹟後,我才相信自己有佛緣,而且覺得那是一種無比光榮的幸福。」

發揚中國傳統藝術為職志

張銘芬自小就偏愛中國傳統的藝術,包括:水墨畫、剪紙、吉祥圖案、家具、服飾,她表示,尚在求學期間,她常常跟談得來又是學音樂的學長說,我們學習藝術的人有責任要發揚中華文化,國樂的悠揚就靠你們去宏揚了。她說:「其實,我內心並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宏揚中華文化,只是心中總有那一念的存在。坦白講,我並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念頭會在我心中浮現、滋長乃至長存。中國物品的精緻,我覺得表現在設計、圖樣與材質的搭配等,在在讓人覺得古人的生活具有一份說不出的優雅。」

她特別喜歡中國傳統服飾,她說,她十分喜愛中國服飾的優雅、細緻與飄逸,與現代服飾相比彷彿少了一點簡練,可是生在女主內、男主外的時代中,女人不需要「強」,是歸屬於溫柔婉約、柔以剋剛一族中的。她風趣的表示:「如果不是我的身材不夠苗條,如果不是我比較屬於娃娃臉,我會是那種只穿中國服飾的女人。」

她還告訴筆者一個秘密:「我到30歲那年才敢送給自己一件旗袍。當我擁有旗袍的那一天,我覺得我比中大樂透還快樂,那種感覺彷彿我擁有了難得的瑰寶!」開懷的笑了笑,她又說:「如果當時我有一客拉的鑽石,或者我真的中大樂透,在我心中還真是比不過那件旗袍耶,因為穿上旗袍讓我覺得自己真是很女人的。」

教學重「良行善念 品德修身」

身為一個小學教師,張銘芬覺得有責任將中國傳統藝術傳授給下一代,所以她會選擇良行善念、品德修身和精緻藝術的部分,適時適量的教給學生。

她說:「我喜歡中國傳統的藝術,教學時我就會偏向選擇這方面的教材,希望學生透過接觸、了解,真正認識中華文化。藝術領域看似不被重視,卻人人都與它密切相關。上藝術人文課很有趣,因為人的生活離不開「美」。上包裝設計課時,我常跟學生分析美與生活的關係,例如起床前的床單、床、枕頭、睡衣,起床後的服裝儀容,乃至生活用品以及家具等,誰會願意買自己不喜歡的樣式來用?所以產品要銷售,當然要重視包裝的美感。而怎樣訓練自己擁有一雙美的眼睛,我鼓勵他們從欣賞古人的優秀作品入門。」

她說:「我心中雖然沒有擬寫過很具體的宏揚傳統文化的步驟,我發現自己在近20年的教學生涯上,是會有意無意或是故意讓教材與傳統文物相關,讓孩子看到、接觸到中華文化的美。」她欣慰的說:「當我發現學生從偏好時尚的鬼怪東西到有人會設計或是選用優美的圖案做參考時,我覺得文化的根不會斷。我很慶幸自己是藝術教育工作者,可在眾多資產中擇菁授與未來的主人翁,可以跟學生大談中華文化之美。」@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當我們形容一個人脾氣很暴躁、容易為一點點小事情不高興時,我們會說這個人有大小姐脾氣,三年多前,在南部教學生彈琴的賴翠芬老師就是這樣一個看似傻大姐、可是對學生發起脾氣來,一點也不給餘地的兇巴巴的老師。
  • 我覺的和去年相比,我變了很多。我現在對待別人比較善良,煉功也認真了。去年時,我對別人很不善,在家也老跟爸爸媽媽頂嘴。……但因為法輪功教我們要「真、善、忍」,我意識到自己做得不對,努力改變了自己的行為,現在我很尊敬我的父母。我現在變了,我知道煉功對我身體好,努力忍耐對我心理也好,所以煉功時我不再和朋友逗笑,很認真。這樣不知不覺當中我的心胸好似更寬廣了。
  • 八十六歲的林拾先生,老當益壯,幽默風趣,是一位可敬的長者。令人難以相信,他以前是個體弱多病,脾氣暴躁,對生命充滿無奈的人。
  • 泰瑞的全名是泰瑞‧摩斯(Terri Morse),她喜歡告訴第一次認識她的人,她的姓是「摩斯電碼」裏的那個摩斯。人們最熟悉的摩斯電碼大概就是SOS,就是航空或海事危急求救的信號。有著商務飛機駕駛執照的泰瑞在她開著的飛機上,從來沒有發出過SOS的信號。
  • 我是總參試驗場一名工程師。多年來,一直工作在科研試驗的第一線。由於長期在惡劣的環境下工作(整整18年),身體終於垮了。
  • 在台灣,青年學子要面對課業及升學壓力的教育環境,因此,憂鬱症、輟學、逃學等學生的比例越來越高,如何在既有的教育體制下快樂的學習,兩位學煉法輪功僅八個多月的高三學生,他們的分享也許能幫助時下的青少年!
  • 金錢、美貌、知識、教養,世上許多女孩子羨慕的這些,吳沛霞都占全了,她應該非常開心才是。可是,有很長一段時間,吳沛霞不僅不快樂,甚至生不如死,苦不堪言。
  • 以前,我經常思索一些得不到答案的問題,比如世界上為何有人?人活著為了什麼?人死後又到哪裡去了?但一直找不到答案,這個問題原本可以到宗教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但又對宗教的各種儀式感到不耐煩,從此就沈淪於俗世中,掉入名、利、情的漩渦,想方設法追求財富、地位,以為這才是人生,這才是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的男人應有的行為。

    由於跌落在現實社會的大染缸中,連最親近的太太都被我視為通往名利途中的障礙。每次應酬結束三更半夜帶著滿身的酒氣回家,不但不准太太生氣、不准太太指責,還理直氣壯的說,這是一個男人應做的事。兩人經常因而在半夜大吵大鬧,妨礙鄰居安寧。我不但沒有因此覺醒,反而變本加厲,鬧得夫妻生活更不和諧。

  • 一身是病的人,對於健康,那真是最渴望的需求,只要病況能好上一點,都覺得生命還有希望。但要是百病纏身,揮之不去,那當真是對人最大的折磨。這樣的經歷,沉痾數十年的曹慶聰有切身的體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