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法輪功群體

標籤:

【大紀元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王琦採訪報導)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慶祝這一日子。其實法輪功對一般人來說並不陌生,常常可在公園裏看到他們煉功的身影,在街上也會看到他們在向人們講法輪功真相。

有人說,如今中共迫害法輪功已走過八個年頭了,對於這樣長時間大規模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似乎毫不退縮,反而越挫越勇,讓人想起孔子說的:「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正直與豪氣。

究竟法輪功學員是怎麼樣的一群人?他們與其他人有什麼不同?為解答這個問題記者走訪了一些法輪功學員,談談修煉法輪功的感想以及外界對法輪功的一些說法。記者共採訪了王巖、王傑生、周宇與 Sherry,他們都是知識份子與專業人士。

修煉法輪功的裨益

王巖說:「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一年了。修煉最大的好處就是對身心的一種陶冶,一種昇華。首先,身體上的變化那是太直接了當了。過去我是天天頭疼,看起來挺好,但隔三叉五的就出這毛病、出那毛病。修煉這十多年來,從來沒出過毛病。所以這是修煉大法給人帶來的最基本的變化,但是最主要的還是對待事物的看法、對待事物的心態上;無論是日常工作中,還是生活裏;待人接物或處理家庭、處理工作上的事情,你都從不同的視角看同樣問題,這樣會讓你覺得心態非常好。」

「我過去性格非常急,遇到事情很著急上火,非常容易激動。自從修煉以後,慢慢的發現很多事情都看的開了。因為大法裏講了,事情都有因緣關係,而且時刻保持祥和的心態。不管是什麼事情--好事、壞事、突如其來的事、或是生活中認為不公的事--你都用一個祥和的心情對待,事情的結果可能跟原來還是一樣的,但是在這過程中不會因為這事搞的你心神不寧,或影響其他的事。這是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其實修煉法輪功是很有福份的,這可能一般人就較難理解了。」

王傑生說:「學法輪功有兩個好處,一個是讓人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那確確實實也是。讓我們在學了之後感覺心更加的平靜,發覺自己比以前更善良了,對別人也知道要用善心去對待別人。另外就是祛病健身是非常的好。像我以前眼睛看書看了十分鐘就覺得累了,非常不舒服,看書看不久。但修煉以後這個問題得到很大的好轉,現在看幾個小時都沒問題。當然這都是法輪功在祛病健身上給人帶來的好處。當然還有很多人的一些嚴重的病,一些醫生都看不好的病也都好了,這都是有目共睹的。」

周宇說:「我的經驗是因為大法教導我們凡事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時間久了就會發生一些變化,這些變化不是一下兩下看出來的,而是經過一個過程。比方說,一開始你有一顆很不好的心,比方說是色心,但你在這過程中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克服它、排斥它,你當時可能沒有感覺,但一段時間後你忽然發現你過去了,不再有那麼強的心了。」

「修煉的變化也包括個性上的改變。比方說我這個人特別怕來事,一來事就特別著急或害怕,就不想要事。但經過不斷的修煉後,你發現事情來了自己怎麼不像以前那樣了。以前我脾氣也不好,但現在好多了。就是說你在不斷的修煉中發現自己不斷的發生變化,而這種變化是隔一段時間突然讓你發現。你的心在不斷的提高,身體也是一樣。修煉一段時間後,我的朋友有一天突然告訴我,我的臉色比以前好多了。我以前不知咋搞的,坐久了站起來就直不起腰,只能弓著。連太太都說我年紀輕輕的卻像個老頭,但修煉半年後這些問題全不見了。」

Sherry說:「修煉前眼睛乾澀、疼,都不怎麼能看書,也常常需要把眼睛閉上,胃也很不好,修煉後這些不知不覺都好了。除此之外,修煉了因為知道了一些道理了,心胸也也越來越寬,以前總是爭強好勝,什麼都想自己做的最好、拔尖兒, 後來就把這些越來越看的淡,心胸愈來愈寬。」

法輪功搞政治?

王巖說:「實際上,法輪功從92年師父開始傳法以來到現在已經十六年,一直是自己煉功、提高心性這樣一種修煉方式,不管是在工作或家庭上。但是99年共產黨對法輪功開始迫害以後,我們才出現這個事情--向外界呼籲。」

「在中國大陸,因為共產黨的統治,人們不可能有正常發聲的機會與渠道,所以無論是官方的也好,民間的也好,這件事情已經是不可能了,所以只有靠海外的華人或法輪功學員通過媒體、電視或民間遊行等這種方式來表達我們的看法,實際上是我們唯一發聲的方式,因為大陸上沒有正常發聲的可能性。如果你認為這種行為是搞政治的話,那就是搞政治吧! 每個人的定義也不一樣。」

「我覺得法輪功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採取非暴力的、而且是非常祥和的和平呼籲,呼籲共產黨撤銷對法輪功的迫害。實際上我們從第一天開始,一直到今天,這個理念都沒有變。也沒有其他的訴求,或者說我們對你的政權或其他方面有什麼要求。我們很簡單,就是讓我們煉功,讓我們的書能夠正常出版,讓我們有煉功的自由的空間,僅此而已。如果他今天允許我們這樣的話,我們也沒有這些和平抗議的事情。」

「其實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教我們要關心政治,從這個意義來說,政治本身並不是一件壞事。大陸的人對『搞政治』比較敏感,實際上是把這個詞貶義化了,就是說你有自己的看法,你跟政府對著幹。其實我們在海外生活這麼多年了,都知道這是表達自己的權利,沒有什麼不可以。」

至於中共誣衊法輪功「反華」,Sherry說:「那是中共為迫害製造的口實。另外,中共故意混淆中國與中共的概念。中國有五千年的歷史與文化,中共才多少年,這之間的差別是很大的。其實煉功人與世無爭。如果法輪功在中國傳的時候共產黨要不介入,其實你煉功身體也好也都做好人,也都不用人管,人人都做好人,這多好呀!是因為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了,學員只是去講清真相,揭露中共的迫害,呼喚良知和正義,為民眾爭取人權,是真正的愛中國和中國人民」

不能吃藥?

王巖說:「法輪功任何一篇師父的著作中都沒有說不能吃藥,但是講了一個很明白的道理,就是人的病與人的自身的一種關係的問題。其實就是我剛剛說的,實際上就是同樣的問題是從不同的視角來看這個問題。如果是不修煉的人有了病了,那就去醫院,該吃藥吃藥,該打針打針,該幹什麼幹什麼,這是天經地義的。法輪功學員對這個問題有不同的看法,同樣是病——其實它不叫病,是一種業力的反映——而通過不同的方式來把這個業力去掉。所以我覺得法輪功的著作裏從來沒叫人不能吃藥,只是從不同的視角來解釋這個同樣的問題。」

王傑生說:「在世界上治療疾病的方法有多種多樣,比方說在西方有西醫、西藥,在中國有草藥、針灸、按摩、推拿,還有一些民間的療法,這些在西醫看都是不科學的。針灸曾經也被西醫認為是不科學的,但我們中國人都知道它是科學的。氣功在中國作為一種傳統的祛病健身的方法已有幾千年的歷史了,雖然西方社會不瞭解,但是它是一種治療方法而且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治療方法。不是說這些人不吃藥,而是他換了一種治療方法。就像在中國他不吃西藥但是他吃中藥,不能就就說他不吃藥,它是換了一種治療方式。」

「法輪功學員在理論上對這方面有不同的看法。西醫認為生病是因為受細菌引起的,所以要吃抗菌的藥。中醫認為不是細菌引起的,是因為氣血不通、脈淤塞,打通這個經脈病就好了。氣功祛病的方法他也是經過打通經絡的方法,例如煉功呀、呼吸呀。那法輪功他也是用煉功的方法,同樣可以打通經絡,是另外一種治療方法。」

如何開始修煉法輪功的?

王巖說:「剛開始是我太太先開始修煉的,其實我並不認同。後來在偶然的機會裏我也看了書,然後發現裡面的道理真是非常深奧,跟我們過去學的科學完全不一樣。而且我覺得師父講的都是大實話。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大家都只是考慮自己、都是自私的,還有人出來傳這種東西,一切都是考慮別人的這種思想,覺得真的是很高尚。也就是慢慢的從那兒才走進修煉。」

王傑生說:「我學法輪功其實也就是源於對人生的追求與探索吧。其實我很小的時候就對人生的真諦、宇宙、飛碟、氣功、中醫等這些東西很感興趣,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但從來沒找到過答案。來美國後97年有一天在學校看到牆上貼了一張傳單,是免費的法輪功九天班,既然是免費的氣功班就去看看吧。剛開始我還不相信是免費的,因為在美國還有免費的事啦?可能是第一天免費,第二天就要錢了。但去了之後才發現真的是免費,從頭到尾都沒收錢。」

「聽完九天班就覺得挺好,使我對許多問題一下找到了答案,有豁然開朗的感覺。可是還是有許多疑問,有些東西不太好理解。我是學物理的,比方說另外的空間呀就不太好理解,所以還是不能一下就接受,因為它畢竟跟我們平常學的這些知識不太一樣。這是有一個過程,也是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探索,與其他學員的交流呀,自己看書呀,才慢慢的瞭解了,因而走入了修煉。」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組圖:世界各地恭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
亞特蘭大法輪功學員歡慶法輪大法日
飛鳴:俄「專家」為何重複中共陳詞濫調
法輪大法日 大陸法輪功學員賀電叩師恩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唐浩視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啟動香港文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