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 串起俗世與天界 系列文章之三

巴洛克時代的歐洲時局

作者:邱尚德
凡爾賽宮的歷史畫「突襲占領瓦倫西亞的路易十四」。(公有領域)
  人氣: 746
【字號】    
   標籤: tags: ,

巴洛克時代(1600─1750)的歐洲正處在邁向「現代世界」的現代早期歷史轉變的潮流中,這包括在宗教上的信仰分裂、經濟上的海外商業與殖民擴張,以及政治上走向專制君主政體。

羅馬天主教會自十六世紀已面臨分裂的危機。中世紀以來,教會宣稱人們可以利用金錢來赦免自己因為原罪而受的苦。然而在十六世紀初,教會為了解決修建羅馬聖彼得大教堂的財政危機,大肆販售贖罪券,因而導致德國修士馬丁·路德公開對教會與中世紀天主教神學質疑與挑戰,在當時發達的印刷術的推波助瀾之下,開啟了歐洲各地的新教改革運動。

到了十六世紀末,相應而生的路德派、英國國教派與喀爾文教派已經活躍在德國、英格蘭、蘇格蘭、低地國(包括現代荷蘭與比利時)、法國、瑞士城邦,甚至是匈牙利等地。

宗教信仰的對立引發不少宗教戰爭,最後也促成聯合七省的荷蘭從西班牙手中獨立出來。「三十年戰爭」(1618─1648)的爆發更幾乎使大部分的歐陸地區捲入戰場。新教的興起也激起天主教會內部的改革,特別是耶穌會的創建更成為日後基督宗教傳播到亞洲與美洲等地的要角。

地理大發現以來,葡萄牙與西班牙為歐洲帶入了來自亞洲與美洲的商品與財富。歐洲經濟重心也由意大利與地中海地區轉向大西洋的周邊地區,如英國、荷蘭與法國等。

追求個人利潤的資本主義與標榜國家財富的重商主義在人口增長與城市化下,進一步藉著資本累積、銀行、信貸、金融體系與商業組織的發展,促成全球航運、貿易、人口遷移與權力的競爭與連結。

十七世紀正是荷蘭的黃金時代,荷蘭東印度公司取代葡萄牙壟斷了與亞洲的香料貿易。英國在北美與加勒比海地區建立農業殖民地,生產頗具利潤的糖與菸草。法國也在北美內陸與當地印地安人發展毛皮貿易。

這些國際競爭下的財富累積都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商人在不同政體都極力發揮他們的影響力,包括實行代議制的荷蘭共和國、君主立憲制的英國與發展成專制王權的法國。

在宗教戰爭之後,為了加強國內社會秩序與政治安定,統治者訴諸專制主義,宣示他們對臣民與國家神授的義務。十七世紀在法國正是絕對君權的代表「太陽王」路易十四的世紀,標誌著波旁王朝(Bourbon dynasty)取代了顯赫一時的奧地利哈布斯堡家族成為歐洲最具權勢的統治王權。

當時西班牙、奧地利、普魯士與俄國也都朝向專制主義,王室積極地控制教會與貴族,發展軍隊,掌握行政管理權與稅收。然而專制主義的發展也使得戰爭不斷,路易十四發動的擴張更激發歐洲現代早期的國家建立起注重彼此均勢的外交政策。◇#(待續)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公有領域)

——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072期封面故事

(點閱【巴洛克 串起俗世與天界】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時代更替、文化興衰,歷史朝朝代代承傳著。張擇端筆墨精熟、呈給宋徽宗的作品「清明上河圖」,呈現出來當時社會的人物百態、經濟活絡的景象,繁華、複雜的活動場面有如上演的一幕戲。
  • 歷史上著名的《清明上河圖》是北宋張擇端所畫,以長卷形式來描繪當時的汴梁(今河南開封)承平時期,京都街市與汴河漕運的繁盛景象。「清明」這繪畫主題有什麼特殊意義?「上河」的內涵是什麼?展開畫軸,從城郊沿汴河到虹橋再進到城區,河道兩岸的自然與人文風光,以及市井生活、水陸交通經濟發展,種種描寫細緻而生動…
  • 貝多芬
    貝多芬著手創作時,總能將普通的白紙和黑色墨水變成某種非比尋常的傑作。1907年,金融家約翰·皮爾龐特·摩根(J.P. Morgan)有幸接觸到這位大師的手稿,親自體驗了這種獨一無二的特質。
  • 巴洛克時期是西方近代「宗教倫理思想」興起的一個不可忽視的時代。宗教倫理思想不只影響十七世紀的歐洲人的精神文明,也替宗教信仰找到新出路。
  • 巴洛克音樂是絕對地、完全地展現聲響之美,從這些由古樂器演出的音樂裏,可以聽到一種「被遺忘了的聲音」——很遙遠、很典雅,音色清澈,無負擔。
  • 巴洛克藝術的風格,在技法上善用動勢、強調光線、誇張的戲劇性,暗示宇宙的無窮盡,在境界上則提升人的精神到達宇宙宏偉的高度。
  • 文藝復興的古典風格達到了高峰之後,宗教革命的衝突與激情,權勢之間的競爭與豪誇,孕育出一顆畸形而碩大的珍珠——巴洛克。
  • 美麗、善良、正義是神的榮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爾的作品中更處處彰顯了這點。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畫作在逝世500年後的今天,仍然能夠啟發我們,並帶給我們希望。這也是為什麼拉斐爾的作品對我們當今的社會如此重要,他讓我們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 拉斐爾, 《使徒行傳》
    約500年後的今天,12幅拉斐爾的壁毯畫重新掛在西斯廷禮拜堂(Sistine Chapel)的下層牆面上,就如教宗利奧十世原先的規劃一樣。上一次所有壁毯畫一齊懸掛在禮拜堂已經是16世紀末的事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