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相聲史《宋代百戲》(一)

相聲「說學逗唱」之「說」的部份 (上)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宋代的百戲雜陳、盛況空前,說唱藝術臻於高潮。據文獻記載推斷,宋代百戲中明確屬於說唱藝術的至少有︰「講史」、「說三分」、「五代史」、「小說」、「商謎」、「合生」、「說渾話」、「說經」、「諸宮調」、「學像生」、「學鄉談」、「叫果子」、「唱耍令」、「唱賺」、「小唱」等。

至於宋代百戲中與相聲有關的藝術形式,可以分為說、學、文字遊戲三類,分別列舉如下︰
*說︰「說渾話」、「說渾經」。
*學︰「學像生」、「喬像生」、「學鄉談」、「叫果子」。
*文字遊戲︰「商謎」、「合生」。
此外還有「沙書」、「說藥名」等。

一、 「說話」
「說話」的歷史淵源久遠,《墨子‧耕柱》中載云︰「能談辯者談辯;能說書者說書。」這裡的說書還不是說唱藝術,有些如同漢朝劉向《列女傳》裡描述古代盲人因糊口而有的說書活動。「說話」最早見於記載則是在隋朝,就是前面提到的笑話大王侯白所從事的活動。

到了唐代「說話」遍及朝野,盛極一時。唐郭湜《高力士傳》中記載︰「太上皇移仗西內安置。每日上皇與高公親看掃除庭院,芟薙草木﹙園藝造型﹚;或講經、論議、轉變、說話,雖不近文律,終冀悅聖情。」就是說高力士想取悅皇上,便以一些不像是士人文律的民間百戲來著手。

「說話」對於後世的影響主要在於“故事性”,而經由說話、說經發展而來的「說渾話」與「說渾經」,對後世的影響則著重於“喜劇性”;所謂“渾”的意思就是抓“哏”取笑,因此「說渾話」與「說渾經」便是帶有許多“哏”的「說話」跟「講經」。

二、 「俗講」
唐代「說話」還有市人小說和僧人「俗講」,可以看做宋代百戲中「說話」、「說經」之源。唐代的市人小說包括在「雜戲」之中,所謂「俗講」就是僧人講經,與相聲藝術有密切的淵源關係;但「俗講」並非真正的有德僧人在向世人講授真正的佛學道理,而是時僧們假托經論,裡面穿插了許多與佛教戒律牴觸的情趣盎然的民間故事,通常大受鄉里歡迎。

敦煌出土的「變文」裡保存了一些「俗講」的話本,其中看來它的結構與後世的相聲類似。揭示了和尚講經的過程是︰開講之前先唱個歌,叫做「押座文」﹙押座文之“押”字可以解釋為“壓”,就是穩定和集中聽眾注意力的意思。﹚;「押座文」後唱經題,並用道白加以解釋,叫做「開題」。接著唱一段經文,然後用道白解釋,如此反覆數遍。散席時再唱幾句,叫做「解座文」。

相聲的「墊話」與俗講的「押座文」相似,常常一開始是引用一些插科打渾、歪唱的「墊話」,來集中觀眾的注意力。而相聲的「底」與俗講的「解座文」類似,所不同的是「解座文」用詩詞的形式來結語,而相聲的「底」則必須在相聲結束時明快的拋出一個“包袱”來,“包袱”一抖響,相聲也就隨即結束。

三、 「說話」四家︰小說、說經、講史、合生。
到了宋代「說話」更加繁榮,北京大學《中國小說史》裡歸納為四家︰
*「小說」︰有講有唱,用銀字笙、銀字觱篥伴奏,專門演述短篇故事。
*「說經」︰直接由唐代「俗講」演變而來,包括演說佛書、「說參請」、「說渾經」、講賓主參禪悟道等事,都是講宗教故事。
*「講史」︰只說不唱,講前代書史文傳、興廢征戰等,演出長篇歷史故事。蓋「說經」與「講史」兩項實開後世說唱藝術之先河。
*「合生」︰可能是兩人演出,一人指物為題,另一人應命題詠,有時或伴以歌舞。這屬於「文字遊戲」的範疇,對後世講究「說學逗唱」相聲中的「學」影響深遠。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侯白尚未知名的時候,有一次令宰來到本邑,侯白跟人打賭說可以讓令宰大人學狗叫。其他人都說好,如果侯白贏了,他們就請客,反過來就是侯白得請客。於是侯白入內進謁大人,侯白說︰「公初至,民間有不便事,望諮公,公到前,甚多盜賊,請命各家養狗,令吠驚,自然盜賊止息。」令宰說當然,我家也需要養能吠之狗,那裡找的到呢?侯白就說家中新有一群犬,可是牠們的吠聲跟其他狗不一樣。
  • ,《啟顏錄》裡所收的笑話未必都是侯白創作的,不過大部分的笑話還是來自於侯白;敦煌卷子本的《啟顏錄》裏,將內容分成論難、辯捷、嘲誚、昏忘四類,其實還可以加上語言文字遊戲,共為五類。
  • 嘲誚
    如《射不著垛》︰「宋國公蕭瑀不會射箭,有一回重陽節太宗賜射,蕭瑀不管怎麼射都射不到箭靶子,一無所獲。還被大書法家歐陽詢當面作詩嘲笑:
    『急風吹緩箭,弱手馭強弓,欲高反復下,應西還更東,
    十回俱著地,兩手並擎空,借問誰為此,乃應是宋公。』」
  • 古代眾多的文學藝術形式中,笑話與相聲的傳承關係最為明顯。段寶林在《笑話——人間的喜劇藝術》一書指出︰「單口相聲與笑話最為接近,可以說是專業藝人說的笑話,不過單口相聲與一般的小笑話不同,它是專業性的,篇幅較長的笑話。相聲演員往往把幾個小笑話串聯起來,增加許多生動的細節,來表現更加豐富的內容。」
  • 笑話跟相聲之間的傳承關係更多的表現在藝術手法方面,以下略舉數端︰
    一、歪講
    二、吟詩答對
    三、三翻四抖
    四、方言習俗
  • 古代笑話確實為後世的相聲藝術注入了許多營養因素,對整體相聲藝術的形成有不容低估的影響,並構成相聲系統中的主流。然而,古代笑話中的糟糠糟粕也流傳到相聲中來,目前相聲中的一些弊端,其實在古代笑話中就有蛛絲馬跡可尋。譬如說,以個人生理缺陷狀況來開玩笑的內容,這在古代笑話中就屢見不鮮。
  • 提到「參軍戲」的起源,經常引用的是《樂府雜錄》中的一段記載︰「…後漢館陶令石耽﹙朝代官職人名﹚有贓犯﹙貪汙受賄,違犯法紀﹚,和帝惜其才,免罪。每宴樂,即令衣白夾衫﹙古代罪人通常這麼穿﹚,命優伶戲弄辱之,經年乃放。…」
  • 如同許多失傳的藝術形式一樣,「參軍戲」雖然在唐朝、五代都盛行一時,卻鮮有文字記載的腳本流傳下來。根據王國維《宋元戲曲考》所附的<優語集>裡一些「參軍戲」的故事,其中有七、八篇是較為可靠的史料,根據這些劇本內容及其他有關資料,可以歸納出「參軍戲」具有如下特色︰
    一、嘲弄諷刺
    二、鹹淡見義
  • 「參軍戲」是好笑的,是詼諧的,是幽默的,又是講道理跟時事的,這與古代「俳優」的作用與精神是一脈相承的。「參軍戲」演出的地點如果不在宮廷,就是在帥府,藝人們往往要當著帝王跟達官貴人的面前演出;而「參軍戲」內容「敏感」,如果不披上喜劇的外衣,用笑話的面貌出現的話,免不了會給自身帶來禍殃。
  • 不少學者早就注意到「參軍戲」與相聲之間的淵源關係,認為相聲是由古代的「參軍戲」發展、衍伸、變化而來的,因此是一種具有悠久歷史、優良傳統,和喜劇風格的「中國諷刺文學」。很多學者贊同從表演形式跟內容來看,古代的「參軍戲」跟現代雜耍類的相聲,具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性,但絕不是在「參軍戲」跟相聲之間劃等號。
評論